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碎shi案,比起許清幽和蘇夢林以往經手的案子來說,更為複雜。

兩個人到達海市不久後,就投入了緊鑼密鼓的工作之中,蘇夢林連跟老同事們敘舊也冇有來得及。

由於被髮現的人體組織長時間在汙穢物理浸泡著的緣故,海市法醫鑒定科第一次集體人體組織檢驗並冇有檢查出來什麼有效的東西。

而為了這些被分散到四處的人體組織能夠順利地集結到一起,海市刑偵總隊的所有人都出動了,就為了能在短時間內將所有的東西都收集齊,可是這次的波及範圍太廣,又加上公共廁所地下管道的流通性,有很多人體組織被分散了到了各處,甚至原本初次發現人體組織的地方是在城東的公共廁所管道,可最後有的人體組織被打撈出來的地方卻是城南的下水通道。

大家徹夜忙活了七八天,大大小小打撈了一部分,但剩下的有些人體組織以及人體的其他骨頭,也還是冇有被及時捕撈上來。

以至於到最後,連屍體的性彆都無法辯證,而海市刑偵總隊和法醫鑒定科聯合釋出的失蹤人口認領公告也冇有人來理會。

“到底是誰這麼殘忍能做出來這種事情?”

“大大小小離奇的案子見了不少,這種涉及大範圍的還是第一次見。”

“兄弟們最近忙得翻了天也冇有打撈完,這得是多大仇多大怨?”

“不曉得,彆說凶手了,就連死者家屬的影子都冇見到。”

“彆說死者家屬,連死者是誰現在都無法確定。”

“這個案子,可能又是一場持久戰。”

“彆說了彆說了,乾活。”

“為人民服務。”

“早點把人體組織集全了,好讓鑒定科的做檢測。”

“走吧走吧。”

剛剛該熱鬨的辦公室,隨著眾人的離開,瞬間又恢複到了寂靜,辦公桌上還放著一疊厚厚的警情通報。在短暫的休息之後,所有人又投入到了新一輪的搜尋中。

而鑒定科這邊也在做著緊急的分析處理,所有人的臉色同去搜尋的其他人一樣,充滿了疲態。

捕撈還在繼續,冇有停止過。但不論是海市法醫鑒定科的人還是被借調過來的蘇夢林和許清幽二人,長時間的日夜顛倒加上案子陷入僵局,所有人的情緒也都不是很好。

在處理碎屍shi案的期間,海市又接到了不少其他的案子,許清幽和蘇夢林也幫忙處理了不少,同時江城那邊也出了幾樁人命案,趙景元一個人忙不過來,兩個人開始在兩個城市之間來回地奔波。

在這期間,許朝璽和蘇夢林也一直有在聯絡,剛開始還好,越往後蘇夢林越來越忙,往往話說一半就冇了訊息,要不就是在晚上兩個人聊天的時候直接睡過去,學校裡也有蘇夢林需要參與的項目,所以一段時間過了以後,蘇夢林的臉變得越來越小,冇有了剛開始的圓潤,整個人也變得越發單薄了起來。

兩個人的關係發展,在那天晚上的那個吻之後,也隨著工作的繁忙停滯了下來。

時間一轉眼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而碎shi案也依舊冇有一絲進展。

經過大力搜尋,終於在碎shi案的第一個人體組織發現後的第四十天,海市的總隊接到了一個報案訊息,來人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說是自己的妻子已經失蹤兩個月了。

接待室裡,警察正對男人進行著盤問。

“姓名”

“盧勝飛”

“年齡”

“55歲”

“報警目的”

“尋找自己已經失蹤兩個月的妻子。”

“為什麼之前不來報案?”

“我以為她又因為我冇給她買禮物所以離家出走了,就冇有報警。”

“現在呢?又是什麼原因?”

“單位的人說她已經兩個月冇去上班了。”

“冇有尋找過?”

“和女兒在周圍尋找了一下冇有找到,所以纔來報警的。”

被問詢的過程中,男人全程都很冷靜,冇有一絲著急的反應,就彷彿這個已經失蹤了兩個月的妻子對他來說,就好像是個陌生人一樣。

而正是他過於冷靜的反應,再加上他妻子失蹤的時間跟碎shi案的人體組織被髮現的時間差不多,讓海市的刑偵人員在第一時間就產生了懷疑。

在送走盧勝飛之後,海市刑偵總隊內部開了一次緊急會議,在經過多方討論與協商之後,海市刑偵總隊成立了專案組進行調查。

經過盧勝飛所在的金源小區的同意,海市刑偵總隊對該小區近兩個月的所有監控錄像,進行了調取查詢,期間甚至包含盧勝飛妻子單位路途中以及常去地方場所的監控。

經過一週的監控查詢,海市刑偵總隊並冇有發現盧勝飛的妻子兩個月在小區內出入的痕跡,視頻也冇有查出任何可疑跡象。

偵查人員又去了盧勝飛妻子所在的單位問詢,跟當初盧勝飛說的內容一致,當事人已經兩個月冇有來上過班,周圍的鄰居也說已經很久冇有見過盧勝飛妻子的身影了。

偵查人員,在開始在盧勝飛所在小區的天台,地下庫、電梯庫、窖井等所有可能會讓人藏身的地方,開始仔細搜查,但同樣冇有找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兩樁大案並行,一時間海市不得不又隊許清幽和蘇夢林進行了借調,兩個人在江城處理完近期的工作之後,又飛去了海市。

就在兩個人過來不久之後,盧勝飛妻子的失蹤案,有人提供了新的線索。

在盧勝飛妻子失蹤的前一天晚上,有人聽到了盧勝飛妻子和盧勝飛的爭吵聲,但冇過多久,又停止了下來。再接著後來就聽到了機器發出的轟隆隆的聲音和類似剁餃子餡的聲音,但鄰居當時冇有在意,所以冇有在問詢的第一時間說出來,是偵查人員走了之後,她在家裡準備吃的時候,才記了起來,於是又急急忙忙趕了過來。

而正是這一條線索,給海市的刑偵總隊提供了新的思路。

蘇夢林和許清幽在綜合了海市刑偵總隊提供的訊息之後,與海市法醫鑒定科的人一起,去了一趟盧勝飛的家,提取了不少的物證,拿回了鑒定科做采樣測驗。

其中有一件盧勝飛妻子的一件t恤引起了蘇夢林的注意,上邊的圖案形狀無論從何種角度看,都顯得十分詭異,與同源同牌子出產的東西比,上邊就好像沾染了什麼東西一樣,覆蓋了原有的圖案。

蘇夢林通過血液反應測驗,再根據DNA比對,在那件T恤上,發現了盧勝飛妻子的血跡。於此同時刑偵科的人,在原來的小區監控上查出來,盧勝飛的妻子,在當晚與女兒回了家之後就再也冇有出來過,根本就不是盧勝飛口中所說的妻子離家出走。領居口中所說的夫妻二人爭吵之後,家裡傳出來的令人奇怪的機器聲也讓人十分懷疑。

不過這也不能直接確認什麼,所以海市刑偵總隊,開始了二次查訪,排除了盧勝飛妻子與周圍人產生矛盾的可能,在所有的一係列懷疑被否決之後,那麼就隻剩下一種可能,在妻子失蹤兩個月後,纔來報案的盧勝飛。

再加上海市在查案期間盧勝飛的一切反常行為,一時間盧勝飛被列為了重點懷疑對象。

就在這時候,盧勝飛釋出二十萬的懸賞尋妻令,也讓海市刑偵總隊的人疑竇叢生。更加巧合的事情是,海市刑偵總隊發現盧勝飛所在的小區離當時發現人體組織的公共廁所管道,直線距離是最近的,於是海市法醫鑒定科,對盧勝飛所在小區的地下下水道通道進行了抽取,在裡麵不出意外地發現了,與碎shi案同樣的人體結構組織,還有一部分女性盆腔骨的結構碎片。

新的突破,讓所有人的情緒瞬間高漲起來,似乎,離真相也越來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