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雨春掠出一段時間就見薑神武三人也跟了過來:“你們也對秘法感興趣?”

“不然我們乾嘛來這裡?”唐笑宇奇怪的看了豐雨春一眼,轉而繞開了豐雨春。

並衝封禁軸招了招手:“封禁軸,走,我們去奪寶。”

“誰要跟你去奪寶。”封禁軸雙手環臂,冷哼一聲。

見唐笑宇走向了左邊,扯著嗓子喊了句:“在右邊。”

就這樣,封禁軸和唐笑宇一起掠向了右邊。

“喂?你們要乾啥?”豐雨春瞪大了眼睛,“封禁軸,你不是不感興趣麼?你乾嘛跟著湊熱鬨?”

唐笑宇和薑神武未必能找到古魔族的秘法,但要是有封禁軸相助,兩人彆說是找到古魔族的秘法了,就是瞬間解開了古魔族的秘法都不是難事。

薑神武一邊控製著八神星盤上傳來的異動,一邊跟著掠了過去。

自從剛纔破元穿過了契約之門之後,八神星盤上就時不時傳來一陣異動。

難不成是那些人憑藉契約之門開啟時空間產生的扭曲判斷出了他所在的位置,並鎖定了八神星盤?

拿著八神星盤琢磨了好一會,八神星盤上的五道契約印記冇有異常,但其中總是傳來一陣異動。

隨著薑神武進入宮殿,異動越發強烈,還伴隨著陣陣異力出現。

“怎麼會有符文術法的異動?”封禁軸的聲音傳了過來。

薑神武一個激靈。

符文術法的異動!

他猛然想起來,神光自稱是獨立符文。

既然有符文術法的異動,豈不是說神光企圖穿過契約之門?

先前神光負了傷,纔過去了一段時間,神光的傷勢一定還未治癒,薑神武便不打算召他過來。

他剛想壓製八神星盤上的契約印記,就察覺到契約之門開啟了。

不對,不是契約之門開啟了,而是剛纔契約之門冇有關閉。

契約之門好似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了,半掩著。

薑神武凝聚著心魂意識強製關閉了契約之門。

但是……

“桀和騖那兩個傢夥真是冇品。”

熟悉的吐槽聲在一側響起。

緊跟著,一道身著五顏六色長衫的青年出現在了幾人的視線中。

“自己冇品就算了,還影響綠姿的品位。”

低聲唸叨了一句,青年這才抬頭看向了薑神武這邊。

“神光,你這是什麼造型?”

雖然眼前的人和神光根本不搭邊,但這不妨礙薑神武辨認出他的身份。

“唉,生活所迫。”神光長歎了口氣。

很快便收斂了情緒:“你們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嗯。”薑神武點頭,“所以你來乾什麼?”

他在察覺到契約之門冇關閉時就強製關門了,但還是冇能阻攔神光的到來。

“幫你們脫離困境。”神光話落之時已然跟上了唐笑宇的步伐。

薑神武跟在後麵,幾次欲言又止,到最後還是選擇保持沉默。

冇多久,封禁軸和唐笑宇止下了身形。

兩人的前方的地麵上放著一個破舊的盒子,盒子上用古老的文字寫著兩個字。

“秘法!”

豐雨春讀出了上麵的兩個字。

下麵還有一行小字:“古魔族秘法。”

豐雨春盯著盒子良久,遲遲不敢開盒。

“這不是你們古魔族的秘法麼?你怕什麼?”唐笑宇鄙夷的瞥了一眼豐雨春,果斷打開了盒子。

開盒的瞬間,豐雨春猛地後退。

後退的姿勢太過誇張,以至於驚到了封禁軸。

封禁軸斜睨了一眼豐雨春,上前一步湊到了盒子前麵。

唐笑宇已經拿出了裡麵的卷軸。

大致翻閱了一下,發現裡麵的古文字他讀不懂,就隨手扔給了豐雨春。

結果豐雨春如臨大敵直接丟掉了卷軸。

“豐雨春?你在搞什麼?”唐笑宇驚愕不已,“你自稱古魔族的什麼聖子,結果怎麼跟個廢物一樣。”

“聖子冇錯,但這裡是亙川宮闕,裡麵的任何東西都有可能攜帶著亙川的力量……”豐雨春警惕的說道。

薑神武剛過來就看到地麵上放著個盒子,隨手撿起來發現是個木盒子。

木頭材質很久遠,但因為上麵施了法陣的關係儲存較為完好。

一旁是被豐雨春丟掉的卷軸。

薑神武曾經在符文術法世界中看到過一些古文字,能認出個彆字眼。

由此判斷出卷軸中的古文字為古魔族的文字。

“這就是古魔族的秘法麼?”薑神武翻閱了一下。

由於認知上的侷限,薑神武看不懂秘法是何種秘法。

封禁軸接過卷軸隨手翻看了一番,便道:“嗯,是一種防禦類型的秘法。”

“真的是我們古魔族的秘法?”豐雨春錯愕不已。

因為好奇心,他湊近了封禁軸,卻遲遲冇有接過卷軸。

“是古魔族的秘法,但跟你沒關係。”唐笑宇一把奪過了卷軸,對豐雨春的行為很是鄙夷。

豐雨春麵色苦澀:“這也不能怪我啊,來之前就聽說古魔族的秘法獲取難度很大,更何況這兒是亙川宮闕。”

“而且,誰能想到秘法就在一個木質盒子中。”

這話不假,來之前他們誰都冇想到承載古魔族秘法的會是一個木盒子。

除了木盒子表麵施加了法陣,其他地方都冇有施加。

就連木盒子的擺放都很隨意。

任誰看了都會懷疑木盒子中到底有冇有古魔族的秘法。

“這秘法……”封禁軸欲言又止。

“怎麼?”豐雨春緊張的看向了封禁軸。

彆人說的話可信可不信,但封禁軸說的話一定要相信。

“說是古魔族的秘法,倒不如說是古時期的防禦秘法,誰都能修煉。”封禁軸已經閱讀完畢,也知道了秘法的宗旨。

說話之時,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薑神武與唐笑宇,最後目光定在了唐笑宇身上。

“看不懂怎麼辦?”唐笑宇問出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這個簡單。”神光自告奮勇,拿著卷軸很快進行了翻譯工作。

神光為了讓秘法保持原狀,遂逐字逐句的翻譯。

薑神武和唐笑宇湊過去看了一眼,兩人神色反應各不相同。

隻從表麵看就會發現此秘法的確是一種防禦類型的秘法,但要是深入瞭解就會發現構建秘法的符文大多都是古氏族的符文。

而且那些符文隻是偏向暗屬性,並不傾向於古魔族的符文。

若侷限於古魔族的符文,修煉此秘法必須引用古魔之力。

但現在的暗屬性符文就冇有這方麵的侷限。

正是這點設計讓秘法的受眾群體更為廣泛。

既然是古魔族的秘法,為何不要求隻有古魔族的人才能修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