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g小說網 >  回到2002當醫生 >   完本感言

諸位書友大人:

展信悅。

又一次寫完本感言,情緒平穩。

寫完《手術直播間》的時候我有些迷茫,感覺之前所有網文的、生活的積蓄都掏空了,一滴都不剩。

但這本《回到2002當醫生》漸漸在網文脈絡的基礎上寫出了情懷,這是我冇想到的,也略有得意。

可能不是十分的爽,升級線條不夠清晰,這都是缺點,以後儘量有進步。但從我這麼一個心胸外科老主治的角度來看該寫的都寫了,老懷甚慰。

一直在琢磨情節,不敢稍有怠慢,完本後坐下來和諸位書友大人淺聊。

重生,似乎從黃易老先生開山後一直到現在都長盛不衰。

周從文周教授重生了,帶著一個殘破的教學軟件,帶著上一世的不甘,執著如怨鬼。

執著如怨鬼,真的是魯迅說的……

第一次看見穿越、重生文的時候,了卻上一世的夙願、執念,我心頭就有這五個字。

最後由老闆娘挑明,也是一早就設計好的。

本來應該寫的再厚重一點,可最後的這幾萬字修改了無數遍還有不太滿意,以至於袁清遙的戲份出了點問題。

筆力問題,聳肩。

略有遺憾,不敢再改,就這樣吧。

最後一個故事裡,DeBakey最初在自己的學生的的強烈手術建議下,強烈的拒絕了用自己發明的手術救自己。

但是隨著情況的惡化,他失去了意識。

休斯頓Methodist醫院的心臟外科團隊,麵對自己的老師DeBakey醫生即將死亡的事實,經過激烈的爭論。

最後醫院的倫理協會通過了這次手術的決定,最後開胸手術。

但凡是涉及倫理學的事情都各執己見,所以最後這個故事很難寫。

要尊重事實,涉及爭論的地方我用白描的方式一筆帶過,甚至最後的手術也隻是簡略寫。

DeBakey醫生在術後九個月纔出院,這手術的確九死一生。

不過這是心胸之神的親身經曆,用在收尾處,還算是恰當。

《回到2002當醫生》把心胸粗略的捋了一遍,新技術貫穿始終,從胸腔鏡對傳統大開胸的挑戰開始到3d列印的帶膜支架結束,也算是有始有終。

這是一個好故事,是一個完整的故事,我是這麼認為的。

活著,真好,無論醫患。

四個字貫穿始終,最後由黃老說出來,作為收尾、點睛。

最後終章裡,我對係統簡單描述了一下——就是一教學軟件。

展開講,會有兩個大方向——ai智慧醫療以及人類進化。

各有優缺點。

直播間開篇設定類似於終結者的開篇,智慧機器人暴動,屠殺人類,可以被操控的教學軟件係統回到過去。

但畢竟不是科幻,一筆帶過。

有關於人物,雙男主不必多說,有幾個配角我十分滿意。

很少出場的白水市中心醫院的冀主任,那種鹹魚的態度寥寥數筆躍然紙上,寫到那章的時候我很滿意。

張友的功利心,李慶華屠龍後變成惡龍,甚至鄧明在一次飯局中講述他上大學的時候化險為夷的經曆,都很精彩。

不知道讀者大人們體會到了冇,但我寫到他們的時候真的很得意,因為這就是生活。

現實生活本就是充滿了妥協與讓步,哪怕帶著掛重生的周教授也隻能選擇和張友妥協。

哪怕上一世打出腦漿子的楚院士一脈,周從文也選擇了妥協。

具體描述中冇有寫周從文的心理活動,本來是寫了的,但後來又刪掉,輕輕點幾筆一帶而過了事。

看懂的,會心一笑;冇仔細看的,也不耽誤閱讀。

原本大綱設定中周從文去了帝都還要和心胸外科另外一位院士龍爭虎鬥,其中頗有很多陳文秘辛,可寫到的時候我慫了。

Emmm,慫了,就不作死,又是一筆帶過。

那些個八卦留在沈浪心裡。

最後一章,我留了幾個線頭,首先是點明瞭係統這個學習軟件的來龍去脈,這裡會有大故事,如果有機會講給諸位大人聽。

還有就是黃老的那個夢。

在寫《手術直播間》前,我寫過玄幻和曆史文,一直都冇寫出來。

2017-2018年下了大力氣通讀《明史》、《明實錄》以及一些野史,做了筆記和大綱。

在直播間前,沒簽約上傳了兩本書——手術室王者和空留史冊說經年。

手術室王者其實和直播間差不多,但始終冇等到簽約站短,就切了,先簽約再上傳。

空留史冊說經年屬於人物傳記,也是小十篇曆史文的大綱。

黃老夢迴敬事房,冷眼旁觀,看著龍爭虎鬥,是另外一篇另類曆史文的起點。

朱厚照幾次落水,治病,天津閱兵,暴斃……朱厚熜登基,正麵硬杠大佬楊廷和,兩次血洗太醫館,寧肯自己煉丹也不吃太醫的方劑。

壬寅宮變,某太醫把朱厚熜救回來直到戚繼光的海狗鞭和張居正痔瘡手術後暴斃,徐階終於死在自己的學生張居正後。

這些年來,很多次要寫這個故事,用冷眼旁觀的角度去寫。主線,是那個年代隻比張居正稍差一點的有趣的年輕人——嚴嵩。

看情況,我休息幾天,生產隊的驢子也是要休息一下的。

右臂肱骨內上髁炎(高爾夫球肘)、右手食指腱鞘炎都隱隱作痛,要養幾天。

而且下本書的某些關鍵點冇想好。

如果拖的時間長,2002寫幾個番外,把黃老的黃粱一夢寫出來也可以。

但這一點不保證,大家知道的,我一般都不寫番外。

這也是萉垟盟非要我寫周從文一晃而過的五年半裡發生的事情,所以纔想到的。

但還是那句話,不保證。

回頭重新撿大綱,發現自己把好多細節都忘了……當時冇寫,還真是一件很遺憾的事情。

休息一段時間。

從2018年底開書,到現在寫了1200萬字,故事或好或壞,但我從未懈怠,一直拚儘全力。

下本書要更有趣,爭取更進一步。

會很快回來的,這裡感謝諸位訂閱的大人們,有了訂閱才能讓糟老頭子擺脫一部分生活的焦躁與不安,安下心講故事。

對了,完本前三天**敏大人打賞盟主,加更放在下本書,不虧欠。

說起訂閱,還真是一名寫手的根基。

周教授冇有首日訂閱過萬、冇有均定過萬的徽章,有些遺憾。

下本書我努力,也希望諸位大人不吝點個全訂,糟老頭子在這裡鞠躬、拜謝。

就聊到這裡。

青山不老,綠水長存。

他日,新書見。

最後還是老規矩,想要就要吼出來。

求全訂!

求全訂!!

求全訂!!!

鞠躬,九十度,求全訂。

真熊初墨 2022年6月2日晨4時32分。

鳥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