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卞魔!”

“那個以虐殺玩家為樂的死變態!”

“糟了,前有狼後有虎,怎麼辦!無論那邊出去都是死啊!”

“媽的,叫你們貪得無厭,要是早明白這道理,早跑了!”

幾個人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恨不得當即有個時光機穿梭回去立即跑路。

他們的後方此時快步疾馳著一個恐怖的身影。

卞態!

隻見他神情陰沉,目露凶光。

凶神惡煞的朝著這邊趕來。

每走一步。

他的黑袍上就落下一大灘鮮血。

陷入地麵樓下恐怖的血斑。

但是他的行動屍犼不受阻,說明這流下的血不是他的。

是之前那些被虐殺的玩家的!

卞態此人喪心病狂,無惡不作。

犯下的殺孽簡直罄竹難書。

像什麼搶劫老奶奶內褲、偷窺寡婦洗澡都是小意思。

他最喜歡的就會以各種殘忍手段虐殺活著解剖玩家。

尤其以長的好看的為優先.

所以他的外號叫做卞魔。

而他還有一個瘋狂之處是,不論副本還是玩家基地。

他都不忘捕獵玩家虐殺。

足以見其恐怖變態。

而且據傳言說,這死變態在上個泰國素材副本中獲得了古曼童!

也就是小鬼!

殺人更加殘忍了。

幾個男玩家瞬間麵如土色,牙關打顫。

而現在那個恐怖的惡魔就在他們的身後。

顯然不能朝後跑。

那前方又是李命和女鬼。

絕望在他們的心尖蔓延。

癱坐在石頭後麵,萎靡不振。

與此同時。

在巨石的不遠處。

李命和卞態正相撞。

卞態露出了一個誌在必得的陰惻惻笑容。

然後麵部青筋暴起,漲得的臉色通紅。

眼珠子上滿是恐怖的血絲。

陰狠的的盯著有些意外的李命。

眼神精光大起。

心中不由得有些報複的爽快。

歇斯底裡的鬼叫著。

“怎麼樣,我冇死你很意外吧?”

“撒旦庇佑,你讓我好找啊!”

“既然這麼有緣二次見麵了,我會讓你享受到我畢生的殺人研究!”

“李命,你應該感到榮幸!”

卞態的聲音嘶啞低沉,聽上去頗為不識。

比真正的惡鬼還讓人不舒服。

兜帽戰服下不停的滴著鮮血,發紅的眼睛大瞪著,整個人瘋瘋癲癲。

但是戰鬥力的確比之前初次見麵強了不少。

應該是走了不少歪門邪道。

李命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後點了一支菸。

開始吞雲吐霧。

“遺言還有冇有?”

“我再等你三十秒。”

卞態瘋癲的麵孔有了一刹那的傻眼,這傢夥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麼?

還敢這麼冷靜的對戰火力全開的他?

但是很快他的表情就變得更為癲狂。

“你馬上跪下從我的褲襠鑽過去,然後把驚悚道具都給我!”

“我會留下你一條賤命!”

說完。

卞態舔了一下手中的刀子,舌頭被割破也不覺得疼。

反而將血水一骨碌吞了下去。

翻著白眼,癡迷享受。

他說會放過李命完全是為了壓製對方冷靜的氣場。

占據氣勢高點。

殺人如麻,以血腥取樂的撒旦信徒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到手的獵物。

他不過是要給李命一絲希望。

然後再將其狠狠的剝奪,將對方的尊嚴和血性完全的踩在地上踐踏。

這種生殺予奪的掌控力。

可是世上最美妙的權力!

卞態盯著著李命煙霧之後的臉繼而舉起雙手扭動。

像是已經聽到了李命血肉被他狠狠切割撕碎。

那張令人討厭的冷臉也被他狠狠的踩在地上。

卞態的神情極為享受。

甚至還搖頭晃腦翩翩的跳起舞來。

而此時卞態的直播間。

也是炸開了鍋。

無數的彈幕紛紛揚揚的發射了出來。

粉絲們激動的十個手指快速敲在鍵盤。

“啊啊啊,卞魔居然和這傢夥有仇?!”

“哇撒,那更精彩了!卞魔肯定會花最極致的手段去折磨他的,有好戲看了!”

“都怪他,卞魔殺了那麼多纔到第三,應該狠狠的懲罰這個目中無人的傢夥!”

“還敢在惡貫滿盈的卞魔麵前抽菸,呀呀呀,忍不了,卞魔弄死他!”

“上一個敢這麼無視卞魔的人,最後連眼珠子都把攪碎了!”

“快看,卞魔居然跳起了獻祭之物,這傢夥慘了!”

“哈哈哈,此舞一出,神魔色變!”

直播間內充斥著一片狂熱。

在線人數竟然是有數十萬之多。

殺人、享受、折磨等字眼頻繁出現。

看上去像是殺人犯大型朝拜現場一樣。

不堪入目。

而李命的直播間內也hi一片震盪。

“這個勇士好像不對勁啊!”

“這個卞魔有大病,我是醫生,說他有病就是有病!”

“我是快遞員,說他是一件貨,就是一件貨!”

“我是收垃圾的,說他是垃圾,就是垃圾!”

“老子算命的,說他不是東西就不是東西!”

“說的話簡直是普信男 三觀扭曲!”

“還擱著自言自語呢,又像瘋子又像傻子!”

“看他第三的排行,我賭兩分鐘不能再多了!”

現實世界的榜單,也因為李命和卞態的相遇直接爆了。

因為兩個都是成名已久的玩家。

還內扒出他喵的之前有仇。

此次玩家試煉狹路相逢,到底誰會勝出。

一時間網上議論紛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