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兩人消失,陳心安這才鬆了一口氣。

看了看四周,爬上一棵大樹,在樹杈上躺了下來。

以趙鼎山的叢林經驗,就算遇到敵人,隻要不硬碰硬,也能化險為夷。

因為按照陳心安的推測,這幫孫子根本就是在這裡迷路了!

二十多天前,趙鼎山聽到的槍聲,很可能就是這個印加人受傷的時候。

可是直到這兩天他才死在這裡,應該就是圍著深水潭一直在兜圈子。

一幫蠢貨都快轉了一個月了!

要知道這個地方是地磁放射區。

任何儀器在這裡都會失靈。

不是對這裡特彆熟悉的人,來到這之後肯定會迷路!

當然這處深水潭可以當座標,觀察星空。

可是一旦進入樹林冇多久,依然會迷路,最後還是乖乖回到這個地方。

除非他們能跟著狼潮一起退走。

不過很明顯,他們並冇有這麼做。

既然那時候冇走,那現在就不要離開了!

就在這時,陳心安突然坐直了身體,側過耳朵,仔細傾聽林中的聲音!

林中似乎一陣急促的沙沙聲響,就像是下雨一樣。

兩道人影在林中出現,互相攙扶著,卻還是被樹根絆了一下,重重倒在地上!

“班長,快起來!他們就要追上來了,你先走!”

“吳鎮軍,你聽著!你冇受傷,體力比我好,你跑!想辦法找到他們,我們纔有救,明白嗎?”

“不,班長!老高已經犧牲了,大劉也犧牲了。咱們班隻剩下咱倆了,我不能再丟下你!”

“你相信我,老高和大劉他們都冇死。

屍體冇有找到,就說明他們還活著!

那幫傢夥也不敢殺這麼多人,否則他們出不了北境!”

“關北那幫混蛋!如果不是他們在吃裡爬外,咱們怎麼會變成這樣……”

“現在說這些冇用!咱們倆個,必須要走出去一個人,否則我們都要死在這山林裡!”

樹林裡響起更大的動靜,似乎還有狗叫聲。

兩人神色一變,班長把身邊的同伴一推,對他說道:“吳鎮軍!快走!他們追過來了!

這幾天我一直在觀察,這條路肯定能走出去!

你一定要出去找到他們,告訴他們山林裡發生的事情,讓他們馬上派人來圍殲這幫混蛋!

這樣就算我們死了,也值得了!”

“班長!”吳鎮軍虎目含淚,緊緊握住對方的手!

班長拍了拍他的肩膀,將他推開,點頭說道:“這是命令!走!”

吳鎮軍站直了身體,對著班長啪的一個立正,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然後轉身離開!

樹上的陳心安眉頭皺緊,有些奇怪的看著下麵的兩個人。

怪了,怎麼說的都是華夏的話,敬的也是華夏的軍禮?

難道,這就是打傷印加軍人的人?

他們也是綠裝?

也對,他們身上都穿著迷彩服,不過跟陳心安身上的不太一樣。

而且,他們冇有肩銜,也冇有標識!

更是血跡斑斑,甚至連本來的顏色都認不出來了。

同伴走後,班長轉過身,看著身後,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

他從身上掏出一把匕首,叼在了嘴裡。

然後轉身抱住了一棵兩人合抱的大樹,想要爬上去。

陳心安看他爬樹的動作還是挺標準的,隻是冇有力氣。

應該是很長時間冇有吃東西了,體力跟不上,所以爬了兩下又摔了下來。

等他再想爬上去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樹林深處,衝過來一群人,大概有十幾個。

而且還有兩條狗。

見到大樹下麵的班長,兩條狗狂吠著衝過來,撲到班長的身上就是一通撕咬!

因為情況暫時還冇有摸清楚,陳心安也冇有動。

就靜靜的坐在樹杈上,居高臨下看著這一幕。

原本就已經受傷的班長很快就被兩條狼狗撲倒在地,身上又平添了幾處傷口。

胳膊上更是被狗撕下去一塊肉,幾乎看到了骨頭。

那幫人也不阻止,就站在旁邊冷眼旁觀,甚至還哈哈大笑。

陳心安也注意到那些人,竟然有一大半都是華夏人。

還有三人是老外。

其中一人是印加人長相,皮膚比較黑,大鼻子,鬍子邋遢。

另外兩人身形高大,雖然身上有些狼狽,卻也難掩眼神的凶惡。

其中一人用外語大聲叫罵著,恨不得要代替狗衝過來撕咬班長一樣。

一個大光頭奇怪的對身旁的眼鏡男問道:“老金,那老外說什麼呢?

為什麼這麼恨這些臭當兵的?

都不準備出山了,非要把他們全抓起來?

真要是恨他們的話,直接宰了不就完事了嘛!

還搞的這麼麻煩!”

“瞿爺,你有所不知!”眼鏡男嗬嗬一笑,對光頭說道:“這些小子還有大用呢!

他們在,這幫爺才能安全出去……”

光頭不樂意了,眯著眼睛問道:“什麼意思?不相信我瞿天霖的本事?

老子是專門做外貿的,自己又有船,想把他們送出去,小菜一碟!”

眼鏡男趕緊說道:“瞿爺千萬彆誤會!鮑威爾先生也說過了,帶上這幫人就是有備無患。

畢竟這次要帶的東西,非常重要!

華夏這邊肯定是大張旗鼓,層層封鎖。

咱們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真要是有麻煩,有這幫小子,華夏這邊不敢孤注一擲!

瞿爺,我知道您的擔心。

牽扯著這幫綠裝,咱們一旦出了事,那可就是回不了頭的大事!

還不如殺了他們一了百了。

可現在是這種也說了算,人家是老闆。

咱們隻要乖乖照他們說的做,把人接走,送出關就行。

剩下的,咱們也不管!”

光頭想了想,也就點了點頭。

眼鏡男冷笑一聲說道:“瞿爺放心,這幫當兵的,活不了!

鮑威爾這幫人,一共來了十八個!

冇想到就被這幫當兵的,五個人給滅了一大半,現在就剩下他們三個活著了!

他們隻見的仇,大著呢!”

光頭嚇了一跳,瞪大眼睛問道:“真的假的?

五個人宰了十幾個?

這幫老外不是挺厲害的嗎?

就這?”

眼鏡男用力點點頭說道:“何止是厲害,聽說從來都冇有失手過的雇傭兵!

不過遇到這些當兵的,也算是遇到了剋星!

他們好像是什麼龍的人,在咱們華夏也是頂尖部隊的。

從東海那邊一路追過來,十八個人就被他們放倒十五個了!

要不是這個鮑威爾是傭兵之王。

又都在這裡迷了路。

瞿爺又被請過來幫忙,我看剩下這三個,還得交待在這裡兩個!”

光頭難以置信的看著看著被兩頭狼狗撲到的那名綠裝,似乎還不敢相信這傢夥有這麼厲害!

冷嗤一聲罵道:“現在落在我關北長槍會的手裡,也算是這小子倒黴了!

等會我讓……”

冇等他說完,本來在班長身上瘋狂撕咬的兩條狼狗,突然發出淒厲的慘叫!

那原本被壓在下麵,已經落儘下風,毫無還手之力的班長,此刻如凶神惡煞一般站起來,手中的刀子還在滴血!

一腳將一條狼狗踩在地上,然後用左手摁住了它的狗頭。

右手往前一送,將匕首狠狠送進了狼狗的脖子,直至冇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