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下眾人一時間沸騰了起來,光靠氣勢就將一個武徒七階的高手震退,而且還斷了他手中的大槍,這份威勢,足讓人拍手叫好,況且這樣年輕的人居然有著讓人看不清的實力更是讓人心生敬畏。

司徒風看著王侯不斷的點著頭,而海家家主則臉色鐵青, 身邊的子弟更是每一個人敢再上台去應戰。

馬淩雲神情凝重的看著王侯對身邊的馬雲騰說道:“他是你的一個勁敵,怎麼樣有把握打贏他嗎?”

馬雲騰看了一眼馬淩雲笑了笑,冇有回答他的話,反倒是說道:“王侯絕對是個狠人啊!剛纔他以氣勢嚇退對手,給海家的那名弟子造成了很大陰影,尤其是槍還未出, 就自損己手, 這樣的恥辱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如果海家那名弟子心誌不夠堅定的話,恐怕這一生就算毀了。”

馬淩雲不明白馬雲騰為什麼突然間關心海家的人,不過他看到馬雲騰對於剛纔王侯的所為分析的蠻透徹的,不由得對馬雲騰再一次刮目相看,他看著馬雲騰道:“你還是我兒子嗎?”

“你說呢父親大人。”

“嗬嗬!你個臭小子。”

就在二人說話之際,終於有人敢去挑戰王侯的權威了,這回輪到兩人瞪大了眼睛,因為走上台去的不是彆人正是馬雲騰的大哥馬蕭。

“蕭兒……”馬淩雲心頭一緊,顫聲道。

“誰讓他上去的?”馬雲騰看到馬蕭上台急忙問道。

十幾人麵麵相覷,那幾個長老更是什麼都不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冇人讓蕭哥哥上去,是蕭哥哥自己要上去的。”這時一邊的馬靈跳著腳說道。

馬淩雲麵色一僵,神色十分難看的看向身後的幾位長老,幾位長老一陣搖頭。

如果是換做彆人,馬蕭私自上台倒也無所謂,但是他的對手是王侯,情緣鎮號稱變態殺人王的頭號危險人物,把他惹急了,家族的人都敢殺, 作為王家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很少有人敢挑戰他的權威,馬蕭雖然是武徒九階的高手,但是那王侯恐怕也是九階甚至達到了武者境界,萬一落敗王侯的劍下從來冇有留過活口啊。

馬雲騰看著馬淩雲擔憂的神色,輕聲說道:“父親大人你大可放心,我會時刻盯著戰局,如果大哥落敗我會在第一時間出手相救。”

馬淩雲看了看馬雲騰,無奈的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擂台上的兩人展開了戰鬥,馬蕭本就粗獷此時用的是寬大的重劍,每一次都輪動的呼呼生風,招招夠狠,而反觀王侯同樣用一柄黑色的大劍,漆黑如墨,一看就是一把寶劍,他完全同意了馬蕭的打法,兩人生猛的硬拚, 一時間擂台之上轟鳴聲不斷響起。

剛猛的劍氣衝擊的檯麵都開始破碎,但是兩人似乎渾然不覺仍舊采用生猛的打法, 每一次的撞擊都會使擂台震顫一下,要不了多久就會被震的開了花。

兩個人硬碰的真氣波即便隔著老遠,馬雲騰等人都能夠清晰的感覺的到,此時的兩人完全是在硬拚根本冇有使用任何戰技。

強橫的真氣在兩個人之間形成一個對流,劍碰劍死拚到底,兩個人全都青筋暴起目射寒光的看向對方。

也不知道誰先大喝一聲,倆人迅速分開幾丈遠,王侯站穩後臉上的笑意更濃了,馬蕭則一直皺著眉頭。

“嘿嘿……還記得一年前那一場比試嗎?那次我冇有殺你就是想讓你知道,你們馬家的人,永遠都要敗在我王家人的手裡。”王侯陰冷的說道。

“你做夢,一年前的帳,我們今天一併算了,我會讓你看看馬家的人是怎麼把王家的人打的滿地找牙。”

兩個人的對話聲音很低,周圍的人都冇有發覺,其他人冇有發覺但是不代表馬雲騰冇有發覺,唇語對於馬雲騰來說再簡單不過。

他心頭一震,一年前?難道一年前大哥與王侯交過手?看樣子好像是敗了。馬雲騰不明白怎麼回事繼續看著兩人。

隻見王侯手中大劍斜指地麵,麵上帶著殘忍的微笑說道:“你還是跟一年前那樣嘴硬,好吧!那我就用實際行動來告訴你吧!不過這一次我不打算再放過伱。”

在王侯這句話剛剛說完,一股恐怖的氣勢從他的體內爆發而出,完全是一個大變樣,“芒天劍”隨著一聲大喝,王侯手中的大劍黑芒一下子爆發出幾丈長,向馬蕭狠狠的劈了過去。

周圍的人被他突然爆發出來的氣勢嚇了一跳。

“天啊!武者?”

“王侯居然突破到了武者之境,而且學習了強大的戰技?看氣勢這芒天劍怕是品階不低啊!”

“情緣鎮年輕一代第一人啊!這資質恐怕老輩人物都自歎不如吧!”

馬雲騰在看出王侯說出的最後一句話時就大喝一聲“不好”,身形閃電一般竄了出去,馬蕭被王侯突如其來的爆發鎮住了,一時之間還冇有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就見到一道黑色的劍光帶著無匹的氣勢向他奔來,他想施展戰技阻擋已經來不及了。

“蕭兒……”看席上的馬淩雲緊張的一下子站了起來,武師級的力量不經意間爆發,將身邊的桌椅都震碎了。

“轟”的一聲巨響,擂台之上木屑飛揚一大股煙塵籠罩了半個擂台。

所有人都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那團塵霧,“死了嗎?九階的武徒馬蕭就這樣被滅了嗎?”有人發出這樣的疑問。

“冇死,馬蕭冇死。”有人驚呼道。

“咦那是誰?”

隻見煙塵散去,擂台上出現一個龐大的深坑,在坑裡站著毫髮無損的兩個人。

“是雲騰哥哥!”這時馬靈歡呼的叫喊道。

“是雲騰……”馬淩雲看著站在深坑中體形呈鮮明對比的兩兄弟臉上掛了一抹笑意。

王侯也發現了站在深坑裡的那個稍顯瘦弱的少年,眉頭微皺說道:“你是什麼人?”

“馬家,馬雲騰。”馬雲騰邁步走上擂台,冷聲說道。

“是他!”這時有不少人驚呼。

“馬家的那個天才?那個傳說中的年輕一代第一人,真冇想到,他這個足不出戶的少爺也會來參加比賽。”

馬雲騰聽在耳裡感覺十分的不自在,說的自己跟宅男似的,不過想想倒也真是這樣,自己幾乎每天都在習武練功,真的很少出門。

“嗬嗬!看來你名聲挺響嘛!都說你是什麼什麼柴?哦!天柴,天柴是用來燒的嗎?”王侯扛著大劍譏諷道。

馬雲騰麵色不變:“難道堂堂的王家大少爺,連字都不識得嗎?柴與才都分不清,是你天生殘疾發音不準,還是後天家教不夠嚴謹,總是隨便出去咬人,練就的吐字不清神功?”

“噗”

“噗”

眾人一齊大噴口水,敢這樣和王侯說話的人,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不過很快他們有都恢複了吃驚的樣子,馬雲騰也不是個善茬子,雖然他為人低調,很少走動,但是冇有人小闕他的實力,能在四大家族中最強的馬家中掛名第一人,肯定是有兩把刷子的,敢跟王侯叫板不足為怪。

可是王侯就不一樣了,從他在情緣鎮成名以來什麼人敢和他說過這樣的話,當下麵色十分陰沉的說道:“哼!希望你的功夫和你的嘴一樣厲害。”

“放心吧!肯定給你一個驚喜。”說著馬雲騰不再壓製境界,武者一階的巔峰實力完全爆發了出來。

“我靠這年頭衝擊武者境界都不費勁了是吧!怎麼這麼快又蹦出來一個。”有人控製不住吼道。

“真的是武者境界,馬大少爺果然不一般啊!”有人喃喃道。

一直坐在馬淩雲身邊的幾位長老,一臉震驚的看向馬淩雲,哪知馬淩雲根本冇有理會他們,雙手交叉放在腦後,悠閒的看著馬雲騰。

而依舊站在深坑裡的馬蕭嘴巴快咧到了耳根:“老弟好樣的。”他輕聲說道,然後大踏步向馬家觀眾席走去,這場擂台已經不再需要他了。

坐在最中央的司徒風眼中精光一閃,英武的麵龐掛上一抹微笑,對身邊蓋著紅蓋頭的女兒說道:“看來我的女婿是個很不錯的天才啊!”

“父親,先不要高興的太早,就算他們其中有人入選,還需要通過我的考試呢。”女子緩緩道來。

“哈哈……好好好一切依你,一個十八歲的武者,一個十五歲歲的武者,我們司徒家的天才們也不過如此吧!想不到小小的情緣鎮也有些不錯的苗子啊!”司徒風笑道。

馬雲騰不知道他的武者實力爆發後引起了多大的反映,但是他知道眼前的王侯已經對他起了殺意。

“馬雲騰,司徒瑾是我的,你冇有資格與我爭,受死吧!”王侯低聲說道,那冰冷的聲音毫不掩飾的透漏出他的殺意。

“如果你冇有暴漏你的武者境界,我不可能出現,不過既然我出現了,也就意味著司徒瑾你永遠都冇有機會得到了。”馬雲騰冷聲說道。

“哼狂妄。”

“哼囂張。”

“唰”“唰”兩人迅速向對方衝去很快就戰在了一起,馬雲騰冇有拿出兵刃,徒手對抗王侯的黑色大劍,兩個人速度都快得驚人,場外的人隻看到兩道一黑一白的身影相互交織著,不時的傳來打鐵般的聲音。

冇過多久整個擂台開始劇烈的晃動,木板不時的橫飛而出,眾人紛紛退去,生怕被不小心波及到。

此時兩人的速度都快到了極致,隻能看到兩道黑白的影子不斷在晃動,眾人驚愕與兩個人變態的速度,但是真正的老一輩高手幾乎手心裡都捏了一把汗。

平他們的眼力馬雲騰兩人驚險的對決,絕對的駭人之極,兩人出招都十分的很辣,毫不留餘地,稍有差池都是有死無生的後果。

馬淩雲有心叫停,但是一山不能容二虎,攔得了一時攔得了一世嗎?

擂台上轟鳴聲四起,對戰到了白熱化的狀態,勝負馬上就能分曉了,眾人都緊張的摒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擂台中央。

“嘭”一聲強烈的爆炸聲響起,兩道人影迅速飛出,各占一邊,短暫的分開兩人看上去都有些狼狽,馬雲騰潔白的衣服上有兩道寸長的口子鮮血染紅了衣衫,而王侯的胸口和背部的衣服都已經裂開血紅的掌印清晰可見。

“你是我出道以來遇見的最強對手。”王侯雙目發紅的看著馬雲騰說道。

“我也是一樣。”馬雲騰冷聲迴應道。

“好了,一切都可以結束了,雖然你很強但是很可惜你遇到了我。”說著王侯手中大劍黑芒大盛,強大的真氣流將本來就殘破的擂台一下子颳得粉碎。

馬雲騰瞳孔一陣收縮,又是這個戰技,比剛纔那一招不知道強了多少倍,顯然王侯之前對付大哥時並冇有儘全力,他不敢大意,雙手向天不斷變幻,金色的真氣瘋狂湧動,不久一對金色的大手掌出現在馬雲騰的身前。

看台上的馬家一乾長老包括馬淩雲在內眼睛睜得老大:“天罡手,雲騰的功法突破到第三階了?”

“不可能,這不可能。”大長老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馬雲騰身前的那雙巨大的手掌喃喃道。

就在這時王侯手中的大劍黑色劍氣瘋狂湧動長達十幾丈的劍氣已經成型,此時王權黑髮根根倒立雙目通紅,像一個發狂的魔王一般狠狠的將手中的大劍向馬雲騰劈去。

馬雲騰抬起頭雙眼迸射出兩道金芒:“天罡手。”

天罡手,三字一出彷彿有無限的魔力,勾動了在場所有人的神心,全都目不轉睛的看著擂台,五個家族所有的老輩人物全都從座位上站起,年輕一代最強兩人的對決,即便是他們都不能等閒視之。

隻見馬雲騰全身金光大放,秀髮飛揚,一雙金色的大手向王侯奔湧而去,兩個最強戰技瞬間接觸,爆發出強烈的震動,隨著一陣陣的轟鳴聲,整個擂台之上土石翻飛,碰撞的餘波一波強過一波,那道霸道無比的劍氣和那雙金色的大手在空中互相吞噬著。

最後隻聽得一聲天雷般的炸響,整個擂台瞬間被夷為平地,大量的木石被捲上天空,塵煙散過,一個直徑長達五丈的大坑出現在眾人的眼前,所有的人都急忙向深坑中望去。

可是深坑中不見了兩人的蹤影,過了良久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他們在那。”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