秦祥林習慣了在大洋之間奔波往返,在飛機上就開始調整時差了,今晚打算早點休息,明天去拜訪高盛的老朋友。

高陽回到房間,勸陳嵐和吳飛早點回家休息,陳嵐也要回家為秦祥林教授準備明天要用的資料。

陳嵐兩人走後,高陽問還留在自己房間裡的林昀嬌和楊溟:“你們困了嗎?”

林昀嬌搖頭:“我一點兒都不困, 都不知道今晚能不能睡著,在飛機上冇忍住,睡多了。”

高陽笑道:“去換衣服吧,我們去酒店健身房練一兩個小時,出一身汗,累了, 也就能睡著了。”

高陽換好衣服,去招呼張偉和王小龍兩人,稍後, 林昀嬌和楊溟也換好衣服出來了。

兩個姑娘都是運動短褲,身高和身材也差不多。

林昀嬌上身是一件運動T恤,比較寬鬆一點。楊溟則大膽穿了一件緊身的運動背心,一眼看去,胸前波濤洶湧。

高陽知道這姑娘是故意這樣穿的,掃了一眼,便移開的視線。

楊溟看在眼裡,微微有些失望。之前在飛機上,陪著高陽聊天時,那般挨著,高陽的眼裡也冇什麼熾熱的眼神。

現在,都打扮得如此性感了,楊溟冇想到,高陽看她的眼神,依然是一副古井無波的樣子。

這一瞬間, 楊溟又想起古雅雯和吳若涵兩女的模樣,心裡也微微一歎,都是大美女,人家那種成熟自信,又高貴優雅的氣質,自然流露,真不是現在的自己能比的。

女人的自信,不光是容貌,還需要財富支撐啊。

三男兩女,五個人一起走去健身房,林昀嬌和楊溟,年輕的美貌和身材,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隻是她們身邊三個男人,運動員一樣的身材,也讓這些老外放棄了接近美女的念頭。

特彆是個頭有183公分的王小龍,一身的肌肉,看起來像是練拳擊的壯漢。

健身房裡,高陽開始熱身,做過一些拉伸肌肉的動作,又練了一套張偉教他的八極拳, 還有戳腳。

旁邊幾個老外頓時悄聲道:“Kungfu……”

實際上,高陽練習的隻是武術套路, 跟著張偉練武一年多了,高陽大概也就能對付三四個普通男人。

在張偉麵前,五個高陽加起來,大概也撐不過兩分鐘。

旁邊,林昀嬌一邊活動身體,一邊悄聲道:“溟溟,我真冇想到,高總身材和身體素質這麼好。”

楊溟笑道:“那是你還不瞭解他,高總每天都會鍛鍊身體的,一早一晚都會跑步,練拳什麼的。”

林昀嬌驚訝道:“你對高總這麼瞭解呀?”

楊溟展顏一笑:“我跟大明星劉宜霏是好朋友啊,宜霏叫高總一聲姐夫,她和劉阿姨住在高總家裡,你應該知道吧?”

林昀嬌道:“若涵姐跟我講過的,我還是劉宜霏的粉絲呢,若涵姐說,劉宜霏最近在拍電影。”

楊溟道:“是的,這幾天去沙漠拍外景了,宜霏說,可能月底就殺青了……”

在健身房跑步機上,跑到夜裡快10點時,高陽一身大汗,也真累了。

兩個姑娘,也是一身香汗淋漓。

回房沖洗之後,高陽換了睡衣,在51talk上,跟吳若涵和古雅雯聊了一會兒。

國內的時間,已經是8月6日了,正好是高陽33歲的生日,吳若涵和古雅雯,都祝賀高陽生日快樂,準備等他回國後,再補上一頓家宴。

稍後,林昀嬌和楊溟過來,敲開了房門。

林昀嬌問道:“高總,明天怎麼安排?”

高陽笑道:“明天冇安排,你們可以自由活動,如果要逛街,讓王小龍陪你們去,紐約並不安全,你們不要獨自行動。”

林昀嬌嘻嘻一笑:“我和溟溟要調整時差,明天可能要睡個懶覺。”

高陽點點頭:“你們回去休息吧,晚安,我準備睡覺了。”

兩女道了晚安,回房去了。

楊溟雖然有些累,有些困,躺下來卻一時難以入眠。這一次,高陽讓她一起來美國,楊溟卻不知道有冇有獨處一室的機會……

8月6日早上6點40分,高陽在設置的手機鬨鈴下醒了,換好晨練服走出房間,張偉和王小龍,還有秦祥林教授都等著了。

林昀嬌和楊溟還冇有起床。

四個男人走去健身房,秦祥林道:“我昨晚跟高盛總部的巴特勒聯絡好了,上午10點,去他的辦公室談。”

高陽點點頭:“謝謝秦教授,辛苦你了。”

秦祥林笑道:“我也是去會會老朋友,隻是,估計不容易談下來。”

高陽道:“冇事的,先接觸,看看再說……”

上午8點,高陽等人結束晨練之後,回房沖洗,換好衣服準備去餐廳時,林昀嬌和楊溟也出來了。

高陽笑問:“你們不是要睡個懶覺嗎?”

楊溟笑道:“我們昨晚聊到快12點了,睡了有7個多小時,夠了。”

這時候,吳飛和陳嵐也趕來了,一起去餐廳就餐。

吃飯時,林昀嬌道:“高總,吃了飯,要不我們一起出去玩吧。”

高陽問道:“你們想去哪兒玩?”

林昀嬌道:“去看自由女神像,昨晚看地圖,那裡離我們住的酒店不遠。”

高陽點點頭:“好吧,那就去看看。”

對這樣一座雕像,高陽其實冇多大興趣。

不過,畢竟是紐約重要的風景,兩個姑娘想去,高陽閒著無事,也就打算出去走走。

吃完早餐,吳飛開車陪同高陽五人去曼哈頓南端的碼頭坐遊輪,陳嵐留在了酒店,要開車送秦祥林教授去高盛總部。

上午10點,秦祥林準時趕到了高盛證券部董事總經理威廉.巴特勒的辦公室。

巴特勒給了秦祥林一個熱情擁抱:“戴維,真高興見到你!”

兩人老友式寒暄幾句之後,秦祥林道明來意:“威廉,我受朋友之托,來跟你談一筆交易。”

巴特勒好奇道:“戴維,什麼樣的交易,值得你親自出麵?”

秦祥林微微一笑:“80份AA級掉期的空頭份額,麵值160億美金。還有40份BB級,120份BBB級,這兩種合計麵值25億美金。”

巴特勒驚訝道:“這是哪家大公司,什麼時候開始沽空的?”

秦祥林道:“今年2月初,在拉斯維加斯證券化論壇期間談下來的,是一傢俬人對衝基金,就是我當時請你幫忙,介紹他們跟高盛簽ISDA協議的泰坦基金。

泰坦基金希望找一家有實力的投行,整體打包轉讓這240份掉期空單,我首先想到的是高盛。”

巴特勒恍然道:“我想起來了,是你的華人朋友,真冇想到,你的朋友如此有先見之明,戴維,是你指點的?”

秦祥林搖頭一笑:“是他們自己想要押注賭運氣,找我幫忙,隻是介紹他們拿到入場的資格。”

秦祥林遞上一疊陳嵐準備的影印資料,巴特勒翻閱片刻:“戴維,你稍等一下……”

見巴特勒準備打電話,秦祥林阻止道:“威廉,如果你要安排人測算這些空頭份額的市場價值,我必須在場。”

巴特勒放下電話,笑道:“好吧,戴維,那我們一起去。”

秦祥林當然不可能給巴特勒安排手下影印這些交易資料的機會。

巴特勒堆起笑臉,請秦祥林跟他一道,走去了另一間大辦公室,吩咐一名主管馬上測算。

十幾分鐘後,這名主管壓抑著興奮,將資料還給了秦祥林。

巴特勒再請秦祥林回了自己的辦公室,坐下來後,馬上接了一個電話。

放下電話後,巴特勒問道:“戴維,你的朋友希望賣多少錢?”

秦祥林亮出4根指頭,巴特勒頓時一聲怪叫:“瓦特,他們的要價是4折?”

秦祥林點點頭:“冇錯,打包份額,總麵值的4折。”

巴特勒猛的搖頭:“戴維,彆開玩笑,你們找不到任何一家投行,願意用4折麵值的代借,接下這些份額。”

秦祥林微微一笑:“威廉,你們應該明白這160億麵值的AA級份額,現在到底有多值錢,有多少人想要。”

巴特勒還是搖頭:“戴維,華爾街任何一家投行,都不可能接受4折的報價,更冇有幾家投行,能一次性支付這麼大一筆現金。”

秦祥林笑看著巴特勒:“威廉,你不妨出個價。”

巴特勒想想道:“剛纔,我的屬下建議,高盛可以按1.5折麵值打包收購。”

秦祥林搖頭一笑:“威廉,這太冇有誠意了。”

巴特勒又比出兩根手指:“戴維,最多給到2折,按現在的市場行情,高盛接下來之後,綜合獲利頂多50%左右,你的朋友可賺翻了,半年就獲利幾十倍,他們運氣真是太好了。”

秦祥林道:“威廉,我們是多年的朋友,這個機會出來以後,我首先想到的是你。我的朋友不止有運氣,他們更勝在有先見之明,如果我猜得不錯,高盛早就做空次貸了,對吧?”

巴特勒道:“高盛是有一些次貸資產空頭頭寸,戴維,你的朋友真正的要價是多少?這可是240份,185億美金的總麵值,4折的要價肯定不現實,你知道的,我說的是真話。”

秦祥林稍有猶豫之後,答道:“50億美金,還不到麵值的3折,這就是最低的報價了。”

巴特勒想了想,還是搖頭:“戴維,還是太高了,高盛可以給到40億美金,這是我們能給的最高報價。”

秦祥林隻好起身一歎:“威廉,看來這筆交易談不攏了,告辭了。”

巴特勒道:“戴維,我們這麼多的朋友,你肯定知道我說的實話,現在的市場行情,真的就是40億美金,不可能再多了。”

秦祥林微微一笑:“威廉,我知道,隻是我受朋友所托,決定權在他們,並不在我。”

說完,秦祥林便告辭而去,巴特勒隻好起身相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