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榮方如今身段已經高達兩米三。全身身段越發勻稱,不再像之前那般汁碩誇張,肌肉也都變小變多變密集。但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反而是這樣的身形,才能更適合爆發出強大速度和力量。

"需要幫忙麼?"他看向場中越發適應圍攻的赤發大漢。"公子千金之軀,還是….張真海話音未完,眼前便已經冇了身影。她急忙扭頭,看向場中。嘭!!!刹那間一道人影幼如炮彈般墜入陣型。

那赤發大漢正格擋身後彎刀,忽覺不妙,抬頭往前一看。

一道巨大灰白鷹爪,從天而降,帶出尖銳呼嘯聲,刺痛耳膜,抓向他頭頂。那鷹爪明明不大,但隨著距離靠近,給他的感覺卻像是遮天蔽日般,根本無法躲閃。迫不得已下,赤發大漢狂吼一聲,雙手往前一合,爆發全身力量,狠狠抓向鷹爪。轟!!

兩人赫然相撞,地麵微震。

赤發大漢雙腿一沉,泥土深陷腳踝,整個人竟然被硬生生打進土裡。他低吼一聲,還想發力。

哢嚓一串脆響,宛如樹枝折斷般聲音。他雙臂連同肩膀,軀乾,腿部。從上往下,瞬間摺疊成一堆爛泥。張榮方收回鷹爪。"你們都退下。"

周圍逆教之人,紛紛眼露崇敬之色,迅速應聲退後。待到冇人後。

張榮方凝視眼前此人,對方和大半年前那個內法靈絡,實力差不多,武功上應該還要稍微強一些,棘手一些。但此時此刻,麵對他出手的突然一擊,結局卻比當年結束更快。在純粹力量上,配合破限技,他已經足以碾壓內法靈絡了。這是六層鐵布衫帶來增幅強化。

比起大半年前,他如今全身力量渾然一體,皮膚肌肉硬度提升不少,加上硬功自帶對力量的錘鍊增長。綜合起來,便導致他如今實力又有了不小的增長。

其實力量增長並不多,關鍵是硬功帶來的整體增強,讓身體能夠爆發起來不用太擔心撕裂拉傷。出手更加隨心所欲,輕鬆自如。這樣自然就能爆發出更多力量。

不多時,赤發男子身體癒合,重新掙脫泥土,起身。他剛起身,便猛然朝前全力撲出,一招虎行出山。雙臂宛如猛虎,狠狠抓住張榮方。

"死!"

他話音剛落,雙臂就要發力撕裂。嘭。

一隻大手穩穩砸在他額頭。

其頭部猛地塌陷,碎裂,鼻孔嘴巴流出絲絲血水。"你們有試過捆綁住他麼?"張榮方出聲問。"公子可以試試。"張真海揚手,有人很快丟來一捆粗麻繩。

張榮方迅速將繩子在赤發男子身上一圈圈捆好。不多時,赤發男子再度複活,頭部恢複原狀。他身上猛然一掙,那粗麻繩居然一下斷成無數節,散落在地。"嗯?"張榮方雙眼一直緊緊盯著對方。

在赤發男子復甦的第一時間,他發現,對方身上隱隱有一抹銀色一閃而過。"是靈線麼?"

單手抬高,他閃電般盪開對方打來的一拳,五指宛如利刃,狠狠捏住基咽喉。哢嚓。一下扭斷脖子。赤發男子再一次倒地身亡。

"那麼,埋入地下又如何?"張榮方再問。

"公子…我們都試過,一般束縛手段會被銀色靈線解決。若是將其一開始便處於絕對無法脫身的絕境,他們要麼完全不復甦,要麼直接部分靈爆,炸開絕境。"張真海從後方出聲解釋道。

"他們體內的靈線,更像是某種蟲子,有著自己意識思維的蟲子。它們會根據我們外界的各種手段,給出不同應對。""這樣麼?"張榮方微微瞭然。

也就是說,一旦這些靈化人體內的靈線,察覺到有任何不妙,都可能出現靈爆或者主動出擊。"那麼若是提前刺激,讓其出現靈爆,再用武器定住屍體,是否能……?"他出聲問。"死亡次數不到的靈爆……隻等同於一次死亡….冇有用…提早定住的武器也會被強行擠出來。隻有靈線虛弱到一定程度,纔沒辦法擠出定身武器."張真海苦笑道。

"所以我們纔不得不一次次的圍殺,就是為了消耗削弱靈線的反抗之力,在最後靈爆時,讓其無力掙紮。""原來如此…..張榮方點頭,心中越發明白這些靈化人的棘手。

在赤發男子再度復甦,他猛地急速後退,居然不打算繼續打了,準備逃跑。唰!

他才退後數步,身側便驀然一閃,出現張榮方的魁梧身影。"炎帝符·無薪之火。"張榮方雙手化為虛影,驟然握住對方雙臂。哢嚓一聲脆響。

赤發男子雙臂當場斷裂,往兩側大張。同時間他心口正中一指。巨大力量撞擊下,心臟處塌陷碎裂。噗通一下,男子再次冇了氣息。"拿槍來。"張榮方心中一動。

很快有人拿來一支火槍,上膛好,隻需要按下扳機即可。然後在赤發男子還冇復甦前,將槍口近距離瞄準其額頭。隻等他徹底複活,便能按下扳機。

這等距離,以他的反應速度,對方必死無疑。不遠處的張真海欲言又止。但終究還是冇說什麼。她明白張榮方這是想要親身體驗測試一次。揚起手,她迅速示意周圍人散開。不多時,復甦時間漸漸到來。

赤發男子身體致命傷迅速恢複,他正要睜眼,站起身。忽地其被槍口指住的位置,裂開一道傷口。噗!!!

刹那間無數銀線從傷口中飛射而出,宛如水流般撲向張榮方。張榮方在發現傷口裂開的第一時間,便急速抬手護住身前,後撤。他身法速度瞬間全力爆發,身體宛如一道灰線,眨眼便退出十多米。但他快,那銀線更快。

眨眼便追上他,就要觸碰到他身體。唱喧唱!!

卻不料銀線撞在他手臂外側,居然發出清脆撞擊聲,紛紛被彈開。趁此機會,張榮方再度往後拉開距離。終於在二十米外,擺脫了銀線追擊。

足足二十米範圍內,此時以赤發男子為中心,形成一個遍佈針孔般孔洞的詭異圓形場地。"冇事吧公子!"張真海帶著兩人急忙跑近過來。"冇事。"張榮方搖頭,提起手。

此時眾人纔看清,他手臂外側.不知什麼時候外衣被表穿棚烈了秀出裡麵線差的—塊t銅名被像片

"就算如此,公子還是要小心些為妙。這些銀線本身有著簡單意識,不小心的話,速度稍慢,它們就會順著縫隙刺入…張真海擔心道。"我明白,隻是剛剛想試試看。"張榮方此時看向場中,那赤發男子正起身準備逃跑。他腳下一點,急速靠近過去。緊接著又是枯燥的一次次消耗截殺。

一直到天色漆黑,彎月高懸,才轟然一聲,靈爆炸開,完成最後一次擊殺。

燒是如此,張真海等人一個個都已經疲憊不堪。唯獨張榮方,依舊神采奕奕,若無基事。這也是以內,從頭到尾,他們並非全部讓張榮方出手擊殺,而是自己也參與其中。噗。

忽地張真海身體一晃,腦海裡意識有些暈眩,差點摔倒。她腰身一緊,被一隻大手堪堪扶住。"冇事吧?"張榮方在一旁支撐住她身體。

"冇.冇事。我能行。"張真海臉頰有些泛紅羞赧。感覺腰部一股灼熱微燙傳進身體。

這些時日,她自從從義父那裡得到了一絲意思後,對張榮方的觀感,便不自覺的發生了種種變化。

"冇事就好。"張榮方鬆開她,不得不說張真海身材極好,雙腿修長.比例極佳,胸前因為之前束鎮住,看不出來。如今不再束縛,頓時顯露得異常豐滿,整體姿色雖不及天女和龔梳茵等,但也是冷豔美人。最關鍵的是,觀察許久,他發現,張真海性格其實極其單純。

隻要認準一件事,一個人,便死心到底。而且極其要強,從不試圖依靠他人。這樣的人,很適合收服作為助手。

更關鍵的是,張真海在逆教內也很得人心,和其走近,本身也是掌握逆教的方式之一。無論是張雲啟,還是他,都樂得看到這一幕。眾人收拾殘局後,張真海才忽然想起來。"對了,公子,義父讓我轉告您,您要找的上乘硬功高手,終於又找到一個。""終於又有了麼?"張榮方心中一喜。

""是一個業李觀嶽的人。原本他們是打算來刺根做船隊生意,但因為海上風浪席差投資的船隊損生大半柔下的船為被波麥境體了應

金。

如今此人帶著一家人,在外環老宅裡生活,靠偶爾給人做臨時護衛過活。"張真海迅速介紹道。

她此時一身緊身黑皮衣,曲線完美勾勒而出。高馬尾隨著說話時的微微晃動,一搖一晃。加上嚴肅的俏臉,認真的表情。一時間隱隱散發出一,完全洞異於張榮方以前見識的所有女子的魅力。忽地張榮方走在前麵的步伐一下停住。噗。

身後張真海本就腦袋有些眩暈,一個冇刹住,一下撞在張榮方後背上。她整個胸前,都撞在前麵背部。

頓時間,她臉頰火燒般滾燙起來。往後連退兩步。"怎,怎麼了!?怎麼停住了!?"

"冇什麼…隻是,有些小東西在附近飛來飛去。"張榮方冇有注意身後人的情緒,而是抬起頭,看向右前方林地深處。夜深人靜下,黃荊山山林深處,正有數道人影一閃而過,身法極快。

人影一共三人,似乎並未發現這邊逆教眾人。轉眼便穿入林地,擦著黃荊山邊緣,朝遠處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