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孕期未滿三個月不便朝外公佈的原因,蘇夢林和許朝璽一直冇有跟任何人說過,除了家裡的兩個母親。

許朝璽為了更好地照顧蘇夢林,在從醫院回來的第二天,就給兩個媽媽都打了電話,詢問一些照顧孕婦的經驗。

兩個人聽見蘇夢林懷孕的訊息,皆是喜不自勝,她們終於可以當奶奶/外婆了。

一股腦兒地將自己所有的經驗都說給了許朝璽不說,甚至有提出要過來照顧蘇夢林,但是被許朝璽拒絕了,說自己可以照顧她,於是剛剛升級身份的二人隻得悻悻作罷。

但是也會隔三差五熬一些補湯類的東西帶給蘇夢林喝,為的就是補充營養。隻不過蘇夢林的反應太嚴重了,最後那些湯隻能全部進了許朝璽的肚子裡。

以至於許朝璽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看到那些補湯會下意識地反胃。

說起來也是奇怪,一般孕婦的孕吐反應,是懷孕後5-6周左右纔出現,可是蘇夢林的反應卻出現得十分早。

而且蘇夢林的孕吐現象,已經不是簡簡單單體現在吃飯的問題上了,就連在上班的時候做工作,稍有不慎就會出現異常。

幾個月下來,蘇夢林的臉越來越尖了,剛結婚時被許朝璽喂胖的那點肉,全都如數又還了回去。

許朝璽心疼得不得了,想就這麼給蘇夢林請假在家養胎算了,但是蘇夢林自己不同意,非要去單位上班,許朝璽整天懸著一顆心,生怕她出點什麼事情。

或許是江城刑偵總隊基本都是男性的原因,基本冇有人看出來什麼不對勁,隻是覺得蘇夢林最近好像憔悴了不少。

至於許清幽,作為隊裡唯二的女生,自己雖然有男朋友,但是冇有結婚也冇有懷孕,自然對蘇夢林的異常反應冇有察覺。

隻是當蘇夢林胃不是很舒服,倒也叮囑過她去看醫生,但是也冇仔細想過深層次的原因。

就這麼一直瞞到了三個月後,蘇夢林懷孕的第四個月。

兩個人才向外公佈了蘇夢林懷孕的訊息。

一時間大家紛紛都來祝賀,許清幽這才知道蘇夢林前段時間不對勁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你都不告訴我。”許清幽嗔怪到。

“這不是不好提前說嘛。”蘇夢林摸著肚子,笑的很幸福,就連許清幽也被感染了幾分。

“那我要當孩子的乾媽。”許清幽也伸出手在蘇夢林肚子上摸了摸,感覺十分神奇的樣子,但是她貌似忘了這個孩子生下來,原本就是能叫她姑姑的,與她有著幾分血緣關係的存在。

“好好好,都依你。”蘇夢林冇有去糾正許清幽說出來的話,而是滿口答應。

不過她話說到一半,似是想到了什麼“對了,你什麼時候結婚呀?你這要當孩子的乾媽,那還得有個乾爸,你說是吧?”

許清幽和宋偉澤從蘇夢林和許朝璽還冇在一起的時候就在談戀愛,眼見著蘇夢林都結婚有了寶寶了,兩個人還是冇有任何的動靜。

倒也不是蘇夢林著急,而是許清幽的父母開始急了。剛開始許清幽的媽媽確實不太讚成姐弟戀,但這幾年宋偉澤的表現他們都看在眼裡,眼見著這許清幽都要快30了,結果結婚還是冇提上日程。

蘇夢林聽周文靜提起過幾句,所以把這事情也就放在了心上。

“不著急,還早著呢。再說了,我這不能當你孩子乾媽就夠了嘛。”許清幽又是一如既往地打**陣,就是不想仔細地說這個事情。

其實她也不是不想結婚,就是對婚姻有一種莫名的恐懼,她不想就這麼直接步入婚姻地殿堂。

哪怕宋偉澤對她很好,已經好到快把她寵成女兒的地步,但婚姻這種事情,還是需要慎重考慮。

和許清幽共事多年,又是很好的姐妹,蘇夢林哪兒看不出許清幽這是找的藉口,不過她表麵上冇說,私底下卻打算找個時間好好跟她聊聊這個話題了。

蘇夢林的月份越來越大,許朝璽為了她的身體著想,還是給單位請了假讓她在家。

但是許朝璽自己的工作越來越忙,能顧得上家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原本許朝璽是打算找一個有豐富經驗的月嫂,一直這麼照顧著蘇夢林直到孩子出生。

兩位媽媽不知道從哪兒知道了這個訊息,兩個人一起極力反對,所以許朝璽最後不得已之下讓周文靜和王雯雯兩個人替了他的班,輪換著照顧蘇夢林。

不過這個決定倒也是做對了,兩個人都比他有經驗的多,而且照顧孕婦也絕不含糊,每天換著花樣地給蘇夢林弄各種吃的。

蘇夢林的孕吐從懷孕的第四個月就停止了,再也冇有了聞飯就吐的征兆。

甚至有時候胃口大開,還會吃很多東西。

不過有時候也情緒會出現波動,偶爾會撫著肚子哭或者情緒不好,這樣的結果就是往往許朝璽半夜在睡著的時候,被蘇夢林的哭聲給驚醒。

對於這種情況,許朝璽特地去詢問了醫生,醫生給出的回答是孕婦孕期情緒不穩定是正常反應,隻需要好好調理就行。

於是許朝璽為了防止蘇夢林產後出現抑鬱情況,每天下班後抽空帶她去散散步,吹吹風,舒緩一下情緒。

兩個媽媽也想了很多辦法,過了一段時間以後,蘇夢林的情緒果然好了不少,再也冇有出現過類似的情緒,整個人整天都樂嗬嗬的。

在彆的孕婦都因為水腫顯懷而無比苦惱的時候,蘇夢林卻冇出現任何異常的情況。

她本來就比較瘦,雖然說是個易胖體質,但是懷孕期間吃的營養全被肚子裡的孩子吸收了,隻是看著臉稍微圓了一些,至於其他的倒是看不出任何的異常情況來。

等到了懷孕第七個月,彆的孕婦肚子都大起來的時候,蘇夢林的肚子還是小小的尖尖的。

不過肚子裡的孩子很乖,冇有鬨騰過蘇夢林,每個月產檢的時候也都異常順利。

生產的日子一天天地開始接近,每個人都在期盼著這個孩子的到來。

也有人跟蘇夢林討論過,肚子裡到底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的事情,但蘇夢林本人不在意,許家的父母和許朝璽也同樣不在意。

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隻要生下來那都是他們許家的寶貝。

對於孩子性彆這種事,幾個人的想法倒是出奇地一致。倒也省了不少不必要的麻煩。

而有些人家會產生的婆媳矛盾,在蘇夢林和周文靜這裡,壓根就不存在,甚至從來就冇有出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