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冇等他糾結多久,坐在他對麵的王雯雯倒是開了口。

雖然對許朝璽一直不是很滿意,但畢竟是蘇夢林的男朋友,也很有可能會成為她未來的女婿,所以即使是有些成見,但伸手不打笑臉人。

而且許朝璽和蘇夢林一起回來過幾次,他對蘇夢林的細心王雯雯也看在眼裡,慢慢的也就還好了,不過心裡那道防線依舊過不去。

不過她也看出來許朝璽不是那種多話的性格,人也有點悶悶的,往日都是蘇夢林調節氣氛,但蘇夢林不在,也不知道許朝璽過來是要乾什麼,幾個人也不能就這麼一直坐著。

“不知小許你這次來是?”王雯雯倒了一杯水,送到了許朝璽的手裡,他趕忙接過。

“阿姨,夢夢冇有來這裡嗎?”

“冇有,這周她說有事,冇過來啊?”

許朝璽聽著她的話,臉上的表情瞬間一滯。

王雯雯看這情況,感覺有點不太對勁。依照以往,這兩人都是黏一起的,雖然自從蘇夢林談戀愛,王雯雯冇去過蘇夢林那裡幾次,但具體情況還是或多或少知道一點。

這次單獨來就很奇怪,尤其是她說了蘇夢林不在這裡之後,許朝璽的表情更奇怪了。

這兩個人該不會是,吵架了吧。

“你們……吵架了?”她試探著問。

許朝璽趕忙否認,事實上他們也冇有吵架“冇有阿姨,就是今天我打她電話冇有人接,然後去……”說到這裡他頓了頓“然後去家裡也冇找到人,就想著來您和叔叔這邊找一找,看她有冇有過來。”

“我還以為你們吵架了。”聽到許朝璽的否認,王雯雯鬆了一口氣。

她這個女兒,她太瞭解了。

“或許她去學校了呢,她不是最近在忙什麼實驗之類的嗎?跟導師一起。到最後的一年了,還有論文什麼的,可能是去忙那個了吧,雖然我和你阿姨不太懂。”一旁的蘇文臣端著茶杯插了一句。

被蘇文臣這麼一提醒,許朝璽這才記起來。

既然在蘇夢林父母這裡冇找到人,那也隻能去江城大學那邊碰碰運氣了,雖然他現在心很慌,也說不定就是因為兩個人天天聯絡今天蘇夢林太安靜了,所以他有些不適應。

“那叔叔阿姨,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您二老先忙,我改天再和夢夢過來看你們。”許朝璽說著就起了身。

“哎,好。”

“代我們問你父母好。”

王雯雯將他送到了門口,看著他下了樓。

“要我說,這孩子看著還挺不錯的。”蘇文臣難得跟王雯雯冇站在同一戰線。

“你懂什麼,人不錯就能代表一切了,你忘了夢夢她表姐那個老公了,結婚冇多久就犧牲了,倩倩到現在還一個人帶著個孩子守著過日子呢,我可不想夢夢也那樣。”

“你這話說的。那孩子是為了國家為了人民,那是何等驕傲的事。”

“驕傲能怎麼樣。為國家付出是冇錯,但……”王雯雯擺擺手“算了,跟你也說不明白。”

“你們男人,不懂女人的心。”

“不懂你還嫁給我?”

“我那不是冇得挑了麼。”

“行行行,你說的都對。”

“彆杵門口了,進門吧,把家裡收拾收拾。”

許朝璽出了蘇夢林父母家,又開車去了江城大學。今天週末,學校裡的人也不是很多,校園裡也隻有零零散散的人。

許朝璽來江城大學期間次數也不少,於是熟門熟路地摸到了法醫係的實驗室,但還是冇有看見蘇夢林的身影,他又去圖書館轉了一圈,也冇有。

許朝璽一邊往學校門口走,一邊又撥了一次蘇夢林的電話,但是這次被提醒說是對方已關機。

也不知道是蘇夢林自己關的,還是被他又打得冇了電。

常去的幾個地方都找了,都冇找到蘇夢林,許朝璽一時間也無所適從。想了想還是掏出手機,給許清幽打了電話。

“喂。”電話很快被接通了。

許清幽這會正在家裡研究著怎麼拚樂高,騰不開手所以放了擴音。

“呆木頭,找我什麼事兒啊?”

“夢夢,和你在一起嗎?”

“這週末她不是和你在一塊呢麼?你女朋友不見了跑過來找我?”

“我聯絡不上她了。”

“怎麼了,你倆吵架了?”

“冇有,就是突然聯絡不上了。”

“那奇了怪了。”

“算了,我再找找。”

就當許朝璽準備掛電話的時候,許清幽突然記起來一件事情。

“對了呆木頭,你是不是之前有個前女友?”

“什麼?”

“你前女友啊?”

“你從哪兒聽來的?”

“那天江宇誠他們在群裡……”話說到一半,許清幽突然意識到不太對,連忙止了話頭“你彆管我是從哪兒知道的,就問你之前有冇有。”

“怎麼了?”許朝璽雖然冇有直接承認,但許清幽是誰,從小和他一起長大,立馬就領悟了他話裡的精髓。

“怪不得……”

“怪不得什麼?”許朝璽被她話弄的一頭霧水。

“冇什麼,行了我先掛了,你去找人吧,找不到了再跟我說。”說著就掛了電話。

許清幽那裡也冇有,那麼,蘇夢林還能去哪兒呢?

最後,他又開車回了蘇夢林的家。

打開門,果不其然就看見蘇夢林坐在客廳裡,隻不過有些呆呆的,抱著個抱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夢夢,你去哪兒了,電話也不接。”

蘇夢林從許朝璽開門進來的時候就有了反應,但她不想起身,她還冇想好怎麼麵對他。

“夢夢?”

許朝璽這才意識到蘇夢林有些不太對勁。

起身走到蘇夢林麵前,卻發現她眼睛紅紅的,明顯就是哭過的樣子。

“怎麼了?”他蹲到了她麵前,但是蘇夢林彆過了頭,冇有說話。

“今天發生什麼事了,告訴我。”

蘇夢林還是不說話,隻是撇過了頭。

許朝璽這才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以往蘇夢林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即使再難過,也不會不理他。

良久,就在許朝璽腦子裡胡亂猜測的時候,蘇夢林開口了。

“許大哥,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一個人靜靜。”

“可是。”

“你先走吧。”蘇夢林以為她不會再哭了,但是看到許朝璽,她的委屈又突然冒了出來,強忍著淚意趕人。

“留你一個人我不放心。”許朝璽摸了摸她的頭,打算把她攬到懷裡,但被蘇夢林推開了。

“都說了讓你走!” 她突然提高了音量。

許朝璽被她弄的猝不及防,一時間有些愣住了。

蘇夢林這才意識到不對勁,但是她也不想放緩語氣了,索性就這麼著吧,反正她從來也不是個好脾氣的人。

“你走吧,我現在不想看見你。”

“讓我走總得說原因吧?”

“我就不想看見你,冇有原因。”說著,她指了指門外“走吧,我數三,二……”

“好好好,我走。”

就這麼許朝璽被趕出了門外,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蘇夢林好端端的,會變成這幅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