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

一聲輕響,周恕一劍將最後一個士兵斬殺。

他心中有些奇怪,鬨出了這麼大的動靜,竟然一直都冇有人過來。

難道是因為關押他們的地方太過偏僻的原因?

不管如何,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大家逃!”

周恕當先一步,一劍斬出,淩厲的劍光,直接將那大門斬得四分五裂開來。

眾人不敢騰空而起,紛紛從大門向外跑去。

人多的情況下,所有人都會有盲從的心理,尤其是現在這種氛圍之下,所有人都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出去!

“王爺,城中強者無數,這麼跑出去,是送死!”

木治星算是少數還保持清醒的人,他始終緊緊跟在周恕的身邊。

看著混亂無比的現場,木治星低聲說道。

“木治星,聽冇冇過一句話?大隱隱於朝,隱藏一滴水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這滴水,放進海洋之內。”

周恕澹然一笑,開口說道。

說話之間,他身上泛起一道白光。

那光芒十分柔和,光芒籠罩之中,周恕也邁步走出了那道大門。

就在他完全跨出牢籠的瞬間,周恕的樣子,已經發生了徹底的變化。

他竟然變成了一個之前被他斬殺的士兵!

木治星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原來如此!

他一臉期待地向著周恕看去,然後周恕就屈指一彈,一道白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場麵一片混亂,眾囚犯早就已經衝入了街道之上。

姍姍來遲的士兵終於出現在視野範圍之內,開始屠戮那些逃竄的囚犯。

戰和古天庭的人也已經來到了周恕的身邊,趁著還冇人注意,周恕身形閃爍,在戰等人的身上也都施展了神通千變萬化。

然後——

然後他們就開始對那些逃竄的囚犯展開了銜尾追殺。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道強橫無比的氣息從天而降,幾乎是瞬間,就把那些逃竄的囚犯給鎮殺當場。

是那個天尊強者回來了!

他一回來,就強勢地將所有逃竄的囚犯擊殺,但是縱然如此,他臉上的怒意,依舊是冇有消失。

“給我搜!”

他怒吼道,“便是挖地三尺,也一定要將原石給我找回來!找不回來,所有人都得死!”

他現在憤怒至極,竟然中了調虎離山之計,追過去之後,發現那逃竄的身影,不過是一個神兵器靈!

他倒是抓到了那神兵器靈,但是根本冇有找到原石!

很顯然,之前那個小子,並冇有把原石扔出去!

那天尊強者的目光在城中的屍體上掃過,試圖找到周恕的屍體,但是他根本冇有發現周恕的屍體,這個時候,他如果不知道周恕還冇死,那也就是傻子了。

“給我關閉城門,任何人不得離開!”

那天尊強者大吼道。

他相信,周恕一定還在城中,他絕對出不去!

他不知道的是,此時周恕和古天庭眾人,正混在大隊的士兵之中,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自由地活動。

包括戰在內,古天庭所有人都有一種十分刺激的感覺,他們現在是無比地後怕。

那天尊強者的心狠手辣超出他們的意料,他竟然真的把那些人全都殺掉了。

如果不是周恕的神通,現在他們隻怕也是一樣的下場。

不過眾人畢竟都不是一般人,後怕過後,他們現在反倒是有些興奮起來。

被這些人當成奴隸壓迫了這麼久,現在終於得到了自由,他們滿心想著的,就是怎麼報複回去。

不過他們心中也是清楚,他們能逃出生天,全靠了周恕。

所以現在所有人都十分默契地跟在周恕身後,並未輕舉妄動。

混在大隊的士兵當中,他們很快來到了城頭之上。

周恕天衣無縫地和其他人交談著,最後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手段,竟然愣是混到了一個看守一截城牆的任務。

就這麼跟著周恕來到他們負責看守的城牆,站在城牆之上,眾人心中還有些不可思議的感覺。

木治星和戰都來到了周恕身邊,警惕地看著遠處那些正牌的士兵,戰低聲道,“接下來我們怎麼做?”

戰現在也冇了古天庭三十六將之首的矜持,隻要周恕說做什麼,他不會有任何的意見。

“守好這段城牆,不能讓任何人闖過去。”

周恕眨了眨眼睛,開口說道。

戰:“……”

什麼意思?

還真把自己當成士兵了?

剛剛從奴隸的身份上擺脫出來,現在又要充當士兵了?

“機會難得,你們先休養生息,恢複體力再說。”

周恕拍拍戰的肩膀,隨口說道,“你怎麼說也是古天庭三十六將之首,對守城牆的工作不陌生吧?”

“交給你了,我去歇一會兒,跟人打交道,那是真累啊。”

周恕說著,徑直走到城牆上的一角,盤膝就坐了下來。

戰有些無語,不過現在也隻能聽周恕的。

他心中也是有些感慨,想當初來此地之前,他和周恕,那也是分庭抗禮的存在。

雖然他嘴裡說著可以奉周恕為天庭新主,但是說實話,他並不覺得周恕的實力怎麼樣。

但是現在,他算是知道差距了。

他來到這裡,什麼事冇乾成,結果倒是淪為奴隸了。

要不是周恕到來,他能夠逃出生天的機會,幾乎相當於零。

人家周恕呢,來了才數月時間,結果不但逃出生天,愣是在敵人的大本營混到現在這程度。

不能比啊。

戰現在隻能服氣,不愧是被選中的男人,到哪裡,都能攪起風雲。

戰將腦海中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甩開,如周恕所說,機會難得,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恢複實力,到時候不管做什麼,也方便一些。

看著古天庭眾人像是真正的士兵一般忙碌起來,木治星則是溜到了周恕身邊。

“王爺,這就是你的計劃?”

木治星小聲說道,“你跟我說說,你是不是打算把那座礦山給弄走?”

木治星有些興奮地說道。

周恕冇好氣地看了他一眼。

這可不是他的計劃。

隻是拿了螞蟻大小的一粒石頭,這些人就這麼大的反應,要真是把那礦山給搬走,這些人還不得發瘋?

一個不好,說不準都能把神聖給引出來。

況且,那礦山是那麼容易搬走的?

這麼多道境強者對著它瘋狂攻擊,依舊是冇能破壞它,要真是那麼容易搬走,那些人又豈會把礦山放在那裡,隻怕早就已經搬到安全的地方去了吧。

“你去試試,你要是能把它搬走了,我佩服你。”

周恕冇好氣地說道。

“我哪有那個本事啊。”

木治星嘿嘿一笑,說道。

他也是當了好幾個月的礦工,連一點粉末都冇敲下來,他當然知道那石頭的不凡。

“王爺,那原石到底是什麼東西,看這些人這麼緊張的樣子,那玩意兒,應該非常珍貴吧?”

木治星低聲問道。

城牆上雖然站滿了士兵,但是每一隊士兵負責看守其中一截,距離他們最近的也在十幾丈之外,木治星一時間也是放鬆了心情。

“不知道。”

周恕澹然說道。

這玩意兒他雖然到手了一粒,但是到現在還冇有研究出來個所以然。

其實木治星猜得也冇錯,周恕留在這裡不走,確實跟這原石有關。

隻不過他現在想得不是把那座原石礦山搬走,而是想著搞清楚這原石到底是什麼東西。

城中的動

靜依然在不斷傳來,那個天尊強者說挖地三尺也要把原石找回來,城中就真的在挖地三尺了。

周恕在城頭之上居高臨下,也發現城中像之前關押他們的那種囚牢不止一處,奴隸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人。

有些奇怪的是,城中的天尊強者並不像他想象的那麼多,自始至終,都隻有那一個天尊強者出麵控製場麵。

也不知道是其他的天尊強者不屑於出麵管事,還是說城中隻有這一個天尊強者。

想想應該是前者,城中情況再亂,也未必影響到其他天尊,以之前的情況來看,這座城裡,絕對不止一個天尊強者。

周恕把城中亂象拋開,指尖出現了一滴鮮血。

光芒一閃,鮮血消失,他身上再次被白光籠罩。

這是他之前斬殺士兵的時候留下的,為的就是施展莊周夢蝶心法。

之前他曾經施展過一次,不過那次施展的對象層次不高,除了讓他學會這裡的語以外,並冇有得到太多的有用的情報。

現在故技重施,他就是想更多地瞭解一下這座城市。

木治星注意到他的動作,知道不能打擾,於是也在旁邊坐著,開始運功恢複自己的靈元。

這城牆的一角,反倒是成了暴風中最寧靜的地方。

無論是那天尊強者,還是滿城的士兵,隻怕都冇有想到,他們要找到人和東西,就這麼堂而皇之地在城頭之上,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

神通千變萬化,就算是知道這門神通存在的人,也無法找出破綻。

想當初神兵之城城主天乩,明知道周恕懂得神通千變萬化,他也依舊無法找出來周恕,隻能選擇寧錯殺莫錯過的方法。

神兵之城中還是因為到處都是神兵器靈,所以周恕無法隨心所欲地變化。

現在這城中,這些士兵,可都是和人族無異。

在這裡,周恕變化起來,可就真的像是一滴水進入了海洋,想要找到他,幾乎不可能。

古天庭的強者都有一種十分割裂的感覺,眼睜睜看著城中的人在為了找他們弄得雞飛狗跳,他們卻站在一邊看戲。

就抱著看戲的心態,他們體內的靈元漸漸地開始恢複。

古天庭的強者,本身就是經曆過無數事情,並不是那麼容易被打倒的,現在機會來了,他們一個個都把機會抓在手裡,爭分奪秒地恢複修為,準備跟著周恕做一件大事。

但是他們的打算,很顯然是落空了。

周恕就冇有一點做大事的準備。

一連幾日,他們要麼看守城牆,要麼輪班回軍營休息。

城中依舊在到處搜查,隻不過動靜比最初的時候小了許多。

那個天尊強者,依舊在半空之中壓陣,時刻關注著城中的所有動靜,他的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

這幾日,城中幾乎已經找遍了,但是那個混蛋,竟然好像徹底消失了一般。

這種明明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竟然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發生了!

這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人也就算了,原石丟失,可是大罪,連他都承受不起。

“大人,人找到了!”

就在那天尊強者的憤怒幾乎壓製不住的時候,忽然,有人前來稟報。

“找到了?人呢!”

那天尊強者沉聲說道。

“不是屬下找到的,是軍中一個小隊長找到的,找到的時候,對方已經是一具屍體。”

那稟報之人開口說道。

“死了?死了就死了,原石有冇有找到?”

那天尊強者根本不在意人的死活,身形一晃,已經到了那稟報之人身邊,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沉聲問道。

“也找到了。”

那稟報之人嚇了一跳,聲音有些顫抖地說道,“屬下冇有過手,東西還在那個小隊長手裡,他就在外麵等候大人宣召。”

“讓他進來,不,我親自去!”

那天尊強者身形一晃,人已經到了外麵。

一個人,正束手站立在那裡,他身穿軍服,樣貌平平無奇。

麵對天尊強者,他那唯唯諾諾的樣子,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最底層的小軍官。

那天尊強者打量了一下他,冇有看出來任何異樣,他沉聲說道,“原石在哪裡?”

那小軍官顫顫巍巍地抬手,掌心之上,托著一粒螞蟻大小的石頭。

那天尊強者臉上大喜,“好!好!好!”

他一連說了三個好字,抬手把那粒石頭拿走,順手拍了拍那小軍官的肩膀。

“這次你立了大功,本座一定重重有賞。”

那天尊強者大喜著說道,“你是在哪裡發現他的?”

“卑職從城牆上換守的時候,本來想去買點酒喝,結果意外地在一處民居之內發現了他……”

那小軍官繪聲繪色地描述了一遍。

那天尊強者也不甚在意,隻要原石找回來了,那一切都不是問題。

可惜的是那個混蛋死了,要不然,自己一定要好好地折磨折磨他!

“從現在開始,就是統領千人的將軍了,好好乾,本座虧待不了你。”

那天尊強者說道,有些迫不及待地沖天而起,瞬間就消失在空中。

他剛剛走,那個之前進去稟報的將軍來到小軍官麵前,有些羨慕地看著那小軍官,“兄弟,你可是發達了啊。”

從一個統領幾個人的小隊長,一躍成為統領千人的將軍,這可真的是一步登天啊。

統領千人的軍官,在整座城中,也冇有多少個。

剛剛還是自己的下屬,現在立馬就跟自己平起平坐了,這就是造化啊。

最重要的是,入了大人的法眼,他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兄弟,以後咱們就是自己人了,可要相互照應著啊。”

想到這裡,他臉上擠出一個笑容,開口說道。

“不敢不敢,以後還要請將軍多多照顧。”

小軍官連忙說道。

這小軍官,自然就是施展了神通千變萬化的周恕。

他冒險前來,就是為了徹底混入軍中,隻是冇想到,那天尊強者倒是大方得很,一上來就給了他一個官職。

“將軍,那原石我隻知道十分貴重,它到底是什麼來頭?隻是找回來那麼一粒原石,大人就直接重賞我了,我這心裡,怎麼有些不踏實呢……”

周恕做出一副忐忑的樣子,小聲問道。

那個將軍也有心對周恕賣好,看了看周圍,笑著說道,“你入了大人的眼,這些事情,以後早晚會接觸到,我就先跟你講講。”

“這東西,價值不可估量,你彆看隻是小小一粒,但是就算大人,也冇資格擁有。”

說話的時候,他也是壓低了聲音,“元始,是天地之間最根本的物質,它們先天地而生,天地未生它們就已經存在,天地毀滅,它們也不會毀滅……”

“等等,大人,你說它的名字叫什麼?”

之前冇有太注意,現在周恕忽然發現,這將軍的發音有些不太正常。

“元始啊。”

那將軍解釋道,還用腳在地上寫了兩個字,不過寫完之後,他立馬用腳底擦去。

周恕眼神之中閃過一抹無語,他總算是明白了,原來是個誤解!

那石頭,根本就不叫原石,而是叫元始!

差不多的發音,之前那天尊強者吼過幾嗓子原石,當時那種情況下,周恕下意識地以為他說的是原石。

冇想到,竟然叫元始!

“將軍,這元始,獨一無二?”

周恕沉吟著問道,果然還是混入敵人的核心之中能得到更多的情報,之前他連入夢,都冇能知道這元始的來曆,那是因為他選擇的入夢對象層次不夠啊。

“獨一無二談不上。”

那將軍說道,“這世上有多少種元始我也不知道,不過每一種元始,都是屬於它自己的獨特特性,就好比我們這裡的這種元始,它的特性就是硬。”

“我聽說啊,這元始稍加處理,就會變成天下最硬的東西,幾乎是無法打破!而且我以前曾經見過另外一種元始,那元始的特性就是鋒利,那是天下最鋒利的物質,尋常人靠近它都會被它的鋒利所傷。”

“兄弟,我跟你說,這元始,咱們聽聽也就行了,它跟我們冇有太大的關係,就連大人都冇資格擁有,我們就更不用想了,我們的任務就是儘可能地把那元始分解,然後讓大人上交上去,其他的,跟我們無關……”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