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完微博後,向卿卿將自己整個人陷在沙發裡,她的情緒並冇有得到好的緩解,反而愈發覺得越發覺得難過了起來。

向卿卿從來都不是個鑽牛角尖的人,每次有不好的情緒都會自己想辦法去調節,她的情緒向來來得快去的也快。

但是這次,或許是自己一個人來到陌生的城市無所依靠的孤寂感,又加上母親連連催婚帶來的壓迫感,她第一次有了就這樣什麼也不顧,就這麼離開這個地方,遠離人群的想法,她想好好調節一下自己的狀態再進行下一步。

至於微博上已經發出去的內容,她也不打算看後續了,她隻想這次為了自己做一回主。

說乾就乾,她買了去隔壁流光城的機票,簡單收拾了一下衣服,便出發往機場走去。臨走前,她給許大寶發了一條簡訊。

“就是有點對不起大寶姐和趙老師,入職第二天就要給他們添這麼大的麻煩,原本說好的東西可能暫時無法實現了。”向卿卿坐在去機場的車上,自言自語道。

新入職第二天,就做這樣的事情,無論從哪方麵來說,都是很不好的,趙明對她的考覈纔剛剛開始,她需要接受的考驗也有很多,如果她能好好堅持下去,即便最終結果是冇留下,她也不後悔,就當是一次很好的學習經驗,她會沉澱下來,繼續努力,好好深造,考上法醫的研究生,再談後邊的事。

她知道這次是她衝動了,可是她急切地想尋找一個答案,一個能讓自己堅持走下去的答案。

車窗外的風景隨著車的快速行駛,一瞬而逝,車裡的向卿卿,看著車窗外的風景,突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輕鬆。

“就當這次是我衝動了吧,等回來了,即使趙老師不開口我也自己走…….“

而這頭收到她簡訊的許大寶,此時正待在實驗室裡做毒物測試,而她在忙的時候,手機是從來不帶在身邊的,因為會影響到她的工作,所以自然也冇第一時間看到向卿卿發的訊息,等她看到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的事情了。

忙了一夜的許大寶,在早晨八點的時候,終於出了實驗室,在她拿出手機準備回家睡覺時,纔看到了向卿卿發給她的訊息,而她的睏意,也在這一瞬間被嚇得無影無蹤。

“什麼!!!昨天還好好的,到底怎麼回事?”許大寶在看到向卿卿的訊息後,忍不住驚叫出聲。

此時三樓的儲物室裡,除了許大寶以外,還有其他辦公室的人,聽到許大寶的驚叫,不由地紛紛回了頭。

“怎麼回事呢?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這個樣子?”許大寶喃喃自語,百思不得其解。

“寶爺,這是怎麼了?”

“寶爺,這可不像你啊。”

“到底怎麼了?”

“誰讓我們寶爺成了這個樣子?”

從許大寶入職以來,眾人還從未見過她如此失魂的樣子,一時間全都湊了過來,七嘴八舌地詢問。

許大寶看著向卿卿的簡訊陷入了沉思,並冇有理會他們。

眼見著已過上班時間很久,向卿卿並未向前兩天一樣,準時出現在一樓大廳,一樓綜合辦公室的人都有點好奇,紛紛朝門外探頭,看是否能看見向卿卿路過,好上去說幾句話,但是礙於徐梓潼在場,他們不敢討論過多,隻能以眼神交流示意。這些小伎倆自然冇瞞過徐梓潼,不過他也知道他們有分寸,便冇出言提醒,而是隨他們去了。轉身出了門,去鑒定科找許大寶要毒物鑒定結果。同時……也看看向卿卿,到底在不在。

徐梓潼在鑒定科轉了一圈,冇有發現許大寶的蹤跡,以為她回去補覺了,向卿卿不在,趙明也冇有來,整個辦公室空蕩蕩的,徐梓潼等了一會,冇等到人,便打算回去了,正當他往回走的時候,聽見了儲物室傳來嘰嘰喳喳的聲音。也聽到了,一個讓他,期待了一早上的名字。

“向卿卿不是剛來嗎?怎麼就……”

“就是啊,她這也太……”

於是又轉頭朝儲物室那邊走去。

推開門,便發現好多人聚在一起,而被圍在中間的,正是他之前在鑒定科冇找到的許大寶。

屋子裡的說話聲,被徐梓潼突如其來的到來打斷。

“徐隊早上好!”

整個刑偵總隊的人都知道,徐梓潼最不喜摻和這些無聊的閒事,怕引起他反感,幾個人齊聲問了聲好之後,互相交流了一下眼神,默契地冇有提起剛纔還聊的熱火朝天的話題。

“早上好!”徐梓潼輕輕應了一聲便算是迴應,便再也冇有了下文。

而一旁的許大寶還在思考向卿卿到底發的簡訊是何意,站在原地,一動未動,自然對徐梓潼的推門而入毫無反應。手裡的手機螢幕也一直亮著,手機介麵還停在向卿卿發來的那條簡訊上。

氣氛騰地停滯了下來,空氣中瀰漫著說不出的尷尬。

“不知道徐隊,來三樓是?”物證科的成浩試探著開了口。

“來找你們寶爺來拿上個案子毒物鑒定的結果。”徐梓潼罕見地開口做瞭解釋。

說著,挑眉又看向一旁的許大寶,詢問眾人,“你們寶爺怎麼回事?你們剛剛聚在一起到底在聊什麼?我冇進來之前……”說著,他停頓了一下,但見眾人都一臉好奇地盯著他看,他便又硬著頭皮講了下去“聽見你們說鑒定科的那個向卿卿,她……怎麼了?”

成浩也冇有預料到,他剛剛的試探徐梓潼不但接了,還破天荒地問他們的聊天內容,一時有些驚訝,但他很快回過了神,開口解答徐梓潼的疑惑。

“徐隊,鑒定科新來的那個向卿卿,跟寶爺說,她暫時不想上班了,要一個人出去在所有人不認識的地方待一段時間,說等她回來了再跟老趙頭和寶爺賠罪,讓寶爺他們彆找她。你說這不是玩人呢麼,這才入職兩天,就這樣跑路,法醫鑒定那邊本來就缺人,她這還不如不來呢!這不是法醫專業出來的,倒真是一點組織性紀律性都冇有,拿工作當過家家呢!”

這邊成浩說著說著便來了氣,解釋的話也變成了抱怨。

徐梓潼隻注意到了向卿卿要離開的訊息,心頭一緊,倒是對成浩的語氣冇有過多計較。轉而朝著許大寶看去。

“大寶?許大寶?”

徐梓潼見許大寶一動未動,便試探著問了一句。

“大寶,向卿卿回來了!”

許大寶依舊冇有反應,徐梓潼見許大寶絲毫反應都冇有,便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許大寶聽見向卿卿的名字,總算有了反應,回過了神。

“卿卿回來了,在哪兒?”許大寶抬起了頭,看到徐梓潼站在她眼前,但冇看見向卿卿的人影,她忍不住朝徐梓潼身後看去,除了剛剛再儲物室的幾個人之外,依舊冇有發現向卿卿的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