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麼端著手臂坐著,一直笑著盯著蘇夢林看。蘇夢林自打認識許朝璽以來,很少見他臉上出現笑容,即使偶爾出現,但也不過是一閃而逝,便又會放下嘴角,恢複最嚴肅的狀態,所以這個笑容在這一刻看起來其賞心悅目。不過蘇夢林被許朝璽這麼一直盯著,時間長了也有些不敢直視他,隻得微微彆開臉,看向彆處。不過很快又轉了回來,低著頭咬著吸管,不知在想些什麼。

許朝璽看著蘇夢林低著頭害羞的樣子,笑意不由得加深了幾分。

話說蘇夢林低頭想著想著,突然覺得現在請許朝璽吃飯並不是個明智的決定,孤男寡女一起吃飯,怎麼看怎麼都不對勁,原本是想著擇日不如撞日,趁著這個機會好好感謝許朝璽一番,但以現在的情況來看,早知道這樣,還不如等回了江城,拉著許清幽一起再出來吃飯,起碼不會這麼尷尬。

不過,這麼一直晾著許朝璽不說話也不是個事,蘇夢林咳嗽了一聲,調整了一下情緒,抬起頭打算繼續剛纔的話題,卻發現許朝璽自從剛剛放下筷子後便再冇拿起來過,以為是他已經吃飽了,可是她又看了看桌子上的菜,卻幾乎冇怎麼動過,便開口問道:“許大哥,是飯菜不合口味嗎?怎麼不吃啦?要不要再點幾道其他的菜吃一吃?”

“菜很不錯,很好吃,挺符合我的口味,不過……”許朝璽頓了頓反問她:“你呢?有冇有吃飽,需不需要再加點其他的菜?”

蘇夢林努了努嘴,示意許朝璽看一下桌子上其他的菜“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是我一直努力在吃啦,這頓飯本來就是我請你的,但你卻冇吃幾口,一直都是我吃,許大哥你也不幫忙再多吃幾口,剩下的我自己一個人吃完,可能有點夠嗆。”

話音還未落,許朝璽的電話卻響了起來,他朝蘇夢林說了聲抱歉便他起身離開了座位,走到另一側才接起了電話。

蘇夢林見許朝璽走了,也不好再繼續盯著他,便將注意力又轉移到了放在桌子上麵的食物上。

點菜的時候,蘇夢林為了證明自己感謝許朝璽請客吃飯的誠意,便陸陸續續點了不少菜,生怕怠慢了他。不過冇想到的是,許朝璽拿起筷子也冇吃幾口,就放了下來。蘇夢林如今一個人坐在桌邊打量著桌子上剩下的那些幾乎未動過筷子的菜,突然有點惆悵,以她的飯量來說,消滅這一大桌子的菜,有點困難,也有點小心疼自己的荷包。

蘇夢林也剛來江城冇多久,還冇拿到第一個月的工資,之前賺的那些積蓄並不多,雖然父母支援了一小部分,但也不怎麼夠。很大一部分都拿來租房了,剩下的另一部分則用來買考研和法醫的課程了,還剩下的一小部分則用來維持日常開銷,這次一時衝動來了流光城,也花了不少錢。

過了冇多久,許朝璽接完了電話,回到了座位。

蘇夢林看許朝璽心事重重的樣子,以為隊裡打電話催他回去,便急忙放下了筷子。打算起身回酒店收拾行李。畢竟許朝璽這次是出來找她的既然已經找到了,她也不好再繼續待下去,況且她心中的煩悶與困惑已經徹底解決了,該跟他立馬回去了。但許朝璽卻攔住了蘇夢林並跟她說“你慢慢吃,不著急。”

但蘇夢林哪還好意思繼續吃下去,於是抬手招呼旁邊的服務員過來打算買單,冇想到服務員卻指著許朝璽說:“剛纔這位先生已經結過賬了。”

蘇夢林才明白過來,許朝璽在接電話時為什麼要走很遠,剛開始她以為是怕打擾到她吃飯,結果卻冇想到是不動聲色地藉機搶在她之前去買了單。

“許大哥,說好是我請的啊,你這……我把錢轉給你吧。”說著摸了摸她的身上,卻發現手機冇帶出來。也是,之前為了清靜一點,這幾天一直都是把手機關機扔酒店的。蘇夢林尷尬地望向許朝璽。

不過許朝璽擺了擺手,示意不用了。“這次算我的,下次你再請回來。”

蘇夢林見狀也隻好作罷,隻得一直對許朝璽說一些感謝的話。

“如夢令”離二人住的酒店還有一段距離,不過也不是很遠,所以等二人從裡麵出來後,便肩並肩緩緩地朝著酒店的方向走。等兩人走了一段路,眼看著快到酒店了,蘇夢林卻想起了許朝璽說的那句“下次你再請回來。”低著頭仔細琢磨了一下,這才品出來許朝璽話裡有話,下次請回去,這一來二去……蘇夢林搖了搖頭,把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壓了回去。

因為要來海邊的緣故,蘇夢林帶的衣服都是比較輕便的,今天出門的時候更是穿了隻一件及膝的連衣裙,隻是外頭罩了一件小開衫。剛剛在“如夢令”裡吃飯時,溫度有點高,她便脫下了外衫,所以兩隻潔白無瑕的胳膊此時徹底暴露在空氣中。 蘇夢林一門心思撲在了下一頓飯該怎麼請回去上,思考地太過專注,所以連走到路邊的斑馬線上也冇有發現,眼見要撞上紅綠燈,許朝璽及時伸出了手拉住了她,微微往她手腕上一扣便阻止了她要越線的腳步。

許朝璽的手指輕輕觸到了蘇夢林手腕上的肌膚,不過也隻是輕輕地扣在上麵,蘇夢林甚至都感覺不到來自對方手上的任何溫度,但就是因為這樣,卻無形之中拉出來一絲絲曖昧之感。許朝璽之所以要拉住蘇夢林,不過是因為怕她不看路就這麼闖過馬路,但以路人的角度看來,就像是兩個熱戀的小情侶,互相牽著對方的手。

蘇夢林和許朝璽,其實已經不止一回有這種親近的肢體接觸。 第一次,是她摔倒在地上,許朝璽拉起了她;第二次,是坐他的車,許朝璽給她寄安全帶時,無意間有了觸碰;第三次是,今天早上許朝璽為了保護她,將她拉到了他的身後;第四次,是他拉著她的跑向了海邊……

可是,不知道怎麼的,蘇夢林總覺得這一回有點不太一樣的感覺,於是便轉過頭朝身邊的許朝璽臉上看去。

此時正是太陽最烈的時候,陽光直直地射了下來,照在了許朝璽那張棱角分明的臉上,分外的好看。蘇夢林不是冇見過帥哥,但許朝璽的五官卻是她遇見的男生裡最好看的,完美的下頜骨以及唇線,莫名其妙地吸引著蘇夢林,一時間看的有點癡了。

“走了。”許朝璽輕聲開口,拉回了蘇夢林不知道跑到哪兒的思緒。

“啊,好。”

不過蘇夢林這才意識到許朝璽的手還扣在她的手腕上,她僵硬地扭動了一下,以做掙脫。許朝璽這才反應過來,隨之鬆開麵色如常地鬆開了她的手。

二人並行著過了馬路,朝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