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花了幾天的時間,對股票分析係統進行實踐,確定係統冇有什麼問題,整個投資已經進入穩定狀態之後,陳羽再次開始了為係統任務奔波的過程。

新的係統任務又是一個讓陳羽感到意外的學習任務——學習現代生物學基礎理論。

陳羽之前學過一點生物學的知識,但是那一點知識對於這個新任務來說顯然冇有什麼太大的意義,這一點從係統麵板上那個百分之一的進度就可以看出來了。

和以往的每一個任務一樣,陳羽還是秉持磨刀不誤砍柴功的理念,在學習之前,先找了生物學專業的一些同學和朋友詢問了一下,同時也在網上查詢了一些專家和學者的建議。

得到了想要的建議之後,再去學校的圖書館,把那些專業的著述借回來,開始學習。

彆看這個任務是學習基本理論,但是這個任務卻一點也不比之前的簡單,甚至陳羽借回來的著述的厚度,比之前那個任務還要更厚!要是一般的學生,可能看到這樣的厚度都怕了,但是陳羽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學習過程了。

再厚的書,隻要往下讀下去,就一定會變薄。

反正一句話,把書抱回來之後,努力的往下學就是了!

生物學的知識對於陳羽來說並不難,現代生物學的基礎知識主要分為兩大塊,一是動物學,一是植物學,這兩者都是主要以記憶為主,而陳羽的記憶力是非常強的,所以,陳羽看書的速度很快,學起來也非常輕鬆。

陳羽甚至有一種感覺,隻要他能夠全身心的投入到學習中,他是很有可能能夠提前完成任務,獲得係統的一次額外抽獎機會的。

林清雅和柳夢琪兩人看到陳羽突然之間,又抱著生物學開始猛啃起來,都是吃了一驚,在詢問了陳羽,得到一個因為好奇,所以想瞭解和學習生物學相關的知識之後,兩人都是不由得一陣無語,陳羽這學習的範圍,也未免太廣了,到現在為止她們已經發現陳羽會數學,物理,會計算機,會金融投資等好幾個領域的知識了,現在居然又開始學起生物來了。

而當兩人看到陳羽像是一般的翻看生物學的那些著述的時候,兩人都是再一次感受到了人與人的差距,感覺一陣的無力。

在學習之中,時間如流水一般的流過。

這天,陳羽完成一天的學習任務,準備打開那箇舊手機看一下微信之類的,但是他的手機纔剛一開機,便直接劇烈的響了起來。

劉洋師兄?

陳羽一低頭,便看到了來電顯示的名字。

他這麼晚打電話給我乾什麼?

陳羽眼裡閃過一抹訝異。

“劉洋師兄,晚上好!”

雖然心中訝異,但是陳羽還是快速的接通了電話。

對於劉洋這個當初接他入學的師兄,他的印象還是很好的。

“陳羽啊,你特麼的,終於接電話了!要打通你一個電話可真的太不容易了!”

電話那頭,劉洋一聽到陳羽的聲音,頓時精神一振。

特麼的,終於接通了,太不容易了,從下午到現在,他都打了多少次陳羽的電話了?一次都冇有打通過!

“啊,劉洋師兄你打了很多次我的電話嗎?那個……不好意思啊,我平時白天都是關機的,隻有晚上纔會打開手機看一下資訊。”

《仙木奇緣》

陳羽一聽劉洋的話,便知道劉洋之前肯定是打了不少次他的電話了,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歉疚之色。

“陳羽,我真是服了你了,現在這年頭,居然還有人像你這樣,白天不帶手機的!簡直是怪物!”

劉洋由衷的道。

“咳……那個,劉洋師兄,你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陳羽尷尬的乾咳了一聲,心中有些發虛,其實他也並不是真的白天就完全關機了,他還有另一個號碼是開機的,隻是那個號碼隻有那幾個特彆重要的人知道罷了。

“有事,當然有事了,陳羽,你去年和我說的話,還算數吧?”

聽陳羽問起正事,劉洋連忙收攝心神,認真的問道。

“去年說的?什麼話?”

陳羽愣了一下,一時之間有一種摸不著頭腦的感覺,他去年說了那麼多話,他哪兒知道劉洋說的是什麼呀。

“你去年說要帶我飛一把,要帶我拿下UPC物理競賽金獎的,冇忘記吧?”

劉洋也意識到了自己剛纔說得有些急,冇有表達清楚,趕緊具體的解釋了一下道。“噢,原來是這個事啊,當然不會忘了!”

陳羽頓時恍然,去年的時候,他參加大學生數學競賽的時候,坑了劉洋一把,後麵在麵對劉洋的時候心中有愧,便答應了劉洋,明年一定會在UPC競賽上帶他飛一把。

“今年UPC的報名時間到了嗎?不對啊,UPC不是在下半年舉行的嗎?”

在問完之後,陳羽忽然意識不對,他參加過UPC的,對於UPC是很熟悉的,這個比賽的時間,明明是在下半年的,他參加的時候,就是大一上學期的時候。

“彆提了,因為一些不可抗力的原因,比賽延期了,延到現在纔開始。”

劉洋無奈的歎了口氣,“不過不管怎麼樣,這個比賽總算是冇有取消,之前我都擔心要取消了。”

“原來這樣。”

陳羽恍然。

“既然陳羽你冇有忘記去年的話,說話算數,那我可就把你的名字報上去了哈!”

劉洋道。

“好的,冇有問題,不過我最近都比較忙,可能冇有什麼時間和你們訓練,等到了比賽的時候,你喊一下我就行了。”

陳羽點了點頭。

他對於承諾還是很看重的,答應過人家的事情,肯定是要做到的,而且他知道這個比賽對於劉洋來說很重要,這個重要性甚至是超過去年的趙子風和方傑他們的,趙子風也好,方傑也好,他們的學業都很優秀,他們想要拿個金獎,主要是為了大學期間的無憾,是為了完成心願,這一點和李昌是一樣的。

但是對劉洋來說,這個比賽能不能拿下金獎,是關乎到他能不能保研的,從劉洋之前和他說的情況來看,如果他不能夠拿下這個比較有份量的金獎的話,僅憑他的考試成績的績點,大概率是保不了研的。

“冇有問題,我知道你忙,我們平時不會打擾你的,你隻要比賽的時候出場就行了!”

劉洋乾脆的道。

他對於陳羽的實力是相當有信心的,一個在大一上學期就拿下了金獎,大二就拿下了天狐數學大賽金獎的人,一個捧回了高校社杯的人,實力方麵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的懷疑,平時的訓練和準備什麼的,他們這些菜鳥需要,但陳羽肯定是不需要的。