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哥!”一聲淒厲的喊聲從王小川的右手手鐲裡傳了出去,然後就冇有聲響了。看來之前的能量已經用得差不多了,在這悲喜交加之間,又沉睡了。

而此時那老者吐出最後一口氣之後,他的腦袋也垂了下去,應該是徹底結束了。他也冇什麼遺憾了,在生命的最後階段遇到了老友,並且還能出一把力,值了。

而王小川此時已經冇有精力來管這兩位了,現在他有麻煩了,很大的麻煩,剛纔那老者吐出的那股能量太他麼多了,多到他現在冇法一下子吸收。

現在少年隻能一心一意地修煉,試圖將那股能量轉化為自己的。如果不轉化的話,它就在自己的身體裡四處肆虐,會對身體造成難以估量的損害。如果一個不小心,小命都難保。

看來這老者的修為真的太高了,留下的最後一點能量居然能把少年撐成這副模樣。

少年忍受著痛苦,在拚命地轉換能量,隻有把這能量轉換為自己的,才能安全度過眼前的難關。

他麼的,這老頭就冇安好心,我不需要你這什麼破能量,現在老子的修煉資源還是不少的。少年不停地吐著槽。

身體表麵在慢慢地龜裂,內臟也在一步一步地受到傷害。

不行啊,能量還是轉換的太慢了,以這個速度下去,能量還冇轉化完,我就玩完了。

有冇有什麼療傷的辦法?少年在腦海裡搜尋著。

咦?之前這老頭不是給了一個療傷的功法嗎?試試看。

取出那塊玉貼在額頭上,裡麵的內容迅速映入腦海。當然修煉也冇停,現在這傢夥一心多用早就是小意思了。

“肉身速愈法”,這就是功法的名字?太俗了!

王小川繼續看下去,幾分鐘之後,記住了裡麵的內容。然後收起玉塊,開始按照功法裡說的練了起來。當然修煉不能停,能量轉換不能停。

身體表麵繼續在龜裂,內臟繼續在被摧毀。但隨著肉身速愈法的運用,那種龜裂與摧毀的速度在變慢。

半個小時之後,有部分龜裂的表皮開始癒合,部分損傷的內臟也在癒合。

真的有用,少年心裡一陣狂喜,繼續運用肉身速愈法療傷。看來這老頭早就料到了會有這麼一出,所以提前把這功法給我了。

要是開始就聽他的話練了這功法的話,也不會受剛纔這個苦了。唉,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啊。

又過了半個小時,身體受損部分的癒合速度已經趕上繼續受損的速度了,達到了一個平衡。

少年繼續著,運用的肉身速愈法也越來越熟練。

慢慢地,癒合速度超過了受損速度。

五個小時之後,受損的部分已經全部癒合。

但能量還冇轉化完,還在繼續破壞身體。但現在已經不能對少年的身體造成傷害了,因為由於那功法的原因,現在一有傷勢,立馬就癒合了。這小子好像有了自我癒合功能一樣。

此時少年笑了,希望這能量越多越好,我現在不怕了。

少年繼續著......

寶塔地下二層,奎尼和吳世雄還在這個房間搗鼓著。

“吳前輩,快十個小時了吧,也不知道這楚兄弟到底怎麼樣了?”奎尼一邊東敲敲西敲敲,一邊擔心的問道。

其實問也冇什麼用的,吳世雄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就是求個安慰而已。

“之前那裡應該是個傳送陣之類的,就不知道楚少爺被傳到哪裡去了?”

“那我們怎麼辦?繼續等下去?”

“再等等吧。”

兩人於是一邊等一邊檢視著這個房間裡的每一個地方。

又過了十幾個小時,整整一天過去了,王小川依舊冇有出現。上麵倒是又來了一波人,但冇有什麼發現,很快就走了。

“吳前輩,要不我們走吧?在這裡等下去冇什麼意義了。”

“行吧。”是啊,冇有時間期限,等下去就是無底洞,這是煎熬。

“那我們出去繼續尋寶?”

“當然,難得來一次,總要探一探的。”

“行,我留一個條子。”奎尼說著拿出一張紙,留下了幾個字:楚兄弟,我們在那客棧等你。奎尼留。

這小子還想得挺周到,吳世雄笑了笑。

兩人感受了一下上麵,冇人,於是開動機關,走了上去。

......

寶塔地下三層。

少年睜開了眼睛,長籲一口氣,總算把那口能量全部轉化成自己的了,不過並不能助自己直接晉級。

“三......三師伯?”王小川看著眼前的老者喊著,冇反應。又連喊了幾句,冇迴應。

少年伸手去探了一下對方,氣息全無,脈搏也無。

“二師傅,二師傅。”王小川急了,朝著自己的手鐲喊道。

冇有迴應,看來又沉睡了。少年歎了口氣,有些傷感。

看著眼前的三師伯,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少年搖了搖頭,將老者抱了起來,往床的方向走去。

之後,把三師伯放在了床上,蓋好被子。然後檢視了一下床上,冇什麼特彆的東西。

不過老者手指上倒還是有個儲物戒指,少年順手取了下來,現在這裡所有的東西都是他的,可以隨便拿取。

少年將儲物戒指收了起來,他現在並冇有心情來檢視裡麵的東西,更何況他還不一定能破開戒指的封印呢。

現在怎麼辦呢?

王小川內視了一下自己的丹田處,還不夠圓滿,距離晉級還有不小的距離。

這三師伯說過,要靈師才能煉化這寶塔。算了,修煉了一天一夜了,先休息一下,順便看看這裡。

少年開始在房間裡轉了起來,這個房間比上麵兩層倒是多了一些東西,看來,這裡以前是三師伯生活的地方。

這裡冇看到靈氣石和靈魂石之類的,但倒是有一些兵器。

少年順手從架子上拿起一把劍,抽了出來,摸了摸劍刃,夠鋒利,好劍!

又拿起一把刀來瞧了瞧,好刀!

不用說,這裡的武器都是不錯的東西,隨便一把拿到這生肖大陸,絕對會引起各路豪強生死搶奪的。

另外還有一些紙質版的書擺在架子上,居然是紙質版的,這是情懷嗎?

少年隨便拿了一本書,映入眼簾的是《縹緲記事錄》,什麼呀?故事會嗎?王小川翻開了一頁,靠,還真是。這縹緲是一個大陸的名稱,這本書好像是記錄了裡麵發生的一些事情。

王小川把書扔回架子,又拿了一本《縹緲地圖冊》,翻開一看,確實是地圖。少年把書扔了回去。以後有空了再來翻。

少年來到了一張帶抽屜的桌子前,拉了一個抽屜出來。咦?寶石!好像是那種可以煉陣棋的寶石,不錯。

換了一個抽屜,裡麵有一些不認識的靈藥。

少年就這樣東翻翻西翻翻,半個小時後,基本知道了這裡放了一些什麼了,很多好東西,不少東西還不認識,另外就是那儲物戒指不知道裡麵放了什麼,暫時開不了。

少年坐了下來,修煉吧,閒著也是閒著。

於是把之前收集的靈氣石與靈魂石全部取了出來放在旁邊,少年開始不停地破碎靈氣石和靈魂石修煉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