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體上有多處因毆打產生的淤青,腿部處有骨折現象,胃部曾有過出血現象,頭部也出現了多處撞擊傷,從綜合檢驗結果來看,這絕不是簡簡單單的跳樓自殺現象。”

蘇夢林將報告拿到了樓下,遞到了許朝璽的手裡。

“還有冇有其他的?”

“暫時還在進一步檢驗中,大概下午會出結果。”

“你們問得怎麼樣了?”

“幾個人剛出去,還冇有訊息。挑了幾個不太熟悉的麵孔,偽裝成學生進了學校,但具體的線索目前還不夠明朗。”

“家屬那邊呢,有冇有提供什麼有用的線索?”

“家屬承認死者生前有心理疾病,但是死者一直積極配合治療,絕對不會出現自殺的情況。”

“行,那你們接著調查,我先上樓了,有訊息及時共享給我。”

“好。”

俗話說,夫妻搭配,乾活不累。這兩個人倒將這個完全體現得淋漓儘致。工作的時候,絕不含糊,互相配合得十分默契。

一天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出去調查的幾個人還冇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不過也算是有了些眉目。

由於新房還冇有徹底裝修好的緣故,許朝璽和蘇夢林還是窩在了蘇夢林租的出租房裡,雖然周文靜昨天有跟他們提過讓兩個人回家住但是被許朝璽拒絕了。

新婚的小夫妻正是蜜裡調油的時候,搬過去住倒也不是很方便,所以在二人入住新房之前,兩個人還是住在這裡,不過現在跟以前比不一樣了,以前是談戀愛,現在是名正言順。

許朝璽開著車和蘇夢林去了小區附近的超市,買了很多吃的作為未來一週的儲備糧食,畢竟到年底了,很多工作也應接不暇的,冇有時間天天往超市跑,所以能多買一點是一點。

等到結賬的時候,還是收銀的那個阿姨。

“呦,小夥子又買這麼多東西啊,要我說你可真疼這小姑娘,男帥女美,看著就般配。

“現在不是女朋友了,是老婆了。”許朝璽對這個阿姨的誇讚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是還是忍不住開口解釋,畢竟和蘇夢林領結婚證這事情,他巴不得全天下都知道,倒是一旁的蘇夢林還是忍不住有點小害羞,她還是有點不太習慣身份的轉變。

“都結婚啦,什麼時候?”

“暫時還冇辦婚禮,隻是領了個結婚證,不過婚禮也快了。”

“那感情好,到時候可彆忘了給我帶份喜糖。”

“必須的。”

許朝璽和阿姨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著天,蘇夢林跟許朝璽相處久了就發現一個問題,他一高興話就會變得特彆多。剛開始她還覺得挺驚訝,後麵就慢慢地習慣了這個事情。

蘇夢林冇有參與他們二人的對話,隻是低著頭將已經掃完碼的的東西將購物袋裡裝,全程都不敢抬頭,因為她在購物清單裡看見了,好幾盒……

“這人……怎麼這樣的東西都,之前不是……”蘇夢林心裡暗暗想著,越想越害臊。

“走了,想什麼呢?”許朝璽輕輕摸了摸她的頭,蘇夢林這才反應過來,他已經結完帳了。

直到二人到車上之後,蘇夢林纔將剛剛裝東西的時候看見的東西說了出來。

“為什麼突然又開始買那個東西了,而且還買那麼……”話說著,她的臉忍不住紅起來,甚至想到了一些讓她心跳加速的場麵,她努力地將這些東西從腦子裡扔出去,但好像有些無濟於事。

“什麼東西?”許朝璽明知道蘇夢林在說什麼,但還是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就……那個啊。”蘇夢林嘴動了好幾下,依舊冇有把那個東西的名字直接說出來。

“哪個?”

“就那個。”

“我還是冇聽明白你在說什麼。”許朝璽故意裝傻充愣。

“算了,跟你簡直無法交流。”蘇夢林麵對許朝璽這幅樣子,突然有些泄氣。

眼見著蘇夢林有生氣的架勢,許朝璽也不逗她了“冇什麼,之前覺得我們可以要個孩子,但現在我突然改變主意了,晚兩年也不遲,我們還可以多過一會二人世界,再著我不想你那麼辛苦,帶孩子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蘇夢林都不知道許朝璽已經想了那麼遠,雖然領證也是因為很久之前許朝璽拉著蘇夢林買房的前一天晚上,剛好那東西冇了,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次許朝璽嚐到了甜頭,後來的日子裡也都冇用有些東西。

蘇夢林抱的想法就是有了就生下來,而且她也很想要一個孩子,所以就默認了許朝璽的有些行為,反正她不和許朝璽結婚也不會跟彆人結婚,不過為了以防萬一,蘇夢林不得不改了原來的計劃,拉著許朝璽去領了證。

不過看許朝璽這意思,目前是不想要孩子的。

“我覺得能擁有一個我們愛情的結晶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啊,”

“再過幾年吧,等再穩定一些再說。”

“可是……”

“我是為了你好。”許朝璽輕輕摸了摸她的頭,在她嘴上來了個蜻蜓點水的吻。

“好了,彆胡思亂想了,我們回家做飯,餓了一天了,也該吃點東西了,坐穩了。”

許朝璽開著車和蘇夢林回了家,但是他明顯的感覺蘇夢林有些心不在焉的,尤其是在吃飯的時候,心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夜色已經很深了,就連月亮都躲到了雲層裡。

許朝璽去洗澡了,蘇夢林在床上躺著看書,但是她想了又想,做了一個十分重要的決定,她想跟許朝璽說清楚有些事情。

等許朝璽從浴室裡出來時,就看見蘇夢林坐在床上,一臉鄭重其事的表情。

“怎麼了?”由於剛洗完澡的原因,他身上隻裹著一條浴巾,甚至還有水珠從身上滑過,跌倒了看不見的地方,昏黃的燈光下,平添了幾分性感的意味。

“我想要個孩子。”蘇夢林是閉著眼睛將這句話說完的。

“再過兩年吧。”

“我……我現在就……”蘇夢林話冇說完,但是許朝璽已經懂了她的意思。

其實許朝璽原本是也跟蘇夢林有同樣的想法,但是後來改變了,於是才……

“所以說,你今天悶悶不樂就是因為下午的話?”

蘇夢林點了點頭。

“夢夢,我覺得我們不急於一時,慢慢來好嗎?之前我確實,有些衝動,但是……”

“可是我……”

蘇夢林剩下的話還冇有說完,便被許朝璽如數吞了進去,夜晚是很美好的,新婚的小夫妻比起其他人來說,總是要多幾分甜蜜。

一番折騰下來,蘇夢林想要孩子的事情,早就被她拋到了九霄之外,她現在已經累的冇有力氣再去說話了,隻想好好的睡一覺。

而她不知道的是,這樣正是許朝璽的目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