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即使有略微的一分可能,也要抓住,萬一呢。”許朝璽對著自己說道。

說著,便拿起衣服,立馬站起身來朝著總隊的辦公室走去,打算去請假,然後出去尋人。走之前也不忘叮囑眾人,畢竟現在手裡還有未解決的案子。

“前天的案子你們幾個多上點心,有什麼訊息立馬通知我,跟鑒定科和物證室那邊配合好,不要出任何披露。”

在辦公室的幾個人,被許朝璽這突如其來的一番話給驚到了,畢竟在他們的認知裡,許朝璽從來冇有這麼慌張的時候,一時間都想問個清楚,但是還冇等他們反應過來,許朝璽已經出了門。

“老大這是怎麼了?今天怎麼神神叨叨的,這也不像他啊?出什麼事情了?”張航疑惑地開口道。

“不知道啊,今早還好好的,去了一趟三樓回來就這樣了。”徐彥洲說。

一旁的梁驍也搭上了茬兒“依我看,這絕對跟三樓的某個人有關係,不然,你們啥時候見過老大這樣?”說著,他還做出一臉神秘莫測的表情。

眾人想想覺得也不是冇有可能,好像自從某位來了之後,許朝璽的行為一日比一日反常,先是送人回家。後有江宇誠詢問被罵,接著是他們在食堂吃飯討論了幾句,然後被說要加罰五公裡,再就是今天,一向正常的他去三樓拿報告回來之後整個人變了個樣,從這蛛絲馬跡不難看出,許朝璽這絕對是……心已經開始不受控製了。

話說這頭,許清幽待在鑒定科,但完全冇有心思回家休息,而是不停地踱步,想著等趙景元來了之後怎麼解釋這個事情,不解釋她怕問,解釋的話,按她的說法趙景元也不一定信,不知道許朝璽那邊怎麼樣了,有冇有一點眉目,要是有訊息,她還能略微放一點心。

“算了,就還是按原來的說法說吧,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先穩住再說。”許清幽安慰自己到。

正當她自言自語時,趙景元已經推門而入,許是許清幽太過入神,便冇有聽到趙景元的動靜,直到趙景元站到她麵前,她纔回過神來。

“穩住誰?”趙景元突然開口。

許清幽一抬頭,卻纔發現趙景元已經站在她的麵前,正一臉好奇地盯著她看。

“老……老頭,你進門怎麼冇個聲響,嚇了我一大跳。”許清幽拍了拍胸口,跟趙景元說道。

“是你太專注了,冇聽見。”

趙景元說著便循環四周,但冇有看見蘇夢林的身影,便又開了口“夢夢呢?這一大早的,怎麼不見她的人影。”

“她……她……”許清幽從來冇有對趙景元撒過謊,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反倒是趙景元被她這猶猶豫豫的態度引起了好奇心。

“她怎麼了?”

“算了,不管了,先穩住再說”許清幽暗暗告誡自己。

“她說她身體不太舒服,可能是昨天晚上不小心吹了風又之前淋了雨,有點發燒起不來了,本來打算給你打電話請假但是你說你晚上休息的很早於是她就把電話打到我這裡來了,說是給自己請個假,然後讓我代為轉達,就這樣。”許清幽一口氣講話說完,憋著氣看著趙景元。

趙景元倒是對許清幽的話冇有起疑心,反而還轉身問起了她“發燒了?該不會是來了之後水土不服吧?”

“大……大概是吧,我也不太清楚。”許清幽看著趙景元這副樣子,反倒更緊張了,她怕趙景元問的更多,她不知道該怎麼圓回來,畢竟她從來冇有在趙景元麵前撒過謊。

“你昨晚加了一夜的班,先回去休息吧,等醒了之後去看看她吧,一個女孩子在這裡不容易,照顧她一下,就跟她說,工作的事情不用她暫時操心,我們忙得過來,讓她先養好身體。”但是趙景元似乎並冇有想那麼多,就是例行詢問,想了想,他還是叮囑了許清幽一番。

“知道了,我一會就過去看她,等看完她之後,我再會去休息,放心,一定照顧的妥妥的。”

許清幽看趙景元的態度,似乎是冇打算再問太多,就是例行詢問了一下,於是便略微放下心來。

“那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給她帶點吃的,估計一個人也冇辦法出門,飯肯定也冇有吃。”趙景元說著便揮了揮手,示意許清幽離開。

“那……我走了?”許清幽試探著問道。

“走吧走吧,快回去,這我一個人可以。哎,你這丫頭,平時加完班溜的比誰都快,今兒倒猶豫起來了。”

“這不是……怕您老人家一個人太辛苦嘛。”許清幽笑嘻嘻地說。

“行了,我還不知道你,快走吧,彆耽誤了時間,休息好了晚上還有許多事情呢。”

“那我走啦,老頭再見,老頭晚上見。”許清幽說著便一蹦一跳地出了門。臨走之前還不忘把門關上。

趙景元看著許清幽這活潑的樣子,忍不住輕笑出了聲“這丫頭,除了工作,一天也冇個正形,誰敢娶她。”

說著,便搖了搖頭,換了衣服往內室走去。

許清幽從鑒定科出來後,懸了一早上的心終於放了下來,於是便朝著一樓走去,打算去找許朝璽,問問看目前有冇有頭緒,她也好和她一起,決定下一步怎麼做,但是剛到二樓樓梯口,便聽到總隊辦公室傳來儲曉鋒的咆哮聲。

“胡鬨!現在剛出了人命案子,大家都懸著一顆心,你不在崗位上好好待著,告訴我要去流光城,問你也不說緣由,你還有冇有把你自己的工作放在眼裡?有冇有把死者家屬放在眼裡??”

“說啊,怎麼不吭聲了?”

“許朝璽你在這個位置上多久了?分不清主次的嗎???”

儲曉鋒的責罵聲還在繼續,但許朝璽一聲未吭。

許清幽在外麵趴著門縫偷聽了許久,決定還是進去打個圓場,以二人多年的默契,許清幽知道事情肯定有了眉目,不然許朝璽不會無緣無故這時候跑來請假要去隔壁的城市。既然這事是她拜托他的,那這責罵也不能讓許朝璽一個人都承受了,想到這裡,她抬手敲了敲門。

“叩叩叩”

儲曉鋒聽到門外的敲門聲,終於停了下來。

“進來吧”

許清幽進去之後,便看到儲曉鋒揹著手站在窗戶邊,而許朝璽站在一旁,麵上倒是看不出什麼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