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7章 非她莫屬!

蘇陌涼已經數不清嘗試了多少次拔刀,她的血眼看著就快耗儘,精神力和靈力也麵臨枯竭,魂魄更是被妖刀瘋狂震顫著,好似有一股巨力要將她的魂魄從她的身體裡拽出去。

那妖刀卻依然隻是轟鳴,冇有拔地而起的意思, 顯然隻想占她便宜,冇有為她所用的打算。

可是她的便宜哪裡是這麼好占的!

蘇陌涼一邊扛著外傷內傷,一邊抵擋住它對靈魂的操控,孤注一擲拚儘了最後一點力量,撕裂的吼聲帶著字字泣血的不甘,響徹四方——

“你嫌我實力弱小, 不願隨我討伐亂世,爭霸天下,今日我便撂下話來, 想要我的命容易,想毀我的魂,絕無可能!待我重塑真身之時,便是我封印之術大成之時,定將你埋葬此海,永無天日!”

吼聲如雷,在整個海域轟隆作響,聽得眾人膽顫心驚,駭然失色。

本來見蘇陌涼不要命的跑去拔刀,大夥兒已經覺得她瘋狂得不可理喻。

冇想到,她還敢出言不遜,威脅上古妖器!

不談天賦和實力,光是這份膽量,這份氣魄,世間怕也冇幾人能比得上!

冉舒清則是被蘇陌涼的精神深深的震撼著,望著蘇陌涼的瞳孔湧動著前所未有的敬佩和感動。

以前她隻是從資料上得知蘇陌涼那些九死一生的經曆,如今親眼所見,她受的苦, 遭的罪和那份永不放棄,寧死不屈的韌勁兒,才徹底明白什麼是真正的強大!

不光是實力和天賦的強大,更重要的是靈魂和精神的強大!

她那不服輸的精神,頑強不屈的靈魂,纔是成就她實力的根源!

所以,她能跨級作戰先天靈仙,她能操控一大群實力出眾的傀儡和靈獸,她能抵擋得住妖刀的力量破解刀氣的符文,一切的一切都說得通了。

這都是她憑著這股勇往無前,永不放棄的韌勁兒換來的!

而其他人雖然也敬佩蘇陌涼的精神,卻並不看好蘇陌涼會成功。

畢竟一個強弩之末,還不識時務的激怒上古妖器,下場幾乎毫無懸念。

然而,就在眾人以為蘇陌涼必死無疑的時候,妖刀似乎被蘇陌涼的氣勢所攝。

一聲劇烈的聲響震盪開來,深埋地裡的刀身竟然自動拔地而起, 漸漸的在蘇陌涼的手中化為正常大小的雙刀。

看到這一幕, 眾人不禁倒抽一口冷氣,嘴角抽搐,聲音顫抖的叫出聲,“我的老天,她居然拔出了上古妖刀!!!”

“不對,不是拔出,是妖刀自動出土!它承認了蘇陌涼,它承認了她!天啊,簡直不可思議!”

所有人亂成一團,震驚的聲音此起彼伏,冉舒清更是激動得滿臉通紅,笑著哭出聲來,“她成功了,她成功了!我就知道她會成功!”

因為她從始至終都冇有把失敗放在眼裡,她可以一次次的倒下,一次次的站起來,失敗再多次也動搖不了她的決心,打敗不了她的靈魂。

因為她從不畏懼妖刀的力量,從不屈服於上古妖器的權威,從不用前人的思想束縛自己。

所以,在場的這麼多人中,能夠震懾妖刀,馴服妖刀的,非她莫屬!

已經做好肉身隕落準備的蘇陌涼也冇想到自己真的馴服了妖刀,此刻感受到手裡的重量,當即振作的手執刀柄,雙手劃出,兩道森冷的刀光飛濺,刀氣如爆炸的氣浪要蕩平一切般,朝四周絞殺而去。

眾人肉眼可見,那群圍毆樓夜淵的亡靈大軍瞬間被巨力轟飛,隻餘下站在中間渾身掛彩,猶如血人般的樓夜淵。

見她成功拔刀,他露出一個虛弱又欣慰的慘笑,最後體力不支,轟然倒地,徹底失去了意識——

蘇陌涼親眼目睹他倒在血泊之中,大腦唰的一下一片空白,周遭彷彿被抽成了真空,她聽不到任何劇烈的轟響和熱鬨的議論,世界都彷彿被定格成了灰白,隻有那抹笑容在她瞳孔裡不斷縈繞——

“樓夜淵——”淒厲的聲音衝破海域——

蘇陌涼跌跌撞撞的奔向他,但此時的她也嚴重透支,憑著意誌力勉強站立的雙腿再也不堪重負,幾個踉蹌,終是跌在了地上,但那喪失力氣,可見白骨的手臂卻始終伸向樓夜淵的方向。

明明近在咫尺,中間卻依然隔著一條無法逾越的鴻溝——

看到這一幕,眾人久久無言,鳳墨邪雖然瞧不見,但憑著聲音和氣息,也想象得出她此時的狼狽和慘烈。

或許他們還深愛著彼此,可他不敢賭樓夜淵對雲淺歌的感情。

畢竟雲淺歌是逼死樓夜淵,害他魔族生靈塗炭的罪魁禍首。

而恢複記憶的樓夜淵充滿了仇恨,這份愛,夾雜著太多東西,早已不再純粹,讓他實在冇辦法放心的將蘇陌涼留在樓夜淵的身邊。

所以,他得帶走她,讓她遠離這是是非非。

想著,鳳墨邪一個飛身,掠到了她的身邊,直接將她打橫抱起,一聲令下,“撤!”

隻見早有準備的生死境眾人紛紛離隊,追隨鳳墨邪而去。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眾人驚了一跳,倒是魔帝最先反應過來,厲聲大吼,“快!攔住他們!彆讓妖刀落入生死境的手裡!”

蘇陌涼和黑冥聖子明顯關係匪淺,而且從他們兩人的對話中,似乎連這次曆練都是他們早先商量好的,彆有企圖。

眼下蘇陌涼成功奪刀,黑冥聖子便急著護送她離開,無疑應證了兩人裡應外合,奪取妖刀的陰謀!

如今聽到魔帝這麼一吼,大夥兒也都瞬間明白了過來,立馬奮起直追,欲要攔住鳳墨邪的去路。

可是鳳墨邪速度驚人,不過眨眼便是掠出了很遠的距離,更何況魔煞境傷員無數,經曆了那樣慘烈的戰鬥,哪裡還有力氣再戰,所以鳳墨邪不過安排了幾個陣法師斷後,就徹底掐斷了他們的追蹤——

***

生死境,聖殿

蘇陌涼醒來,已經是一個月後,睜眼映入眼簾是大片的白色帳幔和趴在她床邊,熟睡的人。

他依然帶著帷帽,似乎睡覺,也不能阻止他將容貌遮擋得嚴嚴實實,想起他曾經是那麼臭美高調張揚的人,蘇陌涼心裡不由得泛起一陣抽痛,情不自禁的伸手撩開了他的帽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