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行前路,無問西東。

年輕會有無數可能,在短暫迷茫之後,年青人手拿烤肉談笑風聲,不亦樂乎。

沈初夏告訴張斐然:“我準備搬去郊區。”

這件事,他已經聽韶安他們講過,“為什麼?”

她微微一笑,“京城的土地太貴,我準備到鄉下買塊大地蓋棟闊氣的房子養老。”

“養老?”魏星晨差點被茶水嗆住,“你……你纔多大,都養老了,要不,跟我去遊曆大魏朝的山山水水。”

“你不入仕?”

他攤攤手,“不想誤入渾濁,不如去看青山綠水。”

盧祁正愁如何養活母親,魏星晨已經擺脫物質尋求精神世界,人與人還真是不一樣,有人在泥沼中的掙紮,有人早已身置度外瀟灑出行。

突然之間,談笑風聲的年輕人們沉寂,連主考官的孫子都無法融進官場,那他們這些冇有背景的普通人呢?

沈初夏走到台桌前拿起茶杯舉起,“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乾了這杯,相信未來一定可期。”

“好一個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好個未來可期……”

……

年輕真好,眾人被沈初夏的情緒感染,紛紛舉杯,期待明天會更好。

“乾……”

“乾……”

……

夜色中,小花園裡,燈火通明,年輕人揮杯開懷,肆意張揚,不管前途如何,彷彿都在他們腳下。

張姝然站在高忱身後,兩人身影隱在籬笆門的陰影裡,“國舅爺,要……進去嗎?”

遠處光火裡,至少有三十多名進士,他們與沈初夏鬨作一團,談笑風聲,浮誇的祝詞也掩不了被擋在官場之外的狼狽。

他勾嘴一笑,降了魏星晨,不過是一堆泥腿子,突然興意全無,轉身離開。

“國……”張姝然轉身跟上。

身後,年輕人們歡暢開懷,明天怕是就笑不出了吧,都得為生計發愁了吧。

這場燒烤一直持續到淩晨,醉的醉,撐的撐,很多人甚至都冇有回去,直接睡在小花園的走廊裡。

沈初夏曾租過張家小屋,太晚了,她也冇有回去,也住在張家。

暗衛搖搖頭,把消失傳到了王府。

小五又傳給木通,“三十幾個進士,名次高低不一,有前三,有末尾,還有中間,基本都是寒門子弟,在京城找不到出路的。”

“可憐。”木通感歎,很多人以為十年寒窗就是出頭之日,殊不知,這纔是剛開始,冇有豎毅的心性,終將淹冇在塵埃裡。”

小五又道,“高忱也去了。”

“他去做什麼?”

“調戲小娘子。”

“什麼,他敢?”木通雙眼一瞪,“有冇有修理他?”

小五不解,“為何要處理他?”

“你……裝傻呀。”

“他調戲張小娘子跟我們有什麼關係,不應當張小娘子的哥哥張榜眼去急嗎?”

“……”木通伸手就捶了小五一拳,“說話不會說全的嗎?”

“……”小五眨眨眼,你在想什麼?

門外的聲音忽大忽小,還是傳進了房間,季翀凝眉,放下手中筆,居然夜不歸宿?

第二日清晨,一群年輕人清醒告彆,從此各奔東西。

魏星晨在身後叫道,“真不跟我去遊山玩水?”

沈初夏轉身,“暫時還冇考慮。”朝他揮揮手,“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魏星晨望著她的背影許久冇動。

回到家後,俞老闆叫的馬車已經到了,他們趕緊參加到搬運當中去。

暗衛一驚,這是乾什麼,連忙跑回王府,“木侍衛……木侍衛……”

書房外的護衛道,“不要叫了,陛下身子不適,殿下帶著他們進宮了。”

“……”暗衛隻好讓他傳達訊息,他趕緊回頭。

馬車晃晃悠悠,沈元兩家人有傷感有不捨,個個扒著視窗朝外,繁華的京城就這樣消失在他們眼際,出了京城後,他們換船,經過兩天跋涉終於到了目地地——一個臨山的小村鎮——雲北鎮。

沈老爺子下馬車之後,步行了一頓時間,明白二孫女為何要住在這裡了。

他指著鎮後遠處小山頭飄的旗幟道,“這裡是攝政王的駐兵之地?”

沈初夏點頭,“冇錯,冇什麼地方比這裡更安全了。”

是啊,攝政王的地盤,誰敢來。

雲北鎮,是西北之地進京城的必經之路,由於優越的地理位置,前朝及本朝帝王都在這裡設立地方行政機構,屯兵駐軍。

駐在這裡的軍隊,戰亂時調拔去邊疆打仗,邊關和平時安靜的駐在這裡,既休整亦守望京城,簡直就是一舉兩得。

小鎮不大,縱橫兩個大的主街道,其它都是一些稱不上街道的小巷子,總體上,就是一個貌不其揚的小鎮,但是商業氣息很濃。

沈老爺子卻阻止孩子們在街麵閒逛。

“很熱鬨啊。”元韶安對老爺子的阻止有些不解。

沈初夏一眼就看明白,小鎮看起來繁華,卻都是圍著駐兵的周邊商業。

“走,我們租的院子在小鎮最東邊靠近村子的地方。”沈初夏說道,“等安頓以後,我們再來好好逛逛。”

幾輛馬車停在一幢雖大但比較破舊的宅子前,“這不是租的,這是買下來的。”

雖然破舊,可是沈元兩家人聽說屬於自己的,個個還是很高興,“真的?”

沈初夏點頭,“這曾是某個富戶的宅子,後來他們舉家南遷,這個房子就留給族人打理,結果戰亂,族人大部分也南遷了,餘下的人力不從心,慢慢的這宅子也就慌廢了,被鎮上歸公出售。”

“原來是這麼回事。”

元韶安發現,“有兩個大門。”

“是的,這裡曾住著兄弟二人。”

“那……”元韶安望向沈初夏。

“對,就是你想的意思。”沈初夏道,“我們本就是兩家人,但是可以住的很近,相互照應。”

元柄堂不好意思,“那宅子多少錢,我給你。”

“舅舅……”沈初夏故意生氣,“放心,除了這個宅子,以後你們可得自力更生了。”

“自力更生一定要的,可是房子那能要你的錢。”

沈初夏豪氣的擺擺手,“我不會要的,你們趕緊放行李收拾,我請俞老闆幫我請了修繕的師傅,到時讓他們把我們的房子修整好。”

生活有了奔頭,日子像流水一樣嘩嘩而過,等沈元兩家房子都修好時,秋天已經來臨了。

沈初夏還買了幾畝地種麥種菜,“這樣秋、冬就有蔬菜吃了,省得去買,麻煩。”

女兒超乎常人的會過日子,沈元氏已經見怪不怪了,甚至,隱隱的默認能乾的女兒頂替的是丈夫的角色,習慣她安全好一切。

這並排連幢宅子,以前好像也是有老人,東邊大,有套院,西邊小,剛好夠住一家人。

沈家住了套院,套院內,大的給了大伯與沈老爺子夫婦,沈元氏帶著兒女住在小套院裡,三家人既可相互照應又有獨立空間。

舒適度真是杠杠的。

沈老夫人站在大小套院的柵欄門邊,自由二孫女當家,她對家中佈局就非常不滿,總覺得兒女們離她太遠,搞得冇人氣,她像孤家寡人似的,想搓磨子孫都看不到人。

“看什麼呢?”沈老爺子對這裡很滿意,有些像家鄉彭城的家,既靠近鎮子,又臨著村子,這纔是一個耕讀之家該有的樣子。

沈老夫人道,“錦霖都還冇有從大獄出來,我們就跑來跑去,跟遊玩似的,難道良心不會痛嗎?”

“……”沈老爺子笑容凝在嘴角。

沈老夫人冷哼一聲,回到冷冷清清的小院子。

天氣晴朗,沈初夏一直在小街上逛,她的大表姐元寧安已經在鎮上支起早食攤子做生意好幾天了,生意還不錯,買的人挺多。

可以發現,大部分都三兩地之外小山上的駐兵,他們經常下山買吃喝拉撒的東西。

沈秀兒跟在沈初夏身後,看到元寧安的生意好,她也心癢,“你看縫補鋪子的生意多好。”

當然好了,當兵的都是男人,他們又不會縫補。

沈初夏笑道,“不急,咱們要麼不開,要開就是雲山鎮最好的繡坊。”

“……”沈秀兒高興的咧嘴。

“當然。”

“看前麵是什麼?”沈初夏對元韶安問。

“驛站啊!”天天看到,有什麼稀奇的。

“說明瞭什麼?”沈初夏笑問。

“這……”元韶安看看沈得誌。

沈初夏道,“商機。”

“可這是朝庭的驛站,怎麼給我們做生意呢?”

沈初夏鼻子嗤一聲,“這些天白逛了。”

“啊……”元韶安一囧。

衡山南水患,北方大旱,江淮一帶的糧食一部分往南,一部往北。

從北邊來的糧商停歇的地方就是雲山鎮,一方麵,這時確實是進京歇腳地,另一方麵,有兵卒坐鎮,商人們比較有安全感。

沈初夏抓住了這個機會,她租了個小鋪子做貿易行,與俞老闆兩人一個打聽南邊商人怎麼賣糧,一個問北邊商人怎麼買糧。

元韶安與沈得誌兩人跑腿,她把訊息無縫對接,賬房當然就是沈大伯,而負運中轉貨運的就是元舅舅了。

第一筆生意猶為重用,做好了一路順,做不好就到閉。

“夏兒,俞老闆說那個餘杭的老闆有幾船糧食,可是不敢靠近京城,渭河與運河上的護河工都是京中小吏的心腹,而這些胡作非為的小吏又是高氏一黨的人,怕被黑吃了,怎麼辦?”

沈得誌說,“我這邊北方的商人隻有藥材與寶石,還有西域的香料,冇銀子買糧食怎麼辦?”

以貨易貨不是問題,問題是在哪裡交接。

沈初夏拿起水路圖,費了幾天腦子,“對了,盧探花有去工部要閘官之位嗎?”

“啊,官能要?”

“當然。”

“不行,我得親自去一趟京城。”

沈初夏神不知鬼不覺的進了京城,找到張斐然時,他大吃一驚,“隻是兩個月冇見,怎麼你像變了個人。”

“變漂亮了還是醜了?”

“當……然變漂亮了。”

長高了,變黑些,沈初夏承認,便是漂亮就算了,“我來不是聽你美言的,你最近怎麼樣?”

張斐然道,“進了翰林,整理皇家書閣。”

“整的咋樣?”明天是個閒得不能再閒的職位,沈初夏還是忍不住調貺一句。

張斐然莫可奈何,“你就不要笑話我了,午飯吃了嗎,我請你吃飯。”

“還真冇吃。”沈初夏擺手,“不過,我不能跟你一起,盧公子現在在哪裡?”

“他連翰林都冇進得了,還在待定當中。”

張裴然好歹祖上還有人脈人情在,能擠進翰林,她一點也不意外,可是能閒出鳥的翰林盧祁就不一定能進了,他什麼背景也冇有,文章不錯,可是官場又不看文章,都得走門道,他無道可走。

難道季、蘇二人不愛惜人才,不把他們這些學子按排了?他們不是最想用寒門子弟把高氏一黨擠走的嗎?

想歸想,做起來,可就冇那麼簡單了。

蘇覺鬆想把盧祁安排到務實的位置上,這樣才能不枉他花費的心血,可是實缺位置又被高氏一堂把持,他插不進去。

務實的冇有,閒散的官職,蘇覺鬆也不可能給他安排,那可都是世家子弟混吃等死的地方,他不可能養一個閒人,天下冇這麼便宜的事。

盧祁等寒門子弟就這樣被懸空著。

“我說他人……”

“在我家藏書館樓上抄書。”一天八十文,他都不好意思,要管事發雙倍,管事瞪他,說不是觀世音不可能。

“那我去找他。”

沈初夏穿了一身短褐,臉上抹了黃粉,微微弓著身子,走在大街上就像誰家小廝,她快速進了藏書館上了二樓。

盧祁正在專心抄書,根本冇注意對麵做了個人,一直到抄完放下,見對麪人一直盯著他,有些不好意思,“你也想抄書?”

“嗯。”沈初夏煞有其事的點點頭。

“那我幫你叫掌事。”

“等等……”沈初夏被他的老實勁給嚇住了。

盧祁聽出聲音熟悉感,“你是沈小娘子。”

“還在等授官?”

盧祁點頭,“有不少人被派出外地任縣丞、主薄之職,估計下一批就輪到我了。”

沈初夏抿抿嘴,“就真冇考慮做閘官?”

“工部我都去過了,冇人理我。”盧祁苦笑。

“我聽說工部是六部九卿中比較中立的部門,花些功夫應當可以的。”

“啊……”盧補有些蒙,“你的意思是讓我送禮走門道?”

沈初夏搖頭笑笑,“嘁,咱要是有這個錢送,還能在這裡抄書,你說是吧。”

“……”盧祁臉一紅,還以為她借錢給他。

“聽說閘官是個肥缺,想不想去?”

盧祁連忙擺手,“使不得,使不得……我做官除了養活母親,就是要做個對大魏朝有用的人,實際我的人生抱負。”

沈初夏雙眼盈亮的看向他,“好,我記得你這今天說過的話,需不需要我幫忙?”

“怎……怎麼幫?”盧祁腦子裡又閃過學子們說過的攝政王殿下,她會為了他去請殿下幫忙?

她招招手,“靠過來點。”

盧祁臉一臉,難為情的朝四周看了眼,“我……聽得見。”

沈初夏低聲道,“我為你製訂了得官五步,這第一步就是……”

盧祁聽完,臉色更紅了,“這……這也太……”

沈初夏笑笑,“起來,跟我去一個地方。”

盧祁冇想到把他帶到了京城南邊的渭河碼頭,還租了一條小船,那時已傍晚了,小小船隻行駛在寬闊的大河麵上。

河麵上,船來船往,人聲不比街道低。

“看到了嗎?”沈初夏指著不遠處被攔的船隻,“這是隻商船,裡麵裝的是布匹,那個站在船頭橫行霸道的就是這個河麵的護河工,按道理,他隻負責河道的清理與船隻通行秩序的維護,可是他現在行駛了閘官的權利,這船不交過路費,他就不讓走。”

“朝庭就不管嗎?”

沈初夏冇有像白癡一樣看他,而是耐心的講給他聽,“朝庭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為何?”

“其一,朝庭不給這些小吏發薪水,其二,這些小吏的頭目需要孝敬,而頭目也會向更上層孝敬,這是公開默認的潛規則。”

“怎麼會這樣?”這些認識顛覆了寒門子弟的認知。

“想聽聽我的看法嗎?”

“……”盧祁從震驚中看向她。

“這些默認的潛規則,那怕是再兩袖清風的青天官老爺都無法杜絕的。”

“那……豈不是……”

“普通百姓、商人確實被剝削。”沈初夏微笑道,“在有限的秩序、潛規則裡為他們謀利,而且不聲不響,你覺得怎麼樣?”

“……”盧祁根本聽不懂。

沈初夏笑道,“我是個會講故事的人。”

盧祁一雙求知般的雙眼看向她,“什麼樣的故事?”

這一晚,徹底顛覆了盧祁二十年人生的認識,“事真的可以這樣做?”

“對,隻要你初心不改,假以時日,你一定會走出一條屬於你的仕途之道。”

盧祁心潮澎湃,像是有什麼要在心口噴勃而出,人生一旦換個角度,果然不一樣,“好,我明天就去試試。”

“不,不是試。”沈初夏修正他的說法,“是一定要成,那個官位就是屬於我的,我就要拿下他。”

盧祁的心就差跳出來,“好,它就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