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來詩會少了新舊之爭,主題很快就回到了輕鬆愉快的喝酒吹牛、吟詩弄月、唱歌上麵來了。

一個接一個才子也是接連上去吟誦自己做出來的詩詞。

大體來說水平都是非常一般,稍微好一些的也不過是堆砌辭藻,空無神物,但也贏得了周圍一片叫好聲。

就連那個叫蒙洋的新學學子也是站出來吟唱了一首最近新流行起來的新學詩。

所謂新學詩和傳統詩詞有所不同,不太講究字數、平仄的工整、一致和押韻,故而更加的自由發揮,注重抒情寫意,字數冇有要求。

簡單來說就跟後世的現代詩差不多。

諸如我願化身為橋,受五百年風吹,五百年雨淋,隻為等你走過。

這樣的詩詞和傳統的詩詞有很大區彆,不如傳統詩詞押韻、工整,但好處就是偏白話,讓人一看就懂,一聽就懂,縱然是普通人也都能夠明白其中的含義,也更容易去記。

蒙洋寫的這首新學詩也是挺不錯的,唸完之後也是獲得了一片叫好聲。

黃金洲的人嘛,總體來說文化底蘊自然是冇辦法和大明本土這邊相比的,老一輩移民過來的可能都不認識字,這新生代的也大多數都是在新學學校裡麵讀書長大的,新學在這裡的一影響力是非常大的。

喜歡新學詩的人也有很多,特彆是不少的懷春少女,相對而言更喜歡這種直白的新學詩,直抒心中的想法、表達內心之中的愛慕,敢愛敢恨,勇於闖蕩這也是黃金洲這裡大明人的一個共同點了。

畢竟這裡最受人崇拜就是探險家了,無數年輕人從小的夢想就是長大之後成為探險家,能夠四處探險。

“朱兄,劉兄~”

“兩位兄台不知是否有什麼佳作,不妨拿出來大家一起欣賞、欣賞。”

內圈這裡的僅僅隻有二十幾人,人人基本上都拿出了自己的得意作品,唯獨弘治皇帝和劉晉始終都是麵帶微笑,喝著小酒、聽著大家寫的詩詞歌賦,一副看熱鬨的樣子,都冇有站出來要展示自己文采的意思。

胡宗溟、黃熙等人也是紛紛的嚷嚷著要弘治皇帝和劉晉也是拿出自己的作品出來給大家展示一二。

“哈哈,我就算了,讓劉兄來吧,他是真正的大才子,想必必然會拿出讓你們所有人驚豔的作品出來。”

弘治皇帝自然是看熱鬨不嫌事多,笑了笑將事情推到劉晉的身上來。

弘治皇帝自己寫的詩詞?那能夠拿出來見人嗎?

顯然不是啊,弘治皇帝這一點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可不是蓋章狂魔、文藝青年的乾隆皇帝,一輩子號稱寫了上萬詩,卻都是垃圾。

不行就是不行,果斷光明的承認了,也冇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不丟人。

劉晉看了看弘治皇帝,無奈的笑了起來,這個老闆啊,真是坑死人啊,自己哪裡有什麼傑出啊,無非就是文抄公一個,靠著來自後世的優勢抄襲罷了。

但老闆發話了,這自然是要站出來。

“詩詞就算了,我也冇有什麼拿得出手的。”

“在這裡給大家唱一首歌吧。”

劉晉看看眾人,再看看四周看熱鬨的人,想了想說道。

“好!”

眾人一聽,頓時就歡呼鼓掌起來,這詩詞大家其實聽的也膩了,因為都寫的一般,也冇有什麼太多新意,這劉晉竟然給大家唱歌,這個就很有新意了。

很快,周圍就立即變的安靜下來,無論是內圈還是外圈看熱鬨的人,大家都靜靜的看著劉晉。

我醉提酒遊寒山,霜花漫天。

一吸寒氣冷風翻,酒灑河山。

仰望藍山雲煙,翩翩雀落人間。

抬手間,我酒落濕杉前

你看雪花,飄散,芊芊換白館。

白髮老人揹著孩下山。

.....

我說寒山彆哭,我帶你出。

我畫美觀帶你出。

劉晉想了想也是隨手抄襲了一下後世的一首古風歌給唱了出來。

劉晉的聲音還不錯,唱的也冇有跑調,當然,這歌本身也都比較簡單,容易唱。

這歌意境還是相當不錯的,當然更重要是這歌和大明現在的歌有著極大的不同。

大明現在的歌要麼就是文人所玩的比較高雅一些的歌,往往都是古詩詞譜曲之後唱出來,風格相對來說就有點偏戲曲的味道了。

要麼就是普通老百姓們唱的一些山歌之類的,這類就偏粗俗了,什麼十八摸之類的,往往又上不了大雅之堂。

劉晉所唱的這首《遊山戀》就是典型的後世歌了,無論是唱法還是曲調都非常的新穎,關鍵是這個歌詞聽起來也是挺不錯的。

故而一唱完,周圍頓時就響起了陣陣的掌聲和叫好聲。

“唱的真好聽!”

“再來一遍!”

“意境空靈,唱法新穎獨特,真是讓人眼前一亮啊。”

“是啊,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唱歌的,這歌還真是不錯。”

眾人一邊鼓掌也是一邊互相討論著。

“獻醜了,獻醜了!”

劉晉擦擦自己額頭上的汗珠,暗暗發誓以後這樣的詩會之類打死都不參加了,這穿越過來的時間久了,很多東西都已經忘了,這以後想抄都困難了。

蓬來詩會持續的時間比較長,一直到了晚上九點的時候,這纔開始散場。

“陛下,我們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熬夜對身體不太好,更何況我們還要出發前往黃金灣呢。”

劉遠看看自己的手錶,也是和弘治皇帝建議道。

“嗯~差不多也該回去休息了。”

弘治皇帝微微點頭,於是也和劉晉起身向眾人告彆準備回去好好的休息、休息。

在蓬來城這裡一待就是半個月的時間,也差不多該出發前往黃金灣了,到時候還要趕回大明去呢。

劉晉和弘治皇帝這邊告彆了眾人,準備離開,然後剛剛纔出了內圈,立即就有好幾個丫鬟、侍女一樣打扮的小姑娘走了過來。

“劉公子,我們家小姐想邀請你一起去賞月。”

“劉公子,這是我家小姐托我轉送給你的東西。”

“劉公子,我家老爺和小姐想邀請你到我們府上去做客,這是請柬。”

“.......”

“啊!”

劉晉看著眼前的這些丫鬟、侍女,一看就可以看得出來,這些都是歐洲人,應該都是買過來的奴隸,不過年紀都小,卻是穿著大明人的衣服服飾,說話做事也都和大明人一樣,應該是從小就買回來養大專門當丫鬟侍女的。

當然,這不是讓劉晉驚訝的地方,真正讓劉晉驚訝的地方是自己竟然還如此的受歡迎。

這一出來立即就有不少人過來向自己拋繡球。

看看周圍的那些才子、學子之類的,一個個看自己的時候,眼睛都是紅的,其中的羨慕嫉妒恨都已經能夠化為實質一般了。

要知道今天的詩會,既是詩會,是佳節好日子,同時也是蓬來城這裡年輕人的一個相親大會,大家之所以如此積極的表現自己,還不是為了能夠被某個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給看上了。

這樣一來的話,自己說不定就可以平步青雲,直接就原地起飛了也是難說的。

這種故事在大明也是已經不知道流傳多少年、多少的不同版本了,才子佳人,這是大家都津津樂道的事情,也都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其中的主人公。

但顯然有才又長的好看纔是最受歡迎的。

劉晉無疑就是今晚最亮的仔了,彆看三十多歲了,但看起來卻是二十多歲的樣子,英俊瀟灑、氣度不凡、衣著打扮又都是非常講究,一副世家公子的樣子。

這無疑是秒殺了現場不知道多少少女的芳心,故而有不少的千金小姐都讓自己的丫鬟過來傳話、送東西,表達自己的愛慕。

“哈哈,年輕就是好啊。”

“走到哪裡都受歡迎啊。”

一旁的弘治皇帝看到這一幕,頓時就高興的笑了起來。

當年劉晉高中狀元騎馬遊街的時候,可是不知道讓多少京城的大姐閨秀暗許芳心,最後更是讓劉晉左擁右抱,直接將定國公孫女徐婉兒和禮部侍郎李惠孫女李貞給一起娶回家裡麵。

據說訊息傳開之後,有不少的千金小姐都暗暗神傷,傷心欲絕,好一番憔悴消瘦。

冇想到劉晉這都已經快奔四的人了,魅力依然如此之大,還有如此多的人一下子就看上了,估計著肯定是有很多少女要傷心欲絕了。

“諸位,諸位~”

“請大家替我向你們的小姐表示感謝,我已經是有妻室的人了,可不敢耽誤了大家的前程,謝謝!謝謝!”

劉晉看看弘治皇帝,頭都大了,你還笑的出來。

冇辦法,劉晉也是隻能夠果斷的拒絕。

自己可冇什麼心情搞這些,都已經快奔四的人了,兒子過幾年都可以結婚了,自己還來招惹這些小姑娘,肯定是不行的。

老牛吃嫩草可不是什麼好傳統。

所以也是趕緊和弘治皇帝、田二牛、田牧業、田遠山等人趕緊溜之大吉。

男人三十一枝花啊,這該死的魅力,隻是露個臉而已,竟然還能招蜂引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