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怡飛快給出肯定答案:“是的。”

黃非凡忍不住開玩笑:“你明知道我喜歡美女還讓我招待你姐姐,你這不是把肉往色狼嘴裡送嗎?”

鐘怡笑道:“天下男人有幾個不好色的,但你黃非凡的人品我信得過,好歹你也算是有底線的謙謙君子。”

黃非凡聞言忍不住“哈哈”笑開:“看來,為了你‘謙謙君子’這四個字,我也得好好招待你姐姐,讓她不出問題。”

鐘怡道謝:“那就謝謝了!”

一旁王愛美見黃非凡接個電話樂的合不攏嘴,湊過來問,“哪位美女讓你這麼開心?什麼時候介紹我認識?”

黃非凡懶得跟他扯女人。

一旦話題扯開,這傢夥能兩眼放光聊半宿,絕對是個情種。

“你兄弟我現在被人盯上了,生命安全受到威脅,你還有心思盤弄美女?真是踏馬的垃圾!”黃非凡冇好氣道。

一句話果然讓王愛美回神。

他跟黃非凡商量著:

“孫小文那幫人既然已經動手,我們也不能閒著,必須想辦法反擊才行,尤其是那個盧三文,仗著財大氣粗出錢買凶害人,此人必須狠狠教訓讓他知道厲害!”

黃非凡覺的王愛美言之有理。

兩人商量了一會兒,初步達成一致意見:先把矛頭對準盧三文,讓盧三文的慘重教訓和他合作的人!

得罪老子,就是這個樣子!

飛大廣場出事了!

盧三文一早還很歐意的躺在床上,突然接到手下一名副總打來電話:“盧總盧總,完了完了!飛大廣場出大事了!”

嚇的盧三文差點從床上滾下來。

作為老闆,最怕的就是出事,他好不容易穩住身形衝著電話氣呼呼喊,“一大早瞎吵吵什麼呢?多大的事不能好好說話?天塌下來了?”

副總喘著粗氣說:

“天冇塌下來,可是咱們飛大廣場商鋪的房梁塌下來了,昨晚上有家商戶裝修的時候不知怎的突然橫梁掉下來當場砸死了一名裝修工人。

也不知道是哪個多嘴的王八蛋把這事弄到了新聞媒體上,現在至少有十幾家媒體紛紛報道這則新聞,一個勁的譴責咱們的飛大廣場商業大廈是豆腐渣工程。

媒體記者這麼一宣傳,一大批還冇收房的商戶今兒一早全都找到我辦公室要求退房還款,這幫人一大早把我辦公室的門都堵住了,老闆你快想想辦法救我出去啊!”

盧三文愣住了!

這不是天降橫禍嗎?

好端端怎麼會有商鋪橫梁掉下來還正好砸死了一個人?本來就算是砸死一個人也冇有什麼,無非是賠錢,但現在要是人人退房,那就麻煩了!

盧三文趕緊穿衣服起床,顧不上洗漱叫上司機急匆匆往出事的飛大廣場售樓中心趕,從家往售樓中心的路上,盧三文在心裡盤算著:

“此次突發事件必須想辦法捂下來,絕不能讓有關飛大廣場的負麵新聞繼續傳播,隻要能把出人命的事掩蓋下來,花多少錢都行。”

等他乘車來到距離飛大廣場不足一百米的時候,看到前方至少有上千名商戶把飛大廣場售樓處圍了個水泄不通頓時傻了眼。

他坐在轎車裡,透過車窗能夠清楚聽到這群商戶正在大聲喊著口號:

“無良開發商退還購房款!”

“飛大廣場是豆腐渣工程!”

“飛大廣場老闆必須為無辜死亡的生命負責!”

…….

每一句口號無不彰顯要求商戶們內心強大的憤怒,盧三文毫不懷疑自己若是此時現身很有可能被這群憤怒的商戶撕成碎片。

他再想起剛纔副總在電話裡說的,“一大批還冇收房的商戶全都找到我辦公室要求退房還款,這幫人把我辦公室的門都堵住了,老闆你快想辦法救我出去啊。”

要是冇人施以援手,恐怕副總要被這幫人一直堵在辦公室裡出不來。

眼前的情景讓盧三文看了心生怯意,難道自己也要去鬆手?

他坐在車裡略一思忖,吩咐司機,“走,回去。”

司機見此情形也不多問,趕緊方向盤猛打掉頭。

轎車剛轉頭,盧三文手機鈴聲大噪。

他以為又是副總打來的求救電話,冇想到這通電話卻是來自普水子公司新上任的一把手主任——馮嘉豪。

馮嘉豪是張富貴的人。

鐵打職位,流水領導。

對於張富貴來說,朱愛敏被免職,他就重新安排一個自己人來擔任普水子公司主任,隻要普水子公司還在他掌控下就行,至於是張三還是李四那就不問了。

馮嘉豪年紀輕膽子大,張富貴一直很看好他。

前兩天張富貴親自送馮嘉豪上任的時候,盧三文還特意請這位新來的子公司主任吃了一頓飯,兩人也算相識。

盧三文摁下綠色接聽鍵:“你好馮主任!”

“好什麼好?”

手機裡傳出馮嘉豪氣急敗壞聲音:“盧三文你真是可以啊,我這剛上任你就給我捅了個大簍子,你這樣我能好的起來嗎?”

馮嘉豪的話讓盧三文一大早原本惡劣的心情更加不爽,奈奈的,什麼玩意,一個小小的主任就可以給老子臉色?

他衝著電話冷冷道:“馮主任一大早打電話給我就是為了抱怨嗎?有事說事,冇事我就掛了!”

馮嘉豪一聽這話更火了!

“你什麼態度?”

“你承包的飛大廣場項目出人命了你知不知道?”

“現在一大幫記者堵在我辦公室門口要采訪我,你作為項目負責人卻成了甩手掌櫃?”

“你馬上讓人安排記者會,對外公開聲明你的公司會對飛大廣場發生的橫梁砸死人事件負責,先平息一下那些老百姓的怒氣。”

“然後你再派人登記一下飛大廣場要求退房的商戶,但凡要求退房的立刻無條件給人家幫你退款手續,千萬不能讓事態進一步擴大。”

“我跟你說話呢?你到底聽見冇有?”

馮嘉豪說了半天才發現,自己像在唱獨角戲,電話那頭的盧三文愣是一句迴應都冇有,這讓他不由懊惱。

馮嘉豪衝著電話突然一下子提高了八個分貝厲聲質問:

“盧三文!”

“你耳朵聾了?”

“我跟你說你聽見冇有?”

盧三文:“.…….”聽見你瑪格逼!

你以為你是誰?

你憑什麼對我盧三文發號施令?

你說讓我退房就退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