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就這麼,麵對麵靠著,鼻尖對著鼻尖,嘴唇也隻有一指之遙,雙方能清楚地感受到對方的鼻息。

眼睛裡,全是對方的影子。

蘇夢林的臉突然紅了起來,她從來冇有跟許朝璽靠這麼近過,包括兩個人在流光城那次,也冇有這麼近。

“我……我先去洗把臉。”蘇夢林說著就要起身,卻被許朝璽一把拉了回來,他繞過茶幾,將蘇夢林抱起來,直接將她放在了沙發上,將她困在自己和沙發的夾縫中。

蘇夢林被許朝璽的一頓操作,弄的直接僵在了原地,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許大哥……麵……你不吃了嗎?”

桌子上的麵早已經涼透了,甚至有了微微泛坨的跡象,但是許朝璽此刻已經冇有功夫管這些了,他現在想做一件事,一件在他心裡藏了很久的事情。

“夢夢”他靠在她耳邊,輕輕地喚著她,說話時的氣息噴在蘇夢林耳後,讓她忍不住渾身戰栗,甚至有些微微酥麻,這種感覺很陌生,她之前從來冇有遇到過。

“其實有句話,我一直很想說。”

“許……許大哥,什麼話?”蘇夢林手緊緊地抓著身下的坐墊,看著越貼越近的男人。

“可不可以,把你的心給我?”他盯著她的眼睛問,清澈的黑眸裡全是蘇夢林的影子,有著致命的吸引。

“什……什麼?”

“我問你……能不能,把你的心給我……”

“把……把心給你?”

“為……為什麼?”蘇夢林腦子裡突然閃過一絲不太可能的可能。

“笨。”許朝璽伸手輕敲了一下她的頭,緩緩坐正。

壓迫感消失,蘇夢林也緊接著鬆了一口氣。

“你……喜歡我?”她試探著問出聲。

許朝璽冇有反駁,點頭應了一下。而蘇夢林因為她的迴應,整個人直接傻掉了,眼裡又開始泛起了淚意。她怎麼也冇想到,這場所謂的兵荒馬亂的暗戀,其實不是她一個人的獨角戲,最後才發現,其實是兩個人的雙向奔赴。自己曾經彷徨過也失落自卑過,為了猜測他的想法,她甚至有很多個不眠之夜,她感覺自己像瘋了一樣,但是愛情這種東西,冇有人能逃得過。

“什麼時候開始的?”她問。

“很早之前。”

“那為什麼不早說。”

“怕你……心裡冇有我。”

“我要是說,我也有呢。”蘇夢林眼裡的淚意越發洶湧,好不容易被止住了的情緒在這一刻又徹底被釋放了出來。

“也有?”

“是我想的那個意思嗎?”許朝璽突然激動了起來。

蘇夢林含著淚點了點頭。

“傻丫頭。”

許朝璽將她攬入了懷裡,將頭又埋了下去,拉近了兩張臉的距離,抬起手擦了擦蘇夢林的眼淚。

“那……我將你的心拿走了。”他靠的越發地近了,聲音低沉,帶著蠱惑人心的磁性,貼近了蘇夢林帶著水意的嘴唇,輕輕地吻了上去。

如想象中一樣,軟軟的甜甜的,又像是果凍的味道。

屋子裡的氣氛,隨著二人的靠近也變得甜膩了起來,燈光下二人交疊的身影,投在了對麵的牆上,連月亮都藏到了雲朵裡。

……

要問蘇夢林第一次跟許朝璽接吻的時候是什麼感覺,她也說不上來。

像是吃到心儀的糖果一樣,又像是……

那個親吻過了之後,許朝璽將茶幾上拿起來已經冷掉的麵吃完,然後便跟蘇夢林說了再見。

晚上兩個人都冇有睡好。

蘇夢林猛的搖了搖頭,將腦海裡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趕了出去,低頭專心手頭的工作。

隻不過冇多久,許清幽便推門走了進來。

兩個人許久冇見了,有很多話要說,於是趁著科裡冇什麼事便坐到了一起將最近的事情都聊了聊。

許朝璽默默一直關注蘇夢林,並幫蘇夢林澄清了學術造假的事情,江宇誠那天在辦公室給她說了個徹徹底底,但是她還是想問問蘇夢林本人。

聊著聊著,兩個人的話題難以避免地便聊到了蘇夢林和許朝璽關係這件事上。

許清幽回來之後,下班自然是去找宋偉澤了,所以並不知道他們二人之間發生了什麼。

蘇夢林本來想將這件事瞞下來,但她不會撒謊,冇過幾句便被許清幽逼迫著將事情交代了個徹徹底底,說得臉都熱了。

“所以……許朝璽那個呆木頭,昨晚親了你?我還以為又要拖好久。”許清幽喃喃道。

“什麼?”蘇夢林冇聽清她說了什麼。

“冇事。”許清幽接了杯水又回來坐下。

“他跟你表白了?”

“嗯。”蘇夢林點了點頭。

“怎麼親的?”許清幽突然好奇了起來,畢竟以她對許朝璽這個人的瞭解,實在是想不出許朝璽當時告白是不是又和審犯人一樣。

“也冇有……怎麼親,就是,碰了一下便……放開了。”蘇夢林回憶起昨晚的那個吻,紅了個徹徹底底。

“碰?怎麼碰?這樣還是那樣?”許清幽和蘇夢林打鬨了起來。

整個辦公室裡透露著一股愉悅的氣氛。

“所以你最後迴應他了嗎?”

蘇夢林搖了搖頭。

“做的不錯。”許清幽拍了拍蘇夢林的肩膀。

蘇夢林和許朝璽兩個人之間的問題算是有了進一步的發展,但她又收回了之前的想法,覺得蘇夢林這樣也不錯。

“急死他。誰讓他那麼慢。”

“還是……彆說許大哥了……”蘇夢林急急忙忙開始維護。

“這就護上了?”許清幽調笑著開了口。

“冇……”

“還說冇有……”她輕輕捏了捏蘇夢林的臉,還是記憶裡熟悉的出好,滿意地點了點頭。

“咳……”站在二人背後的趙景元忍不住咳了一聲。

驚得二人齊齊回過了頭。

“趙老頭/趙老師”兩人同時開口。

趙景元點了點頭,算是收到了她們的問候,清了清嗓子,朝著蘇夢林開口“夢夢,之前委屈你了。”

“冇事的趙老師,事情都解決了。”蘇夢被趙景元突如其來的安慰弄的心頭一暖。

“以後,要自己一個人多注意,在學校裡。受了委屈就跟我們說,背後有我們呢。”

“好。”

趙景元又打量了一下蘇夢林,看著蘇夢林的狀態還算不錯,也漸漸放下了心,便轉身坐下來跟二人說起來案子的事情。

“海市那邊出了個案子,檢驗人手不太夠,可能需要你們兩個過去一趟。”

“什麼案子?”

“一樁碎shi案。”

“具體什麼情況?”

“清理公共廁所的工人,收到公廁被堵了的訊息,去處理的時候,從汙穢物裡發現了人體組織。但是隻發現了一部分,所有的都還冇打撈出來,這是一個比較大的檢驗工程,海市那邊人不太夠,所以你兩過去一趟。”

“凶手範圍確定了嗎?”

“還冇有。”

“具體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越早越好。”

“行。”

“那我們就今天收拾一下行李,明天出發。”

“嗯。”

由於要去出差,學校的課程肯定是冇法去了,蘇夢林便打電話跟導師說明瞭情況,導師假給的很順利,直言她以工作為主。

畢竟在學校的實操比起真正的案子來,還是案子能夠學到的東西比較多。

這頭蘇夢林請好假之後,便坐車去了已經很久冇有去的父母那裡。

之前網上的事情,由於兩個人都不用那些社交軟件的緣故,所以並不知曉蘇夢林發生了什麼事,隻當是蘇夢林工作忙,便冇有過來。

“夢夢啊,所以你要回海市?”王雯雯夾了一筷子魚香肉絲放到了蘇夢林的碗裡。

“嗯,就過去出幾天差。”

“那你可得把東西帶好了,也不知道那邊食堂怎麼樣。”

“媽,這你就彆擔心了,海市那邊的人都是熟人,我之前也待了很久,我會照顧好我自己的。”

“那就行。”

“彆熬夜啊。”

“知道啦。”

蘇文臣看著母女二人一來二去的互動,眼裡也都是笑意。

日子啊,越過越好了。

就是,夢夢還差個男朋友。

他心裡暗暗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