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光四起,金黃之色的閃電劈裡啪啦的向蕭清韻身上擊打著,嘴唇顫抖著。

“風雨雷電!疾!”太璿站在蕭清韻身邊,口中念動一句咒語,四團顏色各異的霧氣朝蕭清韻身體裡湧入,在蕭清韻一聲呐喊下涼亭內頓時變得安靜下來,火焰散去。

“不錯,四種天地之靈都成功融合了。”太璿看著緩慢睜開眼的蕭清韻,滿意的點了點頭。

蕭清韻的情況出乎了他的意料,原本太璿以為融合一兩種天地之靈就是蕭清韻的極限,冇想到一次性融合了四種。

蕭清韻緩慢站起身,身體外觀並冇有發生變化,隻是多了一種空靈的氣質,雙目也變得深邃起來。

“不錯,不錯。 ”太璿平靜的臉上難得的浮現一抹笑意。

“這便是修行的感覺嗎。”蕭清韻感受著身體內的變化,整個人很輕鬆,有著一種特彆的感覺。

“恭喜你 ,已經成功的成為了一名築基的修士,往上便是金丹期。 ”

“多多利用天地之靈錘鍊你的肉身,比起尋常築基修士,也不知你是強是弱。 ”

太璿若有所思的看著蕭清韻說著。

“謹遵師尊教誨,徒兒一定不負師傅所望 將功法修得大成。”肖清韻自知已經習得了功法,喜出望外的 對著太太璿做出了保證。

太原聽得蕭清韻的話語,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手中多了一柄湛藍色的長劍。

“初入修行之路,為師便賜你法寶一件,此劍名為碧水藍光劍,是我在北海之地尋得的魚骨製作,足夠你在築基階段對敵使用。”

太璿端著手中湛藍寶劍,將其輕點兩下 隨後寶劍從太璿手中飛出,筆直的落在蕭青雲的身前,發出翁鳴之聲 。

“多謝師尊賞賜!”蕭清韻看著身前的碧水藍光劍,藍色的劍體泛著白光,將其拿在了手中,揮舞了幾下,十分滿意 。

“好了現在功法已經修成了,你可以藏經閣內挑選兩種合適的法決,再過不久便是內門大比,莫讓本宗太過丟人。 ”太璿一改之前的語氣,苦笑著道。

蕭清韻也感覺到了太璿的態度變化 ,看來自己冇有讓他失望 ,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更加的謹慎起來。

太璿說完後一揮袖袍,蕭清韻眼中開始變得模糊起來,在清晰時已經出現在一座大殿之前,殿前牌匾龍飛鳳舞的刻著三個紅色大字——藏經閣。

調整著身體內的靈力,朝手中納戒內湧入,感受著納戒內黑暗空洞的空間,還有堆在一起的靈石,心念一動,一把湛藍色寶劍出現在空洞黑暗的空間內。

心中一陣滿足。終於也是仙家道人中的一員了!

蕭清韻抬步走上前 ,看著大殿之外緊閉大門,用手敲了敲然後用力推門 ,冇想到大門居然紋絲不動。

“是來選擇功法的嗎,還是神通法決? ”一道蒼老的聲音在門內響起,還不待蕭清韻開口,大門便緩緩打開。

蕭清韻走進大殿內,入目的是一排排的木質架子,上麵整齊有序的排列著古樸的木盒。

“老夫問你,你是選擇功法的,還是選擇神通法決的。 ”剛剛的蒼老聲音繼續在殿內響起 。

蕭清韻四處朝大殿望去,卻冇有半點兒人影,她也不知如何回話 ,分不清老者所說的是哪些東西 。

“你這個女娃娃是啞巴嗎?”就當蕭清韻打算開口時,一個人影迅速的出現在她麵前,帶著一絲不耐的語氣在她耳邊響起。

肖青雲被突如其來的人影嚇了一跳,隨後身體不自覺的釋放出雷電,人影見此向後退去。

“不錯!不錯 !雷屬性的功法?不對!這似乎不是功法,難道是……可惜……”人影發出嘀咕。

蕭清韻轉頭望去,一位佝僂著身體白髮蒼蒼的老者,正用一雙充滿著可憐的眼神看著自己,蕭清韻有些迷糊。

“我分不清什麼是功法,什麼是神通法決,師尊隻讓我來藏經閣,習兩門法訣。” 蕭清韻語氣柔和的對其說著 。

老者聽到蕭清韻開口說話,眼睛瞪的老大。

“女娃娃,原來你會開口說話,我還以為你是啞巴呢。”老者冇好氣的對蕭清韻說道。

“還有,你要的應該是神通法決吧!我看你已經習了功法了。 ”老者雙目看著蕭清韻身上閃爍的雷光,為其解惑。

“那還請長老為我拿兩卷功法。”蕭清韻聽老者說罷,對其拱手說道。

“伸出手來。”白髮蒼蒼的老者看了她一眼,隨後走上前用雙指捏著蕭清韻的手臂。

“嗯?這是什麼情況!居然有四種屬性?”老者再次瞪大了眼睛,心中止不住的疑惑。

片刻後老者鬆開了蕭清韻的手,轉身從木架上挑出兩個木盒,頭也不回的甩給身後的蕭清韻。

“這是《風雷決》和《曆雨行》,前者為攻防神通,後者是身法神通,比較適合你的 功法,若想再習彆的功法,拿靈石來換! ”老者對蕭清韻說完後身形鬼魅一閃,消失不見。

“多謝長老 !”蕭清韻接過木盒後,對其消失的地方,躬身作了個揖,轉身朝大殿外走去 。

此時藏在暗處的老者看著蕭清韻的背影,似乎想到了什麼,眼神有些憤怒。

“冇想到太璿還是用了這種方法嗎?”

隨後一陣歎息,語氣中充滿了無奈。

而走出大殿的蕭清韻,回到了閣樓,將兩個盒子打開,入眼的是兩枚薄薄的金片,將晶片拿出後,放在手中。

一股清涼之意直衝腦海,出現了兩種神通法訣的修煉方法。

蕭清韻十分好奇,正如老者所說這兩本功法一種為攻防神通,大開大合之下 風雷湧動,另一種則是提升身法速度的法決。

將神通修行的方法在腦海中梳理一遍後,正準備出門找個地方試試這兩樣的神通,突然手中金片破碎,蕭清韻睜開眼 ,看著手中碎成粉末的金片,若有所思 。

怪不得青雲宗外門弟子大多冇有習得功法 ,原來這種金片隻能供一人使用後,便會破碎 。

蕭清韻心中想著,隨後站起身來朝閣樓外走去 。

在青雲宗的數日見識到長老們和太璿的神通,對修仙充滿了好奇,迫不及待的想試試這兩門神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