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亦也不知道陳愉邀請自己過來乾什麼,但他倆的關係可以追溯到上界之時,所以桑亦也就隻是以為陳愉有事情跟他說罷了。

陳愉找的酒店還算講究,是魔城為數不多不屬於桑亦的財產。

“來,乾個杯吧。”陳愉開了一瓶白酒,倒上兩小杯,遞給了桑亦一杯。

“喲,陳愉,你居然喝這玩意啊?我記得我第一次在上界遇到你時你就是一副醉醺醺的樣子,那可是仙釀露,我嘗過一口,來下界之後我還試著嚐嚐是幾度的酒。你猜猜你當時喝的仙釀露有幾度?”桑亦壞笑著問道。

陳愉將杯中的白酒一口悶完,強忍住了白酒的辛辣和嗆人,緩了一會勁纔回答道:“幾度啊?”

“仙釀露才隻有3度罷了。”桑亦也是一口悶完白酒,將小酒杯還了回去。

“啊?好像度數很低的樣子,我剛剛開的這個多少度啊?”陳愉已經開始暈乎乎了。

“你自己看嘍。”桑亦指了指台上的酒盒子。

“5……53?!”陳愉已經要昏過去了。

“是的啊。而且你也是下得去狠手啊,這玩意,市價我不知道,但是我曾經看到二道販子標的是三百六十萬收。”桑亦剛剛一口直接喝掉三十萬,雖然錢對於桑亦來說隻是數字,但他心疼這瓶消失在曆史長河中的酒啊。

“早知道我每次都從上界天界釀些酒,隨隨便便過個幾百年再帶下來,那豈不是一瓶換一個小區。”桑亦突然有個新想法,“上界的酒最高就隻有五度,冇什麼意思,我要是把這些五十多度的酒帶走去賣呢……”

不知不覺中,陳愉睡著了,又不知道什麼時候,陳愉醒了,但酒冇醒。

桑亦也冇有浪費糧食的習慣,一個人開始乾飯。

陳愉醉醺醺得醒來,也冇啥胃口吃飯,桑亦給她餵了些蜂蜜水稍微解解酒。

蜂蜜水是真有用啊,才喝冇多久,就聽到陳愉衝去洗手間開始哇啦哇啦地吐。

“你連飯都冇吃,怎麼能吐那麼多的?”桑亦看到陳愉半天冇出來,去洗手間找她。

桑亦一打開門,就看到陳愉跪在地上,像是睡著了一般。

“陳愉,來,我抱你出去,地上涼。”桑亦把陳愉一把就抱了起來,由於陳愉訂的是最大的包間,所以自帶一個長沙發,桑亦輕輕放下陳愉,給她披一件外衣,自己繼續去吃飯了。

“不知道她倆吃過了冇,等會打包吧。”桑亦繼續埋頭猛吃。

吃著吃著桑亦覺得熱了,他也冇有感覺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直到他感覺自己看見睡在那的陳愉有一種來自於內心深處的衝動。

“不對!這菜裡有藥!而且是……”桑亦渾身發熱,他吃得太多了,藥效早已散至全身。

“這居然還是天界纔有的無雙合歡散……男女服下這個藥就會一直雙修,直到一個人累死,大概率都是男人……”桑亦心思被擾亂,靜心決一個字也想不起來了。

“嘿嘿,臭桑亦,叫你拒絕我那麼久,被我逮到機會了吧。”陳愉稍微能夠看得清楚桑亦的樣貌了,見他已經中招自己也就開始要進行下一步了。

“你……要乾什麼……”桑亦知道陳愉的感情,但他身上揹負的複仇信念讓他儘量遠離各種紅顏知己,這萬年來桑亦拒絕了至少一千個絕世美人,不放棄的至少還有五百個。

而像陳愉這樣的還有十個左右。

如果每個人都像陳愉這樣給桑亦下藥,那桑亦遲早會成藥罐子。

“冇事的桑亦,這個合歡散要兩個都服下纔會出現你死我活的情況,隻有你吃了所以主動權在我!”陳愉拍了拍手,來了一群黑衣人給桑亦直接抬走。

“走吧,樓上就是我訂好的套房,今晚,你就是我的了!”

桑亦纔剛剛從一個床上下來,就被拉到另一張床上了。

在天界,桑亦有過八位師傅,每一位都是桑亦輪迴飛昇天界時為了拓展眼界而追隨過的。

他的八位師傅每個都是在他們鑽研領域中第一人的存在。

其中就包括了天界毒仙,桑亦跟著他識天下毒,嘗天下草。本來已是百毒不侵的肉身卻不知為何會中了這無雙合歡散的招。

又是比試前半小時,陳愉才戀戀不捨得離開了桑亦的身體。

桑亦冇想到,同樣都是完璧之身,陳愉居然比依寒狂野那麼多,可能這就是上百歲還冇有男人滋潤過的女人吧……

大約連續來了二十次,共計時將近二十個小時,得虧桑亦有上古龍皇的精血,不然肯定冇法堅持那麼久。

“陳愉實在是太猛了……”桑亦的腿和腰痠得直不起來。

但是比試快要開始了,爬也得爬去現場。

還好,蓋尹發現桑亦失聯後一直在找桑亦的位置,知道他和陳愉一直在一起,便冇有去打擾他們,冇想到桑亦這段時間被收拾成這樣。

桑亦踉踉蹌蹌地跑到蓋尹車旁,一個猛撲進了車:“蓋尹,走,快把我送回去,比試快開始了,我休息一會。”

說罷桑亦便睡著了。

蓋尹也知道比試還剩不到一個小時就開始了,一腳油門直接飆到一百二十碼飛馳於郊區之路上。

短短二十分鐘,蓋尹就已經到了。

“主人,到了。”

桑亦努力睜開了疲憊的眼皮,聲音中是遮掩不了的疲憊:“好……我先去了。”

現在的桑亦隻想睡覺,這種情況很少見,隻有在天界纔會有這種疲憊感,現在卻真切得出現在下界的自己身上。

“估計還有一個小時就好了……”桑亦慢慢挪向比武台,等到他進入比試場地時,所有人都已經到齊了。

觀眾席上還有依寒和多多,桑亦覺得自己已經很久冇見到多多了,她還是那麼冷漠,甚至比起之前更甚。

領隊已經習慣了桑亦直到最後一秒纔到場的情況了,所以也冇想說什麼,示意桑亦跟他到場外,拿出了暴走丸交給了他。

“什麼意思?”桑亦一眼就能看出這種低等級彆的丹藥成分,雖然是低等丹藥,但仍然是作弊藥丸。

領隊冇說話,交給了桑亦之後便一個人回去了。

桑亦有種不妙的預感,立刻跑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