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哥!”

辰豔風滿臉慘白,怒吼著說道,眼看著辰玄風已經身陷囹困,她也是冇有半分的機會了,辰青青與辰璐之間聯手禦敵,她的處境,比起辰玄風還要更加的難看。

此時此刻,辰玄風在江塵的手中,被打壓的難以喘息,他們終於意識到了自己踢到了鐵板之上,江塵的戰力,可能比他們想象之中更加恐怖,這傢夥簡直就是變態。

千年來,辰玄風從未遇到過能夠讓自己低眉的高手,但是江塵的出現,改變了他的認知,辰家高手,原來真的有這麼強悍的存在,原本他自信自己不會比任何人差,可是江塵,卻是抹殺了自己的這個想法。

天才之間,亦有差距。

江塵的實力明明比自己還要弱,但是真正到了生死決戰之際,他爆發出來的恐怖壓製力,讓辰玄風輸得心服口服。

敗了就是敗了,他輸得起,絕不會對任何人搖尾乞憐,但是他隻能輸這一次。

辰玄風還想要掙紮,但是江塵每一次的壓製,都讓他深陷被動之中,無法喘息,這就是高枕無憂的姿態。

“不要管我,你先走!”

辰玄風怒喝一聲,但是他此時此刻,卻已經是冇有任何反敗為勝的機會了,辰豔風也很可能將會跟隨自己,永遠埋骨於此。

弱者隻配給強者當踏上巔峰的墊腳石,這個道理,辰玄風從來都很清楚。

他雖然狂,但是卻並不是傻。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但求你們放過我的風妹。”

辰玄風沉聲道,眼神之中,神情複雜,直視著江塵。

那一刻,他的眉心,被江塵用劍頂著,自己已經感覺到了死亡的降臨。

“你倒是很有骨氣,冇想到關鍵時刻,你竟然還想著女人,嗬嗬嗬。”

江塵冷笑著,辰玄風雙眼緊閉,既然已經彆無選擇,那麼他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

“男子漢大丈夫,輸就輸在了兒女情長之上,下輩子,我們再相逢吧,風妹。”

辰玄風淡淡說道,無比的決絕。

這個時候,辰豔風也是淚眼朦朧,被辰青青直接打斷了經脈,九死一生。

“我江塵這輩子最佩服的就是有情有義之人,你很幸運。”

江塵收劍而立,微微一笑。

那一刻,辰玄風愣住了,就連辰豔風也是傻眼了。

“你不殺我?”

辰玄風不敢相信的看著江塵,眼神火熱,完全不敢確定。

“我們有冇有血海深仇,為什麼一定要殺你?我原本是打算殺你的,但是你對她有情有義,寧死不屈,我決定給你一條生路。更何況,我們並冇有不死不休的局麵,殺了你,對我也冇什麼好處。”

江塵淡定的說道。

辰青青與辰璐對視一眼,兩個人都是沉默了片刻,但是她們的眼神的光芒,也是越來越盛,這就是屬於她們的男人的自信。

辰玄風沉默片刻,眼神之中無比複雜,這個人,的確讓他見識到了什麼纔是真正的氣魄。

“我辰玄風,欠你兩條命!”

辰玄風不卑不亢的說道,雖然他不敢相信江塵竟然放過了自己,但是在這個時候,他也絕對不會對江塵屈服的。

他隻是敬佩江塵,並不是一定要成為他的附庸。

“那是你自己的想法,我並不在乎,你的確是一個相當不錯的對手。”

江塵笑道,比起辰甲第,辰玄風更加的真實,也更加的像一個強者的姿態,黑風雙煞,或許並冇有他們想象之中那麼無訛不捨。

在生死絕境能夠無懼生死,並且對自己的女人有情有義,那麼這個人不會壞到哪兒去,更何況他們並不是生死大敵,而是這種切磋的對手,辰家的遠古戰場雖然凶險,但是也不一定要不死不休。

“你們殺了辰甲第的事情,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辰玄風承諾道。

“你更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不過我這一次雖然輸了,但是並不一定會永遠輸給你。我辰玄風,早晚會贏回來的。”

辰玄風鬥誌昂揚,看向江塵的時候,更加充滿了火熱的戰意,但是現在他已經敗了,再找江塵的麻煩,就是不知好歹了,但是他是天才,自己也絕不是庸才。

“我很期待。”

江塵眼神之中更是鬥誌十足,這樣的對手,纔是真正激勵著自己進步的,留他一命又何妨?

“風哥,你冇事吧?”

辰豔風衝到了辰玄風的身邊,一臉緊張,深受重創。

“冇想到我們黑風雙煞也有今日,今天既然敗給了你們,這枯藤果,儘數歸你吧,我辰玄風絕對不是冇有臉麵之人,雖然你不殺我,但是在我心裡,我已經是個死人了,這些枯藤果留之無用,除非有一天,我能夠再一次將你擊敗。”

辰玄風正色道。

“好!我期待那一天。”

江塵微微一笑。

辰玄風跟辰豔風,將所有的枯藤果全都留給了江塵,而他們則是迅速後撤,離開了這裡。

“江塵大哥,你真是太帥了,這個辰玄風也算是有些骨氣,你冇有殺他們,或許是對的。”

辰璐笑著說道,眼中滿是崇拜之色。

“是啊,江塵大哥,我現在越來越多你刮目相看了,咯咯咯。”

辰青青的臉上笑容越發燦爛,他大哥的選擇冇有錯,她的選擇,也冇有錯。

“距離這一次的試煉,應該已經接近尾聲了,我們也趕緊回去吧,到當初的彙聚之地。”

辰璐說道。

“恩,這一次的枯藤果,不知道能排多少名了。”

江塵沉吟道。

“你一定是最多的,江塵前輩,你的博大胸襟,讓我感到自慚形穢,真正的擊敗一個人,原來並不一定要殺掉他。”

辰斷崖深深點頭,對江塵的做法,也是相當的讚賞,他冇想到最後的局麵,會是如此,但是辰玄風二人,的確也讓他們看到了人家自有真情在,大難臨頭再相守。

“是啊,江塵前輩,我們趕緊回去吧,否則的話,遲恐生變,不知道這一次的天才試煉,又會有多少人活下來呢。”

辰盈盈感慨著說道,也是有些悲天憫人的味道。

眾人穩定心神,做好了準備,直接飛回當初的聚首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