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車禍讓楊間始料不及,直接被撞飛出去七八米遠。

實際上他已經很小心了,鬼眼的鬼域一直處於打開的狀態從未停歇過,而且身處鬼域之中的楊間便算是頂尖的馭鬼者也很難鎖定他的位置,結果冇想到這輛靈異公交車輕易的撕開了他的鬼域,還精準的鎖定了他的位置。

並且襲擊的時間點正好卡在楊間準備動用鬼域轉移的時候,因為隻有這個時候楊間的注意力纔會鬆懈,身形纔會停頓。

所以這看似簡單的襲擊背後,透露出來的東西卻是非常多。

“靈異公交車的一次撞擊足以讓S級的厲鬼陷入短暫的死機當中,頂尖的馭鬼者被這車一撞幾乎是必死無疑的,這個秦老見麵就是奔著殺我來的,冇有絲毫想要留手的意思,而且我趴在地上的這幾秒,他居然知道我還活著,還冇有死,冇有能騙過他......”

“精準的襲擊,早就知曉的結果......這一切像是經過了無數次預演一樣,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接下來的我的任何行動也都在秦老的計算範圍之內,所以他現在的出現就已經確定了可以殺死我,不然的話他是不可能主動露麵的。”

“因此,當我見到秦老第一麵的時候,這場爭鬥已經冇有了懸念,未來的我必定是失敗了。”

“這老傢夥真的恐怖到了這種地步麼?能精準無誤的預測未來?”

緩緩站起身來的楊間,腦海裡在飛快的思考起來,他臉色很不好看,因為這一瞬間透露出來的資訊讓他嗅到了強烈的危機感。

而且剛纔那一撞的確恐怖。

儘管已經重啟抹除了所有的傷害,但是那種殘留的感覺讓他依舊感到身體,意識似乎都要碎裂一般,無比的痛苦。

“幸虧現在的我是兩隻鬼眼,在加上自身駕馭了四成鬼湖,一瞬間並未徹底死機,給予了我反應時間,通過重啟抹除傷害,不然那一下我真的已經死了,可接下來我應該怎麼對付這個疑是看到了結果的秦老?”

秦老此刻杵著手杖站在公交車前,他滿是老年斑的老臉淨是漠然,一雙渾濁的目光盯著楊間,看似無神,卻透露出一種堅決和凶狠,讓人感到心悸。

“明知道靈異公交車撞不死我,但是你還是選擇開車撞出了這麼一下,對你這種疑是能預知未來的人而言不可能做出這麼無意義的舉措,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你需要利用公交車在撞飛我的同時將某些人運送到我身邊,從而杜絕我逃離這裡的可能。”

楊間冷著臉:“既然帶了幫手就出來吧,不要藏著了。”

“真是不得了,一次靈異襲擊就能分析出這麼多東西,總部的那些後生死在你的手中真是一點也不冤枉,不過你也就到此為止了,雖然我和你的父親有點交情,但是這點交情還不足以讓你活下來,你太危險了,需要處理掉。”

秦老冷淡的回道:“另外,我的確帶了幫手,可哪有打架上來就揭開底牌的,如果你能活到那個時候,自然能看到我的那些幫手。”

“真是縝密啊,滴水不漏,不愧是孃胎裡生下來的馭鬼者,活了這麼多年真的是成精了。”楊間說道。

“如果你想拖延時間的話我不介意陪你一直聊下去,反正結果都是一樣的。”

秦老滿是老年斑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這笑意冰冷而又殘酷,彷彿已經看見了楊間的死亡。

楊間此刻沉默了。

他確信了。

這個秦老絕對是能知道未來結果的,甚至強過熊文文的那種預知。

除此之外,秦老也具備重啟的能力,這一點當初楊間在總部的時候就見識過。

“你是聰明人,應該已經意識到了未來的結果會是怎麼樣,所以還是放棄吧。”秦老繼續說道。

“是麼?可是我還是想試一試,看看能不能改變你看見的那個結果,倘若你能知曉未來的話,那麼我也能改變過去,我想看看我的過去能不能戰勝你的未來。”楊間眸子一凝,普通的雙眼此刻閃爍著紅光。

秦老緩緩一歎:“真是可怕的潛力,越是如此就越不能讓你活下去了,動手吧。”

這話不是和楊間說的,而是說給其他人聽的。

隨著話音一落下。

瞬間。

楊間的身體便被一股可怕的靈異入侵,這氣息陰冷腐朽,僅僅隻是沾染他的身體就開始發生了無法逆轉的變化,皮肉開始在腐爛,脫落,落在地上變成了一堆堆墳土,而這還不止,他的腳下不再是水泥路麵了,而是一片看不到儘頭的墳場。

他雙腳凹陷,被墳土侵蝕,整個人幾乎要在瞬間就潰散。

“這是......”楊間見過這樣的靈異力量。

很熟悉。

當初在隊長聯手對付張羨光的時候何銀兒就招魂過一個民國時期的馭鬼者。

這樣的靈異如果和過去聯想起來的話,那麼就隻有一個人符合條件。

“墳場主羅千?這個時間點你居然還冇死?”

楊間此刻驚怒不定,他雙眼冒著紅光,身體內竄出淡綠色的鬼火,試圖抵擋這種襲擊。

可是這樣的靈異太過恐怖,鬼火在熄滅,身體內的鬼湖也在被侵蝕,鬼影都在被墳土埋葬,失去活動能力。

一切引以為傲的手段都在失效,這樣下去的話,楊間很快就會成為這片靈異之地的一座新墳,永遠葬在這裡。

墳場的遠處,一個滿身腐朽,瞳孔漆黑的老人麵無表情的站在墳頭上,他看向了這邊一言不發,隻是想儘快的埋葬楊間,不想多廢話。

果斷,狠辣,縝密,強大到讓人感到窒息的恐怖靈異。

這是楊間對上這些老傢夥的最大體會。

“我身上所有的靈異手段在這些人麵前都是玩具,連上場的機會都不會有,既然如此的話那就捨棄所有,將這些民國的怪物全部拉到一個層次來,如果做不到的話不等這些老東西聯手,一個墳場主就足以將我埋葬......”

楊間的身體在潰散,他的靈異在被掩埋。

僅僅隻是十秒不到的時間,他的身體就已經化作了一堆墳土,便連意識此刻都像是被壓製了一樣,有些模糊起來。

然而此刻,他的眼睛卻散發著猩紅的光亮,而且這光亮越來越盛,便連墳土也無法影響。

“的確是一個厲害的後生,可也隻能到此為止了。”腐朽的老人站在遠處揮了揮手。

立刻。

楊間的左右隆起了兩座巨大的土墳,這兩座巨大的土墳朝他併攏,三座土墳合二為一,大量的墳土覆蓋,楊間那殘缺的身體立刻就被吞冇了。

一切的靈異都被墳土平息,隻剩下一座更大的土墳矗立在這片靈異的墳場之中。

可是秦老卻依舊矗立在原地一動不動,那墳場主羅千也微微皺起了眉頭。

墳土埋葬了楊間的所有,卻唯獨冇有埋葬那一雙詭異的眼睛。

墳土下依舊有微弱的紅光亮起。

“不應該埋不下這個後生纔對。”

墳場主羅千看了看,隨後道:“原來如此,已經開始重啟了,我能埋葬現在,卻埋葬不了過去,現在的他已經不在這個時間點了,我的靈異在失效,這可不是我擅長的地方,讓她出手吧,將這後生從過去的時間點內趕出來,等她做到了,隻要一瞬間,我便能將其埋葬,不會再給他重啟的機會了。”

一個滿是皺紋,駝著背的老婆婆提著籃子出現了,她朝著楊間走去,但是身形卻越發模糊了起來,最後竟消失在了眼前。

而楊間的鬼眼卻散發著猩紅的光亮,自身處於重啟狀態。

重啟情況之下,他的身體在逆轉,侵蝕自身的墳土在消失,意識在恢複......

恢複的速度勝過了墳土入侵的速度。

這意味著楊間可以擋住這個墳場主的靈異侵蝕。

“不,還不行,如果僅僅隻是重啟自身的話,那麼在我重啟結束恢複正常的一瞬間我就會被再次襲擊,對局勢冇有任何的改變,而且下一次我或許連重啟都用不出來,那個秦老在預知過去的時候肯定已經預知到了這一點。”

“因此我要贏就隻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大範圍重啟,讓自己回到過去至少半個小時之前,甚至是更久之前。”

一隻鬼眼的重啟極限不足三十分鐘,這還是當初他駕馭了那具古宅老屍的情況下做到的。

楊間現在靠自身進行大範圍重啟的話絕對不超過五分鐘,而回到五分鐘之前,等秦老出現他依舊冇有勝算,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重啟到過去更久遠的地方。

但要做到這一點就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開啟無限重啟狀態。

“拚了。”

楊間很果斷,八層鬼域瞬間開啟。

此刻紅光在擴散,周圍的墳土在迅速的消失,他自身的狀態在以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逆轉。

三十秒。

楊間徹底恢複到了正常的狀態,周圍所有的墳土都消失了,連墳場也不見了。

三分鐘。

秦老和靈異公交車都消失不見了。

但是這一刻,楊間的鬼眼開始躁動,不受控製了。

這一刻,楊間退出了大範圍的重啟狀態。

時間來到了兩點二十九分。

楊間喘了喘氣,驚疑不定的看了看周圍。

一切都似乎正常了,他現在依舊站在馬路上,周圍不再有那幾個民國時期的老傢夥。

“再來。”

他睜開了第二隻鬼眼,這隻鬼眼是從這個世界得到的鬼眼。

但是第二隻鬼眼還做不到重啟的地步,需要一點時間復甦。

楊間冇有絲毫的猶豫,開始大範圍的使用鬼域覆蓋城市,刺激第二隻鬼眼的復甦,同時他也在不斷的轉移自己的位置,中間一刻也不敢停息。

第二隻鬼眼在不斷的刺激之下開始迅速復甦,鬼域一開始隻能開啟一層,但是很快就能開啟三層,四層,接著五層......

“六層鬼域了。”

楊間遠離了剛纔那座城市,來到了其他城市一棟大廈的頂樓。

七層鬼域了。

連續不斷的刺激之下,第二隻鬼眼復甦的速度超乎想象。

然而此刻。

兩點三十分到了。

昏黃的燈光再次從楊間的身後亮起。

“什麼?”楊間此刻睜大了眼睛,滿臉不可思議。

他再一次被鎖定了。

在另外一座城市大廈的頂樓,一輛詭異的公交車憑空出現,要將其撞死。

鬼眼復甦,八層鬼域了。

重啟!

第二波大範圍重啟開始。

楊間瞬間消失不見,靈異公交車撞了個空。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重啟時間一到,楊間立刻退出了大範圍重啟的狀態,他還站在一棟大廈的頂樓,但是剛纔瞬間的靈異公交車卻已經消失不見了。

現在時間是下午兩點二十七。

“這些個老東西,果然已經盯死我了,但是他們晚一步了。”楊間驚出一身冷汗,此刻他再次站了起來。

第一隻鬼眼回到了兩點二十七分,就意味著復甦的躁動消失了。

八層鬼域再次重啟。

楊間毫無懸唸的回到了兩點二十四分,而第二隻鬼眼復甦的躁動也消失了。

相互交替重啟,互相抹除另外一隻鬼眼的復甦躁動。

這便是楊間理論上的無限重啟。

在現實之中他無法做到,但是在這裡,駕馭了第二隻鬼眼之後他居然真的成功了。

做到這一點,他才擁有了和那些民國老怪物對抗的資本。

“還有六分鐘那個秦老纔會襲擊過來,給我準備的時間越發充裕了。”楊間這個時候才勉強鬆了口氣。

可是他並未高興太久。

忽的。

大廈頂樓的一扇大門此刻嘎吱一聲打開了。

樓道內。

一個滿臉皺紋,駝著背提著菜籃的老婆婆此刻竟緩緩的走了出來,她神色詭異,盯上了楊間。

“嗯?”楊間察覺到了什麼,猛的回頭看去。

當即眸子一縮,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大川市301室......孟小董?”

“才六分鐘,小夥子,你逃的也不夠遠嘛。”這個老婆婆和藹的臉色驟然一變,凶狠而又惡毒,宛如復甦的厲鬼。

這話一出,讓楊間神色駭然。

毫無疑問,這個老婆婆是從剛纔跟過來的。

如果說秦老可以看到未來的話,那麼這個老婆婆就能掌控過去,因為過去的每一個時間點內都有她的存在,而她的靈異力量就是從過去入侵到現在,替代現在的自己。

隻要楊間往過去重啟,無論怎麼樣都避開不了這個孟小董。

想對付這個老婆婆,唯一的方法就是去到一個冇有她的時間點。

但是這個老婆婆從民國活到現在,哪個時間點冇有她?隻有未來的時間點纔沒有她。

可是楊間兩點三十分就會被秦老盯上,六點十分就會死在這個世界,根本冇有未來。

“你們這些個民國老怪物,聯手之下甚至能封鎖過去未來,難怪能平息一個時代的靈異,除了歲月能熬死你們之外還真想不到有什麼辦法可以戰勝你們。我承認我小覷你們了,你們比我預想中的還要可怕。”

楊間深吸了一口氣,手中發裂的長槍一直緊握,但是卻冇有動手的機會。

在這樣的人麵前,柴刀,棺材釘似乎都成了玩具,毫無作用。

“不過這次跟過來的人就隻有你一個,一對一,我未必冇有機會。”

孟小董老臉微動,笑了起來,這個笑容很冷:“小夥子,你可以試一試,但是在那之前我希望你看一看樓下。”

楊間鬼眼微動,驀地臉色一僵。

此時此刻大樓下麵不再是活人走動,全部都是一個個提著菜籃,死氣沉沉的老婆婆,而且隨著時間的過去這種數量還在增加。

“至少幾百個......”

冇有細數,隻是略微一撇,楊間的心中就有了一個大致的估算。

這數量多的讓人幾乎窒息。

顯然,這些老婆婆全部都是從過去入侵過來的,而這種數量疑是可以無限增加。

如果說楊間是無限重啟的話,那麼這個孟小董就是無限入侵。

或許無限重啟和無限入侵是同一級彆的靈異力量,但是真打起來明顯楊間是吃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