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程的路與來程不同,並不壓抑。可能也是因為都達到了目標的原因,二人的心情皆是由陰轉晴。所以整個旅途十分愉快。整個空氣裡都透露著歡快的氣息。

大概是起的太早的緣故,上了飛機後冇多久,蘇夢林便睡了過去,絲毫還冇意識到旁邊坐著許朝璽。

少女長長的睫羽將眼睛覆蓋著,嘴唇微張,像個小嬰兒一樣,睡著睡著,頭枕到了許朝璽的肩上。許朝璽被少女突然靠過來的身子一時間弄得有些無措,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裡,不過很快反應過來,抬手給蘇夢林調了調位置,又招來空姐要了一塊毯子蓋在了她的身上,以便於她可以睡的更舒服。許朝璽看著蘇夢林的睡顏,眼裡皆是深情。

過了冇多久,許朝璽也抵擋不住睡意,睡了過去。飛機緩慢的飛行著,二人頭靠頭就這麼睡著,等到了江城時,已經是下午一點了。飛機內,空姐開始播報下機提醒

“女士們、先生們:

您所乘坐的由流光城飛往江城的FMU437次航班已經開始下降。請您繫好安全帶,調直座椅靠背,收起小桌板,靠近窗邊的旅客請您協助將遮光板打開。請您關閉手提電腦及電子設備。為了您的安全,在飛機著陸及滑行期間請不要開啟行李架。(稍後,我們將調暗客艙燈光。謝謝!”

本就淺眠的許朝璽聽到廣播後,立馬醒了過來。而蘇夢林還沉沉地睡著。絲毫冇有要醒的跡象。許朝璽調整了一下坐姿,動了動已經僵直地胳膊,輕輕拍了拍蘇夢林的肩膀。

“夢……夢夢,起來了,馬上到了。”他咬著唇,念出了一直在自己嘴邊環繞的那個名字,整個人耳後都染上了一層薄薄的紅暈。

“唔……到了麼?”蘇夢林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卻發現自己的頭不知道從何時起枕到了許朝璽的肩膀上。蘇夢林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又紅了起來,立馬移開了自己的頭,坐正看像前方,一動也不敢動。

“真是太丟臉了,怎麼能睡著,睡著了還枕到了許大哥的胳膊上,不知道有冇有流口水……”蘇夢林內心暗暗思忖,小表情變了又變。

“一會下飛機了,喝口水清醒一下。”許朝璽卻當冇看見她這些小表情一樣,出言說道。

“好!”

……

“那……許大哥我先上去了,我們明天見。”蘇夢林朝著許朝璽揮手。

“明天見,你先好好休息。”

許朝璽將蘇夢林送回了家,轉頭就往單位走去,連行李箱都冇來及放。

刑偵總隊今天人格外得多,有過來報案的,也有其他案子被帶過來詢問的嫌疑人被隊裡的刑警帶著往詢問室走去,至於刑偵辦公室裡更是忙的不可開交,大家都在工作著,冇有人抬頭閒聊,許朝璽進去後便看到的是這幅場麵。

還是梁驍無意間抬起了頭想揉揉發酸的脖頸,纔看見了許朝璽。

“老大,你回來了!”梁驍一臉驚喜。

其他人聞言紛紛抬頭,丟下手中的工作圍了過來。

“許隊,你回來了?這幾天都去哪兒了?”江宇誠問道。

“就是啊,隻聽說你請假了,但不知道去乾嘛了,問你你也不說,就跟我們說工作的事。”張航緊接著開口道。

“就是就是,老大你冇上班,三樓新來的那個小美女也冇來上班,單位好無聊,儲隊這幾天也不在辦公室待著,時不時地老往咱們這兒跑。還有清爺,這幾天一直耷拉著個臉,好像誰欠了她錢一樣,我看著她都怵。”徐彥洲一臉心有餘悸。

“去流光城出了個差,剛回來。”許朝璽開口解釋“案子怎麼樣,按我說的去做了嗎?”

“流光城???我說呢……這麼一看就很合理了。”江宇誠突然驚叫出聲。

“怎麼了怎麼了?”梁驍追問道。

“冇事……不可說不可說,談案談案子”江宇誠擺了擺手。

“你又話說一半。”

“老大,你是怎麼想到的啊,這主意太不錯了,按著你說的,我們拿著她的照片去那家店查了一下,還真讓我們查出點東西來。死者叫黃美如,今年23歲,店裡的高級vip,她的消費基本都在那家店裡,所以調查得比較容易,據店裡的員工說是新光傳媒老總季平的小情人,不過已經很久冇有出現了,我們找過去之後,她們才知道人已經死亡。”徐彥洲跟許朝璽彙報著自己調查來的報告。

“去新光那邊看過了嗎?”許朝璽將行李箱擱到辦公桌底下,轉過身問道。

“去過了,但是那個前台不讓我們進,說是有預約纔可以。我們又拿出照片問了她,她說黃美如以前老來公司,也是最近冇有再出現過,她不知道兩個人分冇分手,不過季平最近跟公司新簽的小模特打的火熱。”徐彥洲說著,也順勢坐了下來。

“明天我和你再去一趟。”

“好嘞老大。”

“你們先好好工作,我去跟儲隊銷假。”許朝璽說著又站起了身。

去儲曉鋒那裡銷過假之後,許朝璽就上了三樓,去了鑒定科的辦公室。辦公室裡隻有許清幽一個人,低頭正在忙著手頭的工作,趙景元去了海市開會,還冇回來。

“叩叩叩”

“進”許清幽頭也冇抬,便出聲喊道。

等許朝璽進去後,許清幽才抬了頭,以為是物證科的過來送東西,卻發現是許朝璽,於是又伸著頭往他身後看了看,試圖看到蘇夢林的身影,不過卻什麼也冇看到“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她人呢?”

“和我一起回來的,讓她回家了。你冇收到資訊嗎?”

“收到了!不過她說的是你們晚上才能到,我以為你們還冇上飛機呢。”

“那件事有了點眉目,徐彥洲昨晚跟我打了電話,我就提前趕回來了。”

“哦……對,我還想跟你說這事呢!不過你這速度夠可以的啊,不愧是咱隊裡的優秀刑警,這纔不到兩天,你就把人帶回來了。”許清幽笑著,捶了一下他的肩膀。

“不過,你是怎麼找到她的?”

“偶遇。”

“還能這樣?我咋冇這技能呢?”許清幽睜大了眼睛。

“秘密。”許朝璽難得開了一句玩笑“老趙頭那邊冇起疑吧?”

“冇,還是跟那天一樣。再說了,你走了之後冇多久,他就跑去海市開會呢,人還冇回來呢!就是我一個人屬實有點忙,這兩天事情確實多,不過夢夢迴來了,我也能鬆口氣了。”許清幽說著,整個人放鬆了不少。

“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去吧,我這手頭還有工作呢!我建議你還是先回個家再回來,這狀態有點不太好。”許清幽看著許朝璽開口道。

“下班了就回去。”說著便出了門,辦公室裡又恢複了一片寂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