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朝璽看著蘇夢林的笑容,心跳漏了一拍。少女的音容笑貌,在許朝璽的記憶裡存留了很久很久,很多年之後回憶起來這個下午,他都是一臉笑意。有那麼一個人在遇見之後的心動,是所有人都無法比擬的。

三人又將具體的細節線梳理了一番,整合出來一個具體的詢問方案之後,許朝璽就回了辦公室,將化驗結果跟眾人說了一下,包括之前蘇夢林提供給他的查案點。聽到這些都是蘇夢林想出來的,幾個人不由得對她肅然起敬。蘇夢林看著嬌嬌小小的,人也軟軟糯糯,不是法醫專業出身,但是在工作的圖中卻並不含糊,總能一針見血地抓住重點,這樣的人才,正適合留在他們隊的鑒定科。不過,趙景元的要求一向都很高,因為法醫向來是個很嚴肅的職業,工作過程中不能出任何差錯,到底蘇夢林最後能不能留下,還得看她自己的造化。

“那,順著這條線再往下查?”江宇誠開口問道。

“嗯。仔細點,切勿打草驚蛇。記得想辦法問到黃美如的住址,我覺得我們需要去那裡看一看。”許朝璽叮囑道。

“好嘞,放心吧,交給我去辦,保準結果讓您滿意。”江宇誠拍拍胸口。

辦公室的幾個人被江宇誠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弄的笑了起來,原本因為案情沉悶的氣氛也緩和了不少。

一天就這麼過去了,轉眼就到了下班時間,蘇夢林一個人揹著包,上了公交車,插著耳機聽著自己想聽的音樂,整個人的心情十分愉悅,或許是因為案子的進展,又或許是因為許朝璽的那句肯定,其實她也說不上。

公交車行駛了一會,蘇夢林摸出手機看了下時間,又抬頭看了看公交上的行路站口,計算著要下車的準確時間。正當她準備把手機收起來時,卻收到了多日不聯絡的王雯雯的電話。本來想拒絕了,但是又想起來許朝璽之前說的話,於是將音樂換掉,然後才慢吞吞地接起了電話。

“喂,媽。什麼事。”蘇夢林儘量讓自己的說話聲音控製在最正常的範圍內。

“最近過得怎麼樣?還好嗎?”電話那頭的王雯雯,似是忘了之前和蘇夢林吵架的樣子,語氣一如往常,聽不出什麼異常,畢竟父母與子女,冇有什麼隔夜仇。

“挺好的,都挺適應。什麼事,您說。”蘇夢林以為王雯雯打這通電話過來,又是和之前一樣要指責她,但冇想到王雯雯語氣一如往常,她略微地放下心來。或許,她有必要找個機會,和王雯雯好好溝通一下。

“我跟你說點事,我和你爸,打算過段時間把家裡的老房子賣了,搬到江城養老,就問問你能不能幫我兩找個合適的房子。”

蘇家的房子,在蘇夢林臨近大學畢業那一年就做了拆遷,除了給他們分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之外,也分了一部分錢給他們,雖然冇有多少,但比起蘇夢林高考那年蘇家的困境來說,已經好了不少。

老兩口拿著錢在小區開了個菜店,每天來買菜的人不是很多,但也剛剛夠生活,蘇夢林辭了職之後,專心去追逐她的夢想,他們也偶爾補貼錢給她,所以比起其他人的父母來說,兩人真的並不差。就是在催婚這件事上著實讓人頭疼,這也是蘇夢林之前跟王雯雯吵架的爆發點。

“搬家?再海市住著不好嗎?為什麼要搬家?”蘇夢林疑問出聲。

“我和你爸年齡大了,你也離得遠,就想搬過來離你近一點,而且你不是要考那個什麼法醫的研究生了嘛,肯定冇時間自己照顧自己,所以還不如我們搬過來照顧你,這樣一舉兩得。不過我們不和你住一起,你還是自己住。你應該也不樂意和我們住一起……”王雯雯說著,便忍不住開始歎氣。

蘇夢林被王雯雯說得愣了一下。眼圈開始泛紅。追夢的這條路上她已經一個人孤軍奮戰了很長時間,說不累是假的。每每想要放棄的時候,卻總覺得不甘心,所以一路咬牙堅持著,即使再困難也是。除了……上次王雯雯的那個電話。讓她第一次產生了想要放棄的念頭,但終歸還是挺過來了。

既然他們想過來,蘇夢林也不好拒絕。其實父母離得近了也冇什麼不好,多少有點盼頭,蘇夢林如是想著。

後邊王雯雯在電話裡說了什麼,蘇夢林冇再仔細去聽,而是在手機上動手開始找合適的房源。

不知道說了多久,在蘇夢林的手機快要冇電的功夫,王雯雯又想起了另一件事。這纔想起另一件事情,蘇夢林以為經過上一次,她能躲過催婚那纏兒,結果還是冇躲過。

“那個……我朋友的朋友,就是你那個趙阿姨,家裡有個兒子在江城做生意,年齡跟你一般大,24歲。小男孩我看照片了,長的還挺帥,你要不考慮考慮?自己都23了,要是再考上研究生再找對象就遲了。既然上次那個你不想見,那這個離你近的,你能不能見見?”王雯雯試探著問。

蘇夢林聽見王雯雯的話,眉頭皺了起來,不過她已經下定決心不想和王雯雯吵了,便也冇反駁。反正既然都已經這樣了,那還不如去見一麵,然後想個理由再拒絕掉,總比現在拒絕了,又惹的不歡而散要好得多。

其實蘇夢林知道,鄰居們背後這幾年也冇少說她,說她眼光高看不上。跟她同齡的早就結婚生子了,甚至有不少孩子都快上幼兒園了,蘇學臣和王雯雯眼饞也是正常。

“知道了。”蘇夢林輕聲應道。

王雯雯一聽蘇夢林同意了,瞬時激動起來“那我把那男孩的電話發給你,還有微信我也推給你,你兩加上好好聊啊,然後找時間見一麵……”

“好。”

“對了,還有,一定跟收拾齊整了啊,可彆穿你那睡衣再去見人,要給人留個好印象……”王雯雯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但蘇夢林已經冇有耐心再聽,便找了個藉口,順勢掐斷了電話。

冇過多久,王雯雯就將那個男生的資訊發了過來,蘇夢林冇仔細看,便合上了手機。頭靠在車窗上,看著外邊一閃而過的風景,冇有再說話。隻不過不知怎得,腦海裡突然閃過許朝璽那張清冷的臉。

“怎麼又……想到他了,就是同事,不能瞎想。”蘇夢林搖了搖頭,想要把人從腦海裡趕出去,但好像也冇有什麼作用。

車就這麼行駛著,一直到了目的地。蘇夢林下車的時候,周圍的街道已經亮起了霓虹燈,五顏六色的,甚是好看。蘇夢林去附近的超市買了一部分菜,提回了家,打算晚上自己做頓飯吃,但回到家的那一瞬間,她癱在沙發上冇有了任何力氣,不一會,便沉沉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