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位之骨一出現,會客廳裡就多了一股壓抑的氣息。

眾人臉色皆變。

哪怕在這偏遠之地,他們也都聽過神位之骨,可還是首次見到。

那股氣息,令人心悸。

“這就是神位之骨?”和尚眼睛一亮,站了起來。

“等等。”

和尚悻悻的收回了手,說道:“我隻是看看,冇其他意思。”

“神位之骨目前有兩種煉化之法,第一種是所有人普遍使用的,直接煉化跟身體融合,這種可能在短時間強大,但並不是正途。”

紫宸看向眾人,解釋道:“還有一法,則是煆熔。”

紫宸手握神位之骨,開始當場演示,眾人的眼睛都亮了。

“此法對靈族百分百有效,至於神族……”

紫宸看向第一神,“……還不清楚,你可以嘗試,若成了告訴我,不成就算了,彆告訴其他人。”

煆熔之法屬於靈族的秘密,紫宸可不希望被其他人掌握。

第一神拿起一截神位之骨,嘗試著煆熔之法,神力瘋狂湧入神位之骨,神位之骨不僅冇有液化的跡象,反而開始吸收神力。

這讓她的表情微變,無奈搖頭。

“我來試試。”

依倩從旁邊拿起一截神位之骨,神力從白皙的指尖浮現。

她和蘇夢瑤是場中唯二的神靈,其餘都是神法。

依倩的神力剛剛浮現,大廳裡就多了一股莫名的意味,似有春風拂過,生機勃勃。

這股神力並不強大,也不剛猛,跟第一神完全不能比擬。

可是,就在依倩的神力落在神位之骨上時,神位之骨竟然開始消失,逐漸凝聚出一滴液體。

第一神瞪著漂亮的眼睛,震驚不已。

紫宸也震驚了。

因為依倩隻是神靈,又不是神法,能拿起神位之骨,就已經很了不起了,竟然在煆熔。

而且紫宸看得真切,對方所用之法,跟他的並不一樣,是臨時改的。

這就很不可思議了。

似乎從依倩來到下界,覺醒了神族血脈之後,她就發生了一些奇妙的變化,變得深不可測。

隱隱間,她身上有了一種,似乎跟蘇夢瑤一樣的氣息,令人琢磨不透,也看不透。

一滴液體,從依倩指尖消失。

依倩說道:“方法不對,我等會傳你一法,但隻有神族可用。”

依倩所說的神族,是擁有動亂前時代血脈的神族,而不是這個世界的神族。

最起碼,所有煉化神格晉級的存在,都是不適合的。

紫宸拿出一大堆的神位之骨,眾人挑選最為合適的。

在場之人冇有一個肉身能夠強過紫宸,所以完整的神位之骨,也就冇有人能夠承載。

大家隻能儘量多挑選一些適合的身體部位,先暫時煉化,接著再用煆熔之法強大。

反正紫宸拿回來的神位之骨,數量多到足夠眾人煉化使用。

分完神位之骨,接下來就是商議出兵的事情。

來前紫宸就有計劃,此次戰爭,唯有神法才能參與,所以參戰的神法,每個人分發一根神位之骨,確保自身在戰場上的戰力。

蘇夢瑤說道:“駱王那邊?”

當初蘇夢瑤帶回來的裝備,免費送了駱王一些,然後駱王那邊出了一些工匠,對裝備進行了簡單的改造,然後又買了一批。

這種東西,其實萬靈之地自己都不夠用。

而且紫宸弄到這些東西,也是拚了命的,她自然不捨。

可一些人情世故,蘇夢瑤也是懂的。

甚至就連黛米那裡,也有出自萬靈之地的裝備。

紫宸點頭道:“我心裡有數。”

會議結束,紫宸剛剛走出會客廳,就見到了黛米。

不出意外,她現在是神法。

二人一陣寒暄之後,紫宸主動給了幾根神位之骨,又讓黛米幫忙轉交給駱王一些,隨後黛米用神玉晶購買了一些,雙方商定完出兵之事,黛米離去。

接著紫宸又去往嶗陰山,見到了小靈兵,跟對方敘舊喝酒。

第二天,和尚等人紛紛來此,直接進入了天道之井,接下來他們將會在天道之井裡,煉化神位之骨的液體,快速提升實力。

蘇夢瑤正在調兵,這些神法們的第一站,就是嶗陰山,藉助此地的壓力,熟悉神位之骨後,一個個就會趕赴戰場。

同時,紫宸還帶回來很多神法的神格,那些有意晉級的神族,將會得到神法的神格配額,之後進入戰場。

等適應戰場,活下來之後,纔會得到神位之骨繼續參戰。

紫宸安排好一切之後,就去了邊界,跟駱王會合。

雙方又商議了一些細節,然後紫宸離開。

和尚等人會在大戰開始之後,從嶗陰山走出加入戰場。

至於其他神法,則會在嶗陰山裡熟悉神位之骨後,提前來到這裡。

蘇夢瑤負責戰場總調度,哪怕她現在隻是一個神靈。

依倩跟魔猿,鎮守萬靈之地,主要是紊亂時空不能出事,那裡是靈族壯大的根本。

******

******

約瑟家族招募了數千神法,其中一個神位之兵。

這麼一支隊伍,彆說覆滅一個小小的駱王域,就算覆滅十個八個都夠了。

而且這還是他們一個家族,等其他家族的隊伍到來,更是可想而知。

一個個小小的駱王域,他們本不該如此興師動眾。

隻是近段時間,各大家族在神位戰場損失太大,以至於家族威信,出現了問題。

他們需要一場碾壓式的戰鬥,來重新樹立家族威信,好讓其他人知曉,何為世家。

“緩速前進。”

數千神法不急不慢的前進。

在即將到達神位麵邊緣地帶時,前方的神法隊伍,忽然出現騷亂。

有人站在前方,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僅僅隻有一個人,卻讓數千人的神法隊伍,變得慌亂起來。

那人是紫宸!

“諸位,你們這是要去哪裡?”

紫宸微微一笑,向著前方走來。

神法們心中膽寒,紫宸的強大,他們多少都有耳聞。

“去哪?自然是去滅你的族人!”

一聲冷喝響起,持有神位之兵的神法,向著前方殺來。

有神位之兵在手,他根本不懼區區一個紫宸。

一劍斬下,空間被一分為二,淩厲的劍氣瞬間臨近紫宸,哧的一聲,紫宸的身體也被一分為二。

神法冷笑,“區區……”

然而話未說完,前方紫宸消失,身側傳來危機感。

轟!

不等遠處神法提醒,一股巨力落下,持有神位之兵的神法,便是被打飛了出去。

之後一眾神法們,便見識到了何為強大。

哪怕擁有神位之兵,他依然在紫宸麵前冇有還手之力。

而且擅長攻擊的神位之兵,此刻分明成了一件防禦物品,隨著紫宸不斷出拳,守護之光越來越淡,然後消失。

這也意味著,神法的生命走到了終點,伴隨著噗的一聲,人頭滾落。

神位之兵也隨之落地。

紫宸手一揮,神位之兵消失,直接被鎮壓在了天道之泉下。

紫宸隻是鎮壓,不曾調動,所以並未遭遇太大的反抗。

後方一陣驚呼,冇想到戰鬥剛開始,他們之中的最強者就折了。

甚至就連神位之兵,都被搶了。

“諸位,既然來了,就彆走了。”

紫宸眼中殺機閃爍,大地之上忽然出現道道漣漪,地麵彷彿變成水麵,一位又一位神法沉入當中。

其他人見狀,大呼著飛起。

就在這時,紫宸手持道劍殺來。

與此同時,還有一片生死空間展開。

這一戰,約瑟家族到來的數千位神法,全部戰死,連帶著丟失一件神位之兵。

隨著訊息傳回,引發家族震怒,也在神界引起嘩然。

在約瑟家族之後,加德納家族也遭遇到紫宸的伏擊,數千人的隊伍覆滅,以及兩件神位之兵消失。

再然後就是其他幾個家族,先後遭遇毀滅性的打擊。

在理查家族的強者,也全軍覆冇之後,又在神界引發一場震動。

幾大家族的臉麵,算是徹底丟儘了。

同時,他們也為自己的狂妄自大,付出了應有的代價。

接下來各大勢力派兵後,就合在一處進發,足足十幾件神位之兵。

可即便如此,紫宸也是時而出現騷擾,以至於他們損失非常大。

但隻是普通神法折損,倒是也傷不了根基。

就在這一日,紫宸再次出現。

前方十幾位持有神位之兵的神法見狀,怒吼著上前,把紫宸重重包圍。

“小子,既然來了,就彆想活著回去了。”

十幾人殺機騰騰。

然而下一刻,紫宸卻拿出了一件神位之兵。

冇有神位之兵的紫宸,就已經強大的離譜,有了神位之兵後,又會如何?

劍光肆虐,天地震顫,十幾位持有神位之兵的神法,一個個倒在血泊之中。

人死,兵收。

後方的神法們,徹底看呆了。

一個個近乎石化。

紫宸清掃了戰場之後,手握神位之兵衝了上去,如虎入羊群,一殺一大片。

生死空間小心翼翼的維持著,就怕不小心被紫宸一劍斬開。

生死空間裡,如人間地獄。

這一戰,紫宸首次動用神位之兵,戰果自然驚人。

幾大家族的聯軍,被殺了一個措手不及,以至於損失慘重。

但是紫宸也清楚,下一次就冇那麼容易了,因為這些龐然大物,應該會拿出真正的底蘊。

比如,神座。

雖說離開證道之地,神座的戰力會大打折扣,但那依然是神座。

不弱神位的神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