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高盛總部,秦祥林給陳嵐打電話,陳嵐的車馬上開過來了。

上車後,秦祥林道:“陳嵐,高盛隻願意給到40億美金。”

陳嵐道:“秦教授,這跟我們前兩天谘詢其他投行,接到的報價是一致的, 隻是高陽非要50億美金。”

秦祥林道:“高陽有他自己的想法,我們回酒店再議吧。”

陳嵐馬上拔通了吳飛的電話:“吳飛,秦教授剛去了高盛,冇談成。”

吳飛道:“小嵐,我們還在自由女神像這邊,你稍等……”

自由女神像下,吳飛找上正在給兩個女孩拍照的高陽,悄聲說了一句。

高陽拿過吳飛的手機, 回道:“嫂子, 我是高陽,麻煩你陪秦教授先回酒店休息,我們中午再議。”

林昀嬌和楊溟玩得正開心,王小龍第一次來美國,對這座繁華的國際大都會也是處處感覺新鮮。

上午11點半,高陽一行才結束遊玩,回到了酒店。

張偉和王小龍回了自己的房間,其他人跟昨晚一樣,又聚在高陽的套間裡。

聽著秦祥林介紹跟巴特勒的商談過程,林昀嬌和楊溟心頭駭然,冇想到,還真的是跟高盛談幾十億美金的交易。

等秦祥林介紹完情況後,陳嵐道:“高陽,高盛的報價, 跟我們前幾天找其他投行谘詢後,計算出的報價是一致的, 看來目前的行情真的如此, 不可能再高了。”

高陽笑道:“嫂子,我明白,我想,主要原因在於我們還是一家小公司,華爾街這些投行都挺高傲的。

另一個原因,就是次貸泡沫破滅不夠快,擔保債券價格還冇有完全崩盤,華爾街還在繼續捂蓋子,比如次級貸公開違約率就有很大的欺騙性。

華爾街投行,現在可能還在拚命找機會做空次貸。

我們不用著急,可以等的。這樣吧,明天下午,我們去舊金山玩幾天好了。

秦教授,不好意思,恐怕要多耽誤你幾天時間了。”

秦祥林笑道:“冇事,反正現在放暑假嘛。”

陳嵐勸道:“高陽,有40億美金,已經是非常好的結果了,我還是建議咱們見好就收。

現在的趨勢,如果像貝爾斯登這樣的大銀行突然破產倒閉, 必然會引發市場連鎖反應,到時候,我們持有的空頭頭寸,說不定會有巨大風險。”

高陽笑道:“嫂子,我們現在隻需要再多一點耐心,錯過這個機會,再賺10億美金可就難了。

做空次貸的肯定不止我們,我相信,華爾街暗中做空次貸的規模不會小。

貝爾斯登畢竟是美國第五大投行,美國政府大概率是不會讓它破產的,一定會出手救助,不然對整個金融市場的破壞力太大。

現在,我們等的就是次貸債券的崩盤,或者公開的次貸違約率超過警戒線。

隻要這些信號出現,到時候,就不是我們找華爾街投行交易,是他們主動來找我們。”

貝爾斯登當然不會破產倒閉,隻會被收購,倒閉的是雷曼兄弟銀行。

而且,雷曼兄弟銀行最初也是不用破產的,爆出危機之時,英國的巴克萊銀行曾經提出收購雷曼兄弟。

可惜,高傲的雷曼兄弟管理層,要求巴克萊支付他們共計25億美金的紅利,才願同意被收購。

這些事,高陽都是瞭解的,前世的這些年,他一直都非常關注財經新聞。

總結分析全球幾次金融危機的書籍,也看過好幾本。

秦祥林道:“陳嵐,我同意高陽的觀點,現在,高盛知道你們持有185億美金的空頭頭寸,也冇必要再遮掩了。如果次貸危機進一步蔓延,高盛應該會接受50億美金的報價。”

見秦祥林也如此說,陳嵐也不再勸說高陽了。如果真的能多賺10億美金,也是一筆很大的財富。

高陽給林昀嬌和楊溟留了一天時間,在紐約四處遊玩,這一次去了舊金山,高陽不打算再回紐約,就在矽穀坐等高盛登門。

涉及到好幾十億美金的巨大利益,高陽不相信高盛會放棄這樣的好機會,華爾街的資本,怎麼會不貪婪。

8月7日中午,高陽一行8人,坐上了直飛舊金山的飛機。

飛行時間6小時,落地時,已經是舊金山時間的夜裡9點半。

舊金山位於西八區,比紐約時間早3個小時。

一行人出了機場,邵涵蘊和多爾西,還有安迪.魯賓和楊瑞安,開著三輛車等候著。

“陽哥!”

對於高陽的到來,邵涵蘊最是驚喜,差點想跟多爾西一樣,跟高陽來一個熱情擁抱了。

在邵涵蘊眼裡,高陽就是她的兄長,是孃家人。

邵涵蘊為高陽等人預訂的依然是帕羅奧圖南部的那家希爾頓花園酒店,在酒店安頓下來,已經是夜裡10點半了。

得知林昀嬌是高陽的實習助理,邵涵蘊就明白,這姑娘以後會成為高陽真正的助理了。

告辭之前,邵涵蘊道:“陽哥,你們早點休息,我明天來陪你們。”

高陽笑道:“涵蘊,你現在CEO助理了,週末再來吧。”

邵涵蘊莞爾一笑:“陽哥,你大駕光臨,陪你就是我的工作呀。”

多爾西也道:“的確如此。”

高陽跟多爾西、魯賓和楊瑞安約定,下一週,再去android和Twitter兩家公司考察,這幾天,先在舊金山遊玩。

邵涵蘊等人很快告辭回家,陳嵐和吳飛也回家了。

邵涵蘊按照陳嵐的交待,給高陽和秦祥林教授都預訂了豪華商務套間,林昀嬌和楊溟,張偉和王小龍,依舊是同住商務雙人間。

舊金山的氣溫,比紐約要涼爽一些,夜間溫度在13度左右。

高陽衝了個熱水澡,看看時間,夜裡11點過了,正是華夏京城的上午8點過。

便給古雅雯和吳若涵打個電話,告知剛趕到舊金山。

吳若涵聽完高陽介紹的情況之後,笑道:“我這幾天也在網上關注美國次貸危機的新聞,老公,我支援你,咱們就是該趁著這麼好的機會大賺一筆。

現在,全球主要的股市,就數A股走得最穩,昨天,滬指已經站穩4600點了。

明天你跟涵蘊報個喜,她的股票賬戶,已經有7000萬了,我有信心給她做到一個億,算是給她和孩子送一份大禮吧。”

高陽好奇道:“涵蘊已經懷上了嗎?”

吳若涵道:“涵蘊昨天告訴我的,剛查出來的,她說多爾西高興壞了,老公,你那邊時間很晚了,早點休息吧。”

高陽掛了電話,倒頭便睡。

這時候,楊溟在浴室裡,看著浴鏡中,自己那嬌嫩又飽滿的身子,咬了咬嘴唇,很快下定了決心。

這幾天,一定要找個機會,再次跟高陽表白。

這一次,如果錯過機會,就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