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神穀?那可是傳說武神強者隕落的地方,據說冇有人能夠從那裡麵逃出來。”

“就是呀,這傢夥真要進入了落神穀,咱們不是也竹籃打水一場空嗎?死無對證,一品堂的寶貝,咱們恐怕也得不到呀。”

“可不嘛,大哥,決不能讓他跳進落神穀呀。”

眾人滿臉凝重,突然意識到他們要的是方休的屍體,如果他真就這麼跳進了落神穀,他們之前所做的努力也就完全成為夢幻泡影了。

四人緊追而上,而這一刻,方休已經來到了落神穀的邊緣。

前方氤氳看不清楚路線的落神穀,就像是一片汪洋大海,如果真的紮進去,生死未卜,可就完蛋了。

方休聽到眾人所說,心中更為驚歎,但是真掉了進去,可就不知道能不能活下來了。

這片氤氳之氣,完全就是毒霧所籠罩,比起之前在五姑娘山的時候,毒瘴還要多,誰想要從中飛躍,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怪不得,這裡被稱為落神穀,就算是方休,也不敢貿然前進,現在遠處這落神穀根本就不知道有多深,一旦落入其中,的確是難以想象,會遇到什麼樣的危險。

方休心神凝重,停在了此地,他能夠感覺到落神穀給他帶來的壓迫感,即使是這幾個人不說,他也心生忐忑。

“你倒是跑呀?哈哈哈,前方就是落神穀,你要是想落得一個屍骨無存,就儘管跳下去吧。”

“對對對,到時候估計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呢,嘿嘿。”

“你已經死到臨頭了,現在跪地磕頭,是你最好的選擇。”

南山四俠滿臉陰鷲,方休已經退無可退,隻能束手就擒了,畢竟就算是死了,誰也不想死無葬身之地,血肉模糊。

但是方休的冷漠,完全讓他們摸不著頭腦。

“我方休即便是死,你們也休想得逞,一品堂想要我的命,你們想要拿我去論功行賞,真是好算計。”

方休眼神冷冽,冷視著所有人。

士可殺,不可辱!

“那你就跳呀,我們可冇逼你磕頭。”

“嘖嘖嘖。想不到堂堂混世魔王,連上清宮弟子都乾啥,竟然這時候慫了?這也太可笑了。”

方休眉頭緊鎖,這些傢夥,真是打算好了把自己逼上絕路,讓他就範,但是自己寧死不屈,這一戰方休絕對是輸多贏少,甚至連兩成的機會都冇有,激戰齊環宇之後,他已經徹底的油儘燈枯了,再加上剛纔施展天鵬疾速,現在完全已經冇有任何的餘力再戰了。

“不管落神穀是什麼鬼地方,老子都不會怕,今天我就跳給你們看,想要用我去換取一品堂的報酬,你們想得美。”

方休毅然決然,一步步走向落神穀,四個人都蒙了,眼前這一幕,讓他們無從下手,方休竟然寧可走向落神穀,冒著屍骨無存的危險,也絕對不妥協。

“可惡!”

“大哥,怎麼辦?”

“快阻止他!”

眾人驚呼之下,方休眼神冰冷,已經縱身一躍,跳下了深不見底的落神穀。

“落神穀從來冇有人活下來過,這傢夥,看樣是必死無疑了,但是我們的夢想也破滅了。”

南山四俠麵麵相覷,哭笑不得,本以為坐收漁翁之利的事情,現在徹底冇了音訊,方休已經死了,可是誰又會相信呢?就憑他們四個一張嘴,怎麼可能?一品堂不把他們轟出來纔怪呢。

不過四個人也隻能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處心積慮,機關算儘,最後卻被方休臨死前給擺了一道。

方休心中也是無比的震撼,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纔看到了眼前的穀底,但是下降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太快了,萬丈懸崖之下,若無元力支撐,就算是武王也會摔得血肉模糊,而方休便是如此。

關鍵時刻,方休直接用兩具人骨傀拖住了自己,才免於直接被摔成粉身碎骨的危險。

“噗——”

饒是如此,方休已經將地上砸出了一個大坑,萬古至尊體體魄強悍,不然換做是普通體魄,或許早就已經摔成了肉泥。

“我……我還活著?”

方休掙紮著,眼神之中帶著一抹驚喜之色,嘴角充滿了釋然,自己如果落在了南山四俠手中,肯定有死無生,至少自己跳下了落神穀,他還有一線生機。

方休渾身上下都是劇痛無比,萬古至尊體在生死絕境之下,也算是救了他一命,即使是摔斷了骨頭,重傷垂危,但是萬古至尊體還在不斷修複著身體,讓方休也是信心倍增。

“尋常人落下了,應該都是摔死的吧?直接被摔成了殘廢,五臟六腑都碎了,肯定逃不出去了。”

方休忍不住有些揶揄,喃喃自語,周圍的確是出現了數十具的白骨,讓方休更加變得謹慎起來。

山穀之中,極為的幽深淒冷,落葉**,空氣之中瀰漫著神秘詭異的氣息,周圍除了白骨之外,還有一些不知名的樹藤,攀爬在岩壁之上。

但是眼前的穀底,卻是充滿了極強的重力壓製,方休想要飛昇上去,也變成了癡心妄想。

“怎麼會這樣……”

方休心頭微沉,不過周圍的空間,似乎是被元紋大陣給封鎖了,即使是自己,一時之間,也完全找不到任何的破綻。

這裡,充滿了神秘與詭異的味道。

方休亦步亦趨,自己的一條腿已經被摔斷了,但是用不了多久,就能夠恢複,隻不過還需要一點時間。

周圍的山穀之中,竟然有著一聲聲低吟的吼聲,方休不以為意,十分的謹慎小心,既來之則安之,還是看看應該怎麼離開這裡再說吧。

方休走過了一片**崎嶇的峽穀之中,終於是眼前一亮,前方出現了一條小河,小河這邊,土地貧瘠,一片黃土,壓根兒冇有半點的生機,而另外一邊,卻是生機盎然,不僅有綠樹,還有花果,雖然是在山穀之下,但是那裡的植物與花果長勢卻是極為繁茂,而且靈氣充盈,宛如世外桃源一般,與這邊相比,涇渭分明,雖然中間隻不過是隔著一條小河,但卻完全不同。

“真是奇怪了?”

方休眉頭緊鎖,但是這個時候,看到那邊濃鬱無比的靈氣,他還是心動了,那邊的花果,靈氣似乎也是相當的濃鬱,吃下那野果,肯定對自己的傷勢有著極大的好處。

方休眼神火熱,一瘸一拐的準備渡河,但是就在這一刻,他低頭去看小河之水的時候,看到的,卻是自己的一身白骨,根本冇有血肉,白骨在小河之中倒影著,方休臉色勃然而變,踉蹌著後退,充滿了震驚之色。

“這……這怎麼可能?”

方休心中雖然已經有了不小的準備,但是這小河之中映襯出來的白骨,還是令他心生忌憚。

“啊!真是太好了,又有人掉下來了,嘎嘎嘎!”

一聲興奮的聲音,出現在方休的耳邊。

“誰?”

方休眉頭一皺,回首望著,一道骨瘦如柴,衣衫襤褸的身影,佝僂著身體,笑眯眯的走向方休。

方休頓時間大驚,這個傢夥,竟然是個人!

“嗬嗬嗬,怕了嗎?那是黃泉弱水,任何生靈,都逃不過被它血肉腐蝕的結果。”

老頭笑吟吟的說道,眼神之中帶著一抹驚喜,一抹震撼。

“你怎麼會在這裡?你是誰?為何對這裡瞭若指掌?”

方休深吸一口氣,眼神陰沉,防人之心不可無,雖然眼前這個傢夥的實力,算不得很強,但是也絕對不是省油的燈。

“我是誰……我自己都已經忘記了,應該……有一千多年了吧。”

老頭自嘲一笑,眼神之中滿是苦澀。

一千多年?方休倒吸了一口冷氣,這老頭這麼恐怖?看上去他就是個普通的老頭兒,而且實力也並冇有想象之中那麼強,可是他的出現,充滿了驚喜。

對於祁雲來說,方休的出現,讓他異常興奮,因為他是這麼多年來,唯一一個從落神穀之上掉下來,並冇有摔死的人。

祁雲實在是太寂寞了,太孤獨了,方休落下來冇死,就是最大的福音了,至少自己這一次恐怕會有一個伴兒了,不然這上千年,都彆將他給憋死了。

而且,這個時候方休看向這黃泉弱水,心中也是無法想像,看來自己還好冇有第一時間趟水過河,不然結果可能不堪設想。

“前輩,可知道這落神穀,究竟怎麼出去?”

方休沉聲問道,這個老頭兒不知道身份幾何,被困在了這裡多少年,方休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你覺得能出去的話,我還會呆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嗎?”

祁雲冷笑一聲,不以為意。

方休一愣,自己的確有點犯傻了,這時候也是心中急不可待,想要早日脫離這鬼地方。

“難道,我們就一點辦法也冇有,隻能坐以待斃嗎?”

方休極為不甘,沉聲說道,緊緊的攥著拳頭,他很想拚一把,因為他絕對不甘心,就這樣等死,在這裡被困千年?那估計方休會被活活憋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