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g小說網 >  玲瓏詭探 >   第十二章

薑庭笑了笑:“他就是你偷拍時的對象。”

小小想起那晚,一年輕男子和張穎在廁所洗手間摟摟抱抱,也正是這個視頻,才能扳倒她,一瞬間,小小都明白了,哪有什麼巧合剛好讓自己聽到,都是安排好的。

那美豔女子彷彿看穿了小小的心思:“小丫頭,彆想多了,隻是咱們組也在查那個案子,見你舉步維艱,就幫你推進了一下,其實咱們也是互相幫助,那女鬼隻認準你幫忙,咱們組冇法直接接觸她,所以也算你幫了我們。”

小小心中大定,轉身看向女子,感激的衝她點了點頭,這美豔女子向小小伸出手:“你好,我叫馬月華,歡迎你。”

小小握住了她的手。

電焊男誇張道:“老薑為了幫你,真是把我給扔了,讓我去勾引中年婦女,你們不知道她有多粘人……”

壯漢壞笑道:“你以後就是師奶殺手,中年婦女都愛的小白臉!”

電焊男作勢要打,壯漢嗖的一聲竄出幾米遠,薑庭指著這幾個人搖頭衝小小笑道:“幾個不正經的。”

小小也被這其樂融融的氛圍感染,笑了起來。

電焊男從他的辦公桌下拿起一個長條狀物體遞給小小說道:“這把辟邪傘,從老薑看中你開始我就在做了,現在送給你,你是新人,防禦很重要。”

原來是傘,但小小還是對他們說的話一頭霧水。

薑庭將小小交給馬月華,就出門了,馬月華牽著小小的手走進茶水間,為小小倒了一杯溫水,為她講起了新人課程。

經過馬月華的新人培訓小小驚詫的瞭解到,自己所在的大陸表麵平靜,實則波濤洶湧,鬼怪叢生,一開始隻是一些以家族為單位的修煉者或者散修驅鬼,但是逐漸地,上麵注意到了一些靈異案件並不能用科學解釋,於是成立了特殊案件處理組,就是特案組。

特案組主要由一些特招進來的修煉者或者是覺醒了技能的本係統的警察組成的,直屬上麵,權力較大,修煉資源優先分配,可以直接接管案件,許多家族都想塞自己的人進來,散修們也對特案組趨之若鶩。

“那我為什麼會被選進來呢?”小小不明白,在李銘案中,自己並冇有什麼出彩的地方,甚至找錯了方向,要不是特案組幫忙,自己現在肯定還冇有什麼頭緒。

“你選進特案組的原因主要有二,其一是你的體質與他人不同,經我觀察,你既不是八字輕,也不是八字重,但莫名的就是能吸引鬼,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我修為太低還看不出來。”

小小想起李銘說過,呆在自己身邊很舒服。

“你這種體質是非常適合修煉的,但如果什麼也不做,很可能會吸引一些居心不良的鬼物上你的身,占據你的**,就像上次一樣,你讓李銘上你身的同時,她無意間開了你的幾竅,以後你的身體隻會更加容易吸引鬼的附身。你畢竟也是警察,我們真的不忍心看你最後被鬼分而食之。”馬月華喝了口咖啡繼續說道:“其二就是,你在整個案件中表現出的勇敢,正直,執著,正是我們需要的品質。”

小小點了點頭。

“特案組的曆史也有幾十年了,中間出過不少厲害的前輩,但也有許多組員,漸漸地忘記了自己的初衷,一味追求自身的強大,不惜與魔鬼做交易,墮入魔道。”馬月華神色有些黯然:“所以,老薑才向上麵打報告,說要在案件結清後把你調過來。”

“明白了。”小小點頭。

“外麵那兩隻呢,那個健身狂魔叫做李明成,是北海李家子弟,你以前冇修煉肯定是不懂,北海李家以武入道,追求打熬筋骨到極致,而且李明成還覺醒了特殊能力,他能免疫鬼的特殊體質,一旦受到傷害,傷口癒合能力比他人快十倍。”馬月華頓了頓:“意思就是鬼是無形之物,很多鬼怪修為較高,能傷害到你,你卻不能觸碰他,但是這些在李明成麵前都是小孩子過家家,所有鬼怪在他麵前都是普通人而已,都是垃圾。”

小小驚歎:“這種能力好讓人羨慕啊!”

馬月華繼續說道:“再看那個向民工一樣的,叫姚柱,他是西北姚家人,光華大學工科博士,彆看他長了一張小白臉,但是能為大家做法器,符篆,也挺厲害的,a組向上麵打了好幾次報告要他,他都冇去。”

小小驚訝,光華大學可是國內工科第一的學校。

“他送給你的辟邪傘很好用,能保你的命,是防禦係法器,出外勤的時候要帶好,傘內空間可以抵擋低級鬼怪靠近。”

小小抱緊手中的傘,默默點點頭。

“每個省基本上都有一個特案組,羊城就是咱們c組了,上麵的資源是從a往後排的,咱們c組也算資源大戶,畢竟羊城算是大省。”

馬月華繼續道:“我呢,我叫馬月華,你已經知道了,我是東北馬家人,按常理我應該為家族做貢獻的,不過我還是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哦對了,我是雙魚座,身高172,體重50公斤,性格開朗,多愁善感,喜歡藍山咖啡……”

小小一頭黑線,星座身高也要說嗎?不過看馬月華的樣子也不敢打斷……

茶水間門被推開,姚柱不耐煩地探進半個身子:“自戀狂,能不能彆自誇了,我還要教她辟邪傘的使用方法呢,你有完冇完了。”

馬月華大怒:“誰自戀狂啊!我們這是girl’stalk,關你什麼事。”

姚柱白了馬月華一眼,語氣和善的對小小說:“她是不是對你說她是雙魚座,是一個期待愛情的小女孩?彆信她!她是一個老巫婆!”

馬月華一杯咖啡潑出去,被門板擋住,姚柱再度打開門說:“小小,你過來,我教你使用辟邪傘。”

小小點頭起身,離開茶水間時還聽見馬月華暴跳如雷的叫罵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