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風延秋正帶著風家族人往珍寶樓趕,風家府邸距離此地有大半個小時的路程,饒是風延秋全力趕路,可路上人流眾多,愣是耽誤了不少時間。

半個小時後。

虞宸三人前腳剛走,風延秋後腳就到,遠遠地看到三個揹著麻袋的背影朝天一閣行去。

風延秋眉宇微蹙,心中隱隱有一絲不好的預感,這時珍寶樓內突然傳出一聲爆炸,火勢陡然從屋內蔓延至屋外,眨眼間火光沖天而起,火龍旋轉包裹住整座珍寶樓。

風延秋正要推門進去,卻被這一股爆炸餘波推了出來!

他驚呆住了,髮髻散亂,有些灰頭土臉,眼睜睜看著占地寬廣,雕梁畫棟的珍寶樓付之一炬,化為焦土!

風延秋恨得牙齒都要咬碎開來,雙拳捏得哢哢爆響,這珍寶樓是他一生的心血!

竟然就這樣在他眼前坍塌了!

“到底是誰乾的!”

風延秋雙目充血,狀似癲狂,歇斯底裡地怒吼!

“樓主!”

這時,人群中擠出十幾位僥倖存活的武者,一個個如同殘兵敗將,狼狽不堪,見到風延秋頓時如同見到了主心骨。

見到這些人還活著,風延秋急不可耐地抓住其中一人,“說!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由於陷入暴怒,風延秋無意識中大手幾乎扣進此人肩部血肉,肩骨發出一聲聲哢嚓異響。

“啊!”

被拿住那人頓時發出一聲淒厲慘叫,風延秋厲眉一獰,好似這才意識到自己太過失態,將此人肩骨都捏碎了,手掌微微鬆力。

那人氣喘如牛,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令其渾身冷汗淋漓,但麵對風延秋那雙凶厲欲要吃人的目光,愣是憋住不敢再慘叫。

“說!”風延秋不耐煩道。

“是......是一個蒙麪人......”

那人不敢隱瞞,頓時倒豆子一般將所知道的敘述出來,連帶著狠狠咒罵了一頓周峰,說他帶著虞宸打開寶庫大門,將珍寶樓一切都搬空了,還放了一把火......

風延秋聽到這裡,氣得差點吐出一口逆血!

其麵部表情猙獰扭曲宛如暴怒的獅子,發出一種受傷獅子般的怒吼。

“廢物,你們都是廢物!”

風延秋又氣又恨,一掌將此人拍飛,像破布麻袋一樣砸在遠處,心肺具碎,死得不能再死。

其他人儘皆嚇得臉色慘白,一個個跪伏在地上不敢抬頭。

“吳宇!我要你死!”

風延秋眼中的殺意幾欲凝成實質,他本就猜測能乾出這等驚天之事的除了吳宇冇有彆人,此刻聽了那死去護衛的話,心中無比確定,那帶銀色麵具的傢夥就是自己心心念念尋找的仇人!

殺父之仇!

殺子之仇!

不共戴天!

毀我珍寶樓,殺我風族人,還敢大搖大擺,不殺此人,吾誓不罷休!

風延秋當即帶領族人和殘存的護衛衝向天一閣。

......

天一閣,一個實實在在的龐然大物,其分部遍佈各大王朝,經營各種丹藥武器,奇珍異寶,拍賣寄存等等業務,天一閣存在的時間超過萬年,信譽和口碑極好。

它所在的地方,往往是城池的中心,是武者交易最為活躍的地方,其占據的交易量可以達到整個王朝的一半!

風延秋剛到珍寶樓,虞宸三人便進入了天一閣風虞城分閣。

一進入大廳,虞宸立刻察覺到天地元氣在此處變得活躍起來,五光十色的珠光寶氣到處閃耀,天花板和四麵牆壁上以金銀雕刻水紋和獸紋,看起來極為奢華氣派!

而且占地比珍寶樓大了一倍!

很快便有一位約莫十六七歲的年輕美貌侍女款款迎了上來,其麵容精緻,身段窈窕,臉上帶著令人極為舒心的笑容,吐氣如蘭。

“公子有禮,侍女春蘭為您服務。”

身為天一閣接待客戶的侍女,其眼力自然不凡,三人一進入天一閣她便判斷出來,三人隱隱以虞宸為首。

“春蘭?”虞宸點頭頷首,淡然笑道:“好名字!”

“多謝公子誇讚!”

春蘭微微欠身,露出一抹動人的笑顏。

“公子是第一次來吧?不如春蘭先為公子介紹一下,我們天一閣風虞城分閣共五層,第一層分為三區,丹藥區、兵器區和休息區,交易的靈藥靈丹均在二級以下,兵器等級則是千煉以下,二層同樣分為三區,主要交易三級以上的靈丹妙藥,以及各級真器和各種奇珍異寶,三層則是貴賓室。”

虞宸大致掃了一眼,暗暗點頭,不愧是最富有的商會,佈局錯落有致,古樸宏敞,不少武者像參觀宮殿一般發出連連驚歎。

“四層以上呢?”虞宸好奇道。

“抱歉,以小女子的權限,隻能知曉三層。”春蘭歉意道。

虞宸頓時不再多問。

“請問公子是要購買什麼?”春蘭聲音清脆。

“我不買東西,相反,我是來賣貨的!”虞宸微微一笑,旋即將背在身後的麻袋拿到身前拉開袋口。

春蘭往裡瞧了一眼,登時杏眸睜大,心神劇震,好多的儲物袋!

而且一個個鼓鼓囊囊的,好似都裝滿了貨物。

這是......搶了哪個勢力嗎?

“帶我去見你們的閣主,或者叫一個能主事的人來,這筆生意,你恐怕做不了主。”

袋口一收,虞宸淡然道。

春蘭這才緩過神,虞宸的話並冇有讓她感到生氣,反而愈發慎重起來,這一筆生意確實不是她能做主的。

“公子請隨我來!”

春蘭笑顏如花,將虞宸帶至三層貴賓室,路途中閒聊,旁敲側擊試探虞宸的身份,最後一無所獲。

一進入貴賓室,立刻便有其他侍女為虞宸斟茶添水,揉肩捶腿,一個個長得極為標緻,身段姣好,臉上帶著令人舒適的笑容,一看便是訓練有素,服務極為細膩。

“公子稍等,我這便去請執事大人前來。”

說完,幽蘭款款退了出去。

虞子赫和周峰坐在另一邊,眼中的羨慕都快要溢位來了。

虞宸渾身舒適,終於感受到前身身為侯府世子的快樂,可惜啊,自己剛穿過來便被賣了,冇享受過這種高階服務。

難怪世人總說帝王好,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人服侍一人......那是真舒適!

須臾,貴賓室的門再次被打開,一陣香風襲來,淡雅的少女幽香令人不禁心中一蕩。

未見其人,先聞其香。

“是她?”

虞宸微闔的雙眼睜開,心中冇由來的浮現一道婀娜身影,抬首望去,正是那日在銘紋師公會遇見的嬌媚少女。

今日,她依舊戴著麵紗,換了一襲紅色露肩短裙,卻更顯動人嬌媚,陽光灑在她桃花般的容顏上,美眸流盼之間閃爍著絢麗的光彩,白皙的皮膚如月光般皎潔,十指好似鮮嫩的蔥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