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冇想到李欣接下來的話卻給他澆了一瓢冷水。李欣說:“龍總,我估計螺紋鋼價格短期的漲勢已經到頭了,接下來很可能會大幅回調,最近廠裡的生產可得悠著點,千萬不要大規模采購原材料哈。”

龍運凱心裡一驚,趕緊問道:“你是說牛市已經結束了嗎?”

“牛市遠遠冇有結束,我說的是價格短期的上漲可能已經到頭了,接下來有可能會大幅回調,回調過後還會接著上漲的。”

“大幅回調?會跌到多少?”

“會跌多少我真的不知道,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回調過後螺紋鋼期貨價格還會漲到2787元,你們的銷售價格還會回到目前這個高位上。”

“真的嗎?那我就放心了。可既然價格會大幅回調,能不能采取賣出套保的措施呢?這樣能保障產品價格較好的利潤空間。”

“按理說應該這樣做,但是做賣出套期保值涉及到銷售和生產等各個環節,目前這兩塊我冇有把握,所以這個工作先放一下吧,將來有條件的時候再做。你現在要做的是近期不要大量采購原材料,維持生產進度就行,等價格跌到低點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到那個時候再大規模采購原材料。隻要做好了這一點,下一輪上漲你們每噸鋼的利潤空間也會非常可觀的。”

“好的好的,那我就按照你這個高參的建議操作了。”龍運凱現在對李欣佩服得五體投地,他想不通為什麼李欣對鋼廠的生產環節完全不熟悉,但卻能對價格走勢把握得如此精準。傳說中的秀纔不出門便知天下事,大概說的就是這種情況吧?李欣說這輪牛市至少會持續兩三年的時間,按照目前這種賺錢速度,龍運凱有把握兩三年以後讓龍騰集團的市值翻一番。

4月22號這天這根大陰線過後,螺紋鋼第2浪的調整就開始了。第1浪的上漲前所未有,這第2浪的回調也讓人出乎意料,到5月25號星期三這天,螺紋鋼的收盤價居然跌到了1916元。如果從第1浪2787元的頂點算起,價格已經下跌了871個點。更重要的一點是,這個價格已經跌穿了1941元的牛熊分界線。

跌到這麼低的位置上以後,螺紋鋼價格開始了寬幅震盪,逐漸顯現出了階段性底部的特征。經過7個交易日的震盪,到6月3號星期五這一天,價格回升到1983元,關鍵性的技術指標已經在低位金叉。

已經等待了一個多月的李欣不敢再猶豫了,他知道經過如此深幅度的回調,一旦價格在底部企穩,接下來將會是更迅猛的上漲,於是他立刻下令在1980元附近買入開倉。

華興公司這次買入開倉了8萬手,李欣自己再次買入開倉了3萬手。他們建倉完畢的時候,螺紋鋼的價格最高隻漲到1987元,到下午15:00收盤時,價格收在1988元。

收盤以後,李欣立刻給龍運凱打電話:“龍總,螺紋鋼的價格回調應該已經結束了。從明天起,你爭取在最短時間內大量采購原材料,然後開足馬力生產,接下來價格會再次漲到前期高點的。”

龍運凱聽了非常高興:“是嗎?那太好了。”

因為螺鋼價格的大幅下跌,龍騰集團生產的螺紋鋼現在噸鋼利潤空間已經縮小到不足100元。龍運凱不知道這種情況還會持續多久,他不敢大舉買進原材料,隻能把產量控製在最低水平線上。現在聽李欣這麼一說,他知道開足馬力生產賺大錢的機會又來了。

尤其是現在螺紋鋼和鐵礦石的價格都再次雙雙跌回了2月底的水平上,現在李欣說螺紋鋼價格將會再次回升到一個多月前的高點位置,那也就是說自己現在買入的原材料生產的鋼材到時候噸鋼利潤空間會再次接近700元。想到這裡他心花怒放,趕緊打電話給副廠長曹軍:“明天開始你立刻著手大量買入原材料,煉焦煤買入20萬噸,國產鐵礦石買入40萬噸,進口鐵礦石買入80萬噸。”

曹軍聽了龍運凱說的這些數字覺得非常不可思議,他說:“董事長,一次買這麼多原材料,咱們的礦場也堆不下啊。”

“你把這個數量平均分成兩份,分開買,爭取明天敲定一批,下星期再敲定一批。第1批原材料咱們的礦場是完全能夠容納得下的,至於第2批原材料嘛,到港口以後先放在港口,等廠裡的儲量消耗得差不多的時候再陸續運過來。”

曹軍說:“那這些原材料不得在港口放一兩個月啊?”

“放一兩個月怕什麼?我預計接下來螺紋鋼價格還會大幅上漲,這些原材料價格上漲的空間會遠遠超過倉儲費,這對咱們來說還是非常劃算的。你忘了2月份咱們買的那批原材料嗎?就是因為價格處在低位的時候咱們買少了,所以4月底咱們的噸鋼利潤纔會從700多元下跌到隻有300多元。這次咱們不能再吃這種虧了,必須爭取在原材料價格處在低位的時候把量備得足足的,免得到時候產品價格漲上去了再來後悔。”

第2天,6月4號星期六上午,李欣租了一條35米長的遊艇,帶著妻子、女兒和兒子出海度假去了。他剛剛拿到遊艇駕駛證,今天是初試鋒芒,順便看看什麼樣的遊艇比較好,下一步他打算自己買一艘遊艇。

因為是第1次獨自駕駛遊艇出海,所以李欣隻敢按照考駕照時教練走過的航線走。他沿著這條航線駛出去了20多海裡,然後在一處風平浪靜的海麵上停了下來,拿出魚線進行海釣。

海裡的魚是真多啊,以前他在水庫裡釣魚的時候要提前打窩,否則在岸邊呆上幾個小時都不會有魚來咬鉤。可是現在在海裡,魚線剛拋下去冇多久,魚就來咬鉤了。短短半個多小時他就釣上來了十幾條魚,這些魚大大小小,五顏六色的,有些他根本就冇見過。每次他釣上魚來,女兒和兒子看著甲板上撲騰的魚高興得又蹦又跳,紛紛搶上前去想要用手抓魚。

可每一次都被李欣製止了,他說:“妞,你們彆碰這些魚,它們可跟河裡的魚不一樣,它們身上有刺,會把手紮傷的。”

女兒撅著小嘴說:“爸爸,你倒是好玩了,可是我跟弟弟隻能在一邊看著,一點兒都不好玩!”

夏小娜也說:“你就讓他倆幫你抓一次魚嘛,你看看他們倆的眼光,都渴望成什麼樣了?”

李欣一邊把魚從魚鉤上取下來放進水箱裡,一邊說:“你也真是的,這裡是大海,水很深的,讓他倆站到船邊來抓魚,萬一船身一晃掉下去了怎麼辦?馬上就到中午了,我再釣兩條魚,然後咱們就到廚房去做魚吃,到時候就能讓你們摸魚了,好不好?”

女兒和兒子高興地拍著手說:“好啊好啊。”他倆早就對水箱裡那些花花綠綠的魚趨之若鶩了。

吃完午飯後,李欣帶著女兒和兒子來到甲板上休息。兩個小傢夥第1次坐爸爸開的遊艇出海,對周圍的一切充滿了好奇,他們這裡走走,那裡看看,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

李欣的眼睛時刻注意著女兒和兒子的去向,腦海裡卻在想昨天剛剛買入的那些倉位。就在一刹那間,他腦海裡閃過了一個念頭,他突然意識到昨天自己跟龍運凱通電話的時候犯了一個錯誤。上次螺紋鋼第2浪的調整剛剛開始時,自己跟龍運凱打電話的時候就說螺紋鋼期貨價格還會回到2787元這個水平線上。昨天下午自己建倉完畢後,跟龍運凱說的同樣是螺紋鋼期貨價格還會漲到2787元的位置上。這兩個說法顯然有錯,或者說上漲空間被嚴重低估了。

因為按照艾略特波浪理論的說法,接下來螺紋鋼的第3浪不會是最短的一浪。在第1浪上漲中,螺紋鋼價格從1618元漲到2787元,上漲了1169個點,那麼接下來第3浪的上漲空間至少也會達到1169個點。

螺紋鋼第2浪回調的低點在1900元附近,如果第3浪會上漲1169個點,那就會漲到3069元,這還是以最低上漲空間來計算的。如果第3浪的上漲空間遠遠大於第1浪的上漲空間,那麼第3浪的頂點將會遠在3069元之上。可是比3069元高的價位太多了,這第3浪到底會漲到什麼位置上呢?

想到這裡,他突然又靈機一動:同樣是按照艾略特波浪理論,第3浪結束以後,第4浪回調的低點不應該低於第1浪的頂點。也就是說第4浪回調的低點要在2787元以上。隻要把第4浪回調的幅度大致估算出來,那麼第3浪的頂點不就出來了嗎?

可是第4浪回調的幅度該怎麼計算呢?能不能參考第2浪回調的空間?第2浪的回調是從2787元開始的,最低迴調到1900元附近,下調了787個點。

第4浪的回調空間就算隻按第2浪回調空間的60%計算,那第4浪也會回調472個點。也就是說第3浪的頂點至少要比第1浪的頂點高472個點,也就是會漲到3259元。

昨天自己的開倉均價在1980元附近,如果螺紋鋼第3浪的頂點能漲到3259元,那麼自己手裡這些倉位每噸就能賺1279元,3萬手單子的利潤總額就能達到3億8,370萬元,公司賬戶上那8萬手多單的利潤就能達到10億2,320萬元。

在一個期貨品種上,一個波次就能賺這麼大的利潤空間簡直難以想象。如果放在以往,李欣會覺得這是一種奢望。可是現在螺紋鋼第1浪的上漲已經走出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走勢,所以他對接下來第3浪的上漲充滿了期望。他認為第3浪這樣的上漲空間一定會達到的,隻不過這一次持倉的時間可能會很長,中間可能會經曆換倉的過程。

就在這時,夏小娜收拾完廚房裡的餐具後來到了甲板上,她見李欣盯著茫茫大海發呆,就問:“你在這發什麼呆?想什麼呢?”

李欣說:“我在想期貨上的事情。”

夏小娜走到李欣身邊坐下說:“你還記得你當初跟我說過的夢想嗎?”

“什麼夢想?”

“那時候你說你將來的夢想就是拿著一檯筆記本電腦,像古代的劍客一樣仗劍走天涯。現在你認為你的夢想實現了嗎?”

李欣說:“實現了。現在根本不用電腦,隻要一部手機就能一切儘在掌握中。”

站在旁邊玩耍的女兒聽見他倆的對話,走過來說:“爸爸媽媽,我也有夢想。”

李欣驚喜地說:“妞妞,你說說看,你有什麼夢想?”

女兒妞妞說:“我長大了要拍好多好看的動畫片給小朋友們看。”

李欣高興地說:“好啊,爸爸支援你。”

夏小娜伸手颳了一下女兒的鼻子:“難怪你那麼喜歡看動畫片。”

李欣伸手抱起兩歲多的兒子問道:“姐姐的夢想是拍動畫片,你有什麼夢想?”

兒子奶聲奶氣地問道:“什麼是夢想?”

李欣解釋說:“就是你將來最想做什麼?”

兒子忽閃著黑黝黝的大眼睛想了想,然後指著遊艇的駕駛台說:“我要開大船。”

李欣聽了哈哈大笑:“難怪今天上午我開船的時候你就一直坐在背後盯著看,原來你也想開船啊。好好好,爸爸支援你,爸爸下個月就買一條100多米長的遊艇,等你長大了這條遊艇就交給你開,到時候你開著遊艇,帶著爸爸媽媽和姐姐全球航行。”

年幼的兒子雖然聽不懂李欣這些話的含義,但是他看著爸爸媽媽和姐姐的笑臉,他也高興得嗬嗬直笑。

李欣抱起兒子對妻子和女兒說:“走,咱們到駕駛艙去,準備開始下一段旅程了。”

來到駕駛台上,李欣啟動電源,穩穩地把住舵輪,然後慢慢推動加速杆。隨著船底螺旋槳的飛速轉動,艇艏微微一抬,迎著海浪向前駛去。

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李欣現在豪情滿懷,他覺得自己的事業和人生就像這艘遊艇一樣,即將乘風破浪駛向遠方。

(全書完。)

2022.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