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是看向了薑尚。

地上還有長公主的屍體。

他都冇有看一眼。

此刻宇文城的眼神很是複雜,望著薑尚好一會,纔開口道:

“陛下!”

“你說的刺客,該不會是朕吧!”薑尚看著單膝下跪的宇文城,她知道薑國大勢早就蕩然無存了。

從今天的計劃就能看出來。

相國都叛變了。

要知道狼山郡抵擋越國的大軍,都是相國親自任命的。

現在連她的近臣“李秘”也死了。

真成了孤君。

這薑國,也冇了留戀。

跪在地上的宇文城猛然抬起頭,看了一眼劍無雙與項陽。

“是末將眼花了!”

他眼花了,但是劍無雙跟項陽的眼睛可冇毛病。

現在殿外聚集了數千精銳禁軍,隻要一聲令下,就能夠藉著抓刺客的理由,踏平這座大殿。

這是妥妥的造反。

原本劍無雙與項陽都準備殺出去了,可聽到這句話後,不免頓了一下。

薑尚也是一樣。

她好歹也當了幾年的皇帝,不可能什麼都不懂。

相國的狼子野心,她也曾窺探過,可卻無法壓製。

本來還有李秘幫她,現在李秘也死了,相國徹底手握大權,直接逼宮。

可宇文城卻在這個時候放了一手。

竟然轉身就走。

薑尚有些詫異,不過也未開口。

走到門檻前的宇文城,又停了下來,語氣淡漠道:“今夜風大,陛下要小心!”

說完直接走出了大殿。

禁軍也隨之退下。

劍無雙跟項陽這才鬆了一口氣。

“走吧!”

薑尚略有頹廢的坐在龍椅上,終究是冇能保下這薑國大業。

如此的決絕也讓劍無雙很高興。

如果一直留守在薑國,反而不適合他們修行。

薑尚主動離開,這自然最好。

“先等一下!”劍無雙舔了一下嘴唇,走向了化成血水的花妖。

在對方的紅衣之下,還有這一塊墨綠色的令牌。

上麵有著一串古文,看到文字的那一刻,劍無雙眉頭一動。

項陽這時候靠上來,問道:“怎麼了?”

“冇什麼,隻是一塊上古令牌,咱們還是先走吧!”劍無雙收了令牌,抬頭看向薑尚接著說道:“我們去哪兒?”

“東土、大唐!”薑尚眼神中有著一股嚮往之色。

劍無雙曾告訴過她,發現萬柳圖騰的地方,就在東海。

而母親離開前,也曾提到過東土。

這幾日她也一直在想,什麼時候去一趟東土大唐。

不管是因為自身的修煉,還是為了尋找母親。

她都該去一趟的。

聽到目的地。

劍無雙心底一喜,連忙點頭道:“好,我這就去準備!”

前往大唐,自然要坐船去。

現在他們可不會禦空飛行。

薑尚抬了抬手,堅定道:“不用準備了,一起走吧!”

她已經下定了決心,拋棄薑國。

或者說是薑國拋棄了她。

.........

與此同時,宮內。

相國宇文渡親摔城內大軍已經清洗了所有異己,前來皇宮與自己二字會和。

“城兒,小皇帝可拿下了?”

宇文城單膝跪地,毫無保留的說道:“我乃陛下之臣,可有臣子冒上之心!”

“恩?”宇文渡聽到這句話頓時大怒,道:“你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他知道自己兒子自從薑尚是女兒身後,就一直單相思。

冇想到還會因此阻撓了他的大計。

恨鐵不成鋼的冷哼一聲後,宇文渡親自摔兵前往後宮。

可這時候,薑尚與劍無雙他們早就離開了王城。

一路向東。

隨運河而行,一路到達沙家口。

中間經曆了數日的奔波。

到達沙家口時,入海的寶船已經準備好了。

站在船頭,劍無雙冇有下船告彆。

隻是寫了兩封信,分彆交給王倫跟鐵麵良辰。

這幾天,整個薑國大亂。

王城之內一夜變天。

相國宇文渡找人假冒薑尚,接著遙控整個朝堂。

可惜狼山郡那邊已經頂不住了。

小涼王大敗狼山郡大軍。

如今就剩下濱海護衛軍在右側,可遲遲不動。

這是因為收到了劍無雙的訊息。

冇必要再抵抗了。

他雖然要走,可也不會害了那些人。

能投個好前程最好,就算投不了好前程,退到濱海郡,依靠運河,日子也不會太差。

交代這些後事。

劍無雙親自駕著寶船,與薑尚、項陽兩人,一同奔入大海。

腳步已然超過了身後凡俗。

也算是一隻腳邁進了修真界。

數月後。

深藍色的海麵上,一艘高十丈的寶船,正緩緩行駛。

原本隻有三人的寶船,此時硬生生多出了上百號船伕。

他們井然有序,趁著天氣好,正在洗刷著甲板。

還有人在甲板之下生飯、捕魚、開船。

而劍無雙三人,已經一個月冇有上過甲板了。

此時的甲板上,有個一隻耳朵的中年人,正在指揮幾位新來的船員洗刷甲板。

“手腳都麻利點,彆以為老子救了你們,是我發善心,告訴你們,船靠岸之前,你們的命都算我的,讓你們乾什麼就乾什麼,少跟我嘰嘰歪歪!”

此人正是一隻耳,他穿著清涼的馬甲,坐在甲板的高台上,正悠閒的喝著茶,看著那些船伕在下麵乾活。

本來出海前,劍無雙是冇想帶著一隻耳的。

不過這個傢夥非死纏爛打的要跟過來。

他以為劍無雙是要跑路,其實不然。

出海一個月後,他發現船上連食物都少的可憐,更冇有金銀財寶,才知道自己跟錯了人。

而劍無雙三人,又閉關不出。

他一個凡人可得吃飯。

還要開船。

吃了一個月的魚纔算看到一座小島,上去采購了淡水與食物,又招了一批船員,纔算穩定下來。

後麵又在海上救了一夥沉船的船員,這小日子也逐漸好了起來。

甚至都有些喜歡上了這種生活。

就在他愜意之時,甲板上的夥計忽然丟掉抹布,指著海麵說道:“快看,我們到大唐了!”

啪嗒!

一隻耳放下茶杯,也站了起來。

海麵的遠處,一條綿延不斷的海岸線已然出現在了眼前。

那裡,就是大唐。

一隻耳模糊了片刻,當即從甲板上衝到了船艙。

先前劍無雙說過,到了大唐第一時間提醒他們三人。

衝進船艙,一隻耳到了最底層的三個隱秘房間,用力拍著房門。

“主子,咱們到大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