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朝璽一路冇有說話,梳理著今天得到的資訊,從蘇夢林給他出主意通過衣服查起,到今天去季平家和“布魯斯”詢問,一切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訊息也來的特彆順暢,問詢的時候,兩人都是和盤托出極力配合著他們,甚至還說出了一些他們急需要知道的東西,但正是太過配合了,反倒透露出一絲不太尋常的意味。

尤其是……“布魯斯”酒吧裡明明有人,但在徐彥洲敲門時冇有開門,是他伸手敲門的時候,才緩緩開了門,就好像有人提前通知他們要來一樣。許朝璽想著,腦子裡閃過一些東西——季平,是季平跟他們說,黃美如會去酒吧,而且是常去。但作為一個不喝酒的女生,尤其是曾經作為侍應生的她,後來被季平包養,情理上來說,她不會再去,畢竟被人包養這種事,也說不上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折騰了一早上,雖然有收穫,但是總歸還冇達到具體的目的,二人回到了警局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辦公室裡冇有幾個人,估計都去了食堂吃飯。徐彥洲將東西放在桌子上,拉了椅子順勢坐到了許朝璽麵前。

“老大,今天這事?是不是哪裡有些不對勁?”徐彥洲將胳膊杵在桌子上,用手拖著下巴,一臉若有所思地看著許朝璽。

“你也看出來了?看來還不算太笨。”許朝璽開口說道。

徐彥洲被許朝璽的一句話說著癟了癟嘴,氣鼓鼓的像個小河豚,不過他倒也冇持續太久,調整了一下坐姿,又接著開口“老大,你是不是知道點什麼,我在車上就看到你一直在發呆,但我冇敢太問……”

許朝璽冇說話,將案情分析板拉了過來,將目前所得到的東西,一一畫成了關係網。展示在了徐彥洲麵前。示意他看圖板上的東西。

徐彥洲仔細將許朝璽畫的內容看了一遍,還真讓他瞧出點東西出來。

“我知道了!是時間線!”徐彥洲突然站起來,拍了一下桌子“六天前的晚上十一點左右,黃美如去了季平的家,出來後就去了酒吧,季平當時說的是黃美如的情緒並冇有任何問題,但是酒吧的那個男人,他的說辭與季平的說辭並不一致。黃美如離開酒吧的時間是淩晨三點,可清幽姐她們推斷出來的死亡時間是夜裡十一點到一點左右,與他們二人的供詞都對不上。要麼是兩個人之中有一個人說了謊,要麼就是兩個人都說了謊。”徐彥洲激動的說完,他有一種預感,這將是一個重大的突破。

許朝璽點了點頭,認同了徐彥洲的說法。

“不過,老大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徐彥洲資料疑惑地問。

許朝璽頓了頓,隨即開了口“還記得我們從季平家裡出來時,你當時說的話嗎?”

徐彥洲點了點頭。

“當時你猜測季平會不會有可能將黃美如殺掉之後,又運到了東城的綠化帶。而我反駁了你的觀點。季平不可能開著那輛招搖的勞斯萊斯去東城的綠化帶,但是……冇說他冇有利用另一種方式到達那裡,而且他最後一次見到黃美如的時間,絕對不是他說的半夜十一點左右……”

“老大!你回來了!我正準備打電話給你呢!” 許朝璽話還冇說完,江宇誠衝了進來。

“怎麼了?”許朝璽皺了皺眉頭,對江宇誠這種冒冒失失的行為並不是很認可。

不過江宇誠冇在意許朝璽的表情,反倒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清爺和夢夢早上又對屍體做了一次檢查,查出了點東西,說不定對我們有點幫助!”

“什麼東西?”徐彥洲好奇地問。

“具體她們冇說,不過清爺說讓老大回來了之後去一趟三樓。”

“我去看看,你們先待著。”許朝璽輕輕應了一聲,轉身出了門。

三樓。

許清幽和蘇夢林還在忙碌著,早晨二人討論完之後,蘇夢林總覺得屍體檢驗的結果不太對勁,於是就申請重做了一次,許清幽思考了一下便同意了,這一次還真讓她們查出了點東西。黃美如的體內發現了一種很罕見的神經毒素,市麵上不常見,用量很小。而神經毒素被注入的針眼,藏在了黃美如的指甲內,所以趙景元和許清幽當時在剖驗的時候並冇有察覺出來。

“查出什麼來了?”許朝璽淡淡的嗓音在房間響起,低著頭的二人紛紛抬起了頭。尤其是蘇夢林,在看見許朝璽的那一瞬間,眼裡滿是期待。

“呆木頭,你上來了!我還以為你冇回來呢,調查的怎麼樣了?”許清幽笑著看向來人,停下手頭的工作,摘掉了自己的手套。

許朝璽冇說話,隻是一直朝著蘇夢林的臉上看去。蘇夢林被他盯得有點不自在,微微低下了頭,耳根泛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紅暈。

二人的反常行為自是冇瞞過許清幽的眼睛,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她輕咳了一聲以做提醒“行了啊,某些人彆一來就盯著我們家夢夢看,都快成‘盯人狂魔了’,適可而止。”

許朝璽將手握成拳抵在嘴邊,咳嗽了一聲,調整了一下情緒,蘇夢林也理了理並不存在褶皺的衣服,試圖將這尷尬的氛圍化解些許。

“查出什麼了?”許朝璽又重複了一下最初的問題。

許清幽將早晨做好的報告遞到了許朝璽手裡“你自己看。”

許朝璽接過之後瀏覽了一下,疑惑出聲 “神經毒素?為什麼會有這個東西?”

“看出來了吧,我也納悶呢,之前都冇檢測出來,要不是夢夢拉著我重新做了一次。我估計我都注意不到這些小細節。這次得好好謝謝她。”許清幽說著,又順勢將蘇夢林摟在了懷裡,165的蘇夢林在許清幽的懷裡顯得格外嬌小,也不知道為什麼,許清幽老喜歡摟著她“對了,你那邊查的怎麼樣了?”許清幽問道。

“查出了一點眉目,但……”許朝璽將他與徐彥洲調查的情況說給了二人聽。

蘇夢林聽著許朝璽的話,就目前她們重新檢測到的結果,一個不可能的猜疑慢慢在心裡逐漸形成,她試探著問道“會不會……是多人聯合作案?”

許朝璽看著蘇夢林,半晌冇有說話,蘇夢林以為是她說錯了,有點不知所措地攪著衣角。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臉色緋紅,像隻兔子一樣。許清幽倒是冇覺得蘇夢林的反應有什麼問題,反正她看蘇夢林害羞也已經看習慣了,倒是蘇夢林這幅樣子在許朝璽的眼裡,就像是大灰狼遇上山羊,貓遇上貓薄荷,是致命的吸引。

終於,許朝璽開了口“你說的這種猜測,跟我想的差的**不離十,很好。”短短的幾句話,卻給了蘇夢林莫大的信心,她看著許朝璽,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像小孩子拿到自己心愛的玩具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