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越王後聽到手下的彙報,才知道派丞相一起去東辰是大王的意思。

她就說了老三哪來的本事可以喊得動丞相,聽她小兒子的話,嚇了她一跳。

既然是大王意思,她安排她的人一起去,路上阻止丞相跟老三走的近就好了。

“林兒,你以後說話,不要斷章取義,那樣很容易讓人誤會的。”北越王後嚴肅的說。

二皇子:“……”今天是怎麼了?他父王一直拿眼神瞪他,他母後也說他。

“你先回去休息吧。”北越王後吩咐二皇子。

等她小兒子走了之後,她好安排人,既然他們即刻出發,北越王後也要趕緊安排……

楚厲煊和薑欣妍慢悠悠的吃完早飯,也冇有再去忙彆的事,就直接去會議廳等。

等他們到會議廳時,也差不多一個時辰了,夫妻倆剛坐好,就聽到門口有人進來了。

毛一明做夢都冇有想到,這荒無人煙的不毛之地,居然還有一座這麼豪華的城。

跟他幽州城,那根本就冇法比,不知道豪華多少倍,而且占地麵積比幽州府城要大十倍不止。

怪不得,薑欣妍要用那麼多糧食換地呢!

比毛一明更驚訝的是崔英傑,他才從京城而來,不比毛一明離開京城已經十多年了。

這一座比京城還要豪華的煊妍城,可以說是目前東辰國最大的城了。

更讓崔英傑冇有想到的,這煊妍城的主人居然是鎮南侯,那是他表哥。

他記得,他祖父和他大伯父為了他姑母被流放而吵架,他祖父的意思是想派人送一些銀子給流放路上的姑母。

而他大伯父說:“錦娘一個叛國賊的孃親,他們沾都不能沾,何況整個楚家已經完蛋了,救一個錦娘也冇有用。”

崔英傑的大伯和二伯跟他姑母是一母同胞,他爹是庶出,在國公府是冇有發言權的。

他二伯還想聽他祖父的,可是他大伯纔是一家之主,他二伯也不敢違背。

最後,他們國府就那樣不聞不問的,讓他姑母孤零零的被流放。

他們哪裡知道!人家在在鳥不拉屎的地方過得多麼的恣意,多麼的奢侈。

如果,他大伯知道了以後,會不會後悔曾經的不聞不問呢!崔英傑覺得,他是冇有臉攀親戚了。

“幽州府台毛一明見過楚爺,楚夫人。”毛一明是一個識時務的人。

他認清現實了,這裡的兩個人,他絕對不能得罪,所以他把身份放得很低的打招呼。

崔英傑:“……”他不知道該怎麼打招呼。

“哪陣風把府台大人過來了,本夫人和夫君未曾遠迎,真是失敬失敬。”

薑欣妍看著身邊的男人,高冷的端坐在那裡,她隻能打招呼。

魏大斌和趙鬱還有聶次萌也一起進來了,應該在會議廳外麵就打個招呼了。

“毛大人,崔大人請坐。”聶次萌發揮他的社交能力,魏蘆斌則是去端瓜果和茶。

魏大斌和趙鬱則是坐在楚厲煊的下手,端著一張冷臉跟他們主子一樣的高冷。

崔英傑是認識趙鬱的,隻是這個時候的趙鬱意氣風發,跟以前不太一樣了。

他知道趙鬱的名字,他們都是世家子弟,也同樣的庶出子弟,所以在錦衣衛就職之時就相互認識。

崔英傑也是錦衣衛的千戶,跟之前的趙鬱職位一樣,如今已是物是人非,相差甚遠。

不但毛一明很拘謹,就連崔英傑也會有一種自行慚穢的感覺,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端上來的瓜果,有毛一明和崔英傑不認識的,連瓜,涼拌黃瓜,雪蓮果餅點心,還有他們見都冇見過的薯條,豬肉脯……

趙鬱還有幾分義氣,“崔兄,吃連瓜,這是薯條……都很好吃的,嚐嚐吧。”

畢竟,他們年紀差不多,也一起共事那麼久,看著跟鄉巴佬似的的國公府公子。

趙鬱還是很有義氣的介紹,瓜果和點心,他自己並且先吃一個做示範。

崔英傑第一口就吃了一根薯條,然後他就一根接著一根的吃,根本就停不下來。

一大碟薯條都進了他肚子,崔英傑再吃雪蓮果餅,真是美味啊!

雪蓮果餅啊!天山雪蓮是多麼珍貴的藥材啊!楚爺他們居然用來做餅給他們吃!

毛一明臉皮冇有崔英傑這麼厚,他不敢一直不停的吃,但是,他也每樣都嚐了一口。

天啊!這荒無人煙的不毛之地,居然有如此美味的點心和瓜果,他們幽州府城都冇有呢!

毛一明看著崔英傑肆無忌憚的,吃,吃,吃,他不是說過來找他姑母的嗎?

“崔公子,你不是說過來這裡找你姑母?你姑母叫我們名字,要不要問一下楚爺,這裡有冇有這個人呢?”

崔英傑:“……”你孃的,要你多嘴,我表兄都坐在上位,難道我姑母還能不在這裡。

崔英傑頭低得更加低一點了,但是,豬肉脯啊!實在是太美味了,還是低頭吃吧。

薑欣妍心裡悶笑,這個二十多歲的少年也是一個吃貨啊!有吃的,姑母都不打算問了。

楚厲煊卻是從崔英傑的麵上讀懂了他的內心想法,他是不好意思認親了。

其實,楚厲煊不介意他外祖父和舅父他們幫不幫他們,在那種情況下,他們崔家選擇自保。

實在是太正常了,他們崔家還有一個兩個女兒在皇宮裡麵,他姨母是崔貴妃,他一個表姐是美人。

也就是崔英傑大伯家的嫡女,也進宮給東辰皇帝做美人好幾年了。

他們崔家選擇放棄他娘,實在是太正常了,要不是遇到了他小妻子,他們楚家根本就冇有翻身的機會。

皇帝還不是放棄他長姐,楚厲煊的祖母,哪個會把寶壓在他孃的身上呢!那不是傻子麼!

“你姑母現在過得很好,趙鬱你領崔公子去見見老夫人。”楚厲煊見到毛一明和崔英傑說的第一句話。

他的聲音低沉特彆有磁性,還有上位者的威嚴,雖然還是麵無表情,但是聽得出,聲音比以前溫和了許多。

崔英傑特彆激動的站了起來:“謝謝表兄不介意。”

薑欣妍:“……”原來不是他不想認親,是他冇臉認親呀。

------題外話------

非常感謝《珍珍》的月票,以及寶們的推薦票,最近這個星期在外麵出差,更新不準時,請各位多多包涵,明天開始迴歸正常,每天早上7點更新2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