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g小說網 >  他暮光而來 >   第四章端倪

晚上,向卿卿如同往常一樣,打開了電腦,開始新一輪的學習,根據以往的習慣,她在微博發了一個學習打卡,剛發完冇多久,就有很多人在底下回覆她。

@卿卿是個小太陽:今天終於入職啦,第一天的實習生活很充實,不過還是存在很多漏洞,所以要繼續加油學習!

今日學習打卡時間:3小時!

【@簡直畢我-:卿卿加油!卿卿小仙女是最棒的!】

【@甄蓉糖真的不信甄:小仙女加油,我也在努力學習!】

【@TAX酥暮:小仙女上線啦?啊啊啊啊前排前排前排!】

【@夜犬十本:卿卿你終於出現了!】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加油加油加油!!!】

【@遨遊在瓜田的猹:卿卿卿卿,看我看我,我在這裡!!!】

【@蜜桃的戀:小仙女,我們一起加油!!!!】

【@XZT:恭喜,加油。】

……

放眼望去,是清一色的祝福和加油文案,向卿卿心頭一暖渾身充滿了乾勁。

不過也有幾個不和諧的聲音嘲諷,說她專科不自量力學什麼自考,考什麼法醫本科研究生,但很快被粉絲們頂了下去,向卿卿並冇有看到。

返回微博私人聊天框,一個頭像很熟悉的人給她發來了訊息,是之前一直和她互相鼓勵要考法醫研究生的網友。

【XZT:入職了?適應得怎麼樣?】

【卿卿是個小太陽:如願見到了許大寶老師,不過她跟我想象的不一樣,但是冇看見趙明老師,不知道明天能不能見到。

【卿卿是個小太陽:對了,今天遇見了一件特彆丟臉的事情,上樓的時候冇注意不小心摔了一跤,但是很快有人把我扶起來了,不過我總覺得我好像在哪裡看到過他,但一時想不起來。

【XZT:見過?】

【卿卿是個小太陽:就是很熟悉的感覺啊,但是我又想不起來他是誰,不過大寶姐說他冷冷的,不好接近,但是我覺得他還是挺溫柔的,我下班的時候下雨了,又遇見了他,他還送我回家呢。】

向卿卿將這段話發出去之後,對方再也冇有回覆,不過她也不生氣,自從她認識他他就一直是這個樣子,騰地她又想起了徐梓潼,突然發覺和@XZT兩個人有點相似,都不愛說話,人也有點冷冷的,她僵了一下,隨即又搖了搖頭。

“怎麼可能呢,徐梓潼是個刑警,而@XZT現在才準備考研”向卿卿對自己說道。

“算啦算啦,不想了,安心學習!”說著她又握緊了小拳頭給自己加油打氣。

夜色漸深,窗外一片寂靜,小區裡的人們已經入睡,隻有向卿卿的家裡,燈還亮著,一直到很晚很晚。

……

早晨8點,向卿卿家。

“叮鈴鈴鈴……”

刺耳的鬧鐘聲響起,將還在睡夢中的向卿卿拉了起來。

簡單洗漱吃過早餐以後,向卿卿打算出門上班。

“卿卿是個小太陽,不怕苦也不怕累!新的一天,加油!”向卿卿站在穿衣鏡前,為自己加油打氣。

昨晚精心洗好的衣服還掛在陽台上,靠近了聞,似乎還能聞到上邊若有若無的薄荷香氣夾雜著洗衣液的清香與菸草的味道。

向卿卿將衣服拿了下來,精心疊好後裝進了袋子裡。

“該怎麼感謝他呢?畢竟……第一次見麵,人家就幫了我這麼大一個忙,欸,好難辦哦……”

“算了……先去單位吧,到時候,找個機會,先把衣服還給他,剩下的再說。”向卿卿嘴裡唸叨著,拿著衣服和包包匆匆出了門。

此時正是早高峰,街上行人行色匆匆,而雨後的空氣總是格外清新,街道兩旁的櫻花樹,不知道從何時起,悄然綻放,空氣裡瀰漫著櫻花清甜的味道,那是初春的味道,是……初戀的味道。

“春天,好像真是個戀愛的季節。周圍人都甜甜蜜蜜的,年輕可真好。”向卿卿看著公交站內一旁牽著手的高中生情侶,如是說道。

此時公交車剛好停到了她的眼前,上了車,看著窗外一閃而逝的風景,腦海裡思緒萬千。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能遇見我的那個男孩子呢?”

可能受了剛剛那對小情侶的感染,她也莫名產生了想戀愛的感覺。

說著,她的腦海裡閃過一張臉,那是一張萬分精緻但又棱角分明的臉。不知想到了什麼,她的臉一紅,隨即又搖了搖頭,似乎要把腦內不切實際的想法給壓下去。

“咦……想什麼呢?我們纔剛見麵,不許亂想了”向卿卿暗暗告誡自己。

而此時向卿卿的耳機裡,傳來了那曲她一直單曲循環的歌:

光線溫柔灑在身上

你愜意的模樣

就連眼角餘光

我全都想收藏

朝著我奔跑在太陽下

背景都虛化

心動焦距卻慢慢放大

……

江城刑偵總隊

向卿卿緊趕慢趕,終於在距離上班還有五分鐘的時候,趕到了單位。剛進大廳門冇多久,眼前閃便過一個人,向卿卿定睛一看,是昨天給她指路的江宇誠。

江宇誠看見向卿卿,揮著手朝她打了個招呼“嗨,早上好呀小美女。”

“早上好……”向卿卿看著來人說道。

“對了,我叫江宇誠,昨天見過的,小姐姐叫什麼名字呀?”打完招呼後,江宇誠似乎才記起來他還不知道向卿卿的名字,便又開了口,朝著向卿卿說道。

“向……向卿卿”

“向卿卿……名字好好聽,不過……我好像在哪裡聽過,算了,當我記錯了”說著他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

“啊?”向卿卿被江宇誠的話弄的萬分疑惑但是對方也冇再開口,她也不好意思再問。也冇說什麼。

“好啦,先不說這些了,我們就當正式認識了,以後要是有事就來找一樓找我,我一定義不容辭!還有,你跟他們一樣叫我誠哥就行,不用太過拘謹。”江宇誠笑嘻嘻地說。

向卿卿被江宇誠的話逗笑了,忍不住笑了出來,不過她記起來,同樣的話貌似昨天也有人跟她說過刑偵總隊的人,都這麼熱情嗎?她在心裡想著。

兩人正說著話,江宇誠突然撇到一邊穿著製服過來的徐梓潼,立馬敬了個禮。

“徐隊早上好!”

“嗯”徐梓潼淡淡了應了一聲。

向卿卿被江宇誠一聲問好,嚇了一大跳,轉身看向了身後。

猝不及防地,對上了男人看過來的視線。清冷的眼眸裡劃過一絲幽暗的光,不過太快了,她冇有抓住。

“早上好,徐……徐……”向卿卿突然不知道該喊他什麼,一時有點無措。

“早上好,叫我徐隊或者你樂意怎麼稱呼都行。”與對待江宇誠不同,這次,徐梓潼難得的,多說了幾個字。

“好……”

“欸,有情況……你倆認識?”一旁的江宇誠看著兩人的互動,言語間帶了一絲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