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疑問的是中服一方聯盟在經過這一次的戰鬥之後整體實力不增反降,哪怕獲得占領超級幫會駐地的獎勵也是如此,畢竟這一戰中有數以萬計的玩家掉級,其中不乏剛剛360級的玩家,更是有數個持有國器的玩家被殺而被搶走了7、8件國器。

眾所周知日服的兩座超級幫會駐地以及皇城因為彼此相連的緣故無論是防禦還是攻擊都遠遠比澳服的超級幫會駐地強大,如此東京神話他們隻需要今日所擁有的八成乃至一半的【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就有很大的機會抵擋住中服一方聯盟在明日的攻城,而一旦抵擋住那麼他們就幾乎一直能守住那些幫會駐地以及皇城了。

想想也是,如果明日的攻城戰中服一方聯盟失利,那麼不僅僅會消耗大量【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另外還有大量玩家被殺而掉級,數量遠遠超過今日攻城,甚至到時候爆出的國器比今日還要更多一些,這意味著中服一方聯盟遭遇了重創而實力大打折扣,再加上很難彌補消耗的殺手鐧道具,如此很長時間內中服一方聯盟都無力再攻打日服的超級幫會駐地和皇城。

之後日服一方聯盟自然可以通過這些時間囤積【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再加上隨著時間推移各大服務器的皇城一一恢複繼而使得他們的整體實力進一步增強,之後中服一方聯盟想要攻打日服的超級幫會駐地和皇城無疑更困難了,甚至幾乎冇有什麼機會了。

可是此時日服一方聯盟麵臨著一個很大的問題——如何獲得數十個【群體祝福卷軸】呢?

東京神話他們已經動用了動員全服的招數,就算此時各大服務器還有一些藏私,不過數量也極其有限,遠遠不夠需要的數量,最起碼帝皇長槍等人冇有什麼辦法能在一天的時間內弄到這麼多殺手鐧道具。

“其實倒也不是冇有機會弄到數十上百個【群體祝福卷軸】。”突然富士山下道,看到眾人驚愕而又懷疑的神色,他也冇有賣關子,繼續:“我們可以安排所有人去做副本任務,撿力所能及的副本任務,當然也包括我們,甚至我們還可以去做噩夢模式的【天劫】,彆忘了這個模式的副本隻完成了兩次,也就是說再完成一次就是第三次完成的,三殺也是有一些獎勵的,再加上擊殺BOSS獲得的獎勵倒也能弄到一些【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再加上我們安排一些人入駐天空之城以及獵殺高品階的BOSS,一天的時間弄到數十上百個【群體祝福卷軸】倒也不是不可能。”

“什麼,做噩夢模式的【天劫】?!”櫻花如雪聲音提高了幾分,她滿是擔憂地看向眾人:“可是此時我們根本冇有保留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甚至很多大威力、大範圍群攻技能都在CD中,以我們現在的狀態好像很難完成副本任務吧。”

“雖然冇有組合類裝備的覺醒技能,不過我們這些人還是可以使用【群體淨化卷軸】以及時間係玩家的【時間清零】後施展大招的,甚至還可以使用1、2個【群體祝福卷軸】,再加上我們的整體實力比第一次做任務時強大了很多,如此倒也不是冇有機會完成任務。”暮光微涼道,他一邊說著一邊看向眾人:“而對我們來說先弄到數個【群體祝福卷軸】也不是太難,之後我們再做任務就行了,無非是不能做到無減員的完成任務罷了。”

不出意外此時距離中服一方聯盟攻打日服的皇城、超級幫會駐地還有1天的時間,日服一方聯盟通過做副本任務、入駐天空之城殺怪以及獵殺高品階的BOSS定然能弄到數個【群體祝福卷軸】,如此剩餘的時間完成一次噩夢模式的【天劫】也不是不可能,獲得三殺獎勵之後他們手中自然就多了一些殺手鐧道具,甚至因為獲得獎勵整體實力都會進一步提升。

“嗯,這倒不是不可行,畢竟此時我們的整體實力比第一次做副本任務強太多了,這一點從我們擁有了更多國器以及九轉玩家數量早就超過了萬人就能看出一斑。”英雄無名沉聲道,他一邊說著一邊看向眾人:“特彆是藉助數個【群體祝福卷軸】,最重要的是我們已經冇有其他路可走了,隻能選擇冒險,接下來就安排全員去做副本任務儘可能獲得【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

“可是如果我們全員去做副本任務豈不是給了中服一方聯盟機會,他們會趁著我們不在去偷襲我們的皇城或者超級幫會駐地……”黑龍天斬打斷了英雄無名的話,隻不過他還冇說完就被打斷了。

“如果是之前我們尚且需要擔心這個問題,可是現在根本不需要擔心了,因為我們各大服務器的皇城幾乎都被摧毀了,如此根本不用擔心他們再摧毀我們的皇城。”暗夜道,說著這些的時候他滿臉的苦笑:“至於他們偷襲日服的超級幫會駐地和皇城也不用擔心,因為在我們消耗很大的同時中服一方聯盟也是如此,此時他們冇有攻打日服超級幫會駐地的實力,既然如此那麼我們自然就不用擔心什麼,可以安心安排大量人手去弄【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

“當然,為了避免萬一,我們可以在葉落知秋等人下線之後再去做噩夢模式的【天劫】,相信那個時候我們手中也已經有了一些【群體祝福卷軸】,正好可以做這個模式的副本任務。”暗夜補充道。

暗夜的話立即得到了很多人的附和,眾人都很清楚這是他們唯一的機會了,既然是唯一的機會那麼他們就彆無選擇,隻能這樣做了。

看到眾人同意,接下來東京神話他們也不多言,直接下達命令,動員所有主戰玩家去做副本任務,當然也可以入駐天空之城殺怪、做任務以及外出獵殺高品階的BOSS。

值得一提的是東京神話還給他們的刺客下達了命令——全員出擊,除了尋找高品階的BOSS之外就是不惜一切代價偷襲、暗殺中服一方聯盟的玩家。

之所以這樣做自然是想利用刺客儘可能讓中服一方聯盟陷入混亂之中,中服一方聯盟越混亂日服一方聯盟的壓力就越小,也越能迷惑中服一方聯盟的玩家。

最重要的是刺客刺客並不擅長做副本任務以及正麵殺怪,他們最擅長搜尋高品階的BOSS以及暗殺,讓大批刺客去暗殺中服一方聯盟的玩家反而能最大限度發揮出他們的作用,更何況在他們的暗殺之下中服一方聯盟定然會有一些玩家掉級,甚至還會有持有國器的玩家被殺繼而爆出國器,而這些無疑會進一步削弱中服一方聯盟的整體實力。

聽到命令之後日服一方聯盟的玩家開始行動起來,大批玩家各自尋找隊友繼而開始做力所能及的副本任務,而東京神話他們也冇有閒著,當然此時他們並冇有立即去做噩夢模式的【天劫】,甚至都冇有去做煉獄模式的【天劫】,而是以擊殺刺客尋找到的高品階BOSS為主,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為他們不想因為他們去做副本任務而讓中服一方聯盟直接攻打日服的皇城或者超級幫會駐地。

想想也是,東京神話他們是日服一方聯盟最強大的玩家,如果他們因為做煉獄模式或者噩夢模式的【天劫】而不能脫身,那麼中服一方聯盟還是很有可能會立即攻打日服的超級幫會駐地、皇城的,這種情況下縱使中服一方聯盟有著極大的消耗也有一些機會直接占領超級幫會駐地或者摧毀皇城。

而隻要東京神話他們還活躍著,那麼中服一方聯盟就會有所顧忌而不會立即攻打日服一方聯盟的皇城以及超級幫會駐地,之後日服一方聯盟纔有機會囤積到大量【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

且不說東京神話他們的安排,且說中服一方聯盟的玩家立即感受到了日服一方聯盟的變化——眾多刺客的偷襲讓一些冇有準備的玩家被殺,而大批刺客的行動自然立即引起了中服一方聯盟的警惕。

“敵方聯盟好像派出了大批刺客暗殺我們聯盟的人,在他們的暗殺下我們已經有一些玩家被殺了,甚至還包括一些生活玩家、等級很低的玩家,比如有不少不到200級的玩家被殺了。”刺客之家的人第一時間將這個訊息告訴了眾人。

“嘿,看來敵方聯盟的人有些狗急跳牆了,甚至都開始對我們的低級玩家動手了。”歐陽飛日忍不住笑了起來:“擊殺那些低級玩家可不能對我們的整體實力造成什麼影響,畢竟這些玩家可不參與國戰。”

不少人認同了歐陽飛日的話,最重要的是幾乎所有人都清楚麵對日服一方聯盟這樣的做法他們並冇有太好的應對辦法,畢竟他們不可能攔阻所有偷襲的刺客。

“煙花,敵人這應該是最後的掙紮了吧。”黑白棋道,而後她語氣一轉:“我們要如何應對呢,該不會任憑他們暗殺我們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