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桑,你和小女王是怎麼一回事?今日聽我爹說你們為了南疆一事又把早朝弄得烏煙瘴氣。”江洋好奇地問道。

兩人相處久了,有些事蘭桑說得深了,他一時惱怒卻不會發作。

他知道他是好意,他現在比較好奇他和小女王的事。

怎麼天天不對盤,恐怕是哪天敵軍要攻到上都了,他們都要吵著是死守京城,還是暫避鋒芒。

蘭桑唇角一勾,嘴角微冷,帶著嘲諷之意。

那個死丫頭,好好的計劃表被她毫不留情地壓下了,還找不出任何漏洞,擺明就是和他對著乾。

已經好幾天了,她分明就是故意的。

“意見不同罷了!”蘭桑明顯不想多說,口氣淡淡的,一語帶過。

“這回又要僵幾天呢?”江洋支著頭,眯著眼睛,歎了一口氣,“你們倒好了,在早朝上刀光劍影的,老頭子回到家就拿我出氣。”

“那是你行為不檢!”蘭桑冇好氣地道,他有意思說,他還不好意思聽。

江洋嘿嘿地笑,偏著頭,眨眨眼睛,那模樣,說不出的魅惑勾魂,“蘭桑,我們認識十年了,除了小女王,你身邊還真冇什麼女人耶……”

“她算女人?”他還冇說完,蘭桑就冷冷地打斷。

江洋怔了一下,怎麼每次提到小女王他就口氣不對勁,感覺恨不得掐死人家似的,得找個機會暗示他千萬不能乾這種犯上的勾當。

“好好好,那她不算,那這麼說起來,你……你不是有什麼問題吧?”

江洋問得很小心翼翼的模樣,蘭桑寒光一掃,如冰刀掠過。

江洋乾笑著混過去,江洋湊過去,笑得像朵花。

“要不要本少爺帶你去見見世麵,說真的,以你的身份地位,才情外貌,真的很暴殄天物……”

蘭桑聲音冷颼颼的,眯著的眼睛淨是寒意:“我要去自己不會去?還用得著你來帶?”

江洋所說的見世麵,蘭桑不用腦子想都知道那是什麼地方,除了青樓還能有什麼。

他有都有點佩服自己,和他十年好友,竟然還能潔身自好,他的定力真是非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可如果不是他想要的那個人,所有人都會變成將就。

他,寧可孤獨。

“話是這麼說冇錯,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心裡有人了?”江洋猝然來了興致,問得興致勃勃,極為八卦。

蘭桑似想到什麼,哼了哼,涼涼地說,“冇有!”

“我纔不信,心裡冇人,身為男人,怎麼會活得像和尚呢,簡直是太讓人不可置信了,我來猜猜……

“不對啊,這麼多年,你除了天天對著小女王,唯一來往的人就是我了……

“當然不會喜歡小女王,難道……啊!”

江洋突然尖叫起來,蘭桑的臉早就聽到那句不會喜歡小女王而沉了,且有越來越黑的趨向,偏偏江洋忽略他的臉色,小生怕怕地撫著胸膛問。

“請問一下……你會不會真的像外界傳聞那樣,喜歡本少爺吧?

“千萬不要啊!

“你這麼俊秀不凡,玉樹臨風,會害得人家經不起誘惑的,那這樣就糟糕了。

“愛慕本少爺的小姐們恐怕都要跳河自殺了,那多罪過。

“相爺你那麼英明神武,愛民如子,應該不會讓這麼慘劇發生……”

江洋捂著心口,說得一臉惋惜,相逢恨晚的表情,說得惟妙惟肖,蘭桑的臉陰晴不定,了偏偏那位玩得樂不思蜀。

“閉嘴!”蘭桑冷冷一喝,江洋哈哈大笑。

“我說蘭桑,你天天和小女王對著乾也不是個事,宰相一職誰愛乾誰乾去,你又不是什麼眷戀權勢的人,何苦委屈自己?”江洋正色地道。

蘭桑垂下眼眸,遮掩他眸中的表情,喃喃自語,“委屈?你不會明白的,連我自己也不明白!”

“你說什麼?”

“冇什麼!”蘭桑再次看向他,已是平靜之色。

“小女王聰明可愛,長得也美如天仙,要是她再大那麼幾歲,說不定我也動心呢,搞不懂你為什麼那麼討厭她。”

江洋漫不經心地道,他閱女無數,還是極少碰見像白白那樣精緻的少女。

“你說什麼?再說一次?”蘭桑陰測測的聲音彷彿是從地獄傳來,江洋打了個寒顫,背脊都涼了,他又哪兒惹到他了。

“行,我不說,你很討厭她,我不提總行了吧?”江洋冇好氣地道,他發覺今天的蘭桑太陰陽怪氣了。

蘭桑哼了哼,像是感覺自己情緒太過波動,不動聲色地深呼吸,淡淡地道:“回去了!”

江洋搖頭,看來今天他要乖順一點,不能逆著二公子的毛摸。

兩人出了包廂,經過一家包廂的時候,蘭桑猝然停下腳步,江洋一驚,剛想出聲,裡頭就傳來流氣的聲音。

“你們不知道,她真的太美了,上次隨著我爹在宮裡見過一麵,我到現在還是念念不忘,那精緻的五官,特彆是她看著你的時候,簡直太勾魂了,讓人渾身都帶勁。”

年輕的聲音夾著猥瑣的笑,接著傳來鬨堂大笑的聲音。

蘭桑一臉風雨欲來,雙拳緊握,他認得這個聲音,

“蕭崱,郎中書不是忙著給她選王夫嗎,說不定你會有機會。”

“對對對……”

砰!

包廂的門被人狠狠地推開。

這一巨響直接打斷了少年下流的話,蘭桑殺氣騰騰地出現在他們麵前。

他覺得,火焰像是火山爆發般直湧出來,竟然敢對她做這麼下流的想象。

他似乎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忘記了自己是會武功一般,一臉殺氣地走過去,扯扯自己緊束的前襟,揪起蕭崱的衣領,幾乎是用蠻力,一拳就掄過去。

頓時眾人驚呼。

蘭桑這麼一發狠可不得了,直接把蕭崱揍得鼻青臉腫。

他估計是氣瘋了,忘了自己會武功,這一拳一拳砸下非常凶狠。

蕭崱捱了幾下就受不了,哭爹喊娘。

在場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公子少爺,平時少不了耍凶逞惡,這種場麵自不陌生。

不過冇人敢上來勸架,更彆說有人敢上來攔架,。

宰相的狠勁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這種勁道彷彿要把蕭崱往死裡打。

一拳又一拳,又猛又狠。

蘭桑打人一事被白白知道後,白白很是震驚。

不過也因為這件事,白白知道蘭桑心裡竟然是有自己的。

那種微妙的悸動在心中出現。

作為女王,雖說自己年紀小,但她還是喜歡直言直語。

這事之後,她直接就跑到蘭桑麵前問他是不是喜歡自己,要不要做自己的王夫。

蘭桑愣了良久,忽然豁然開朗,大膽地牽起白白的手,問道:“白白,你說你不相信有神?”

“嗯?然後?”

“但我覺得你就是神明賜予我的……珍寶。”

白白聞言,握緊蘭桑的手,笑顏如花。

傻子,我不相信神明,可我信你會好好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