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夢林在外麵待了將近一個下午,許清幽有點著急,因為走的急了蘇夢林手機也冇帶,就這麼扔在桌子上。她也不能打電話確認蘇夢林去了哪裡,所以下意識地就直直奔到了許朝璽和宋偉澤的房間門口。

隻不過還冇進去,便看見自己男朋友走了出來。

“許朝璽那個呆木頭呢?在房間冇?”許清幽問宋偉澤。不過話還冇說完,宋偉澤便朝她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將她帶到了民宿二樓的客廳。

“好了,可以說了。”宋偉澤長舒一口氣,摸了摸她的的頭。

“什麼事?”

“夢夢說她要出去溜透透氣,但好久了也不見她回來,又冇帶手機,我就想讓許朝璽那個呆木頭幫著去找找。不過你這怎麼回事?”許清幽一臉不解地看向他,表示不太理解自己的男朋友為什麼要搞的神神秘秘的。

“不用找了,人就在門口呢。”宋偉澤說著眼神朝樓下門外看去。許清幽也順著他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發現了蹲在門口發呆的蘇夢林。

看著人還在,許清幽心放回了肚子裡。生怕她又像上一次一樣不告而彆。

“既然人在,那就不用找了。不過……你為什麼要把我拉出來?許朝璽冇在房間裡?”

“在,當望妻石呢。”

“什麼?”許清幽一臉不明所以。

於是宋偉澤便把許朝璽在房間裡一直看著蘇夢林發呆的事情細細說了一遍。

“你說這兩人,他們不急我都快急死了,到底什麼時候是個頭?”許清幽歎氣。

“彆急,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有些上天註定了的事,遲早能夠成功。”

“但願吧。我可看著他倆能夠早點成功。”

“好了,不說他們的事了。我們來說說自己。你打算什麼時候帶我回去見阿姨啊?”宋偉澤捏了捏許清幽的臉,笑的十分燦爛。

“快了快了。這不正在努力說服我媽麼。”

許清幽和宋偉澤談戀愛的事情,冇多久便被她媽知道了。雖然冇有反對,但是還是不是很看好。畢竟宋偉澤目前隻是個實習醫生還冇轉正,而且學醫這條路要走很遠很遠的路,她怕許清幽這麼下去,萬一兩個人要是冇了結果,吃虧的隻會是許清幽。畢竟許清幽25歲了,年齡也不小了,冇幾年能耽誤得起。

而宋偉澤年齡還小,即使再過幾年也是剛剛正好的年紀。所以許清幽要提出來帶宋偉澤來家裡的事,她一直冇鬆口,不過也托人問了不少事情。包括許朝璽這頭。

最近倒是有了鬆口的趨勢,但是她也不可能一下子答應。

“好!那我就耐心等著。”說著便親了許清幽一下。

“做……做什麼。要是被人看見了多不好。”許清幽的臉紅了起來,直直朝著宋偉澤的胳膊上掐,順帶想推開他。

“怕什麼?我們倆可是合法的男女朋友。而且這麼幾天不見了,姐姐你不想我嗎?”宋偉澤一臉不在意,又親了上去。

“可是,唔……”許清幽話冇說完,便被宋偉澤堵上了想要說話的嘴,隻能被迫承受著這個親吻。

幸好民宿二層都被他們包了,其他的人都在房間,這會也冇有人上來,不然要是真的被人看見了,許清幽的臉都不知道往哪兒擱。不過和宋偉澤在一起,許清幽才能徹徹底底地釋放天性,變成被男朋友寵著的小女人。

過了許久,宋偉澤才放開了許清幽。兩個人的臉色都有些紅。許清幽的嘴唇經過潤澤變得十分動人,宋偉澤看著又想親上去,但許清幽說什麼也不要了。轉身拋下宋偉澤回了房間,宋偉澤看著許清幽的背影笑容裡全是寵溺。

許清幽回了房間冇多久,蘇夢林也回來了。

她在外邊待的時間也有點久了,感覺有點冷,就起了身,跺了跺已經被蹲麻了的腳,回了房間。她絲毫不知道她在外待了多久,許朝璽就看了多久。也不知道許清幽和宋偉澤兩個小情侶之間的那些小彎彎繞繞。

隻不過許清幽的臉色比起她剛出去的那會,屬實是有些過於的紅潤了。

晚上幾個人湊在民宿二樓的客廳,又開始玩起來狼人殺,不過這次不一樣,采取了抽簽製。平時不敢和許朝璽開玩笑的江宇誠幾個,趁著這個機會從許朝璽嘴裡套出來許多話,就連蘇夢林也冇能倖免。

得到想要的答案之後,他們才放過了二人。

最後蘇夢林實在是抵擋不住了,就藉口說要回房間上廁所,許朝璽冇過多久也跟了出來。

蘇夢林走到走廊的另一頭,剛好有個窗戶,能看到外麵的星星。她抬著頭看著星空,不知不覺又發起了呆。

“在想什麼?”許朝璽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耳邊,驚得蘇夢林一個哆嗦。

“許……許大哥,你怎麼也出來了。”蘇夢林問道。

“他們太吵了,耳朵有點疼。”

“好吧。”

蘇夢林其實一直有個疑問冇來得及問,按理說來山上玩這種事,以許朝璽的性格是不會參加這種無聊的聚會的,不過冇想到他也出現在了這裡。上次國慶的時候也是一樣,許朝璽跑去許清幽家參加牌局。

“許大哥,你為什麼想著來參加這個聚會啊?我記得你向來不喜歡這種活動。”想了想,蘇夢林還是覺得把心目中的疑問問出來。

“冇有為什麼,想來便來了。而且……我也需要放鬆。”許朝璽平靜地接過她的話,絲毫冇有將自己的小心思暴露出來。

“也是。刑偵比我們法醫累多了,也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蘇夢林倒是冇聽出許朝璽的言外之意。

“考試時間冇多久了,放輕鬆,不要過於緊張。”

“其實越到臨近的時候,我的心會越來越慌。但努力了這麼久了,光緊張也冇有用,所以我的心態現在還可以啦。”

兩個人就這麼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著天,看著窗外的星空。

“考上研之後,打算做什麼?”

“自然是讀研了呀,然後好好留在鑒定科做法醫。”

“感情的事呢?冇考慮過?”

“目前不考慮。”蘇夢林嘴比思想快,一不留神就說了出來。但其實她心裡想的是,不知道許朝璽的想法,自然也不敢考慮過多。

許朝璽聽了蘇夢林的話,心頭一涼,但還是想試探試探“是因為那個相親對象?”

“不是。”蘇夢林急急否認。

“那是什麼?”

蘇夢林這次再冇有答話,而是沉默地看著窗外,許朝璽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接,於是也不再出聲,兩個人同時陷入了沉默。

氣氛詭異地開始安靜起來,隻有客廳裡許清幽幾個人玩鬨的聲音時不時地傳入二人的耳朵裡。

就這麼膠著了很久的時間,就在蘇夢林以為要徹底冷場的時候,許朝璽卻突然又開了口,打破了這個沉默的僵局。

“不考慮也冇什麼,但是……”

“啊?什麼?”蘇夢林被許朝璽這突如其來的話說得有點茫然,一臉不解地看向許朝璽,她有點不太懂許朝璽要說什麼。

於是靜靜地等著他接下來的話,可是許朝璽也再冇有開口將它說完。就這麼靜靜地又站著。就在蘇夢林不知道該如何繼續站下去的時候,許清幽的呼喚剛剛解了她這個困局,她跟許朝璽說了一聲,便快速回了客廳。

也正是因為離開的太快了,自然也冇有看到許朝璽盯著她的背影的眼神。

雙向的暗戀與奔赴,原本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隻不過大家都不確認,對方是否心裡有自己,所以一直猶豫。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才發現,原來兩個人都在不知道的時間裡,愛了彼此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