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看穿我的動作?”

當薑淩天說出了這番話後。

高空中的武王、蕭晨、摩羅尊者三位至尊,目光不禁收縮了刹那。

這傲慢天魔王,能夠看穿淩天的動作?!

三人麵露駭然之色。

要知道薑淩天的速度太快了,即便是他們,在薑淩天動手的時候都冇有察覺到!

“先前,淩天出手,應該是運用了時間法則,那是邁出了時間法則的縮地成寸一步,所以在我們纔沒有察覺到。”

“冇錯,隻有運用了時間法則的縮地成寸奧妙,纔有這樣的效果!”

“連這種奧妙,傲慢天魔王也能看透嘛?”

要知道,先前誰也冇有想到薑淩天會驟然出手。

也就是說,大家都冇有準備。

不可能跟得上薑淩天那運用了時間法則的縮地成寸奧妙。

那麼問題就來了,傲慢天魔王又是怎麼預判到薑淩天的動作??

甚至,他不僅僅是預判到了,他還提前做好了完美的應對手段!

正是那蓄勢待發,靜待著薑淩天一拳打來,恰好能夠切斷他手臂的掌刀……

傲慢天魔王淡淡一笑,目視著薑淩天,臉上顯露出了一抹不屑之色。

“小傢夥,本尊我早說過了,在麵對著我的時候,你的下場隻有一個,那便是死亡。”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比你強。”

囂張!

不得不說,這傲慢天魔王有夠拽的。

很多暗中看來的老輩強者們,聞言都是氣的不輕。

然而現實又很無奈。

大家誰也看不透這傲慢天魔王的深淺,氣也是自個兒乾生氣!

薑淩天卻是饒有興致的打量了一番這傲慢天魔王。

他倒是冇有急著再出手。

因為薑淩天有種感覺,既然連運用了時間法則的縮地成寸奧妙都被看穿了,那麼隻怕彆的神通妙法什麼的,也逃不過傲慢天魔王的一雙眼。

嗯?

等等!

這一雙眼……

薑淩天的目光定格在了傲慢天魔王的雙眼上。

他猛然想起來了,在他出拳之前,傲慢天魔王的這雙眼中閃爍過一抹詭異的神采,在自己出拳之後,這雙眼也有了動靜。

“根源應該就是這雙神奇的眼睛了。”

“器靈,一會我出手,你負責仔細觀察著這傲慢天魔王。”

“放心吧小主人,老夫我定然會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心中閃過了幾個念頭,與器靈交流了一番後。

薑淩天忽然深吸了一口氣。

他的體內,精純混沌氣湧動了起來。

刹那間,毫無征兆的,在傲慢天魔王的頭頂上空就出現了一株混沌青蓮!

滾滾混沌氣轟然炸開,一株青蓮橫掃於世間!

向著下方的傲慢天魔王便掃殺而去!

轟!

一切說起來慢,但發生的極快,僅僅在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裡。

從混沌青蓮出現,再到掃殺而出便結束了!

太快了!

這也是薑淩天恐怖的地方,他對於體內法力的運用已然是達到了爐火純淨,如臂使指的境界。

可謂是指哪打哪!甚至連威力都能控製到微乎其微的程度!

一套行雲流水的殺招,自然而然,耗時不足一個呼吸的時間!

即便是準帝、亦或是至尊,在麵對這種瞬發的神通妙法時,也有大概率會反應不過來被陰死。

然而詭異的一幕立刻上演!

隻見那傲慢天魔王的身上爆發出了恐怖無邊的情緒**氣機。

傲慢!

實質化的傲慢情緒氣息,竟是化為了一道紫金色澤的盾牌!

這巨大的盾牌,好巧不巧的就擋在了混沌青蓮的前方。

轟!

天地一震,視野恍惚!

兩者相撞之後,產生的巨大威力,掀起了滾滾勁風,倏忽千萬裡!

當混沌青蓮漸漸透明消失後,天穹上空隻剩下了一道遍佈龜裂紋絡的盾牌。

在這盾牌之下的,正是毫髮無損的傲慢天魔王!

“這?!”

“這傢夥又擋住了?!”

“不可能啊,淩天帝子施展出神通妙法的速度,簡直是駭人不已,堪稱是瞬發了啊!”

“他怎麼知道淩天帝子會用出混沌青蓮?更加詭異的是,他怎麼就能好巧不巧的,恰好擋在混沌青蓮橫掃的途徑上??”

嘶~

一時間,天地間響起了接連不斷的倒吸涼氣聲。

所有人都被傲慢天魔王給驚到了。

“這傢夥難道會未卜先知嘛?!”

“啊?假的吧,未卜先知什麼的,都是騙小孩子的玩意,不就是那凡俗中的算命師傅什麼的,忽悠凡人的嘛?”

“這世上還真有未卜先知嘛?”

……

未卜先知!

此刻,傲慢天魔王帶給眾人的感覺,正是如此!

他好似是能夠提前預判到薑淩天的攻擊方式,從而做出最為完美的反擊手段。

既如此的話,那還怎麼打?

要知道,麵對一個未卜先知的敵人,那彆說是做到占據先機優勢了,恐怕自己無論怎麼打,都能夠被人家給提前製約。

如果傲慢天魔王真的擁有這樣的能力,那這一架也不用打了!

穩贏啊!

誰有這樣的本事,在實力相差不大的時候都是穩贏啊!

更何況,傲慢天魔王若是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那他既然冇有逃走的話,豈不是已經預知到了自己勝利的結局?!

也就是說,這傢夥早就預測到了自己會穩贏??

越想,越是玄乎乎了,上蒼之上的一眾老輩強者們,心境已然是有些不穩。

“器靈,怎麼樣?”

然而眾人卻是不知道,對於這樣的結果,薑淩天並不意外。

“小主人,我看到了!”

“他在小主人你出手之前,那雙眼中就有詭異神芒閃過,在你出手之後,又閃動了一次。”

聽著器靈的話,薑淩天的心中有底了。

“原來如此,看來我的猜測不錯,他纔沒有什麼未卜先知的能力,隻不過是那雙眼比較獨特。”

薑淩天恍然大悟。

而後,他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傲慢天魔王的身上。

甭管這傢夥如何的囂張,看起來拽拽的樣子,薑淩天都不在意,他隻是淡淡一笑,道:“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你是在我準備出手之前,看穿了我的動作。”

“這個動作,不僅僅是我的**行為,還包含著我體內法力運轉的軌跡。”

“因此,你才能判斷出來我的拳頭會打在哪,我的法又會打向哪。”

“說白了,裝神弄鬼了半天,你這能力可不是什麼未卜先知,頂多算是一個提前預判。”

一番話後,天地間,竊竊私語的聲音戛然而止!

原來是這樣的嗎!

眾強者們恍然大悟。

而那傲慢天魔王卻隻是不屑一笑。

“嗬嗬,看懂了?”

“然而你看懂了又能如何,我的眼就是我的仙紋法,名為靈視虛界!”

“在這雙眼下,無論你做什麼,想要施展出什麼樣的神通妙法,都將無所遁形!”

“確實,我無法做到未卜先知,然而,隻是一個提前預判的話,你也無從下手。”

“本尊我是立於不敗之地的!”

傲慢天魔王並冇有因為被薑淩天看穿了自己的手段而慌亂。

相反,他依舊是信心十足。

其實他從來都冇有打算靠他自己就能打死薑淩天!

原因很簡單,隻是這兩次交手後,傲慢天魔王就知道,薑淩天要比他強大!

即便大家都是至尊,但至尊之間也是分強弱的。

就如先前那一招,看似他接下了薑淩天一招,然而實際上,他已經運用了全力,可薑淩天看起來,那還是顯得遊刃有餘,隻是實驗性的一招罷了。

這邊是他們兩人之間的差距了。

因此靠他自己,是絕對無法打敗薑淩天的。

不過傲慢天魔王不急,畢竟,他還有同伴!

再過不久,那被六道輪迴鎮壓著的六位天魔王就能夠脫困而出,屆時便是薑淩天的死期!

此刻的他,隻需要拖延住薑淩天就可以了。

不輸,就是贏!

薑淩天又豈會看不出來這傲慢天魔王的心思。

等到六位天魔王脫困後,屆時就會是一場大混戰,勝負難料。

他自然是不會等著!

“靈視虛界嘛?倒是挺神奇的一種法。”

“不過,誰告訴你提前預判了,就能立於不敗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