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奉了天陽真人的密令,周顏四人從九華山出來後,就一路潛伏去往幽冥鬼州地界。

雖然在當時,他們還未得到寒冰城韓家,率領整個西寒淵州的門派家族,暗中投靠九黎部族的訊息。可天陽真人在那時,就已經隱隱察覺出不對了,特意叮囑周顏四人,等出了九華山後,就馬上喬裝打扮,萬萬不能暴露真實身份。就算是路過西寒淵州,也不要與當地的任何世家接觸,以免露了行蹤。

周顏四人謹記天陽真人的囑托,裝作是四個遊山玩水的紈絝子弟,每到一座城池後,就吃吃喝喝、玩玩樂樂,絲毫冇有引人關注。

可當進入到幽冥鬼州後,發現這裡已經冇有人族城池了,九黎各大小族地分佈其中。不僅他們的衣飾樣貌和四人大不相同,就連言行舉止也處處透著神秘難解。周顏四人再想裝作遊山玩水的紈絝子弟,已經是不可能了。隻好隱藏行蹤處處小心,免得被人發現。

隻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那西寒淵州看似平靜如常,實則暗哨密探不斷。加上寒冰城韓家等勢力,早就深耕此地上百年,早就將西寒淵州控製的如鐵板一塊。任何突然出現在西寒淵州的陌生麵孔,都不會逃出韓家的耳目!

更何況,韓遙早在數天前,就已經把周顏等人,可能秘密離開九華山,潛入幽冥鬼州,調查黑袍人底細的事情,通知給了韓家家主韓文元和古裡長老。所以,周顏四人一路走來,看似冇有暴露行蹤,實則一切都掌握在了韓文元和古裡長老的手中。

隻是因為依照韓遙的計劃,需要等木驚宇和秦雲川兩人,和周顏四人彙合後,才能進行下一步的計劃,才裝作不知道,任由周顏四人順利來到了幽冥鬼州八百裡的深處。

就在今天清晨的時候,木驚宇和秦雲川兩人離開西寒淵州,進入到幽冥鬼州的訊息,被韓文元通知給了古裡長老後,他才通知日芒族族長芒達,可以收網撈魚了。

當然了,這一切周顏和木驚宇等人,怎麼會知道呢?他們自以為偷聽到了韓遙的計劃,想要偷偷潛入幽冥鬼州,打探到九黎部族下一步計謀的事情,卻怎知,又入了韓遙佈下的另一個陷阱呢?

所以,當監視到木驚宇和秦雲川兩人,即將和周顏四人彙合後,芒達馬上命令族中的兒郎,率先一步突襲周顏四人,將木驚宇和秦雲川兩人吸引過來了。

眼看還有一個多時辰,天色就要慢慢明亮起來了。周顏和蘇瑩瑩、沈夢蝶三女正背靠在一株大樹下休息,而石大洪則隱身在不遠處的樹冠上,警戒著四周。

忽然,從一裡開外的樹林中,呼啦啦的衝出了十多渾身墨黑,形如烏鴉的鳥雀,嚇的石大洪打了個激靈。連忙聚目遠望,並冇有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正當他鬆了口氣,放下了緊張的心情的時候,卻不知二十多個日芒族兒郎,在少族長芒青的帶領下,悄悄靠了過來。

“前麵是什麼人,膽敢深入我幽冥鬼州地界!速速報上名來,免得被誤傷了!”芒青明知是周顏等人,還是裝作不知道,率先大吼了一聲。

“不好,他們是什麼時候摸過來的,我怎麼冇有看見!”石大洪懊惱的自責一聲後,哪裡敢回話。藉著夜深林密,想要馬上趕到周顏三女所在的樹下,悄悄叫醒她們後,趁著還冇有被芒青發現,先一步離開這裡。

哪裡想到,他們四人的身影,早就被芒青提前探知了。不等石大洪落地,已經命令手下的兒郎們,火速的衝了過來。

“哈哈哈,既然你不說話,就彆怪我不客氣了!小的們,給我將他們拿下!”

隨著芒青下令後,身處最前麵的一個日芒族族人,已經握緊了半人多高的長刀,呼嘯的衝了過來。而緊隨其後的二十餘人,也紛紛抽出了兵刃,在芒青的指揮下,緊跟在手握長刀的族人身後。

通天的火光瞬間大盛,將四周的樹林照的一片光明,正好映照出了石大洪剛剛落到地麵的身影。

“來的好快!”石大洪扭頭看了一眼身後,見那化為一團烈火的長刀,已經到了身後不足三四十丈的距離,低聲咒罵了一句後,隻好先不去管周顏三女,決定回身擋上一擋了。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看他們挾著不俗的聲勢,等到他石大洪趕到周顏三女的身旁後,那長刀就要劈到自己的後背了。權衡利弊下,石大洪隻能回身抵擋了。

雙腳猛的跺擊地麵後,石大洪瞬間穩住身形,接著雙拳相擊,雙掌上浮現出一片明黃色,那重山拳套就包裹住了雙拳。

接著左臂彎曲在前胸,重山圈套就向著手臂方向延伸,形成了一塊黃色盾牌的模樣。雙腳發力後,身子就如一座小小的山峰般,擋住了砸過來了長刀。

雖然石大洪本身的資質,不如秦雲川和沈夢蝶兩人,可與一同參加考覈的周顏、蘇瑩瑩等人想比,還是要強上一些的。就算麵對韓遙、魏苒兩人,也不落下風。

更何況,他被天陽真人收入門下後,就拜了五弟子駱青城為師,經過六年的刻苦修煉後,已經到了化氣處境。

從剛纔的判斷中,石大洪本以為這些族人的修為,都在凝神巔峰的境界。就算是人數比自己多上不少,也能憑藉自身的修為,還有重山的加持,能擋上一擋。

哪裡想到,這些九黎部族的人,修為雖然不高,可深諳合擊之術。集二十餘人之力後,當先一人所砸過來的長刀,已經有了化氣中期的力量。

隻聽噗嗤一聲脆響後,石大洪用真氣凝聚出的護盾,就被長刀震的險些渙散。自己更是腳步不穩,噔噔噔的一連後退四五步後,才雙腳發力止住了頹勢。

“這些人,好強!”石大洪雖然被一擊而退,反而激起了心中的傲氣。趁著第二刀還未劈下的瞬間,撤回左手護盾,右手緊握成拳,帶著如山石般堅硬的重山拳頭,朝著那人的麵門就轟了過去。

哐的一聲巨響後,那人揮舞的長刀及時落下,正好和石大洪的右拳撞到一起。瞬間,石大洪感到右拳宛如擊在一塊金剛上,整個手掌痠麻木訥。輕輕搖了搖手後,那股感覺又沿著手臂蔓延到了半邊身子。

“大意了!”

眼見長刀再次舉起,石大洪隻來得及大叫一聲,想要返身後退,依然是來不及了。正要舉起左臂,冒著手臂被砸斷的危險,擋下緊隨而來的第三刀的時候,就感覺腰間一涼,就見周顏的長鞭早就纏了上來。

“石大洪,你逞什麼強啊!”周顏埋怨一聲後,雙手猛然發力,拽著他就甩到了身前。

石大洪剛剛落地,那長刀已然狠狠的揮了下來。在他剛剛站立的地方,留下了一條深達丈餘的裂縫。

石大洪輕拍了兩下胸口,心有餘悸的說道:“周師妹,幸好你及時趕到了。不然的話,師兄我的這條小命,就要交代在這啦!”

沈夢蝶嘿嘿笑道:“哼!我們早就趕來啦!隻是見你正在大逞威風,就想看看你的能耐。隻是嗎……也不過如此呀!”

石大洪本就對沈夢蝶有意,可當著她的麵,不過抵擋了兩招就落敗了,又被沈夢蝶一陣嘲笑,臉上頓上掛不住了。也不管自己不是對手,吵吵著就讓周顏鬆開自己,在衝上去打他們個落花流水。

沈夢蝶叫道:“周姐姐,你鬆開石大洪,讓他上去再逞逞強!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幾斤幾兩。”

周顏用長鞭緊緊製住了石大洪後說道:“行了,小蝶你少說幾句吧。真讓石師弟和他們過上幾招,非死在這裡不可!”

周顏知道石大洪對沈夢蝶的小心思,奈何沈夢蝶看石大洪平時木訥,打從心眼裡就看不上他。找著機會就要想儘辦法羞辱捉弄,讓石大洪斷了這個不切實際的念想。

沈夢蝶被周顏訓斥了一句後,扮了個鬼臉就不敢說話了。

石大洪不斷扭曲著身子,還想從周顏的手中掙脫出來。可他那裡知道,在和木驚宇到藏萬卷的藏書樓中走了一趟後,三女的修為突飛猛進,早就超過他了。所以,任憑石大洪如何掙紮,也彆想逃脫周顏的束縛。

說話間的功夫,芒青已經帶著二十多個族人,併成兩派和周顏四人遙遙相對了。

“喂,你們是哪裡來的人,到我幽冥鬼州想乾什麼?”芒青眯著眼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四人,和腦海中韓遙所送來的畫像一一對照後,暗付找對人了,隻是還裝作不知道的樣子,多嘴問了一句。

蘇瑩瑩貼在周顏身邊,低聲說道:“顏姐姐,他們人不僅多,從剛纔的打鬥來看,修為也不容小覷。依我看,逃是逃不了了,不如將他們給斬殺在此,才能不暴露咱們的行蹤。”

沈夢蝶也附和道:“蘇師姐說的不錯啊。周師姐,動手吧。”

四人中,雖然周顏的修為要弱餘沈夢蝶,可還是因為年長一些,讓三人不自覺聽從與她。

“動手!”周顏暗暗點頭後,一把抽回了長鞭,率先衝了過去。

“哎呦呦,你們好大的膽子啊,居然敢跟我動手!”芒青臉上顯得幾分驚訝,實則心中暗笑不已:“今天,彆管你們是什麼人,都彆想活著從我手裡離開!”

芒青大手一揮後,二十多個族人分成了兩隊,各自對上了周顏四人。而他自己則極速倒退,遠遠的看著他們混戰在一起,準備伺機出手了。

掙脫束縛後,石大洪急於在沈夢蝶麵前表現,一馬當先的衝了過去。哪裡知道,那二十多人突然改變了陣勢,一下子分成了兩對!一隊將石大洪給牢牢困住,一隊擋在了周顏三女的麵前。

“這個石大洪!哎!”周顏氣的跺跺腳後,隻能叫道:“瑩瑩,咱們擋住麵前的一隊!小蝶,你去幫助石大洪,彆讓他出事了!”

兩人應了一句後,沈夢蝶仗著修為高深,晃過了擋在前麵的一隊人馬後,衝到了包圍石大洪的一隊中。

不過三五下,就打開了一條缺口,讓石大洪逃了出來:“石大洪,你在後麵幫我們掠陣。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了。”

石大洪狼狽的落到後方,將三女被困在陣中,絲毫不落下風的樣子。一麵感到羨慕,一麵為三女掠陣,防止芒青偷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