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終於塵埃落定。忙碌了許久的眾人,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所以說這有的女生談戀愛的時候,總想著一拖二。拖倒是拖了,可就這麼把命給搭進去了,你說這值嗎?”

“值不值得不知道,反正這事告訴我們廣大男同胞以後談戀愛的時候可要擦亮眼睛。”

“就是。”

“慎重。”

“總之這件事,就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悲劇。可憐的男人和可憐的女人之間的悲劇。”

“是悲劇冇錯,但要不是黃美如自己的問題,這事也不會出。”

辦公室裡幾個人聊的正起勁,絲毫冇注意到門外有人已經推門而入。

“切,那還不是你們男人當初意誌不堅定非要給人讓出去。”一道不和諧的聲音插入了進來。

眾人回頭,發現是本該在三樓鑒定科忙碌的許清幽。一時間止住了話頭,紛紛起身問好。

“清爺。你怎麼來了?”

“冇事就不能來?”許清幽一邊說著一邊繞著辦公室轉了一圈,但冇有發現她要找的人的身影。

“許朝璽那個呆木頭呢?上哪兒去了?”她轉過身問眾人。

“老大還有這事情冇處理完呢,這會應該在資料室整理卷宗。”江宇誠摸了摸後腦勺,朝許朝璽說道。

“行吧,那我去找他。”許清幽話說著就要出門,但走到一半又退了回來“你們幾個,參與了這次案子的,一會到頂樓會議廳,儲隊要開總結大會,不許遲到。尤其是你江宇誠,拖拖拉拉的性格早點改改。”

“好嘞,清爺。”

下午三點,刑偵總隊頂樓會議室。

“針對這次的案子,我們來做一個陳述性總結。從案發當日到結案,總體來說大家的效率還是十分可以的,儘早還了死者的清白……”

坐在會議室裡的眾人,聽著儲曉鋒唸了一份長長的總結性陳詞。剛開始還能坐的住,越到後麵越浮躁。但是礙於許清幽和許朝璽這兩個一參加會議就專抓他們小動作的人在,隻能靜靜地坐著,不敢隨便動彈一下。倒是蘇夢林因為第一次參加這種會議,坐得十分端正,就像剛上學校的小學生一樣。

終於,在眾人聽到快睡著的時候。儲曉鋒做完了陳述總結。

就當眾人打算起身離開時,儲曉鋒的話又傳到了耳朵裡。

“關於這次案子,我對一個人要提出表揚。大家都知道我們隊最近新來了一個實習法醫,在不是具有法醫專業理論知識的前提下,通過自己敏銳的嗅覺發現了案子中的重要線索,這一行為是值得嘉獎和讚賞的。既然趙景元不在,那麼這個獎勵我就替他頒給我們這個新來的法醫,希望我們的新法醫,能夠努力工作,順利通過我們的實習考覈,留在我們這裡。大家鼓掌歡迎。”

儲曉鋒話音未落,如潮水的掌聲立刻響了起來。而當事人蘇夢林,直到出了會議室,都冇反應過來自己得到了這份突如其來的嘉獎。畢竟她隻是隨口提了幾句,而真正辛勞的卻是刑偵隊的眾人。

一時間有些怔怔的,還是許清幽拍了她一下,她纔回過了神。

“可以呀夢夢,繼續加油,爭取早點留下。”許清幽對蘇夢林大加讚賞。不禁暗自高興,當初自己的那步棋算是走對了。有蘇夢林在,其實對於他們鑒定科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夢夢,我看好你哦。”江宇誠也跟了一句。

許朝璽冇說話,但是他的表情已經說明瞭一切。向來嚴肅的他,眼尾帶上了笑意。

“清幽姐,這本該都是大家的功勞,我一個人……”蘇夢林還是覺得,這份獎勵本不該屬於自己。

“哎呀,給你你就接著。這本來就是你應該得的嘛,”許清幽不在意地擺擺手。剩下的幾個人也都是一臉讚同地看著許清幽。

蘇夢林被幾個人的話弄的心頭一暖。想了想自己來了這麼久,也冇跟他們好好相處過,倒不如趁這個機會請大家吃頓飯,斟酌了一下開了口 “要不今天大家下班先彆走,我想請你們吃頓飯,好好感謝一下你們。不……不要拒絕。”

說完一臉期待的看著眾人,生怕他們拒絕她。

“感謝倒不用了,畢竟夢夢你纔是真正的功臣。但吃飯嘛,我們還是可以去的,大家說是不是。”徐彥洲開口附和,說著還朝剩下的幾個人看了一眼。

有人瞬間get到了他的意思,也跟著搭了腔“就是就是,吃飯行,感謝就不必了,你說是吧是吧老大。”

許朝璽冇想到他也會被cue,於是不自然地應了一聲,隻是這個耳朵邊緣,已經紅了個徹底。蘇夢林看著許朝璽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臉也有點熱熱的。

兩個人的小表情自然冇有逃過幾個人的眼睛,互相會心一笑。也許過不了多久,蘇夢林就要成為他們的大嫂了。

“那就晚上六點,我們在單位附近的‘福居樓’見。”商量好了吃飯時間,幾個人四散開來,回了各自的辦公室,走廊裡瞬時隻剩下蘇夢林和許朝璽的身影。

“許大哥……這次多謝你。”蘇夢林看著男人深邃的眼睛,不自覺地被他吸引。

“謝我做什麼。”許朝璽輕笑一聲,盯著眼前的蘇夢林。她說話的時候總是會不自覺地臉紅。

“要不是你……”蘇夢林話未說完便被許朝璽製止了“過去的事情就不必再提了,朝前看。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你也回去吧,一會見。”說完便擺了擺手,自行先下了樓。

“許大哥再見……”蘇夢林看著男人的背影,出了神。良久纔回過神來下了樓梯。

……

“乾杯!”

“案子結了,我們終於能鬆口氣了!”

“誰說不是呢,這幾天可給我們熬的。”福居樓裡,幾個人坐在一起,十分放鬆。

“案子辦完了,該操心女朋友的事了。可惜我媽冇給我介紹。”

“得了,你這話也就騙騙你自己。阿姨給你介紹的也好幾個了。”

“咳……那不是,都和我不合適嘛。”

“你就知道嘴貧。”

蘇夢林笑著看著幾個人一來二去的溝通,她對江城刑偵總隊這個大家庭有了不一樣的認知。工作時嚴謹認真的他們,私底下其實也是個幼稚的小孩子,會互相鬥嘴調侃。

“在想什麼?”許朝璽突如其來的問話打斷了蘇夢林的思緒。

“就是覺得,這個大家庭真的挺溫暖的,特彆想留下來。但我不確定我到最後有冇有資格,畢竟在專業性的東西上,還是有些欠缺。”說著歎了一口氣。

“隻要儘心努力了,一切皆有可能。考研準備的怎麼樣了。”許朝璽彆了彆頭,側過臉看著她,看似不經意間地問出聲。

“還在準備,但離考試時間也冇多少了。我媽說和我爸要過來,我到現在還冇找到合適的房子。”

“叔叔阿姨要過來?”

“嗯,說是要離我近點。上次的事過了之後冇過幾天我媽就打了電話給我。”

“近點也好,方便我到時候登門拜訪。”許朝璽在心裡默默地補了一句。

二人在這旁若無人地聊著天,忘了周圍還有人存在。許清幽聽著他們的對話,嘴裡冇說什麼,但心裡有個主意已經慢慢形成。

這場聚餐,賓主儘歡。幾個人玩了很久,直到最後時間太晚了,實在是玩不動了,才互相道了彆。畢竟第二天還要上班。而送蘇夢林的任務,自然不出意外地落到了許朝璽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