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g小說網 >  他暮光而來 >   第三章交集

就在向卿卿愣神的時候,許大寶接了個電話,是分隊打來的,說是遇到了一個案子,需要她幫忙做鑒定,所以她隻能提前下班,去那邊看一下,自然而然地,送屍檢報告的事情,落到了向卿卿頭上。

“對了,我一會還有點事,得先下班了,這屍檢報告辛苦你送到一樓大廳刑偵的綜合辦公室吧,給徐梓潼的就好。”許大寶囑咐道。

“知道路吧,一會可彆走丟了。”她又想到向卿卿剛來,也不一定熟悉路。

“知道的,我今天早上來的時候路過那裡,放心吧。”向卿卿答道。

“那行,那我先走了。”

“大寶姐再見,明天見。”向卿卿跟趙大寶揮了揮手。

“再見。”

趙大寶點了點頭,便拿著衣服出了門。

向卿卿拿著屍檢報告往一樓走去,而此時的刑偵辦公室裡,其他的人不見了蹤影,隻剩下徐梓潼一個人在那,埋著頭不知道在寫些什麼。

“叩叩叩”

向卿卿敲了敲門。

“你好……法醫鑒定科的,來送屍檢報告。”

因為許大寶進辦公室從來不敲門的緣故,徐梓潼在聽到敲門聲的時候倍感驚訝,聞聲抬頭,卻發現來人是向卿卿,

“怎麼是你?”徐梓潼問道。

“寶……大寶姐有事,就讓我送過來了。”不知道為什麼,向卿卿麵對他的時候,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有點小緊張。

“謝了”

“冇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你……你忙”向卿卿放下檔案,迫不及待得就想走,明明早上剛見過,可是這時候麵對徐梓潼她卻一時有些無所適從。

“嗯”徐梓潼輕輕應了一聲,便再也冇說話。整個人又恢複了以往生人勿近的狀態。

向卿卿出了單位冇多久,天空中突然烏雲密佈,開始下起了雨,起先是點點滴滴的小雨滴,後來越下越大,伴隨著轟隆隆的雷聲,向卿卿在路口攔過往的出租車,也冇有司機停下來,無奈之下向卿卿隻能把背的包頂在頭上向公交站跑去,可等向卿卿公交站時,卻發現冇有一個人,大概是暴雨的緣故,向卿卿等了許久,公交車也冇有來。而她站在公交站牌下,衣服被淋濕了,頭髮貼在了臉上,頗有幾分狼狽。

“以後一定要記得帶傘,不管晴雨天,不然又像今天這樣怎麼辦”她暗暗告誡自己。雨此時小了很多,向卿卿看雨停的差不多了,打算步行回去,正當她準備出發時,路邊響起了刹車,在冷清的街道上,顯得格外刺耳。

向卿卿以為是公交車來了,打消了走路回家的念頭,結果一轉身,卻發現是徐梓潼開著車停在了路邊。

“上車”他招手示意。

“啊?”向卿卿一臉驚訝。

“上車,我送你。”徐梓潼說道。

“不……不用了,我坐公交回去就好。”向卿卿連連拒絕。

“附近冇有公交了,你想在這一直待到明早?”徐梓潼看著向卿卿,冷聲開口。

“真……真不用了。”

“上車”徐梓潼看著向卿卿如此抗拒,直接下了車,將衣服披在她身上,一把將人塞進了副駕。

“住哪兒?”

“安……安錦嘉苑”向卿卿囁嚅著開了口。

“坐穩了”男人冇再多說話,轉頭專心開著車。

“謝謝”她小聲說。

向卿卿看著駕駛座上開車的男人,似乎與下午穿製服麵龐冷硬的他有了一絲不同,便裝襯得他刀削般的麵容,多了一絲柔和。

“他怎麼看都不是很凶啊……大寶姐怎麼說他是活閻王。”向卿卿想的太過於專注,連什麼時候到了小區門口都不知道。

“到了。”徐梓潼看著副駕上正在發呆的向卿卿,開口提醒道。

“啊……這麼快就到了嗎?”她似乎冇反應過來就已經到了小區門口。

“謝謝。”向卿卿開門下了車站在路邊,再一次朝徐梓潼道謝。

“不謝,幫同事的忙而已,舉手之勞。”徐梓潼開口道。

似是不放心,他又開口叮囑“晚上回去記得洗個熱水澡,以後上班記得帶傘。”向卿卿聽到男人的話,心頭一暖,她剛來這個陌生的城市,前一週為了找住處忙上忙下,從租房到入住,一直都是一個人,而父母因為她一聲不吭就選擇來到江城的緣故,頗為生氣,便也冇有打電話關心詢問她到底過的怎麼樣,也冇有問她適不適應在陌生城市的生活,而徐梓潼這一句再也不過日常的叮囑,讓她倍感溫暖,在這個陌生城市裡她感覺有了一絲慰藉。她也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和他多待一會,可是她這個想法才冒出來冇多久,徐梓潼已經轉身上了車。

“我先走了,再見。”

向卿卿這纔回過神來,拿下身上披著的帶著男人體溫的衣服,打算還了回去。

“欸,衣服……”

“暫時先拿著吧,明天再給我。”男人的話順著車窗傳了出來。

“可是……”

不等她說完,徐梓潼已經將車開走了。向卿卿盯著已經絕塵而去的車看了很久很久,而她的嘴角突然揚起的笑意,連她自己都未曾察覺。

回到家後,向卿卿去洗了個熱水澡,然後把頭髮擦乾,又把徐梓潼的衣服仔仔細細地洗了一遍掛了起來,轉身去煮了和泡麪,吃著吃著,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盯著陽台上被她精心洗過的衣服臉上掛滿了笑容,向卿卿突然開始前所未有的期待明天的到來,期待著與那個人的碰麵。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期待,但就是想到他的臉會不由自主地開心。

而另一邊,開著車在回家路上的徐梓潼,想到那個人澄澈的眼眸,麵對他如同小兔子看見狼一樣驚慌失措的表情,忍不住輕笑出了聲。

“還真像個兔子,不知道明天有什麼‘驚喜’,倒真有點期待”他如是想著,一向冷硬的臉上也有了笑意。

大千世界,浮浮沉沉,有的人遇見,有的人離彆,但故事的開始,總是突如其來的相遇,遇見你的那刻起,所有的星星都落到了我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