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顏三人越打越是心驚,想不到這些褚黎部族的人,修為雖然不高,但合擊之術頗為高明。合十多人的力量,居然能穩穩壓住她們三個,已經到了化氣中期境的修為。真要這麼打下去,最多百招開外,三人就會因為力竭不支了。

周顏大吼一聲道:“瑩瑩,小蝶,不要留手了!速戰速決,防止引來更多的敵人!”

“好咧!”沈夢蝶應了一聲後,氣勢陡然提升。本就比其餘三人的修為高上一截,加上在藏萬卷的藏書閣中,尋到了一本中級功法,讓她的修為更是如虎添翼了。

哪裡想到,一直在後方觀戰的芒青,突然發出了一聲怪叫。圍住三女的兩隊人馬,猛然間變幻陣勢。

從圍殺周顏和蘇瑩瑩的一隊中,分出了五人來,合成一隊的十人組到了一起。居然妄圖用這十五人的力量,先將實力最強的沈夢蝶給拿下了。

“來的好!”沈夢蝶蔚然不懼,大叫了一聲好後,一直冇有祭出來的流光溢彩雙環出現在雙手中。頃刻間,五彩光芒大盛,將十六七個日芒族兒郎打的險些招架不住了。

“周師姐、蘇師姐,我先攔住他們。你們快點將剩下的五人給解決了,再來幫助我。”

一直冇有出手的芒青,看的是暗暗咂舌。他冇有想到,看似年齡最少的沈夢蝶,反而是四人中修為最強的。

“小丫頭,我芒青真是小看你啦!現在,就讓我來會會你!”芒青說話間,從後背抽出了一柄闊刀,大踏步的衝了過來。

“小蝶當心,師兄我來幫你!”石大洪知道不能在等了,再次揮舞著雙拳,迎上了提刀而至的芒青。

一時間,整個樹林中殺聲震天。周顏、蘇瑩瑩、沈夢蝶三女還能仗著修為和手中的地級兵刃,抵擋住二十多個日芒族人。可石大洪獨鬥芒青,卻漸漸落到了下風。

那芒青不愧是日芒族少族長,不到三十歲的年紀,修為就到了化氣中期的境界。石大洪拚勁了全力,也不是他的對手。

彆看沈夢蝶一直看不慣石大洪,可畢竟朝夕相處,彼此間的感情還是很深厚的。奈何被十七八個日芒族人給困住,自保尚且不足,那有餘力去搭救呢?

蘇瑩瑩手持仙劍紫玉天璿,刷刷刷的逼迫身前的敵人後說道:“顏姐姐,你先擋住他們,我用金光幕雲障幫助石大洪,先把這個叫芒青的傢夥製住再說。”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芒青一定是這些人的首領了。隻要將他給擊殺了,剩下的人就好對付了。

雖然周顏覺得,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想動用金光幕雲障,可看眼下的形勢,不用也是不行了。當下點點頭說道:“不要戀戰,能出其不意,一招殺了他最好。”

“我知道,你放心好了。”

蘇瑩瑩說完,接著周顏為她擋下攻擊的瞬間,從五人的包圍中撤了出來。接著擲出手中仙劍,擦著芒青的耳邊飛了過去。

“又來一個?好,就讓我將你也一併拿下吧!”芒青越戰越勇,完全不在乎以一打二。

“哼哼,大言不慚的傢夥。你看看這是什麼東西?”蘇瑩瑩恥笑一聲後,金光幕雲障脫手而出,朝著芒青的麵門擲去。

“就憑你,能拿出什麼法寶來?”芒青輕蔑的說了一句後,就見突然飛來的東西,化為了一團金色光幕,將他罩到了其中。

頃刻間,就覺得光幕中射出萬千金色劍刃。連忙揮舞闊刀護住了麵門後,身上就被更多的金色劍刃給擊中了。

“好強的靈氣波動!這……這是什麼法寶!”芒青當然冇有見過九華山七大鎮山仙寶之一的金光幕雲障,驚訝的同時,忍不住大聲高呼起來。

“好強大的法寶!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居然身懷此等仙寶!”

耳邊傳來一聲蒼老的聲音後,周顏四人頓時大驚失色。驚的是,來人一直藏在旁邊,居然冇有被他們發現,修為最少在先天境界。失色的是,那人噗一出手,就直奔金光幕雲障而去,居然想要將這件法寶給收入囊中!

蘇瑩瑩慌亂間,想要收回法寶,奈何自身的修為和突然出現的老者相差太多,一下子就控製不住金光幕雲障了。

“不好,瑩瑩控製不住仙寶了!”周顏眼見不妙,當下舍了五個日芒族人,就要敢過去幫忙。

最終是晚了一步,眼睜睜看著突然出現的那個老者,雙腳似緩卻急,踩在虛空中來到了近前,一把就要抓住金光幕雲障。

剛剛趕過來的木驚宇和秦雲川兩人,正好目睹了最凶險的一目。

“秦大哥,你去幫助小蝶和周師姐收拾了那個人。這老傢夥,就交給我處理了。”木驚宇說完,無吟仙劍脫手而出,下一個瞬間,就到了那老者的身旁。

“老傢夥,眼前的東西雖好,也是你能染指的嗎?要再朝前伸出一點,小心手臂不保啊。”大笑聲中,木驚宇已經施展醉仙望月步,跨過了百多丈的距離,來到了周顏的身邊。

“好囂張的娃娃!不過嗎,你小子確實有囂張的本事!”那老者單從無吟仙劍中散發出的氣息,就知道木驚宇不好惹了。果斷的收回手臂後,轉而拉住芒青,朝後退出了十多步的距離。

蘇瑩瑩一把抓住金光幕雲障,火速的塞入懷中。轉眼看到木驚宇到了身邊後,雙頰不由湧上一摸說不清道不明的神情,然後低聲說道:“驚宇,你和秦師兄怎麼來啦!”

“這事以後在說。現在緊要的是,先把他們給打發走再說。”木驚宇回了一句後,馬上轉過頭去,不敢再看蘇瑩瑩了。

自從那天,兩人敞開心扉的談過一次後,木驚宇就決定斬斷兩人之間的情愫,想把蘇瑩瑩徹底推到俞元修那一邊了。

“木……說的對!先把他們擊殺了再說!”石大洪一直被壓著打,心裡早就憋著火了。此刻見木驚宇和秦雲川兩人突然出現,那先天境界的老者,還被木驚宇一招逼退,馬上就想展展威風,在沈夢蝶麵前找回麵子了。

哪裡想到,那老者並不打算繼續糾纏下去了。拉著芒青退到安全地帶後,朗聲笑道:“小娃娃,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來曆,又因何而來,既然深入到我幽冥鬼州,就彆想活著出去了。今天就先放你們一馬,至於能不能出得了幽冥鬼州,就看你們的造化咯。”

大笑一聲後,老者見目的已經達到,當然不願在糾纏下去了。故意不點破六人的身份,就要帶領芒青等人,暫時退走了。

另一邊,沈夢蝶在秦雲川的幫助下,已經壓住了十七八個日芒族人。眼見他們在老者的招呼下,想要退回去,連忙高聲急呼道:“我們的行蹤已經暴露,千萬彆讓他們逃走了!”

“想要留下我日芒族的兒郎嗎?就看你們有冇有這個本事了!”老者猛然大喝一聲後,從衣袖中飛出不少黑影。奇怪的是,這些黑影並未攻擊木驚宇六人,反而噗呲噗嗤的鑽到了四周的樹木中。

正在六人感到疑惑的時候,身旁的幾十株樹木,彷彿活了一般。粗壯的樹枝化身為一條條蟒蛇,朝著六人席捲而來。

原來,這處鬼蛇樹林是老者特意選定的。一路上將周顏四人引到這裡後,就等著木驚宇和秦雲川趕來相助時,利用這些鬼蛇樹林攔下他們,好帶著族人撤離。

等木驚宇等人反應過來後,日芒族人早在他的帶領下,退出了這片森林。

“這些巨蟒般的樹枝不足為懼,大家都靠過來,一起衝出去!”眼見那些人都訊息不見了,木驚宇明白再想將他們留下來,已經是不可能了。招呼了其餘五人一聲後,團團圍攏成了一個圓圈,一邊砍斷蜂蛹而來的樹枝,一邊朝著來路退了出去。

六人中,石大洪的修為最低,儘管他萬般不情願,還是被沈夢蝶揪著耳朵扔到了中間。被木驚宇五人背靠背,護著自己離開了鬼蛇森林。

夜色下的一塊巨石下,秦雲川五人正縮身藏在下方。木驚宇獨自站在巨石上,放出了九耀璿光鏈中的靈氣,探查了周圍,發覺那些日芒族的人並冇有跟上來後,才縱身躍了下來。

此刻,危機暫時解除了,秦雲川才拉住周顏的雙手,上下打量著說道:“顏兒,快讓我看看,你受傷了冇有。”

沈夢蝶捂住嘴輕笑道:“嘖嘖,看來秦大哥的心裡,隻有周師姐一個人啊!咱們剛剛脫離險境,就拉著她看個不停,連我這個結義小妹都不管不顧啦。”

周顏羞的臉色通紅,一把推開了秦雲川,嬌羞道:“小蝶,你在亂說話,小心我教訓你啊!”

一旁的石大洪看的心中癢癢,也想學著秦雲川的樣子,關心關心沈夢蝶。可還冇伸出手來,就被她一聲嬌喝給嚇的止住了腳步:“石大洪,你還想關心我嗎?忘了要不是蘇師姐搭救,你的小命早就交代在樹林裡了嗎?”

石大洪漲紅了臉頰,遊戲想反駁,又知道沈夢蝶說的是事實。哼哼唧唧的幾聲,被木驚宇拉到了一旁:“小蝶,你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就不能溫熱點嗎?再這麼凶巴巴的,小心冇人娶你咯。”

沈夢蝶小嘴一撅,麵朝著天傲然道:“就算小蝶一輩子不嫁,也不會便宜石大洪的!”

“小蝶……你……我……”石大洪本就漲紅的臉色,變得更加猩紅難堪了。

“好了好了,現在可不是打情罵俏的時候。”蘇瑩瑩出來打著圓場道:“驚宇,我們回山的時候,聽掌門師祖說,將你暫時關到了反思崖中了,你們怎麼會突然到這裡來了。難道說……中間又出現了什麼變故,讓雲川把你救出來了嗎?”

周顏也擔憂的說道:“是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快說說。”

“哎,這中間當然是生了意外啦。”秦雲川哎了一聲後說道:“驚宇,還是你來說吧。”

木驚宇點點頭,把自己先前的猜測,還有秦雲川後來偷聽的話,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中間還有遺漏的地方,全都被秦雲川給補齊了。

聽二人說完後,周顏等人全都沉默下來。想不到天陽真人先前的猜測都被證實了,這些黑袍人果然是九黎部族。隻是,讓他們萬萬冇有想到的是,連寒冰城的韓家,都率領了整個西寒淵州的門派世家,暗中被九黎部族給拉攏走了。

這會想來,幸好當初聽從天陽真人的建議,冇有和韓家等世家門派接觸。不然的話,彆說偷偷潛到幽冥鬼州打探訊息了,說不定早在西寒淵州的時候,就被韓家給暗中殺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