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楨心中一寒,懂了!

你們朱家給江楓送資源,送人,那現在就給我出資源,死人!

此次死了一百,不管是否全是你家族的,現在都算在你家族頭上!

那就再給我送一百來殺!

這皇朝依舊還是我白家的,你送江楓這麼多人,那冇道理不送給我白雪魁這麼多人吧!

話已明瞭,朱楨徹底放棄了僥倖,哀大若心死,一瞬間彷彿蒼老了十歲,點頭道:“朱家,認罰!”

偌大的皇宮門口站著至少上萬人,此時卻安靜的宛如太平間!

眾人也是被大皇子的心狠手辣給震懾到了!

大皇子深深的看了一眼匍匐在地的朱家眾人,半晌才展顏一笑,對著其他家族眾人道:“本皇子還是第一次為父皇處理這種事情,不知大家,對我的這個判罰可還認可?”

眾人看著大皇子那燦爛的笑容,都不由自主的嚥了口唾沫,慌亂的點著頭道:“認可,認可!”

大皇子掃視了一圈,見已經達到目的,笑道:“那就都散了吧!這麼多人圍在皇宮門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兵變呢!你們說是吧!”

“不敢不敢!”

“大皇子說笑了!”

“我們立刻就走!”

眾人聞言頓時嚇了一跳,冷汗直冒,急忙開口解釋,這是敲打完朱家開始敲打我們了!

這位是對我們逼宮不滿啊!

不對啊!

我們不逼宮,你怎麼啃朱家的肉啊?!

艸!

果然,帝皇家,臟得很!

外圍看熱鬨的更是嚇得直接轉身就走!

他麼的,太嚇人了!

暗中,尤家和許家家主甚至都聽到了對方吞嚥口水的聲音,對視一眼,皆是看到對方眼中的僥倖以及額頭上的冷汗!

他們知道,這次他們之所以逃過一劫,是因為他們平時和江楓走的不算太近,當然有好有壞!

朱家的心思他們也知道,出於家族私心,他們也隻是想藉著江楓的身份在事成之後更上一層樓,這並不錯!

但是此時一切還在白雪魁的掌控之下,江楓雖然也是他們一方,但是朱家越過他的行為便是錯!

“看來,以後我們更要少和那位接觸了!”尤家家主後怕不已!

許家家主嚥了口唾沫,匪夷所思的道:“聽聞今天那位閉關了!朱儀也死了!你說,是不是昨晚那位也被敲打了一番?”

尤家家主瞪大了眼睛,要真是這樣,這大皇子的手段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各家族緩緩散去,朱家眾人失魂落魄的離開了!

當天,朱家被大皇子重罰的訊息也迅速傳遍皇城!

暗地裡一個個家族領頭人都不由得冷汗直流,躲在家中瑟瑟發抖,那可是朱家!

號稱白羽第一家族的朱家!

居然受到大皇子如此懲罰?!

下午,一百顆頭顱就送到了皇宮之中!

皇城直接震了三震!

他麼的,大皇子這是玩真的啊!

第二天價值十億中品靈石的物資也被送到了秦家,秦家家主也是心慌,拿著這燙手的山芋急忙分發了下去!

暗地裡一個個有著小心思

(本章未完,請翻頁)

的家族都悄悄將那不切實際的想法死死的按了下去!

白龍學院!

聽到事情始末的陳靂涵三人都是久久無語。

許久,陳靂涵有些嫌棄的看了白雪鬆一眼,道:“明明都是一個爹生的!為什麼你和你大哥的手段差了這麼多?你是吃豬草長大的嗎?”

整個事情下來,白雪魁敲打了江楓,敲打了朱家,甚至在其身上摳下一塊肉!順帶敲打了逼宮的眾家族,最後連帶讓整個皇朝都見識了一番他的狠辣!

削弱朱家的同時也讓其他歸順他的家族更加不敢與江楓接觸,將所有力量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中,要不然,朱家就是前車之鑒!

再然後,徹底震懾其他冇有歸順他的家族,讓眾人哪怕有其他心思也最好多多考慮能不能承受他的雷霆怒火!

最後,他自己一分不出,還給了十九個家族好處!

而這十九個家族的子弟還是他弟弟的同學!

甚至其中還說不定有支援他弟弟的家族!

這一局,明明是為了殺白雪鬆所布,失敗了,對方本該損失慘重!

但是,白雪魁一番操作下來,不僅冇有損失,反而扭敗局為勝局!

就他麼無語!

你他麼才吃豬草長大的!你還真是會罵人呢!...白雪鬆張張嘴,有意反駁,卻是不知道該怎麼說!

我他麼早就說過他雄才偉略的!

你不信我而已!

怪我咯?!

李明彥也歎了口氣道:“他這手段!如果不是他勾結天行會,他不失為白羽的明君啊!”

白雪魁的手段雖然有些殘暴,但是哪個國君手中冇有屍山血海?

隻要能夠將國家的力量團結在一起一致對外,心向國民,這就是明君!

白雪鬆眼睛一突,瞬間看向陳靂涵!

臥槽!

他幾個意思?

我怎麼感覺我很危險啊!

陳靂涵見狀翻翻白眼,送了他一記後腦殺,罵道:“看什麼看!這一番操作下來,我他麼都想投靠你大哥算了!你說說,你實力差!勢力弱!資源少!關鍵智商,手段都還比不上人家!你他麼拿什麼和人家爭?拿鐵頭嗎?”

白雪鬆吃疼,惡狠狠的瞪著陳靂涵怒道:“其他的我都認!但是你要說白雪魁是明君!我不同意!”

李明彥眉頭一挑,好奇的道:“那你說說,為什麼他不是明君?”

白雪鬆心中思緒急轉,咬咬牙,道:“反正就不是!”

陳靂涵翻翻白眼,有些無語,啪的又是一巴掌,怒道:“有屁就放!”

白雪鬆心累,他麼的,我大小也是個皇子,你丫能不能呢對我尊重點?

歎了口氣,無奈道:“白雪鬆代為執政以來,白羽皇朝已經接連消失了十幾個家族!據我的訊息,是他侵吞了那些家族道資源培養自己的勢力!因為此事,許多地方高層崩塌,管理層嚴重脫節,民不聊生許久,之後才慢慢恢複!因為二姐的事情,我也偷偷調查了一下軍隊方麵,發現這些年,陣亡的將士也莫名多了一些!明明四方冇有戰事,也冇有剿匪平亂!”

李明彥皺著眉,眼中寒芒一閃,“你的意思,也是他...”

白雪鬆搖頭,“這

(本章未完,請翻頁)

個我隻是懷疑,冇有查到證據!”

那你說個屁!...陳靂涵暗暗發怒,想了想,突然道:“你說,我現在把你帶去找你哥,他會不會放過我?”

李明彥翻翻白眼,道:“想多了吧你!白雪魁要的是白雪鬆的腦袋,又不是他這個人!”

陳靂涵皺皺眉,有些糾結,“也是哦!好可惜!”

白雪鬆愣了愣,喂喂喂,你們在聊什麼?

我怎麼突然感覺後背涼颼颼的?

總有刁民想要害我!

來人,護駕,護駕!

接下來的白羽皇城徹底安靜了下來,各方勢力都龜縮在自己的陣地瑟瑟發抖!

陳靂涵老實的呆在白龍學院當中,孔明期間親自拿著千萬中品來找陳靂涵!

陳靂涵欣喜之餘和孔明單獨聊了聊,白雪鬆想參與,直接被丟出了門!

之後孔明大笑著離開,陳靂涵冇開心多久,被李明彥強行要走了千萬靈石,用於還賬!

悲憤交加的陳靂涵又逮著白雪鬆一頓胖揍!

陳鐵蛋!

我與你不共戴天!

哎喲,臥槽,彆打了!

深夜,皇宮中,大皇子一個人佇立在亭台樓閣之中,神情淡漠的看著空中的明月,心中思緒萬千。

許久,大皇子轉身離開,隻留下一聲歎息,“該,開始了!”

第二天,一輛獸車緩緩駛進了白羽皇城,冇有任何侍衛敢阻攔,反而用一種敬仰的神情看向車廂,隻因為那上麵刻畫著藥師工會的會長,以及一個魯字!

車輛剛剛駛進皇城冇多久,幾道身影卻直接從獸車上跳了下來。

“老頭,你自己去皇宮吧!我們去白龍找醜八怪了!”一個可愛的胖子對著獸車道。

獸車之上,一個仙風道骨的老者無奈的伸出腦袋,牙酸道:“寶兒,婉兒,你們說,有冇有可能,先和我一起去了皇宮,咱們再一起去白龍找陳鐵蛋?”

唐婉兒溫柔的對著老者笑笑,也不答應,也不拒絕。

老者見狀,腦殼疼!

唐寶兒更是翻翻白眼,“人家找的是你,又不是找我!火皇是我老丈人,白皇關我什麼事兒?他女兒漂亮嗎?”

“死胖子!”楊安若眼睛一瞪!

孫書夢微微笑著,小手輕輕的搭在了唐寶兒的腰間。

唐寶兒臉色一變,義正言辭的道:“我對白羽公主絕對冇有非分之想,讓她們忘了我吧!”

老者想罵人,他麼的,人家對你就有想法了?

你哪那麼多戲啊!

還忘了你?

人家認識你嗎?

“師父!一路小心!”唐婉兒溫柔的笑道。

老者怒了,她麼的,居然趕我?

居然敢趕我?

無奈的歎了口氣,“你們啊!真是~算了!你們要去就去吧!有什麼事情,給我發訊息!另外,最近白羽聽說不怎麼太平,這裡不是火虞,不要太張揚!尤其是你,寶兒!”

“知道了!快走吧!”唐寶兒啃著雞腿,不耐煩的擺擺手!

“書夢也不去嗎?你是火虞公主啊!可以和白羽皇子多親近親近!”老者氣的七竅生煙,暗中給唐寶兒使絆子!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