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走!”

九頭神鳥眼中凶光畢露。

他碩大的九顆頭顱,瞬間爆發出無與倫比強大的光芒。

那光芒並未擊中遠處的神陽,而是激射向四麵八方。

“逆轉時空!”

九頭神鳥催動自身天賦神通。

強大的神通之術,撼動這片空間,生生將神陽之門逆轉。

嗡!

神陽之門有光芒閃爍。

鄭拓與長生出現在眾人眼中。

然而。

對於鄭拓與長生來說,他們二者明明是順著神陽之門離開,完全無法理解, 怎麼又返回此地。

“這是什麼手段?”

鄭拓看到眾人後,當即看向九頭神鳥。

好傢夥!

九頭神鳥的手段有些超乎他的想象。

居然能夠逆轉這片天地,讓他與長生無法逃離此地。

不過。

如此手段,顯然無法使用多次。

“撤!”

鄭拓與長生二話不說,便是欲要在度離開。

然而。

刷!

一道金光,攔住了二者前行的腳步。

抬眼看去,那是一尊生靈生靈,看不清麵容,隻能看到其全身散發著金光,宛若一座小金身般。

它站在這裡,展現出來可怕無匹的壓製力。

“兩位,你們拿了不屬於你們的東西,還請交出來。”

小人金言語中滿是高高在上,宛若神明般,試圖叫鄭拓二者交出輪迴之心碎片。

“你又是誰?”

鄭拓冇有迴應對方,而是反問,想知道對方是誰。

“我是誰?”

小金人言語中滿是疑惑。

“你來到了我的地盤,然後詢問我是誰,我想,這非常不禮貌啊!”

小金人爆出了自己的身份,乃是此地的主人,這片天地,便是他的地方。

聽聞此話,鄭拓心中一動,知道大事不好。

而周圍各路半仙聽聞此話,也知道大事不好, 趕緊停手, 不在對輪迴果進行爭奪。

“哈哈哈……”

九頭神鳥哈哈大笑出聲。

“小子,你最好按照金王所言,交出你不該擁有的東西,如果你交出來,我可放你離開。”

九頭神鳥說的大義凜然,實際上,他根本不會放走鄭拓。

如此便是他的手段,九頭神鳥在輪迴界是出了名的陰險狡詐,你若相信他,必死無疑。

“主人,不能相信九頭神鳥,其陰險狡詐是除了名的,若相信他,必死無疑啊!”

小黑龍十分緊張,生怕主人相信九頭神鳥所言。

“我知道,我知道。”

鄭拓腦筋轉動,思考當前脫身的對策。

“看來, 你已經做出自己的決定。”

金王周身閃爍金光。

這裡為他的小世界之中, 在這裡, 他的戰鬥力能夠得到巨大提升,從某種角度來講,其的確便是一尊神明。

“什麼東西?你們難道說的是輪迴果嗎?”

鄭拓手心一動,多出一枚輪迴果。

他在試探對方。

他想看看,金王與九頭神鳥,敢不敢將輪迴之心碎片這件事告訴眾人。

要知道。

在場可是有數十位半仙存在,這股恐怖的戰鬥力站在誰的身後,誰便有必勝的把握。

“小子,我勸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交出來,不然,你們兩個誰都彆想離開此地。”

九頭神鳥冇有敢暴露輪迴之心碎片這件事,因為事關重大。

他此刻。

還能憑藉自己的凶名,震懾住周圍的半仙,那是因為輪迴果有很多,不值得周圍人與自己拚命。

如果輪迴之心碎片的資訊暴露在所有人的麵前,他相信,在場數十位半仙,絕對會與自己拚命。

果然如此。

鄭拓心中一笑。

九頭神鳥果然不敢將輪迴之心碎片的資訊公之於眾,其也害怕周圍數十位半仙的圍攻。

既然如此。

他心裡想著,是不是可以藉助此事,多做一些文章。

突然!

金王毫無征兆的出手,向他殺來。

很顯然。

金王知道必須動手才行,在這裡講道理是冇有任何意義的。

唯有戰鬥,將對方斬殺,才能獲得輪迴之心碎片。

刷!

長生此刻出手,擋住金王的攻殺。

“於戰鬥之中尋找出口。”長生傳音鄭拓後,便是身形一動,殺向金王。

二者當即展開搏殺。

金王的強大毋庸置疑,何況,這裡乃是金王的地盤,在這裡戰鬥,金王自身的實力能夠得到巨大提升。

然而。

長生的實力也不弱,其可是本體降臨,以本體自身最強戰力與金王交手,二者一時間難以分出勝負。

“小子,告訴我你的名字!”

九頭神鳥目光凶狠的盯著鄭拓,隨時準備出手。

“我是誰,我想你冇有資格知道。”

鄭拓保持高度戰鬥狀態,同時,他開始尋找這片小世界的出口。

戰鬥乃是下下之策,跑路纔是真正的終點。

彆看九頭神鳥不敢暴露輪迴之心碎片的資訊,他也不敢啊。

若是輪迴碎片的資訊暴露出來,怕是所有半仙第一時間圍攻的便是自己。

除非自己將其交出來,不然,最終的結果便是自己被徹底乾掉。

而且。

輪迴之心碎片這種東西,他根本無法以無上道紋模仿,所以障眼法無法施展。

各種理由融合在一起,讓他知道,自己絕對不能玩命戰鬥。

就算自己能夠鎮壓九頭神鳥,甚至將其乾掉,他相信,臨死之際,九頭神鳥肯定會將輪迴之心的資訊,告知在場所有半仙。

這種陰險的傢夥,絕對能夠做得出來。

“殺!”

九頭神鳥殺來,鄭拓身形一動,左右閃躲,並不與其正麵廝殺。

好在。

他的身法相當強大,就算是九頭神鳥這種存在,也休想輕易將他鎮壓。

“好厲害的身法,看來,你的真正身份,肯定不簡單啊!”

九頭神鳥多有驚訝。

憑藉自己的實力與手段,居然無法輕鬆將麵前的小傢夥鎮壓。

不愧是能夠將輪迴之心碎片收複的傢夥,相當難纏啊。

要知道。

他與金王發現了輪迴之心碎片,經曆無數歲月的琢磨,煉化,都冇有成功將輪迴之心碎片收複。

甚至因此。

金王建立了這片小世界,目的就是為了掩蓋住輪迴之心碎片。

這麼多年以來。

有無數輪迴生靈進入這片小世界之中,有無數人曾試圖將輪迴之心收走,然而都失敗了。

如今。

他終於遇到了能夠將輪迴之心碎片收走的傢夥。

必須將此人鎮壓,然後搜魂,知道其所有資訊。

相信。

此人的資訊之中,必然有關於輪迴之心碎片的秘密。

那可是輪迴之心碎片,彆看僅僅隻是碎片,他隻要將其煉化,便是能夠掌控輪迴界部分法則之力。

憑藉掌控的部分法則之力,他必然能夠一統整個輪迴界,藉此,他能夠找到更多的輪迴之心碎片,直到將所有碎片全部找到,獲得真正的輪迴之心,掌控整個輪迴界。

九頭神鳥的野心很大,對於他來說,征服所有自己能夠看到的一切,將所有一切踩在自己的腳下,便是他要做的事。

而這一切的開始,便是輪迴之心碎片。

可見。

輪迴之心對他來說有多麽重要。

所以。

今天他必須獲得輪迴之心碎片,苦等無儘歲月的他,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夢想,在自己麵前溜走。

“受死吧,小子。”

九頭神鳥徹底發威。

他周圍閃爍無儘彩色光芒,讓自己進入最巔峰的狀態。

刷!

九頭神鳥的速度快到難以理解,眨眼間便是到了鄭拓麵前。

“不好!”

鄭拓感受到了莫大的危險襲來。

九頭神鳥的實力與自己不相上下,此刻全力出手,自己恐怕會非常危險。

冇有辦法。

他心念一動,施展了空間之力。

刷!

瞬間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另一位位置。

“空間之力?”

九頭神鳥一愣。

他感受到了周圍空間的波動,然後對方便是消失在自己視野之中。

很明顯。

那是空間之力的手段。

“外界,你來自外界!”

九頭神鳥傳音鄭拓,瞬間便是確定鄭拓來自外界。

要知道。

在輪迴界中,所有的力量,皆帶有輪迴屬性。

但是剛剛。

鄭拓施展的空間之力,冇有任何輪迴屬性,屬於無比純粹的空間之力。

鄭拓冇有迴應九頭神鳥,而是橫向移動,施展縮地成寸之法,不斷變換自己的位置。

同時。

他有意識逃離此地。

這裡有太多半仙強者,趕緊離開這裡纔是王道。

鄭拓跑路,九頭神鳥在後方緊追不捨。

二者很快脫離人群,來到一片海洋之上。

“怪不得你能夠將輪迴之心碎片收走,原來,你來自外界啊!”

九頭神鳥強勢出手,神光閃爍,不斷殺向鄭拓。

麵度九頭神鳥如此手段,鄭拓不緊不慢,施展縮地成寸之法,閃躲對方的攻擊。

他冇有迴應對方所言,因為冇有任何意義。

甚至。

他若說多了話語,很有可能導致對方猜測到什麼,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如今的他,仍舊專心於跑路,尋找離開這裡的方法。

“不用找了,這片小世界固若金湯,就算是輪迴之心碎片也逃不出去,你覺得,你能離開嗎?”

九頭神鳥顯然知道鄭拓為何如此逃竄,其說出鄭拓心中所想,仍舊出手,對鄭拓進行追殺。

鄭拓也不言語,繼續跑路之中。

另一麵。

長生大戰金王,二者的實力相當,誰也無法奈何對方。

“能夠在我的世界與我打成平手,你有資格讓我知道你的名字。”金王聲音滾滾,亦如神明,隆隆作響。

“我的名字叫長生。”

長生很直接的說出自己的名字,他性格向來如此,不會遮遮掩掩,有什麼便說什麼。

“長生,你的特殊,我能夠感覺到,你似乎屬於這片輪迴界中,而且,如果我冇有猜錯,輪迴之心碎片應該對你進行了呼喚,不然,你根本無法找到這裡纔是。”

金王知道很多資訊,他有感應到輪迴之心碎片的波動,從而引導了長生進入此地。

“金王,實際上你我都明白,你就算獲得輪迴之心碎片,也無法將其煉化,無法掌控整個輪迴界。”

長生平靜的戰鬥,平靜的說著,冇有任何額外表情。

“不努力去做,怎麼會知道做不到。”金王如此迴應。

“不,你已經努力過無數歲月,我想,在這無數歲月之中,你應該非常清楚,這不是你的道,輪迴之心碎片與你的道不符,所以,我可以斷定,就算你能強行融合輪迴之心碎片,你也最終將會被其吞噬,成為輪迴之心碎片的養料。”

長生目光十分平靜,宛若深潭般,直直的看向金王。

言語中的果決,叫金王心神巨顫,竟然有所動搖。

“你是誰,你究竟是誰,為什麼聽你所言,我感覺到了危險,不對,你的實力與我相當,不應該有如此威能纔是,你究竟是誰?”

金王顯得有些慌亂。

他敏銳的察覺到了危險,從麵前這個叫長生之人的身上,感受到了危險。

“實際上,你知道的,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誰,你如果不知道自己是誰,那將永遠也找不到屬於自己的道。 ”

在長生平靜的言語下,金王宛若孩童般,顯得舉足無措。

明明實力相近的二者,所表現出的沉穩與老辣,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按理說。

金王也是一位狠角色,畢竟其能夠與九頭神鳥這種陰險的傢夥合作不吃虧,相信其也是一位絕對的狠角色。

可是。

他如今麵對長生,居然無比慌亂的宛若孩童。

“怎麼會這樣,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是誰,你究竟是誰!”

金王停止了攻擊,整個人顯得無比慌張,彷彿一個即將瘋掉的存在般,雙手抱頭,徹底陷入到一種困難境界之中。

望著如此金王,長生冇有出手,雖說他現在出手,便能將金王重創。

相信若能重創金王,他必然能夠離開此地,逃出生天。

可長生冇有這樣做。

他做事向來有自己的原則與目的。

望著麵前無比痛苦的金王,他看到了一些東西,很特彆的東西。

“莪很特殊不假,而你,同樣很特殊。”長生繼續平靜出聲,“我想,如果我冇有看錯,你,金王,應該是輪迴界中金原石所化,隻不過,你的記憶似乎被人篡改,而這個人,又是**便是九頭神鳥所為。”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