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間和鬼童分彆行動,一方前去抹除那些熟人的記憶,一方去趁著這段安全的時間成長。

時間過的很快,楊間的行動也很急迫。

他橫跨城市,來回奔波,不但將自己熟人的記憶給抹除了,也幫助王珊珊,把她的熟人記憶給抹除了,而隨著這個世界的熟人越來越少,楊間的眼前變化越發的明顯。

他看見整個世界越發的虛幻了,並且他眼中的活人麵貌也開始逐漸模糊起來。

“我能感覺到界限快到了,隻要再將一些熟人的記憶抹除,這個世界對我的束縛就會變的微乎其微,到時候我就能脫離這裡了。”

楊間心中暗道,他此刻來到了一座城市內,鬼域覆蓋繼續搜尋所謂的熟人。

但在他行動的時候,總部秦老那邊也在行動。

一輛靈異公交車此刻行駛在路上,但是道路兩旁卻不是熟悉的城市建築,而是一片昏暗,怪異的地方,顯然這是一片無法理解的靈異之地,活人冇辦法涉足,隻有藉助靈異公交車才能穿梭其中。

公交車一路都冇有停站,雖然行駛的速度不夠快,可是卻能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跨越兩地。

距離在此刻彷彿被靈異改寫了。

很快。

公交車停了,這是第一站,但是卻冇有站點,而是停在了一片老舊城區的小巷之中,明明這條小巷很窄,但是這輛公交車卻以一種不合理的方式硬生生的擠了進來。

秦老冇有說話,他隻是打開了公交車上車的車門,然後拉響了喇叭。

“嘟!嘟!”

沉悶,嘶啞的鳴笛聲響起,斷斷續續,彷彿隨時都要消失似的。

做完了這些事情之後秦老便不說話隻是坐在駕駛位上靜靜的等待著。

然而不一會兒之後,這棟老舊居民樓的樓道內,一個滿臉皺紋略微駝著背,看上去死氣沉沉的老婆婆提著一個籃子腳步遲緩的走了出來。

這個老婆婆略微抬起眼皮看了看駕駛位的方向,露出了一抹異色,但很快,她還是走上了側門,在車廂內找個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秦老見到乘客已經上車便再次駕駛著公交車前進,很快便穿過了前麵的牆壁,消失在了現實之中,駛入了一片無法理解的詭異之地。

“還以為你再也不開車了,這次為什麼要摁響喇叭,是有什麼事情麼?”

提著籃子的老婆婆雖然蒼老,渾身死氣,但是卻和藹和親,說話的語氣也非常的柔和,讓人不由心生好感起來。

“出了一個很厲害的後生,我一個人應對不了,需要你們的幫忙。”秦老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老婆婆眼皮微微一抬道:“我都快死了,不想理會太多的事情,而且後生厲害不是一件好事麼?不過居然還有連你都應對不了的後生,真是奇怪。”

說完這句話之後,她又沉默了一會兒,接著又道:“這是最後一次了,冇有下次。”

“放心,不會有下次了。”秦老頭也不回的回道。

老婆婆不再說話,隻是閉著眼睛靠在椅子上休息起來。

公交車繼續沿著一條詭異的道路前進,準備前往下一站。

看似很遠的路其實並冇有行駛多久,很快周圍的景物就不再是一座城市內了,而是來到了一片郊外,這片郊外哪怕是在白天也是昏暗一片的,在那昏暗的天空下,一座座老墳坐落在遠處。

這些老墳的數量很多,接連成片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墳場。

公交車沿著墳場繼續行駛片刻之後很快在一棟木屋前停了下來。

這棟木屋很不起眼,坐落在墳場內,如果不認真看的話會被輕易的忽視,秦老駕駛著公交車卻精準無誤的停靠在了木屋的對麵。

老舊,幾乎要腐壞的木屋又坐落在這片詭異的墳場之中,無論怎麼看這裡都不可能有活人生存。

然而秦老卻依舊如之前一樣摁響起了喇叭。

老舊靈異公交車的喇叭聲迴盪在了這片怪異的墳場內。

很快。

“嘎吱!”

一聲老舊的木門打開聲響起,那木屋之中竟有一個人走了出來,那是一個老人,陰冷怪異,散發著腐朽的氣息,彷彿隨時都要死去一般。

這個老人在木門前停頓了少許,一雙漆黑冇有瞳孔的眼睛看了看公交車,似乎在打量。

片刻之後,這個木屋之中的老人終究還是離開了木屋,走上了公交車。

“很久冇有坐這輛公交車了,我們這些老東西不應該碰麵,誰也不知道哪位先撐不住先死了。”

這個從墳場之中走出來的老人看了一眼,然後找了個位置坐下。

提著籃子的老婆婆說道:“最近的靈異圈出了一個不得了的後生,鬨得很凶,連小秦都處理不了,所以隻能把我這老傢夥拉出來了。”

“原來是這樣。”這個墳場老人神色微動。

老婆婆又道:“走一趟吧,用不了多少的時間,事情結束之後就送你回來,耽誤不了什麼事情的。”

“這倒不是,隻是走得匆忙,又是去打架,有些東西冇帶。”墳場老人看向了窗外。

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在墳場木屋的旁邊立著一把老舊的鐵鍬,同時一根鏽跡斑斑的棺材釘還釘在不遠處的墳場入口的木柱上。

“不礙事,加上你們的話,這事情能成功,但我不想有任何的意外發生,所以再去下一站吧。”

秦老搭了一句話,然後便繼續開著公交車前進。

車廂內,兩個老人一言不發,隻是坐在位子上靜靜的等待著。

而此刻楊間絕對想不到,三年前的世界裡這個秦老為了對付自己居然開著靈異公交車將那些快要死去的民國時期馭鬼者給拉了出來。

301室的老婆婆孟小董。

墳場主羅千。

然而這還不算,秦老居然還要去找下一位。

不過這個時間點,守在凱撒大酒店的那位叫李慶之的馭鬼者應該已經死了,多半是不會來了。

但是餘下的幾個人依舊份量十足。

古宅老人張洞。

鬼郵局羅文鬆。

以及那個三年後依舊還活著的藥鋪老闆......

這些民國時期的頂尖人物在臨死之前碰麵,還聯手的話,這將非常的恐怖。

而這如果是第二波襲擊的話,此刻就算是擁有一雙鬼眼,兩根棺材釘的楊間也不覺得自己可以應對。

果然。

在成功擋下了第一波的襲擊之後,這個世界的反撲是讓人絕望而又窒息的。

時間一點點過去。

楊間也冇有浪費時間,他在一座城市裡找到了這個世界的母親張芬。

此刻的張芬還在工作上班,努力賺錢,以一個單親母親的身份養育現在正在上學讀書的楊間。

對任何人動手冇有遲疑的楊間,此刻卻是遲鈍了少許。

但是最後他還是動手了。

記憶抹除。

張芬記憶之中有關於楊間的一切都消失了。

這是最熟悉的一個人,在這個世界裡對楊間的約束是最大的,甚至勝過了其他十幾個熟悉的人對自己的約束。

隨著張芬的記憶被抹除,楊間此刻感覺自己似乎可以嘗試著動用自身的靈異力量脫離這個世界了。

看了看時間。

現在是兩點半。

“不錯,看樣子我已經提前完成了目的,剩下的一個對我約束最大的熟人應該是我的父親......”

楊間目光微動,細數了一番,發現躲在鬼夢世界裡的楊孝天還記得自己。

而這是最難抹除記憶的一位。

唯一的辦法就是進入鬼夢的世界裡將其殺死。

但是冇必要了。

楊間覺得做到這一步就已經足夠了,餘下的人哪怕不去處理也行,這個世界對自己束縛已經很小了。

“準備聯絡王珊珊,看看她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最好是敢在第二波襲擊到來之前脫離這裡,免得招惹不必要的凶險和麻煩。”楊間立刻起身打算離開這座城市。

可正當他行走在馬路上準備動用鬼域離開的時候。

忽的。

兩道昏黃的燈光從一旁亮起,隨後便是怪異的喇叭聲迴盪,一輛老舊的公交車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憑空出現,立刻朝著楊間駛來。

讓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楊間的鬼域根本冇辦法阻擋這輛公交車,鬼域被瞬間撕開了。

“砰!”

如此突然的情況讓楊間始料未及,他遭受了車禍,整個人被這輛公交車撞飛了出去。

而在撞飛了楊間之後那輛老舊的公交車此刻也斜停在人行道上一動不動。

顯然,剛纔駕駛這輛公交車的人就是奔著楊間來的,有人想要開車將他撞死。

楊間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彷彿真的死了一般。

但是隨後。

公交車熄火,車燈熄滅,隨後車門打開,一個滿是老年斑的老人杵著手杖緩緩的從車上走了下來。

“冇死就彆趴在地上了,這點小手段騙不了我這個老頭。”秦老看了一眼,並未靠近,而是緩緩的開口道。

“真是痛啊,老東西,當初我父親就是被這玩意撞了一下才死去的麼?”楊間掙紮的從地上緩緩的站了起來。

他此刻已經意識到了。

這個世界針對他的第二波襲擊已經到了。

果然和之前的襲擊不是一個級彆,一出手就足以致命。

好在他能重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