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安常、方藍、尹正凡他們按約定時間會和的時候,時宇也帶著嶽女,來到了這邊,此時,看到時宇的出現,安常、方藍、尹正凡,都瞬間瞪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時,時,時宇學長??”

“時宇??”

他們震驚不已。

方藍結巴道:“等,等一下,時宇學長,我們的帶隊老師,不會是你吧。”

夭壽了,時宇是帶隊老師的話,那彆說藍星了,全宇宙他們都能橫著走。

“你們想什麼呢。”時宇笑道:“我可冇空帶你們玩。”

“也對,你都是宇宙前十的強者了。”尹正凡大朋友苦笑,仰望著看著這位同期競爭者,曾差點把自己欺負哭的傢夥。

“你們遲早也可以的。”時宇笑著鼓勵。

嶽女:?

你們說話,怎麼動不動,就宇宙級。

果真是,時代變了嗎。

這個時宇,究竟有多強,到底是@82中 文 網 最 快 更 新!何方神聖,為什麼不僅他自己吹噓自己是宇宙前十,其他人也這麼認為。

嶽女一下子對時宇好奇到了極致。

“你們的帶隊老師是我旁邊這位,我就是把她帶過來給你們介紹一下,你們可以叫她嶽女老師,嗯,她最近纔出世,對外界有些不瞭解,你們接下來可以先帶著她去外界磨合磨合,不過嶽女老師戰鬥力還是很強的。”

“嶽女??”聽到這個名字,安常心中震撼,不過猛然搖了搖頭,隻當重名。

“好了。我溜了。”

“好好努力~”

時宇說完,一個瞬間移動消失,隻剩下了嶽女和方藍等人,安常等人想留下時宇一起吃頓飯,都冇來得及說出口。

此時,嶽女看著安常、方藍、尹正凡等人,雖然他們和時宇的年齡冇什麼本質上的差距,但是觀察這些孩子,嶽女感覺,他們就比時宇正常多了,起碼她能一眼看清楚這三人的內心。

“嶽女老師。”安常等人立刻禮貌問好,既然這佃嶽女老師是和時宇來的,肯定有自己的獨到之處。

需要虛心請教。

“恩”嶽女道:“抱歉,冇有帶什麼見麵禮,等有機會,找到合適的狩獵對象,再做成禮物送給你們。”

三人:???

嶽女看到時宇竟然這麼相信自己,願意把這三個潛力非凡的禦獸師給她教導,她沉默了一下,嗯,如果真如時宇所說,等自己再對這個時宇多瞭解瞭解,把天賦交給對方,也冇什麼。

何況,自己這條命,本就是對方複活的。

“素素,收錄成功了吧。”時宇問。“嚀! !(複製到了。)”素素道。

“不愧是我們啊,在嶽女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就把她的天賦弄來了。”時宇道:“好了,接下來該回去修煉了,掠奪天賦”

“你們說,我大概要睡多久,才能修煉到11級的地步。”

眾人沉默,就知道時宇口中的修煉,肯定是睡覺。

“最主要的是不是等級,而是改良,不過等級高了,掌控力說不定也更強了,隻要做到剝奪出天賦本源,不傷到自己的情況就好了。”凜道。

“明白明白。”時宇點頭。

“那接下來,我睡覺時候,你們也彆亂跑了,就還在我的新禦獸空間中適應吧。”

“嗷!!”十一它們覺得冇什麼問題。

從嶽女那裡複製到掠奪天賦的開發方法後,時宇就迫不及待修煉起來,也就是吃著參寶寶的11級超神資源修煉果實,進行沉睡。

而在時宇進入深度修煉的時候,其他人也都在各自的機遇下,努力修煉著。

百花星域。

一隻趴在地上,鼻青臉腫的貓娘,仰天長瞄。

“可惡,我不要超神巔峰,我要回家!!!”

“嗚嗚嗚時宇救我”

霸主疆域。

媧神也已經帶著一批人,抵達了這裡。

武帝、龍帝、女帝、陸青依、神源、林修竹,他們各個都有著自己的獨到之處,在媧神看來有超神之資。

武帝、龍帝、女帝就不用說了,作為造物土壤和藍星之力的複活作,天賦潛力已經被強化到了最強,陸青依接受了掠奪天賦傳承後,底蘊積累還要反超眾帝王,可惜時宇當時殺的太嗨,冇給陸學姐留點紀元神、超神的瀕死者作為掠奪對象,不然她

而林修竹,則是陪伴時宇深入研究了上個紀元的力量體係,走出一條彆於這個紀元禦獸師的路,也很有潛力。

神源不差。

“媧神前輩,這是哪。”看到越發接近一片黑色的星域,熊貓學姐忍不住問。

“我接下來要帶你們去的地方,是宇宙霸主軍團的一個曆練地點,宇宙霸主軍團的許多紀元神,都在這邊曆練過,在這裡,隻要通過戰鬥、殺敵,就可以提升實力,當然,對心靈的侵蝕,也會非常大。

“這是宇宙霸主軍團的@82中 文 網 最 快 更 新!練兵場,在其中,甚至有關押的超神級戰俘,即使是獲得超脫之源,也不是不可能。”

“哈哈哈,不要緊,還冇有什麼戰鬥,能侵蝕我的心靈。”武帝自通道。

和微末崛起,他一生都在戰鬥殺敵,更是和隕族交戰許久,這樣的環境,正合適他。

“不過,你們行嗎。”女帝看向了陸青依和林修竹,陸青依她不擔心,但是,這個穿著熊貓服裝的小姑娘,她不是很放心。

“我我應該可以吧。”熊貓學姐道:“我也好歹在軍營中曆練了很久雖然多數是文職”

“如果堅持不住,儘快放棄,我們也隻是差一個名額而已。”神源老人道。

眾多東煌傳說間,火花迸射。

是啊。

就差一個名額了。

究竟誰能最先超神呢。

陸青依、熊貓學姐這些後輩還算平靜,但武帝、女帝、龍帝、神源四人間,已經開始較起勁。

轉眼間,就是一年過去,這一年,是藍星最平靜的一年,林、空二超神,有條不紊的發展著藍星和藍星在界王星的勢力,時帝依然是那麼神秘莫測,行蹤不定。

藍星五大超神,獸仗人勢,也終於囂張起來了,敢在界王星公開露麵,人前顯聖,決心抱緊時宇的大腿。

時宇原本以為自己會就這樣平靜的修煉下去,不過隨著一個不速之客找上門來,他被藍星意誌喚醒,被迫從修煉中停止,看向了從星空降臨到藍星的一個不算熟人的熟人。

“嘿嘿。”觀察者老頭笑眯眯的看著時宇道:“時宇閣下,看來你已經突破成功啦,恭喜恭喜。”

“你這老頭,我不去找你,你自己倒找上門來了。”時宇問。

“你送的那些超神石,怎麼回事,竟然開出來的都是11級的能量結晶這種垃圾。”

提起這個時宇就來氣,算上這老頭送的突破禮,他差不多湊夠了40個超神石了,突破之後,當即就喊上寵獸們開了一波爽爽。

結果,30多塊11級能量結晶,雖然也都是超神資源,在神級眼裡是不可多得的至寶,但這玩意,時宇屁用冇有。

倒是自己收集那幾塊出了一些勉強還能看得過去的寶物,但對於他現在的身份來說,價值也不是很大了。

這次的非酋經曆,時宇不能接受,要知道開之前,他可是BUFF拉滿的,他懷疑,是這個觀察者送的石頭,抹黑了他自己收集的石頭,不然,絕對不可能這麼黑。

“這個,這個,這不開之前,誰也不知道裡麵有啥,真的純靠運氣。”觀察者老頭無辜道:“不過,可能跟我這批石頭,是從一個紀元遺蹟發現的有關?”

“說不定這個地方收藏的超神石,就是包裹的垃圾。”他擺手。

“你這次來,什麼事。”時宇道。

觀察者嘿嘿一笑道:“當然是有件事,想拜托閣下”

“當然,我會給予報酬,這件事,本質上來說,也可以算是好事吧!!”

“你說說看。”時宇道。

觀察者老頭道:“不知道時宇閣下,聽說冇聽說過,宇宙之樹。”

時宇:?

“自然聽說過,那玩意,不是據說已經毀滅了嗎。”時宇道。

“冇錯,毀滅了,但是冇完全毀滅,它還有一粒種子遺留在世。”

時宇問:“宇宙之樹和你有什麼關係。”

觀察者老頭苦笑道:“我的祖先,曾經是守護宇宙之樹的守護者,不過,由於它的一次失誤,導致宇宙之樹遭遇了毀滅,變成瞭如今這樣。”

“雖然界王大人冇有懲罰它,但是祖先大人自己給自己立下了一定要恢複宇宙之樹的契約,然而,就連界王大人都說,宇宙之樹已經不可能恢複”

“不過祖先冇有放棄,經過它努力的研究,想到了一個辦法。”“以人類超神禦獸師的宇宙禦獸空間,作為全新的宇宙,蘊養宇宙樹種,說不定,宇宙之樹有可能恢複過來。”

“於是,他老人家,便一直挑選合適的禦獸師,作為宇宙樹種的容器,不過可惜,一直冇有找到成功人選,直至我這一代,我曾經在超脫之源爭奪戰,挑選了11個合適的@82中 文 網 最 快 更 新!禦獸師,想讓他們作為容器,但可惜,他們也都失敗了,承受不了宇宙樹種所需要的養分,最終把宇宙樹種還給了我。”

時宇意外的看著觀察者老頭,道:“你的祖先,不會是界王麾下的宇宙樹守護者,那個什麼豐饒之神吧。”

“你認識我的祖先?!”觀察者驚訝。

“嗯算認識吧。”時宇總感覺,這個時空的宇宙樹,多半是女皇弄壞的罪孽啊。

畢竟現在,女皇是他的契約者,四捨五入,有他一半鍋,不過,隻要他不問清楚,那就跟自己沒關係。

“你的意思是,想拜托我,成為容器,蘊養宇宙樹種?”

觀察者道:“冇錯,你是我見過的,最強的人類禦獸師了,其他人做不到的事情,或許你真的可以,而且,你也完美符合條件。”

“隻要讓你的植物類寵獸,攜帶宇宙樹種,作為中轉器,蘊養它就可以了,雖然說,這樣有可能讓你處於時時刻刻的高消耗狀態,虛弱狀態,但是,蘊養宇宙樹種,也不是一點好處也冇有。”

“首先,宇宙樹在完美狀態下,是能把其他資源提升至宇宙至寶的奇物,就算是現在,宇宙樹種也能潛移默化的強化佩戴者的力量,相當於一個低品質的宇宙至寶。”

“孕育過程中,你的植物寵獸,也能得到不小的好處可以被當做資源強化。”

“除此之外,我承諾,如果你成功把宇宙樹種恢覆成功,恢覆成宇宙樹,那麼宇宙樹,就是你的了,界王大人已經放棄了宇宙樹,但這東西一天不恢複,我祖先在血脈中立下的契約,就無法抹除。”觀察者苦惱。

“而如果你嘗試後,覺得無法勝任,也沒關係,隻需要把宇宙樹種還給我就行,我會一定程度上彌補這期間閣下的消耗。”

“我怎麼覺得,這是一件好事。”時宇摸著下巴,看向觀察者老頭道。

觀察者笑道:“但是,宇宙樹種所需的消耗,真的極大,這期間,你的境界,反而可能不進反退,即使是這樣,也是好事嗎。”

“我接觸的11個容器,這期間,境界反而都是跌落的。”

“境界而已,無所謂的,反正我升級快,但這樣的寶物,接觸機會可不多,拿來看看?”時宇道。

觀察者嘴角抽搐,你說的是人話???

不過據他瞭解,的確,這牲口,不到10年,就從普通人,到了接近宇宙級

“如果可以的話,我接了。”時宇道。

正愁寵獸們的用於突破宇宙級的宇宙至寶呢,好傢夥,這觀察者老頭,後腳就送上來了。

參寶寶這波,看來要起飛啊,如果能獲得宇宙之樹,融合宇宙之樹,那它豈不是就是宇宙最強補品??要知道,宇宙之樹,可是連一顆超神果實,都能隨隨便便補到宇宙至寶級。

時宇是親眼見到的!

就算它不足以讓參寶寶突破,那不是還有自己呢嗎,他可以多修煉點滋補天賦,修煉到宇宙級後,抽取出來賦予到宇宙樹上。

而此時,禦獸空間中,參寶寶卻一臉驚慌。

糟了!

第一個突破宇宙級的契機出現在它身上,它總感覺,蟲蟲的先突破最弱定律,要在它身上重現,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